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交易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交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承认自己是有些情报管道,但那只是针对碎星余孽……两个姊姊,总不至于成了碎星余孽吧?”

温去病朝后堂瞥了一眼,道:“沧溟龙家、天斗剑阁,都是大势力,怎么不先从自家人的关系找起?”

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了,温去病非常清楚,龙灵儿和沧溟龙家一直对着干,所采取的态度,若非背后有天斗剑阁当靠山,恐怕早就被龙家清理门户,现在想回过头去请龙家帮忙,除非天斗剑阁承认欠下这人情,否则绝无可能。

天斗剑阁那边就更糟糕了,燕无双那个超级鱼干女,倒是没什么下限,也不讲什么面子,可底下的那票女人,一个比一个要脸,说起女性尊严是个个欢,只能同意对人下令,万难接受向人求助。

之前九外道大会,天斗剑阁与封刀盟的合作,根本是把封刀盟利用到极点,像这样的合作风格,江湖上自然是人人敬而远之,龙灵儿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指望她们,更没可能请她们帮忙。

“这个……有些难处……”

龙灵儿脸颊胀红,话说得吞吞吐吐,温去病心知肚明,却道:“说起来,如果是找人的话,我推荐两条明路,明的是玉虚真宗,请他们为举行大醮,占卦问卜……”

话没说完,龙灵儿就猛摇头。

玉虚真宗的天罡北斗大醮,开阵问天,是当世一等一的占卜,但每次动员起码七千四百名术者,耗用资源极多,通常都是受皇帝率领百官共请,开阵求问国运或人族大运,哪可能用来帮一个小丫头找姐姐?

“嗯,这建议是有点不现实,那就简单一点,找浮萍居吧。”温去病耸肩道:“浮萍居提供的情报,也包括寻人,可以找他们去问,恰巧我和他们有点交情,找的时候报我名字,可以给打个……九五折。”

躲藏在内堂,龙灵儿听见这句话,都觉得脸红,报了名字只打九五折,这算什么鬼交情?真亏他说得出口……

然而,别说九五折了,就算打到五折,小妹的经济状况恐怕……

“我……我没钱。”

龙灵儿通红着脸,低头承认这一点,自己在修练上得天独厚,也得到不少资源倾注,但也就只是如此而已,自己手上没有什么钱,总不可能拿修练的资源出去盗卖,这种事哪干得出来啊?

浮萍居是通吃黑白两道的组织,什么服务都有,就是没有廉价的,就凭自己手上那点钱,给浮萍居塞牙缝都不够,要是他们真肯接,自己也就不用带着二姊的画像,到处逢人便发,请求协寻了。

“好吧,看出来了。”

温去病扶着额头,非常疲惫地说,“听别人说过,到处找人发画像,不如也给我发一份吧,我吃点亏,有机会也帮发送一下。”

“那……谢谢温家哥哥了。”

龙灵儿没有太多欣喜,却还是从腰间小袋里,取出两卷画像,从中各抽一张,放在桌上。

温去病侧眼一瞥,确认是龙仙儿、龙云儿的画像,心下暗自称赞,这丫头不光是会打架,丹青也颇有一手,这两幅画笔划寥寥,神态却很生动,尤其是那两双眼眸,非常灵动,跃然纸上。

收下这两张画像,温去病听见内堂传来声响,不由一叹,哪怕禅定功夫练得再好,人始终还是人,遇上亲情、感情,这些牵动内心的部分,仍然会抵挡不住,为之心动。

……其实龙云儿的性情,很不适合走向登天之路,但偏偏这点没什么选择,如果不让她强大起来,后头面对血脉源头的反噬,将全无抵抗之力,这也让自己非常苦恼。

温去病皱眉烦恼,目光抬上一瞥,“咦?怎么还在啊?不是已经把画像留下了?还是要我借点钱?看在昔日情分上,我可以少收点利息。”

内堂传来气机波动,温去病庆幸龙云儿不在身边,否则自己这话说完,可能直接被她拿块板子就敲在头上,以她性情,还是快点送客走人安全,否则让龙灵儿多说几句,万一还掉下泪来,龙云儿很可能忍不住冲出来认亲。

龙灵儿是非常自尊自傲的性情,都被人家当众下逐客令了,自然不会多留,立即起身告辞,但要往门外走之前,她停下脚步,向温去病深深一揖。

“温家哥哥,帝都不是安全之地,我得到风声,李氏诸王中有数名正联手起来,预备谋反,别看你现在一时得势,各方拉拢,可若乱局一起,恐怕你安全难保,请你为了自身着想,及早抽身。”

这是出乎温去病意料的一席话,李氏诸王的叛乱,背后有龙仙儿的推波助澜,甚至是主动策划,会连龙灵儿都听到消息,可见这叛乱计画有多草率、荒唐,或是还没发动就彻底失控。

但无论如何,龙灵儿知道归知道,却没理由特别跑来向自己警示,这一份提点,温去病感触不小,就像上一趟司徒小书跑来主动示警,明明身属封刀盟的她,却做出形同背叛的举动,把不该说的秘密直言相告。

龙灵儿的所作所为,自然不能与司徒小书相比,却也非常难得,自己与天斗剑阁从不对盘,和这丫头几次接触,也都是冲突,虽然她不晓得那是自己,可一个多年没见面的人物,她也没理由对自己表示善意,这未免……

“……我看重那些重视感情的人,温家哥哥你是为了我大姊而入京的吧?都那么多年了,你没忘记她,是个好人,又答应帮我找她,我……我不希望你有事。”

明快的回答,龙灵儿解释了自己这么做的理由,温去病听在耳里,肚里骂得乱七八糟。

……为了大姊而入京?还真是咧!不是她那么搞风搞雨,我用得着这么苦大仇深地潜伏回来?

……都那么多年过去还没忘记她,这话就别提了,那恐怕是老子目前最后悔的一件事,而且刚刚才又把本就混乱的关系,搅得更乱了,这事还没敢让二姊知道,要是她知道了,老子估计得包袱收收,连夜逃出帝都……

心情就像一锅翻滚的粥,温去病表情超级臭,但是看龙灵儿要走,一句话脱口而出。

“也许……我们可以谈个条件,做个交易。”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龙灵儿一下转身,表情染上一份肃杀之气,“如果我愿意做交易,和浮萍居交涉的时候就已经答应,不会来和你说什么。”

给予人危险感受的表情,温去病暗忖这才是她的应有性情,而自己也懒得解释,直接抄起桌上的茶杯,就往她身上扔去。

龙灵儿轻易闪过,眉宇间现怒色,道:“你这算甚么意思?”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给个劝告,别太看得起自己。”

温去病耸肩道:“老子是商人,交易对我而言,是维持世界运作的法则,什么事情都是有往有来,买米买菜也是交易,们若不交易,天斗剑阁连米也没得下锅,所以别听到交易就反感,更别以为别人每次提交易,就是看上了,想把怎么样……”

龙灵儿看着地上的碎茶杯,余怒未消,温去病也不多扯,迳自问道:“我知道已经报名武举大竞,这一回会参加吧?”

皱着眉头,龙灵儿道:“我是想藉机试试身手,确认一下自己实力,你……总不会希望我得奖之后,把奖牌给你吧?”

“那倒是不必,我要那东西干啥?”温去病怪笑道:“其实我有个手下,这次也要参加大竞,她脑子不好,功夫又差,我担心她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答应从旁协助,保她夺魁,那我就承诺帮找到姐姐,如何?”

龙灵儿重视实力,最看不起在战斗中弄虚作假的人,听见这个提案,最初是毫不掩饰的鄙夷眼神,但听到最后,眼中一亮,连忙点头,“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答应的事,哪句不算?”

“一言为定1

龙灵儿急匆匆把交易敲定,生怕温去病会反悔,又急忙忙离开,虽然听到内堂好像有什么人摔了一跤,却也顾不得了。

直到龙灵儿离了府,温去病才拍拍手,让躲在内堂的龙云儿出来,后者一脸哀怨,十指交握,满怀不安地看过来,“哥哥,你坏心1

“……看这鸟样,就算练上天阶,也没人当是高手。”

温去病叹道:“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这次大乱后,连山陆陵的***恐怕都藏不住了,何况是这点破事……有那个神经病大姊在,老妹的处境也不乐观,不早点找个下台阶,早点姊妹相认,难道要一直这么下去,一辈子回不了家吗?”

龙云儿一怔,明白温去病不是恶意捉弄,而是真心在撮合,心情转为感激,正想要开口,温去病已经挥手道:“多余的话省了,好好练练,***的时候我恐怕顾不到,多上老妹一个,顶多能算是盾牌,还算不上护身符,能不能过这关,靠自己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