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七章 半道杀出的母老虎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七章 半道杀出的母老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阶者的为人,要嘛是深切克制,谦冲自持,没有半点架子;要嘛就是随心纵意,任性而为,肆无忌惮。

百族大战时,人族当中,这两种天阶者都为数不少,不过,碎星团崛起,一路走来,不知坑杀掉多少目中无人的天阶,后头封神之战,更让幸存者好好上了一课,懂得什么叫谨慎小心,因此现存的天阶者,都相当低调,多数时间都闭门不出,更没机会对实力差太远的人出手。

武苍霓这名新晋的天阶者,就比较打破新帝国以来的天阶者惯例,不但纡尊降贵,出现在鸳鸯楼这等烟花之地,更还对这么一群“凡人”动手,施以气息威压,这显得很没有天阶者的高人格调。

但是,新晋天阶,还没有被朝廷供起来拜,仍处于官僚体制当中的武苍霓,仍守着一介武将的应守礼节,来到现场后,先向一众李氏皇亲弯腰见礼。

“各位世子、皇亲,末将有礼了1

礼仪合乎法度,没有一丝毛病可挑,但这群李氏皇亲,早已倒在地上,惨叫的惨叫,哀号的哀号,丢尽颜面,更差一点的,别说吐白沫、翻白眼,连屎尿都失禁外流,难看到了极点……

先向皇亲见礼,跟着就是在场的六郡豪贵,武苍霓除了身为一军之帅,本身也是武家的公主、一族贵女,与六郡世子齐平,不用矮人一截,因此她没有弯腰欠身,只是抱拳打了一个四方揖。

“各位,苍霓有礼了。”

武苍霓不摆架子,***人可不敢真当她是平辈受礼,虽说以年龄而言,武苍霓与龙初九、朱望宇是同辈,顶多就是个大姊姊,可打她登临月榜,威震一方,所有同辈人都已经对她仰望,更别说,她登临天阶,离人而入神。

受她这一揖,在场各方人马,无论来自哪家势力,哪怕是玉虚真宗这样的离俗仙门,都纷纷站起,向她躬身还礼。

在全场一***的弯腰人之中,还直直站着的温去病,尤其显得特别,自己弯不下去,倒不是因为面子,而是不想让武苍霓难堪。

……已经相认,彼此身分已明,自己向她鞠躬,她一定很难受,就像被自家父亲、爷爷鞠躬叩首那样不舒服……这比喻虽有些不伦不类,但大抵也是如此。

……不过,有点麻烦,自己这趟来,是为了接收情报,她打横里杀出,如果像尊菩萨一样镇在这里,自己等一下怎么去接收情报?

想到麻烦处,温去病也只有暗自苦笑。

各方见礼中,有鸳鸯楼的仆役们动手,把那些心神被刀煞所慑的李氏皇亲们搬走,也有六郡豪少注意到温去病站得直直,对武苍霓全不恭谨,极为不敬,可谁也不敢多说半句。

……从前段时间开始,帝都之内,早已充满流言。

……武苍霓回归武家之后,先是首先出钱投资不老泉度假村,一出手就八千金币;后来又在追月舫上,出手维护温去病;最后登天证道,温去病又在底下为她整备神器……这些频繁往来,高度相关,落在旁人眼里,自然有些想法。

……态度上武苍霓对这位声名极差,又是专门猎杀碎星者起家的人贩子,极为尊重,已经不只是单纯利益合作,早有人猜她是看上了小白脸的油腔滑调、巧舌如簧,双方不干不净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更别说武苍霓、司马樵峰的侠侣之名,举世皆知,现在竟然看上一名臭人贩子,自甘堕落,若是早几日,其脏无比的流言蜚语,早就充塞帝都的大街小巷,可现在……没有人敢出来放半个屁,连想都怕会出事。

仿佛为了印证众人的猜测,武苍霓几步走到温去病身边,朗声道:“武某人久居西北边疆,不爱什么诗歌,最敬佩铁血丹心、热胆侠肠的英雄好汉,温家主先前活跃于敌后,有勇有谋,知我辈之难,武某深感佩服,今代表西北将士,请温家主受我一拜。”

说完,武苍霓朝温去病深深一拜,引起全场哗然,当今世上,天阶者为尊,而够资格受天阶者礼拜的人物,恐怕真是绝无仅有,温去病这下可真是大大长脸了。

当然,也有人虽然嘴上不敢说,表情却变得怪异,觉得这很明显是武苍霓造势,想捧她新看上的小白脸,更暗自感叹温去病魅力强大,居然连天阶者都能泡,真是出神入化的手段。

温去病自然不敢当众受武苍霓的礼,侧身一旁闪过,低低一声,“这样不太好吧?”

“放心,不会碍你的事,我懂分寸的。”

没说明到底懂得什么,武苍霓微微一笑,明艳无方,随手拿起桌旁一杯酒,举杯道:“武某偶然路过,因为听见好诗,被吸引过来,不敢久扰各位雅兴,就此别过。”

语罢,一杯饮尽,武苍霓笑着把酒杯一抛,就这么飘然离去,也没再多回头看温去病一眼。

在场虽然有人想要巴结奉承这位新晋天阶者,可她说走就走,又有谁敢多留,只有暗暗顿足,可惜自己没能把握到这好机会。

……多少人往虎踞国公府送了厚礼,还在那边喝了大半天酒,就是为了见武苍霓一面,哪怕看一眼也好,却都不能如愿,此刻她意外现身鸳鸯楼,竟没能把握机会建立关系,真是令人扼腕。

温去病却是心里直犯嘀咕,自己既没遇到危险,也没有处境恶劣到需要救场的程度,这女人过来闹一下,喝了杯酒就跑走,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不会碍你的事”,这种话,龙云儿说不出口,龙仙儿说出来则是可信度极高,但武苍霓说出来,自己为什么怎么听怎么不信呢?

温去病摸着下巴,一面沉吟,一面不忘向龙初九道:“这里的绮兰大家,据说歌舞妙绝,还是十大美人之一,上次来听不到,这次不会也不赏脸吧?”

龙初九暗忖上次来点不到,前半场是因为密侦司,后半场就是因为你搞什么产销会,还好意思埋怨别人?

今天的宴会是朱望宇主办,龙初九也不好掠美,把目光瞥向朱望宇,后者立刻笑道:“绮兰大家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替两位献艺了。”

说完话,朱望宇拍了拍手,作为信号,让等候在旁的鸳鸯楼执事们去把人请来,但尴尬的是,这两下才刚喊完,外头就有人嚷了起来。

尽管在满座丝竹声中,那些叫喊不算响亮,可席间宾客全都根柢不俗,所以听得清清楚楚。

“不、不好了,绮兰姑娘晕倒了1

“她不是已经化好妆,正要过来弹琴献声的吗?为什么晕了?”

“不晓得,忽然就晕了,说是莫名急病,大夫也没看出问题来。”

尴尬的场面,朱望宇拍了两下的手掌,僵停在半空,一脸的无奈与糗样;龙初九也望向温去病,虽然没开口,眼神意思却很明白:你这家伙的运气简直是负数,每次和你一起喝酒,都是意外不断。

最在那里下不来台的,自然是温去病,早先自己确实不知,那句“不会碍你的事,我懂分寸的”是啥意思,现在已经整个明白了。

……所谓的分寸,就是把人打晕,让人家今晚没法来歌舞?

……堂堂天阶者,怎么如此小气……呃,不对,自己认识的天阶者,好像都是小肚鸡肠,一个小气过一个,剩下那些大度的,扣除假仁假义、道貌岸然,剩下的真没多少,小气才是天阶本色。

……回想从前,这女人当自己副手的时候,就常常这么给***接近自己的女人使绊子……当然这也是自己纵容的结果,团里许多人还喊她母老虎咧。

温去病叹了口气。

搞这么大动静,看来今晚是没搞头了,浪费了一晚,白白装了一次逼,好像赢得了掌声,却没有半点收获。

“……扫兴,还是喝酒好了。”温去病斟了一杯酒,“九少、朱少,我敬你们一杯。”

龙初九、朱望宇虽然有点小失望,却没觉得什么扫兴,有温去病参加的宴会,被人砸场,已经是出了名的,今天能这样风平浪静,已经是可喜可贺,或许将来有一天,与这家伙共席者,光是能保住一条命,就算走运了……

双方碰杯饮酒,甫干完一杯,忽然有鸳鸯楼的执事匆匆跑来,向朱望宇低声说了几句,朱望宇脸现喜色,温去并龙初九都听得清楚,绮兰姑娘刚刚清醒,已经梳妆完毕,正在过来。

“咳。”

朱望宇轻咳一声,摆足架子,拍了拍手,掌声甫毕,一阵香风由外吹来,琵琶之音扬激起,铮铮有声,一曲仙音,犹如天河倒悬,倾泻直下,掩没了满厅喧嚣。

一名头戴金簪,身穿宫装的窈窕佳丽,赤着雪白裸足,一步步踩着莲步,由红毯上缓缓踱来,手抱琵琶,一颦一笑,颠倒众生,让满厅宾客都有痴恋迷醉的感觉。

温去病微微皱眉,虽然不知道宾客眼中看到的形象是什么,但这名琵琶美人无疑是自己的旧识。

……龙仙儿来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