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六章 何不吟首诗(紅包満五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之前在帝都搞了那么大的动静,成为京里一等一的名人,威震天下,温去病暗忖,虽然这还不足够让自己横冲直撞,肆无忌惮,但至少好好喝次酒,总没有问题吧?

在港市的时候,每次宴会,都是醇酒美人连着上来,这回自己来了帝都,宴会参加了两场,近距离看**、摸大腿、搂细腰、拍***的机会,竟然全都没有,坑爹坑到够呛,这回总能放松一下,玩玩可以玩的东西吧?

……狗屁!

龙初九什么的就不说了,那些之前喝过酒的六郡豪少,也可以不论,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中小豪门子弟,也跟着涌进来,争着向自己敬酒,不断找机会来攀谈,就算谈不上两句,也想混个脸热,这……真让人连呼吸的空都没有。

若只是来攀关系,也还罢了,真正让人心烦的,还是那些意存挑衅,过来找麻烦的人。

六郡豪少,都争着与自己交好,更背靠数名天阶者,光摆这阵仗,就没几个不长眼的人敢过来惹事,但无奈这地方是帝都,无奈这里有很多的李氏皇亲,在他们眼里,只要是在天子脚下,别说区区天阶者,就算永恒者在前,他们可能也不放眼里。

……夏虫不可语冰,罔论天高地厚。

“姓温的,你不过区区一个人贩子,下九流的东西,也敢到帝都来掀风作浪?”

一群不请自来的李氏皇亲,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纪,大多都是王爷世子、伯爵、子爵一类的亲贵,趾高气昂,排众直入,为首一名世子,尤其倨傲。

“就凭你,也敢从我楚王叔手上占便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1

年轻世子的高姿态,龙初九等六郡豪少,个个脸现愠色,挑在这种时候一再来挑衅,明着是冲温去病而来,实际上,却是不把自己与自家人放眼里。

……新帝国成立六年,李家这是越来越磨刀霍霍,指向六郡豪族,连年轻小辈都这么嚣张跋扈了?

意识到这点,龙初九、朱望宇都变了脸色,想要站起来处理,但温去病哈哈一笑,提着酒杯站起来。

“先撩者贱,愿赌服输,我以为这是挑战应有的守则,怎么楚王想不认,特别让一堆小辈来闹吗?”

温去病冷笑道:“也是啦,上回答应我认出来的东西,我任选一样,结果跑的跑了,被回收的收走了,最后一件也没给我落下,五万金币我连一个子都没瞧见,现在这是明白想赖帐了?”

正面还击,对面的李氏皇亲,个个气到脸色发白,本来是单纯看不惯姓温的态度嚣张,又受各方巴结,所以来拆他的台子,却被他一句话倒打,把楚王叔拉下水,更损及皇室名誉,这事可大可小,一个处理得不好,后果严重。

此刻已经下不来台,那名李家世子承接四面八方的目光,有些畏惧,硬着头皮撑住,凶狠道:“姓温的,你够胆子就出来,我要挑战你。”

温去病来帝都后,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挑战,有许多自恃武力之人,认为他不堪一击,就想藉着武力来折辱他,但他不是倚靠龙秘书护卫,就是走哪都大批权贵簇拥,想刺杀或挑战简直没可能,温去病从不给人这机会。

不过,这回碰到挑战,温去病也不禁多看了两眼,若自己是皮包骨的瘦猴,这家伙根本就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渣,有什么资格来和自己挑战?

闹剧进行到这里,龙初九等人都看不下去,想要起身阻止,几大家族早有默契,温去病再遇到挑衅时,自家的人可以下场代接,不让事情被搞得太大。

“且慢!我要挑战的对象,只是姓温的人贩子,与旁人无涉。”

李家世子喝道:“姓温的,你不能打,爷不欺负你,就给你个公平的机会,你不是不敢出来吧?”

温去病心里暗骂:你们李家才没一个能打,但听对方不是要比武,还是有点好奇,走了出去,“你想怎么比?”

一问之下,立刻有人抬出桌子,备妥纸笔,摆出阵仗,而在场众人这也才看了明白,李家这方竟是要比较诗文。

龙初九、朱望宇等豪少,本来都打算下场动手,看了是这项目,登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身为大家族的精英,他们当然不可能是文盲,每个都是文武兼修,但基本都是以武为主,文方面基本是能读能写能算,培养经营与应用能力,至于文采什么的,就不怎么被重视,写几个字撑场面还行,要和人比什么诗文,就是自曝其短了。

“……伤脑筋,我平常接受挑战,都要收代价的,屁好处没捞到,就要陪傻瓜闹,难道我也成了傻瓜?”

温去病往前走了两步,随手拿起了沾满墨汁的笔,道:“不过看你们这副穷酸样,能让老子动心的东西,你们也赔不出来,还是早点把你们踢回家去,找你们的爹妈哭吧1

高傲到没朋友的态度,李氏众皇亲咬牙切齿,可看温去病想也不想地下笔,他们为之一愣,而与温去病友好的六郡豪少,也是大为吃惊。

……温去病在帝国南方是出了名的欢场浪子,醉后挥毫,许多妓馆的墙壁上,都留有他龙飞凤舞的墨宝,写的全是些乱七八糟艳词,无论辞意或是书法,都只有一个评语:不堪入目。

……他真的会写诗吗?想也不想就动笔,该不会要当众写艳诗吧?那种东西可以见人的吗?

六郡豪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心惊肉跳,担忧温去病真写出什么见不得人的淫词艳诗,传扬出去,连带自己也没面子。

下笔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出现了四个字“幼习鄙贱”,这四个字一出来,龙初九、朱望宇等人都暗自冒汗,想说哪有人一开始就说自己鄙贱,这不是把脸都丢光了吗?

他们担忧温去病的诗文,也担心自家的颜面,正自忐忑,站在温去病旁边的李氏世子,已边看边念,把首句念了出来,“幼习鄙贱……哼,你个人贩子,也知道自己***……幼习鄙贱未习诗,何苦呶呶强留题……你!你当我们是什么?无礼!大胆1

暴跳如雷的叫骂,没有引起太多回应,六郡豪少肚内暗笑,觉得温去病虽然没什么文采,但胜在敢当众撒泼,破题两句,直接就让这些皇亲下不来台,这看起来就是爽。

只是,还没爽多久,这份爽感就迅速转变成惊愕,持续书写下来的文字,让观者为之色变。

折戟作杖撑残肢,割发抽丝补破旗……

寥寥两语,沙场上伤亡惨重,残兵末路的景象,鲜活跃然于纸上,凄厉惨烈的气息,让曾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人们,一下被勾起回忆,凄惨的画面,飞快自眼前闪过,心头莫名一颤。

室内刹时无声,所有人静静地看温去病把诗写完,过不多久,雪白宣纸上,黑字纵横,如龙飞腾,一首七言诗,深刻题下,大气铺开。

幼习鄙贱未习诗,何苦呶呶强留题?折戟作杖撑残肢,割发抽丝补破旗。京华烟云君同忆,边塞风寒我自知。百万妖魔临城下,为何不去吟首诗?

一室皆惊,没有人料到温去病真会写诗,更没想到会是这样气势壮阔的一首,虽然文字不算杰出,格律平仄也不对,可一股气概浩然铺开,让人为之呼吸一顿。

各方人马,分别在诗里看到不同的东西。挑衅的李家世子,看到嘲讽自己无能的最后两句,七窍生烟;龙初九等人,则是一阵阵惊疑不定,诗中的壮烈大气,守土征战之情,只有真正带过兵,沙场驰骋之人才写得出,难道温去病阅历丰富,甚至有带兵打仗的经验?

六郡豪少,基本都是武人出身,对这风格的诗文格外有感,纷纷大声鼓掌,一众李氏皇亲的脸色,绿到了极点,既深恨温去病,也恨这些六郡豪少,面对四面嘘声,想大闹一场,心里却是虚的。

忽然,四面八方的嘘声,由远而近,戛然而止,好像有什么异常之物迅速靠近,这些李氏皇亲错愕回望,只见门堂尽处,一名束发女子,白袍白甲,一身飒爽,大步而来,所过之处,尽是倒抽一口凉气的惊诧之声。

“武、武苍霓1

仅仅几天之前,这位在西北、神都都有着极高人望的绝代神将,于李氏皇亲眼中,不过是一名率兵守边的看门工,劳苦则苦矣,功高却未必,何况凡功高必震主,都不是什么好鸟,不用给予尊重。

但此刻,这名看门工已证道天阶,从此非人,再不是可以看不起的角色,更别说得罪,光看她大步踏来,其势汹汹,一众李氏皇亲就心慌意乱,觉得武苍霓过来之后,跟着就会是一刀。

当前情势,被天阶者所杀,死了都是白死!

心惊胆颤中,武苍霓瞬息来到跟前,一步站定,皮靴“啪”的一声,虽未抽刀,锐气已发,一众李氏皇亲只觉得一股刀气当头劈来,双膝一软,倒了一地,齐声哀号,抱头痛哭。

在旁冷眼观视,温去病暗自失笑,“……李家真是没一个能打的。”

ps各位老铁,我就是你们熟悉的酱油人贩子温痴佬,送出你们的打赏,直播我家龙秘书练体,双击666,直播撩司马冰心,送一台跑车,直播告白小书,哎呀,感谢我香雪老铁送的99辆跑车,我这就去直播强吻天南武凤。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