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三章 仁道传承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三章 仁道传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早想过会撞上这个问题,但忽然被问起,温去病还是觉得,心脏像被什么刀刃冷冷抽了一下,透心凉得发寒。

“只是一句戏言而已,谁会当真啊?”温去病道:“不过是大战之后,一伙人都筋疲力尽,拿来笑笑的戏言,还当真了?”

“这句笑话,刀尊说了可不只一次……”

“那很正常吧?很好笑的笑话,会只说一次吗?肯定是逢人就说了。”

“她那把刀很特别,不是普通匠师打得出来的宝兵,该不会……是你亲手打给她的吧?”

“我要澄清一下,是我亲手打的,但不是打给她的,只是没有***人好给,看她还像个样,才把东西给了她的,她拿着很好看啊1

“你给人这么重要的东西,是看装配起来之后的颜质吗?”武苍霓道:“那个婚约,我想她也知道的吧?她那眼神,简直恨不得跑来这里当卫兵了。”

“……想多了,人家堂堂封刀盟大小姐,吃饱了没事干,跑我这里来当卫兵?”

温去病尽量让自己看来一副痞样,摊手道:“不过是偶尔志同道合,暂且联手几回,没有什么别的关系,不用想太多。”

“是吗?”

武苍霓转身,非常认真地看着温去病,“她知道山陆陵的***,龙家姑娘也知道,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不晓得?关于你的身分,你就只瞒我一个?”

……这真是堪称天阶等级的致命一击!

对着那张兼具美丽与魄力的容颜,温去病呼吸一窒,好像被人当胸来了一击,之前百般提防,就是想要防这一着,结果还是砸在头上。

“这个嘛……也不是刻意想瞒,只是……顺着情势发展,自然而然就变成那样,当然也不是我刻意让她们知道的,不过,顺着情势发展,自然而然就变成这样了……”

没有更好的解释,在这种时候,说什么似乎都只会越描越黑,温去病尴尬地说完,对面的丽人深深地看过来,“我们之前见过好几次,你有话怎么不对我说?”

“这个……哪有机会啊?之前每次见面,都动刀子,晋王府那次挨了一刀,街上那一次脚背又插了一刀,还是那种特大号的杀***刀,痛到连嘴都张不开了,哪有办法说话?”

无法解释,索性彻底***,面对这态度的武苍霓,非常用力地看了温去病十数秒后,道:“知道了,之前是我不对,后头有什么话,大家明白说吧,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自己人,不需要那么躲着藏着。”

这一关应付过去,温去病如释重负,刚喘了一口气,武苍霓就像想到什么,道:“对了,这里的保安措施,好像不太够,如果有敌人入侵,一点破门和破结界,根本拦不住什么。”

温去病耸肩道:“将就一下吧,刚搬进来,什么东西都来不及布置,给我三五天,我就把这里改造成军事堡垒!喔,忘了说,这里现在是我名下,是我在帝都的产业,白赚的1

“……这些不是问题,从明天开始……”

武苍霓看着温去病,十足认真地道:“我直接来这里当卫兵1

“呃1

温去病愣在当场,感觉到在这句戏言之后,那不容拒绝的魄力,虽然很想问“来当卫兵,到底要防的是谁”,不过理智判断,问出这句话明显不是上策,只能在那边笑了。

龙云儿收拾完府内杂物回来时,武苍霓已经离去,因为想留给他们两个人独处说话的时间,她离开得略为久了些,等到回来,看不见武苍霓,却见温去病坐在桌旁,面前摆着一个匣子。

“武帅回去了?”龙云儿问道:“这里头装着什么?”

温去病没有回答,只是举手示意,龙云儿顺势把匣子打开,发现里头是一大堆碎铁片,似遭锈蚀,又有些明亮恍若象牙,全杂乱地堆在一起。

端视片刻,龙云儿好像看出了点痕迹,道:“这是……刀剑的碎片?是……宝兵吗?”

“是驺牙的碎片。”

温去病的***,让龙云儿吓了一大跳,驺牙是武苍霓的佩刀,素来与她形影不离,大战后期,与她一同扬威天下,创下仁刀之名,日前登临天阶,在雷劫之下,碎成片片,就此损毁。

龙云儿奇道:“武帅要哥哥帮忙修复……不,重铸仁刀吗?”

温去病摇头道:“誓约之刀,重铸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改走力之大道,再也执掌不了仁刀……其实这条道本来就与她不合,当初我也劝过她,她死硬不听,最后还是得放弃。”

龙云儿不解道:“武帅大仁大义,保国护民,是一等一的仁人,为何会不合仁道?云儿以为,再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了,连她都不合,那……”

“仁之道,比想得更严苛难行……想要成就仁刀,不但要有爱人、爱物之心,更要守不杀之诫,背负着这些走下去,甘愿付出为此的牺牲,是之谓仁。”

温去病笑道:“别人辱、伤、惹,都要能忍,甚至做到对之不怀怨恨,这是仁;别人杀了全家,毁了一切所重视的事物,还能不被憎恨所困,心怀大爱,不杀而爱人,这是仁……明明有能力摧毁一切,迅速解决麻烦,却要强行忍着,用最不伤害对方的做法来处理,这也是仁,仁道是爱之道,也是忍道,百忍而成仁啊1

龙云儿自问个性算是很好,哪怕受了什么欺负,也没生出什么报复之心,但听了这一长串要求,也只能拜服。

“……这些……真的太苛了,能做得到这些的,根本就不是人啊!哪有人可以这么……”

“天阶,是人成为非人的过程,本来就不是用人的标准在进行。”

温去病道:“不杀之诫,只是仁道的最基本,后头还有更难、更***的,虽然最后的终点够高,想成就却极为困难,当初她坚持说,要修练,就要挑选一个最牛的,要克服最高远的那座山峰,大家笑她一定不会成功,她偏偏干给大家看……她从以前就是那么倔强……”

龙云儿道:“武帅心志坚定,意存高远,如果不是这个时局,仁刀之道说不定也能成功……”

贯彻自己的道路、成功,这两者的选择,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武苍霓不曾心系西北大局,或是直接遁入空门,不杀之诫或许还可能功成,但想做的事情有那么多,又不可能空言仁义来完成,最终,就让这条道路越来越窒碍难行。

“别的就不说了,她还特别准备了第二把刀,战斗的时候用驺牙,要杀人就用冷月……这种行为和掩耳盗铃有什么不同?更别说有的时候,她先用驺牙把人家砍得半死,最后冷月一刀致命。”

温去病摊手道:“这种持诫法,要是还能修得出东西来,那就真正见鬼了,幸亏她本身修行顺利,凭着自己的力量证道天阶,否则若想靠仁刀入道,这辈子还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咧。”

听到武苍霓是这样“变通”持诫,龙云儿也只能无言以对了,现在想起来,确实如此,可如此大智大勇的盖世女杰,居然用这种等同自我欺骗的方式在修行,真的是让人很想骂娘……

温去病道:“力之大道,与仁道没有共通之处,就算仁刀真的成就神兵,她也再用不了,这回损毁于劫雷之下,也是缘法,她刚刚离开之前,把收集起来的碎片,全部交给我,这也是存着期望。”

龙云儿靠近了细看,发现每一块驺牙碎片,都蕴含着奇异的能量,虽然碎断,却灵气未失,只不过,这股灵气非常复杂,应该也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用。

温去病道:“仁之大道的***多,可也有本身的独到好处,就是可以传承,只要找到适当的继承者,前任持诫者所累积的修行,就能够传给继任者,如此一任传一任,直至仁刀大成。”

龙云儿笑道:“这听起来好作弊啊,继任者不是凭空捡个大便宜?这么一来,仁道之兵也未免太好***了吧?”

温去病道:“对于前一任来说,辛辛苦苦练了大半辈子,却不得不转手给他人,这才是最艰苦的吧?”

龙云儿道:“那哥哥已经有继任者的人选了吗?”

温去病笑而不语,龙云儿见状,也是心中有数,能继承仁道的人物,可能天下难寻,但……眼前无疑就有一个,将理想托付给她这样的后辈,武苍霓想必也能放心吧?

“把这些东西收一收,晚点来开工。”温去病道:“我们在这里的消息,应该也差不多传出去了,我估计过不了多久,想投资海外地产的客户,会陆续上门,来接待,我没空。”

龙云儿点头,却不解自己进行接待任务,温家哥哥又要趁机去做些什么?

“……唉,一堆麻烦事啊,队友越多,尤其是***队友越多,每个都需要装备,弄到我的工作也越来越多。”温去病叹道:“该去找太一算算帐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