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谋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谋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匆匆告知了韦士笔将被血祭,还有比武方式的消息,也约定了在比试中的联手,司徒小书告辞离开。天籁小说

原本,这趟前来除了告知,更想要表态,司徒小书很希望能在营救韦士笔一事上出力,回报温去病的信任,并且建立这个小团队的默契,可以说是下了决心的。

然而,在众人的言谈中,司徒小书察觉到一丝不协调,众人的话都有保留,这与其说是不信任,不如说……

只要深想一层,司徒小书背后就全是冷汗,现是自己思虑不周,有很多关键处,自己还没想清楚就跑来了,所谓的决心,在这之前,根本脆弱得什么也不是。

有鉴于此,司徒小书先行告辞,预备回去好好想想,而看着她的背影,武苍霓有着感叹,“和她爷爷一样,这孩子真是一个好人埃”

温去病微笑道:“是好人,所以不适合和我们一起,我们干的可都不是好事啊1

武苍霓道:“我有点怀疑,那孩子该不会打算,到时候直接脸上套个面具,装作身分来历不明的人物,和我们一起去救人,事后可以抹得一干二净,也不怕被追踪吧?”

……这种事情,是没有可能的,普通地阶层次的战斗,或许有可能拿张面具就瞒过,但只要遇上天阶者,这种程度的变装,将无可遁形,届时,司徒小书的身分立刻暴露。

温去病道:“……她是封刀盟的大小姐,如果身分被揭露,封刀盟会有不少的麻烦吧?我不太在乎封刀盟会怎么样,不过,要是可以,我不想看见她亲断恩绝,被逐出家门……她是很重视亲情的人,那结果对她太残忍了。”

武苍霓点头道:“戴个面具,就能把一切问题解决,这种想法也太天真了,最起码,面具也得是死曜那等级的,这群老鼠越来越讨人厌了,帝都现在如此之乱,我怀疑背后他们没有少出力……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温去病笑道:“不好说,可能什么目的都没有。”

和死曜打交道的经验很多,早在当初碎星团时期,温去病也常常困惑于这点,对手总把局面搅得一团乱,却保留了大量的可能性,似乎不管从哪边都能捞到好处,这让判断他们真实意图变得极为困难……直到他们碰上了那个人。

“用一般思维去判断死曜目的,是很难有***的,他们追求的不是普通利益,而是混乱本身。”

温去病道:“让局面维持混乱,这就是他们要的,至于捞什么好处,那只是行动之余,顺手拿的一点战利品,能到手固然好,失去了也不可惜,因为太被**牵着走的坏蛋,通常不长命。”

“我不明白1

武苍霓皱眉道:“让局面混乱,确实便于制造冲突,乱中取利,但总不会无缘无故制造混乱,背后总有一个真实目的,人不管作什么,都是为了某种好处,总不可能说……”

“那群老鼠就是希望人们都这么想啊!有个人曾经说,死曜自始至终追求隐身于黑暗中,混乱局势,从中取利,最开始是为了取利,而要让局势混乱,可几次得手后,信心膨胀,也养成了习惯,就变成为了随时能取利,必须要让局势一直混乱……哪怕当前行动其实无利可龋”

温去病耸耸肩,道:“这就是很典型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然后执着于手段,把本来目的都给忘了,我觉得死曜就是这样的一批人。”

武苍霓点了点头,没有追问如此解析死曜的是谁,同出于碎星团,如此跳脱性的非常人思维,甚至非人思维,除了那个人,应该再没有别人了,事实上,前代死曜就因他灰飞烟灭,这让他的评判,格外有说服力。

两人之间,忽然陷入沉默,武苍霓不开口,温去病也没说话,双方都像在等待着什么。

彼此都是明白人,当下横亘在眼前的,不光是混乱,更是一个随时会动的局,摊开在那里,不怕被看穿,更不怕这边不踏进去。

“……有韦帅在,我想你一定会闯这关,我会试着在那之前,找出韦帅的下落,这样也许就不用***着闯那一阵,不过……应该很难,对方动在先,滴水不漏,很难有空子钻。”

武苍霓摇头道:“届时,要面对的不只是密侦司、六扇门,还有萧剑笏与月光神尼,她们两位都是特殊型的天阶,我没有把握以一对二,甚至一对一都未必能作到,而且……还有密侦司的那名天阶,躲藏幕后,就算加上老尚……”

边说边摇头,武苍霓益觉得这一仗难打,因为对面显然蓄谋已久,什么都准备妥当,也隐藏在暗影里,而己方则是什么都摊在明处,无论是自己或鬼尊,对方都可以针对应付。

温去病叹道:“密侦司的那一位,我接触过了,对方邀我入局,杀掉皇帝,日后平分天下,碎星团可以***,所以,闯这一阵的难度不高,搞不好还有帮手暗助,但杀完之后想要走,恐怕就不那么容易。”

武苍霓皱眉道:“还有这情况?那……你的意思呢?”

这一局必须入局,但怎么进去却是个问题,真心合作是不可能了,那么,是要假意合作,在某个节点上翻脸?还是……

从策略上来说,战术无非远交近攻,拉一打一,阴谋者想要拉拢己方,谋朝篡位,那己方也可以反其道而行,抢先一步投向皇帝那边,保皇稳朝,与皇帝合作来肃清乱党。

“……我对姓李的一家,没什么忠诚可言。”武苍霓明白地说着大逆不道的话语,“维持政权稳定,只是为了百姓能有好日子,如果这个大前题不变,换个皇帝也无所谓,可是,新登基的人会更好吗?”

温去病道:“我没想那么多,如果是同族操戈,我想上位的应该是晋王或楚王其中之一吧,但援助李昀峰,这不在我的选项中,不是为了私仇恩怨,而是他与那个人有关系……”

把天牢中韦士笔的留言转告,温去病看着武苍霓脸上变色,怒意冲顶,拳头握得死紧,仿佛随时都会打出去,好半晌才平复过来,道:“竟有此事?那个人……不,贾伯斯打一开始就留了暗手,把碎星团当弃子,赵王才是他真正属意的继承者,还留了密侦司的那着暗棋给他……”

一得知这点,武苍霓便知道拉拢皇帝这个策略,已不可能,皇帝受贾伯斯的栽培,能一举覆灭碎星团,有很大可能,手上掌握着什么能克制碎星者的利器,功诀或装备,也秉持着贾伯斯的意志,要把碎星团歼灭彻底,断然不会接受这边的投靠。

“那……”武苍霓略作沉吟,进行别样的思考,“密侦司的那个黑手,也是贾伯斯留下的,想要挣脱束缚,密谋弑君,这才找上你联手……动机是有了,但你就不怕,这纯是敌人设的陷阱,诱你深入,等你要出手的时候,那个黑手与皇帝一起夹攻,还有萧剑笏、月光神尼、***上仙这些绝顶高人……这杀局别说你一个,就算把我和老尚都算上,也没有活路。”

“当然想过。”

温去病摸着下巴,玩味道:“我无法否认这种可能性,但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又有什么理由要等?现在直接出手,更容易杀我,然后个个击破,胜算不是更高?如果是要玩一网打尽,又有什么理由非如此不可?”

武苍霓无言以对,想了想,道:“我想不出,那就算你对,所以依你之见,密侦司的黑手是想利用我们弑杀皇帝,解除身上的压制,再联合***高手,消灭我们……同时也藉我们的力量,削弱那些高手,一石三鸟……哼,这算盘打得好精。”

交谈中,当前的情势一点一点厘清,敌人有什么打算、可能设下什么陷阱,都渐渐清晰了。

这确实是个一石多鸟的巧妙算盘,如果没有韦士笔,武苍霓的判断是不要入局,不管敌人有什么图谋,只要自己始终冷眼旁观,不靠近过去,就不会落入圈套。

无奈,韦士笔落在敌人手上,现在温去病回归,抛弃战友绝不是他的选择,这一局非入不可。

“也不光是为了阿笔……”

温去病忽然道:“我要杀掉李昀峰。”

“呃1

被这句话给大大震惊,武苍霓并没有接话,也没有表示反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男人,等待进一步的解释。

“……我常常在想,身为碎星团的一分子,我要怎么讨这笔帐?小妲主张要血洗天下,让每一个背弃碎星团的人都付出代价,我想……现在老尚应该也是这样主张,而我并不认为,有必要对每一个民众、每一个普通人复仇,但相对的,我得负起责任,必究恶。”

铿锵有力地说出这句话,温去病眼前闪过龙仙儿的身影,双拳无言一紧。

武苍霓道:“恶的划定圈,或大或小,但有三个人一定跑不掉,那个人,皇帝,还有……密侦司的黑手,这三个人里头,为什么想先对付皇帝?”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