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章 大乱将至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大乱将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消息是武家在宴请宾客狂庆时,来自宫内的使者,赴虎踞国公府,向武战豪通知本届武举***的方法,由于众多星榜豪杰都在场,也就顺便一起告知了,随着这消息一起布的,还有对逆贼韦士笔的处理。天籁小说2

司徒小书一听见这消息,便大惊失色,用约定好的方法联络,然后照着龙云儿所留的讯息,赶到这座宅院来。

看到温去病,司徒小书将情报说出,温去病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问道:“这次武举***的方式是什么?”

“呃。”

司徒小书一愣,都听说碎星四武神情若兄弟,怎么温去病没先关心韦士笔的状况,却问起武举***的考核方式?难道他不关心韦士笔?

“……其实以往听到的很多传闻,都是误传,我……嗯,山6陵不是想像中的那个样,四大武神更是个个重色轻友,有异性没人性。”

温去病拉过龙云儿***柔荑,一面抚摸一面道:“小秘是我家爱妾,她也要参加得意宴,考核的方式是什么,我当然关心……那个什么笔的,随便啦,他以前就欠我很多钱,赖着不还,我早就想干掉他了。”

司徒小书目瞪口呆,作梦都想不到会听见这么一番话,更不愿相信四大武神之间,竟然貌合神离,全无道义可言。

不过,看到旁边龙云儿一副翻白眼的表情,司徒小书动摇的心便重归于笃定,就看龙云儿老实不客气地举起手,重敲在温去病脑袋上。

“唉唷!爱妾,怎么可以敲老板的头?”

“家主你又乱来了!明明就不是这么想,为什么偏要这么说违心话啊?你不是也承认小书是小伙伴吗?”

“谁让她一进来,就满脸崇拜的样子,好像我不表演义薄云天给她看,就不合她的幻想,我又不是为了们的妄想而活,看了就讨厌1

闻言,司徒小书内心一震,有些愧疚,自己崇敬山6陵的豪情铁骨,却从没想过当事人的感受是如何?或许,这男人从不曾以山6陵为荣,也早就希望把山6陵所背负的东西放下……

不过,又有些开心,因为这个看似小孩子气的行为,代表他也愿意把真实情感表露在自己面前了……

“唉唷!又打?打上瘾了啊?”

脑袋又被敲了一下,温去病斜眼看着龙云儿,但并没有怒气,龙云儿则一手斜插着腰,道:“你就是这么别扭,难怪当初武帅不喜……”

“喂1温去病冷笑道:“这话敢不敢当着武苍霓的面说一次?”

“呃。”

龙云儿脸上一红,自知失言,退到一旁,向温去病鞠了一个躬,不敢说话,但这番失言,却让司徒小书吃了一惊。

以前听过的碎星团传闻,加上之前追月舫所见,线索串联在一起,司徒小书得到一个结论,错愕地望向温去玻

……难道……

“啊!时间差不多了。”

温去病看看门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紧张,道:“等一下人来了,说起话来,说到山6陵什么的,小书就装作第一次听见,之前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呃!为什么?还有,是谁要来啊?”司徒小书思维混乱,意识到这不是追究的时候,忙道:“我不会演戏啊,真要这么作吗?我怕我……”

话还没说完,一股凌厉的气息,无声地蔓延过来,温去病明显不当回事,但司徒小书、龙云儿身心俱为之颤栗,如果不刻意抵抗,直接就要瘫了。

……这是天阶者的威压!

两女都意识到这一点,侧目看去,一身白衣、白甲的武苍霓,正从外头缓缓走来,没有打声招呼,就这么进了屋,直接在温去病面前坐下。

“我听到消息,就立刻赶来……”

武苍霓看了司徒小书一眼,“不过,看来已经有人先我一步,把情报送来了。”

司徒小书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武苍霓淡淡往门外一看,道:“很熟悉的鬼气,和我在晋王府观察到的一样……老尚已经来过?”

抛出令人意外的一句话,武苍霓望向温去病,“你刚刚见过他回来了?”

闻言,龙云儿心里一股凉气从脚直透至顶,尚盖勇藏身极乐堂的事,应该是绝秘,之前极乐堂的人半途挡道,她出面相救时,明显还不知晓这秘密,前后才多久的时间,她竟然已经窥破这秘密了?

……极乐堂对温家异常的执着报复、温去病对极乐堂的特别容忍、鬼尊不合理的存在、极乐堂与鬼尊的关系……这些线索,确实都有迹可循,但能够从中准确找出每一块拼图,从中厘出***,至少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武苍霓能够只手稳住西北大局,操控黑白两道,实非偶然。

司徒小书也被武苍霓的突来之语,给震得不轻,虽然脑里乱糟糟的,却隐约明白了什么,老尚、鬼气……武苍霓能在温去病面前称呼“老尚”的人、散出鬼气的源头,这些线索如果联系在一起……

还没深思,就看见武苍霓眉头一皱,“我失言了吗?我本来以为……还是说,这里有不能放心说话的人?”

不是说笑,虽然武苍霓没有做“手按刀柄”一类的危险动作,但龙云儿、司徒小书都感到一阵不祥气息,哪怕赡强者,仍然瞬间被恐惧包覆。

龙云儿忙道:“没,武帅误会了,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小书是可以信任的。”

武苍霓皱眉道:“可以信任?事情关系重大,不是能随便说笑的,说一个不是碎星出身,还是封刀盟的人可以信任……莫非她已经知道……”

没等武苍霓把话说出,心里早在流冷汗的温去病,抢先重重一拍桌,神色凝重,用不容质疑的目光望向司徒小书,道:“小书师妹,相识多时,我一起出生入死,还救过我的性命……我有一个秘密,始终没机会告诉……”

司徒小书一下都呆了,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相识以来,自己蒙温去病救过不只一回,可要说自己救他性命……这种事情什么时候生过啊?

“今天,我向坦白……”温去病正色道:“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的山6陵山哥,就是我1

“呃1

司徒小书脑里一片混乱,弄不清楚温去病忽然冒出的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迟钝的反应,让温去病不得不心里叹气,严肃补了一句,“这么大的秘密,听到了,没有特别惊讶?”

一语点醒,司徒小书想起先前的叮嘱,才一下反应过来,作出大惊失色的样子,踉跄后跌,连退数步,还因为担心自己的拙劣演技,神不守舍,险些一跤滑倒。

温去病看着她的拙样,侧头对武苍霓认真道:“看,她是真的很惊讶吧?都惊到摔跤了。”

武苍霓轻轻拍着自己额头,藉此清理心内的感受,跟着,恢复冷静的表情,道:“好吧,我明白了,先把情况确认一下,先,比试的形式,是在斩经堂前,开设迷宫斗场,所有参与者,进入内中,身上配戴标记分数的名牌,一个时辰后,比试结束,离开斗场者,持有名牌总分最高的前三人,就是状元、榜眼、探花,之后六十人,则为本届进士,于得意宴上,受皇帝陛下的封赏与赐酒。”

比试的方式,温去并龙云儿都是次听闻,龙云儿向司徒小书看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表示没错。

温去病叹道:“居然是困兽斗……有够不怀好意啊,用这种方式,是打算让考生死个一半?还是压根没打算留活人呢?”

龙云儿奇道:“武举***的方式从不固定,在帝国历史上,就不曾有过这样的考法吗?”

“有!地下迷宫斗场的比法,以前有过,但基本都生在昏君掌政时,这种***法,什么防护都未必有用,死伤率相当高,根本不是在选拔人才。”

司徒小书摇头道:“这次更不像话,所有考生身上带着分数牌,或高或低,依人不等,大家在规定时间内,彼此杀伐抢牌,最后活着走出去的人,其中总分最高的六十三个成为胜利者……那走不出去的呢?”

稍加思索,就可以想像,那将会是一场血肉横飞的恐怖盛宴,规则的本身,就鼓励考生交相杀伐,如同千虫炼蛊,只有最凶狠、最强的虫子,能够化为蛊,留存到最后。

司徒小书道:“武举竞试,目的是选材,可这样的安排……只是鼓励人才自相残杀,我不知道朝廷是基于什么想法,才选用这方式?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方案会通过?”

“……不为选材,那就是为了制造混乱,而背后推动这一切的人,影响力恐怕已经可以影响整个朝廷、影响天子,从可能的对象来分析,密侦司的可能非常高,我怀疑就是密侦司中的那名天阶,也就是李家一直暗藏着的那名天阶者。”

武苍霓皱眉道:“这样的比试,加上得意宴中要斩韦帅,场面势必很乱,但我不太理解,那名天阶者刻意让局面乱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温去病望向龙云儿,无声的眼神讯息交流中,两人都清楚,这就是龙仙儿递来的邀请函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