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九章 宣扬国威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九章 宣扬国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城外的山洞离开,悄无声息地回到帝都,温去病不费吹灰之力,没引起旁人的什么注意,就轻易完成了。

过程中,温去病也再次确认,帝都大阵确实坏得有够厉害,四处阵脚齐破,加上异常规模的雷劫轰炸,固若金汤、坚不可破的大阵,受到针对性的毁灭伤害,哪怕李家调集天下阵法名家,用尽资源,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复。

……不过,那是指正常无后遗症的妥善修复,如果不计代价,拚着以彻底损坏为前提,只求短暂动的话,确实还有那么几个方法,可以饮鸩止渴。

……萧剑笏与她的***都在这里,她们出手,倒是可以施行那几个方法,可既然自己也在,就有相对的方法反制,让她们功败垂成,天狼魔卷轴就是为此制造的。

……所以,照这情形看来,李家的风水阵已经飘摇不定,巨大的龙气,处于高度不稳的状态,只要再攻破一处阵角,整个大阵基本就算毁了,天地龙气散逸,皇朝的基础动摇,甚至汇聚而来的万民愿力,都有可能反噬,届时,所有李氏皇族成员,都受牵连,可能重伤或没命。

正常情形下,这状况是不该出现的,哪怕有自己的暗中活跃,或是极乐堂的拚死攻击,甚至鬼尊的全力相助,想要连续攻破多处阵脚,把帝都大阵损坏到这程度,都没有这么容易,因为防御方掌握的资源太多。

如果帝都大阵是由自己主持,面对相同的攻击,自己早就把来犯的敌人灭个精光,甚至连鬼尊都有相当机会,在它次攻击三处阵脚时,直接将它重创。

龙仙儿胸中所学,自己无法尽知,不晓得她擅不擅长阵道,可是光凭她天阶者的能耐,应该不会比自己主持差到哪去,甚至犹有过之。

现在,帝都防御千疮百孔,六扇门焦头烂额,李氏诸王没有齐心合力,反而暗流涌动,加上龙仙儿的表态,自己有理由相信,她在帝都大阵破败一事上出了大力,猛扯后腿,让今日的局面上演。

……她想……推翻李家,或者至少是干掉当今天子,解除身上束缚?

……天子能够借助万民愿力,走人道之路修练,破去帝都大阵,天子当其冲,愿力反噬之下,恐怕重伤了。

……这次入京,是为了救出韦士笔,自己并没有打算要把皇帝怎么样,就是因为万民愿力加身,龙气护体之下,天子身为人道顶峰,有多种异力护身,想杀他不是那么容易,就算他站在那里不动,任自己攻击,自己也没把握能杀他。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与帝都大阵结合的皇家风水阵,即将破碎,求之不得的良机,出现在眼前,这可能是唯一弑君得手的机会!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看起来太过完美的机会,又会否只是龙仙儿设下的陷阱?

她应该是真心想要杀掉皇帝,解除身上束缚,回复自由身,所以开个空门,引诱自己行动,甚至会沿途协助,让自己能够成事,可这并不代表,事成之后,她不会翻脸动手,甚至在计画中,就让自己与皇帝一起埋葬……

思考着这些问题,温去病回到温宅,龙云儿在里头等待许久,看他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哥哥,那边……怎么样?”

知道温去病出门是干什么,一见他回来,龙云儿担忧地问了,“见到尚帅了吗?他……怎么样?”

“见到了,老尚还是以前的样子,气色挺好,扯起虎皮当寨主,威武霸气,那模样和以前一点变化都没有,我都感觉好像回到从前了呢。”

温去病笑着说话,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但熟悉他的龙云儿,马上便听出不妥,仔细咀嚼之后,她讶异道:“一模一样?全无变化?可……尚帅的手……”

“是啊!他双手完好,根本看不出断过的迹象……唉,为了见老战友,他也用足心了。”

温去病坐下来,倒了一杯茶,苦笑道:“不过他也没差啦,一条手臂,幻化那么多次,还自爆了那么多次,断与不断没差啦。”

说得轻松,里头流露的无奈意味,龙云儿却听出来了,更明白这话里指出的那个事实,迟疑道:“自爆手臂?所……所以,鬼尊真的是尚帅?”

“……要是有机会见到他,麻烦就装作认不出来,或者不知道吧。”无奈苦笑,温塞那么辛苦扮成平常人的样子,顾虑我的感受,我们也体贴他一点,别拆人的台。”

“但……”龙云儿急道:“哥哥你之前说,鬼族与人有很多不同,哪怕套着生前的样子,有着相同的模样,基本已经要当成全然不同的存在,如果还被旧情牵绊住,必惹大祸。”

温去病摊手道:“更正一下,我只是说,有九成九的机会这样,但还是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或许没那么严重。”

“哥哥你这……”

龙云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如果是面对别人,自己还可以点名这是逃避现实,可温家哥哥……他是再清醒也不过的人,还故意摆出这种架势,那就是决心要守护自家兄弟到底,不接受任何劝阻与非议,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那,但愿如此吧。”龙云儿道:“不过,尚帅是怎么登临天阶的呢?又怎么会化身鬼族?他是……真的亡故了吗?”

温去病摇头道:“不清楚,有很多种可能,他本来就离天阶只差一线,内世界开辟得早,又具有空间特殊性,唔,我在他身上感应到了鬼气,但也有生机,应该不是全然亡故的状态……我把他的手还给他了,这条手臂如果成功接上,他的实力可以再上层楼,也有一定机率改善现在的状态。”

龙云儿看了温去病一眼,暗忖尚盖勇现在已经成了不稳因子,一下控制不好,就可能对己方有害,温家哥哥还将能增长他实力的手臂归还,这做法一点也不理智,但……或许兄弟情义,从来就无关理智……

堆起了笑容,龙云儿温言道:“尚帅实力增长,我们就如虎添翼,有了他,再加上武帅,我们背靠两名天阶者,胜算大增呢。”

闻言,温去病斜看龙云儿一眼,摇头笑了笑,“啊,对我太纵容了。”

……这丫头的个性与思考方式,肯定对我的做法有很多意见,非常看不过去,但她没表示任何不妥,立刻接受了我的任性,压抑自己的本心,跟我一起胡来,顺着我的方向去想事,太委屈她自己了。

“这话哥哥说好多次。”龙云儿笑道:“云儿相信,哥哥的见识与判断不会错,更胜过云儿很多很多,所以不管哥哥想怎么作,云儿都会跟着走到底……更何况,以当前情势,有尚帅、武帅相助,救出韦帅的机会确实高多了。”

温去病叹道:“相助个鬼啊!这两个别先打成一团,我就要谢天谢地了,刚刚老尚一口一个妖妇,对她怨恨到了极点,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龙云儿惊道:“啊?怎会如此?他们以前在碎星团中,交情就不好吗?否则尚帅怎么会……”

温去病挥手道:“先别伤脑筋这个了,想要救出阿笔,目前我们的情报还缺乏,根本不知道他人被关在哪里,就算我带齐十个八个天阶,夷平皇宫,杀光里头所有人,也未必救得出人来……”

“可是……情报方面,一直是我们的短板。”龙云儿尴尬道:“能不能请武帅,或是尚帅那边进行调查呢?武家或是极乐堂,应该都有自己的情报人员,好过我们只是向浮萍居买。”

“极乐堂就不必了,那边的战力可能一流,情报力根本一塌糊涂,老尚知道的事情,搞不好还没有我多咧1

温去病道:“神都武家,应该比较使得上力,但有姊姊操盘,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也有力难施。”

“那……怎么办?得意宴举办在即,哥哥你也说楚王他们的谋反,三五天内必定动,我们如何……”

“喔,这个就不用担心了,会有人把消息送来的。”温去病道:“时间紧迫,如果我料得不错,很快就会有人把情报送来。”

话才刚刚说完,就有脚步声快疾赶来,远远就可以听出,赶过来的必是司徒小书,她在昨夜的大乱战中,连败多名左道高手,大出风头,也接受武家的邀请,参与宴席,本来应该很忙碌的。

温去病瞥了龙云儿一眼,摇了摇头,后者尴尬一笑,这处宅子目前还在保密状态,知道自己两人在此的人不多,司徒小书能赶过来,自然是有人走漏风声,而这名“奸细”除了龙云儿,更不会有旁人了。

三步并两步,司徒小书赶进来,看见两人,立刻道:“山……温大哥、龙姊姊,事情不好了。”

龙云儿吃了一惊,温去病却似乎早已料到,淡然道:“密侦司……或是军部宣布了什么?”

“……你怎么知……”司徒小书一脸讶异,随即甩甩头,道:“来自密侦司的消息,得意宴上,斩韦士笔,宣扬帝国国威。”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