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永远是兄弟(紅包満五百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仙儿的思路,龙晋滔完全跟不上,只能告诉自己,这女人癫的时候,疯得尤其厉害,正常人无法臆测,但另一方面,她的话意中,又隐约透露一些非常深刻的东西,一时难以索解。

追随在天阶者之侧,就会有这样的好处,刻意的指点,或是不经意间流露的一点讯息,都直指大道,但龙晋滔现在已经顾不上这点,神妃进阶失败,还大幅跌落境界一事,大大打乱了已订的计画,甚至可能让计画整个生变。

“如果失去力量,那计画的关键,刺杀李昀峰这一点上……”

“无所谓,本来我就没打算自己动手,贾伯斯留下给皇帝小子的后手,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由我来负责杀他,变量太大了,胜算也不高呢……”

“那……”

“这种烂差使,还是交给碎星团的朋友去干吧,碎星团的覆灭,不管是谁执行的,始终都是他下的令,这个锅他必须得,而这份因果牵扯,能把贾伯斯留给他的后手,削弱到最低,是最佳的执行人眩”

龙仙儿伸了一个懒腰,双拳握紧,尽显凹凸有致的身段,用轻松写意的姿态,说着关乎整个帝国,甚至人族命运的话题。

“与碎星者的合作,我会设法搞定,武苍霓新登天阶,暂时也不足为惧。”

“确定?武苍霓结合的法则,是三十六先天大道之一的力之大道,度劫时又有诸多异象,恐怕……”

龙晋滔说着,忽然看见侄女上司比了一个手势,在颈上横切过,不晓得该不该把这理解为杀头的意思,眉头为之一皱。

“什么意思?”

“永远别在一个女人的面前,拼命夸奖另一个女人!就算你是我伯父,说不准哪一次……就没命了1

龙仙儿笑道:“况且,武苍霓的麻烦还很多,昨夜她登天证道,出手阻碍的可不只是亢金龙一个。”

“还有别人?”

龙晋滔闻言一怔,昨夜亢金龙出手,袭击武苍霓,这点自己看出来了,那一击半途而废,到底是为人所阻?还是亢金龙临时放弃?自己还没琢磨出***,却怎会还有***人出手,自己却一无察觉的?

……况且,这个出手,最终也没有成功,那是被***人给阻拦了?

……攻与守,都在自己无知无觉中生,显示双方的层次,都远高过自己,这样的人物,在帝都之中……

“萧剑笏、月光神尼,她们……不,她们不可能会阻道武苍霓,应该是站在守护的那一方,那出手的……不会是***真人,九外道中也……”

龙晋滔话声一顿,错愕道:“是极乐堂的鬼尊?可是,之前我们的推论,尚盖勇很可能未死,藏身于极乐堂,以武苍霓与碎星团的关系,鬼尊又怎么会出手阻她证道?”

“……也许,武苍霓与碎星团的关系,并不如我们想像中的好呢,又或许,在鬼尊的眼中,对每个行为的意***读,和我们人族不太一样呢。”

龙仙儿微笑道:“女人的微妙心思,伯父你尚且不了解,更何况是鬼族?”

“等、等一下,我先弄清楚一下状况,先,老尚你没有任何证据……”

温去病扶着额头,晕眩到不行,“你说武苍霓出卖我们,这个指控是没有任何证据的1

“要什么证据?我们不是审判者,而是复仇者,审判需要仪式,需要证据,复仇者需要的只是执行1

尚盖勇的大手掌拍在石桌上,震得石桌直摇晃,“我们被诛灭、被追杀的时候,她做了什么?只是躲起来闭关,有出来为我们做任何事吗?她出关以后,又做了什么?她眷恋权位,接受李家的封赏,当李家的官,与李家同流合,这又算什么?难道这还不算出卖吗?”

“呃,你可能有点误会,她虽然当官,却受李家忌惮,一路被贬官下去,从守关大元帅,最后都变成巡逻游骑兵了……”

“那又如何?元帅是官,游骑兵就不是官?全都是吃着李家喂的粮,养出来的走狗1

“……老尚你这说法,好像骂光了帝国所有的军公教……你应该也知道,她继承着樵峰的理想,樵峰那小子……”

“樵峰是我们碎星团的!真要继承他的理念,就应该替大家复仇,还有什么是比这更重要的?”

“话不是这么说啊,她也很努力的,冒着风险,包容了不少旧兄弟,要是被现了,不但她自己有危险,她所在意的西北大局更会后继无人,就此破局,所以她真是付出了很……”

“她……庇护了旧兄弟?真的?我之前……没听说这件事。”

尚盖勇动作顿住,看着温去病,一脸困惑,温去病两手一摊,暗忖极乐堂的情报能力,似乎并不如何出众,武苍霓庇护碎星残党的事,原本是绝秘,但在她动用这批人力,强夺平阳城兵权后,虽然事后掩饰,仍不免走漏风声,已有不少闲言闲语出现,极乐堂对此一无所知,只能说是情报部门无能了。

本以为,这样说完,就能解释误会,但尚盖勇短暂一愣后,又回复怒容,喝道:“又如何?她收容一堆人之后,有出来为碎星团做什么事吗?她把西北大局看得比碎星团还重,那就是背叛!碎星团的弟兄,都这下场了,她袖手旁观,只顾着自己的理想和富贵,还拖着一帮兄弟……等等,那帮兄弟为何也不出来?他们……他们也背叛了?”

“等、等一下……”情况有越来越糟的趋势,温去病急忙打住,“先别那么武断,大家都是死里活里过来的,可以多给他们一些信任,他们没有动作,肯定有什么别的理由。”

“理由……不错,该有理由1尚盖勇皱眉苦思数秒,猛地拍桌,“果然!他们被妖妇给***了1

“洗、***?妖妇?”

温去病瞠目结舌,就看着尚盖勇昂向天,愤怒嚎叫。

“武苍霓这妖妇,居然把他们全都***,成为控制在手中的魁儡!可恶啊,这妖妇,从前还看不出她这样恶毒!不把她开肠剖肚,枭凌迟,如何能泄我心头之恨1

最开始的几秒,温去病怀疑友人会否在开玩笑,但从神情来看,尚盖勇明显不是那个意思,而他咬牙切齿的神情,还有眼中的愤恨,也绝非作伪,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但这是什么逻辑?不!这根本没有逻辑可言啊!

……就好像一个怨妇,窝在阴暗的角落里,不断钻牛角尖,无视这世界的真实,只是把事情朝最坏的方向,越想越糟,而且还是神智失常的那种。

……这样的无理性思维,在自己记忆中,除了疯婆子有,***的……大概就是恶鬼了!

意识到这一点,温去病心头一紧,双拳无意识地紧握,每一下用力,都是椎心之痛。

……自己还是来得太迟,已经被摧毁掉的东西,终究不可能再回来了吗?

这个念头在脑海掠过,再回过神来,温去病查觉到友人的目光有了变化,“阿山,为何你一直替那妖妇说话?难道……”

语气不善,更让温去病一颗心猛往下沉的,是尚盖勇眼中所露的凶光,那里头蕴藏着确确实实的杀气。

……老尚,你……

温去病心情沉重,正想说话,尚盖勇忽然伸掌按着头,猛力摇了摇,道:“阿山,抱歉,我……我可能状态有点不对,我……我不该连你也怀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我知道……

在心里,温去病无声地一叹,目光落到尚盖勇的身上,那完好无缺的双手。虽然友人极力掩饰,可是从他屡屡拍在桌上的掌印,石桌上显现的痕迹,自己就看得出当中的阴气凝聚,裂痕而不扬尘。

“没事,别在意,你今天身体状况不太好,不若我们改天再聊好了,反正,当前的第一要务,是先把阿笔给救回来。”

温去病试着不着痕迹道:“对了,我无意间取得一件东西,交还给你,应该会有点用的。”

随手从怀中取出了油纸包,温去病递了过去,尚盖勇将之取过,“是什么?咦?这……”

油纸包打开,里头的事物,是一截早已干枯的手臂,尚盖勇登时脸色大变,表情满是错愕、惊骇。

颤抖着声音,尚盖勇连忙伸手着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温去病已经看见,因为剧烈震惊,友人的面上,浮起一根根血筋,眼瞳也充血胀大,宛如铜铃,凄厉可怖。

随即,在手掌的遮掩下,尚盖勇迅恢复了常人的形貌,只是脸色苍白,看来说不出的疲惫,还似乎在强忍着什么,非常痛苦的模样,勉强挤出句子。

“我……阿山,对不起,今天……我可能……真的不舒服……不若,我们改天见吧。”

“好!没问题,你多休息吧。”

温去病二话不说,笑着站了起来,笑道:“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再让你们的人抬棺进进出出,恐怕会给人识穿。”

飘然起身,温去病试着用最行若无事的表情,抑制胸中激动,说出自己在此行之前,就最想要送来的一个讯息。

“……无论如何,我们永远都是兄弟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