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返本归元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返本归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因为浮萍居的从中作梗,我们直到刚刚,才确认温去病两人的下落,不久之前,那座宅院有大动作,先后出来了十七人,其中有与温去病形貌相似的,宅院内也有温去病的气息,可能是他故布疑阵的手段……”

“不过,先前在岭南,他用过类似手法,悄悄北上,我们仍一无所觉,所以不排除他已经偷偷离开,甚至出城的可能。”

密侦司的最新情报,透过分析与报告,清楚地读了出来,但与平常不同的是,身为大统领的龙晋滔,这回不是坐在那边,听着属下的报告,而是担任起了报告的一方。

能让堂堂密侦司大统领亲自读报告的,对方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体制上,密侦司只需要向皇帝负责,所以能聆听大统领报告的唯一人选,就是当朝天子李昀峰。

然而,尽管身为帝国最高情治机构的首脑,龙晋滔却没有多少机会面圣,那位人族至尊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稳定,每次碰面,都清楚可以感受到皇帝身上的那股焦虑,还好像对这个应该全然听命于皇帝的情治组织,有种畏惧,不敢过问太多。

就是这个反应,龙晋滔意识到自己的地位不稳,甚至密侦司这个掌握极大权力的组织,未来可能都不太稳当,被利用完后踢开,只怕是早晚的事,因此,当神妃向他私下招揽,提起了那个计划,他没有太多考虑就同意了。

此刻,坐在椅上,看着软榻上的那名绝色女子,龙晋滔的感觉十分复杂,自己的性情桀傲不逊,最不能忍受听从无能者的命令,当初也是因此谋夺龙家之主的位置,事败后杀出重围,******,接受这女子的招揽,加入了密侦司。

最开始,自己并没有打算久待于此,更不可能听命这个小丫头,密侦司不过是自己实现野心的垫脚石,迟早自己会反客为主,成就大业,然而,八年下来,历经无数明争暗斗,自己始终未能翻身过来,脚踏密侦司而成大业,始终被这女子牢握在手上,不得翻身,渐渐成为体制中的一部分。

……这丫头无疑是一名驯烈马的好手。

……如果当初的龙家家主,也有这样的能力与手段,或许自己会成为辅助龙家的治臣,不会因谋反,***在外,成为家族的叛徒吧?

……后期,自己才知道,这女子与自己同样出于苍溟,还是晚自己一辈的侄女,不过,那时知道这些,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所以,姓温的跑了吗?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管怎么跑,他始终会回来的。”

躺在软榻上,龙仙儿声如妙乐,优美动听,碧绿的长发,委泄于床,在大红色的床垫上,就像绿色的丝缎,光润鉴人;赛雪的***肌肤,吹弹可破,露出在外的雪白藕臂,姣好得宛如玉器,粉腿扬起的美妙曲线,说不出的诱人,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龙晋滔自然是个男人,不过,看了这女人八年,已太了解这女人的恐怖,让他能够成功跳脱男女之欲,用冷静的眼神去凝视……而且,她现在的姿势,也让人生不出什么欲念。

躺在软榻上,龙仙儿翘着双腿,毫不端庄地举著书在看,书中不知记载些什么,她专心看著书,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密侦司的情报,枕畔还放着一叠花生,表现出来的模样,仿佛普通的民间女子,让别人看了,谁会想到她就是一手掌握密侦司,操控帝国地下风云的神妃?

龙晋滔道:“从亢金龙那边所得的讯息,加上我们自己这边的核对,基本已经可以确认,温去病深藏不露,不但是当年的碎星余孽,武功高绝,还可能与山陆陵有大牵扯,仍然不打算动他吗?”

“……动他?那不是太浪费了?”龙仙儿把书放下,道:“碎星团是密侦司的敌人,但我们的敌人……可不见得非是碎星团不可,晋王行动的日子,已迫在眉睫,与其多个敌人,不如多个帮手。”

“是想要拉拢碎星残党为己用?”龙晋滔道:“这基本没有可能,碎星团是覆亡在我们手上,他们对我们的仇恨,根深蒂固,怎么可能和我们合作?”

“合作的方法,有很多种……取得对方的善意,在对等的形势下携手,这是最简单的合作。”

龙仙儿笑道:“主动引导对方,让对方顺着我们指的方向去走,这同样也是一种合作……当然了,像你们常用的那套,把人带进小黑屋里严刑拷打,打到连他妈妈都不认得,出来以后脑子全是浆糊,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也是另一种合作。”

“……这并不好笑。”龙晋滔摇头道:“能残存到现在的碎星者,都不是泛泛之辈,温去病更是人中之龙,手段高超,武功了得,不是能轻易摆弄的对象,昨晚武苍霓登临天阶,以她与碎星团的过去牵扯,碎星余孽更添强助,而……虽然没提起,可的返本归元,成功了吗?”

“没1龙仙儿甜美地笑了笑,随意耸耸肩,“果然失败了……咦?我为什么会说果然两个字呢?”

“……”

龙晋滔整个说不出话来,自己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却也没法想像,有人会把这等大事,全然不当一回事,还拿来说笑。

八年来,与龙仙儿的关系,名义上是属下,彼此间又时有竞争与敌对,相处上更似盟友,平等合作,因此长期下来,也得知龙仙儿的一些隐密。

其中,非常不可思议的一点,就是她登天阶的年纪与修练时间。根据自己后来集的情报,她在皇宫离奇消失前,不但没有多少修为,更还已经残疾,可她首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已经登临天阶,这之间不过短短数年,从无到有,哪怕以神魔的标准,这也堪称奇迹。

她展现出来的,更是一条闻所未闻的天阶之路,似乎快速登天的捷径,存有许多破绽,平常大多数时候,都在闭关,不是想出来就能出来,而且,每次在天阶路上再登一重时,还会力量全失,归为普通人,返本归元。

返本归元的时间,随着修为越高,也延得越长,自己最初探知这个秘密时,曾利用这机会加害,却反落入圈套,落入她算计中,惨遭吞噬力量,助她返本归元成功。

后来的一次,她佯装返本归元,诱自己上当,自己贸然出手,遭受重创后,她才趁机返本归元,等自己察觉,她已成功踏足第三重天阶。

不久前,她开始迈向第四重天阶,一旦迈过,就是进入天阶中段,身成大能,这一回,自己因为吃多了亏,怀疑可能又有诈,加上双方有共同的利益,计画又进行到紧要关头,所以没再对她出手,想说以她的城府之深,手腕巧变,没了自己从中阻挠,必能身成大能,结果……居然失败了!

龙晋滔皱眉道:“……返本归元未能成功,那……”

似这等高深境界的修行,进阶甚至需要返本归元,牵涉如此之大,如果修练失败,反噬也肯定非同小可,不会是普通受伤而已,虽说……她倚仗无上秘术,利用早先预留的血肉,重塑法身,可一些天阶层级的伤害,不会因此而不见。

“啊!遭了报应,登天路上一脚踩空,扑通滚回原点了。”龙仙儿笑道:“现在大概是天阶一重的程度,还好没掉出天阶去,不过想掉大概也掉不出吧,那个契约是以天阶为前题绑定的……可别因此就小看人喔,要摆平伯父你,我还是有信心做到的。”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龙晋滔心随念转,神情整个凝重起来,晋王举事就在这几日,神妃是己方的最大倚仗,而今修为暴跌,后头又拿什么去制衡各方势力,确保计画不会出错?

身为同族人,又明白龙仙儿的部分根柢,清楚她最近的行踪,龙晋滔很快就想到了一些关键。

“对了……是这样,的血脉……修行的禁忌……涉及私怨……杀了龙广美,这是返本归元失败的理由?”

线索迅速串联,龙晋滔错愕道:“明知会是这结果,却还是下手杀她,让自己的修练失败?为什么?”

“哎呀!虽然伯父是长辈,但也不能随便干涉人家自由的。”龙仙儿一根指头放在唇边,俏皮笑道:“修练又不是人生的全部,人家就快要不是少女了,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尽情任性一把,这种事情……伯父您老人家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疯了不成?”

龙晋滔瞠目道:“诸天神魔回归在即,抢在那之前身成大能,就能有足够筹码,掌握人族,到时候想怎么任性,想怎么为所欲为都可以,又为什么……”

……虽然知道这女人疯得厉害,但这回,她也疯得太彻底了……

“呵!怎么说呢……”

龙仙儿的笑容,渐渐变得……透明。

“总还是有些事,想趁着自己还有些人味的时候做完呢……”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