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六章 恨不相逢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六章 恨不相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你是……”

坐在石桌前,尚盖勇眉头紧蹙,望向面前的年轻男子,表情犹带几分不肯定,“是你吗?”

“喂,这么说话,很对不起朋友啊,当初你为了讨那臭**的欢心,去偷古玉马头,结果被砍得重伤濒死,藏在水沟,是谁把你从里头捞出来?又是谁帮你引开追兵,还给你找吃的找药?”

温去病强作镇定,耸肩道:“虽然,后头我们两个都误入歧途,不过,好歹最初只有我们两个共患难,才不过多久没见,你不至于这么快,就把老兄弟给忘了吧?”

“阿山?”

尚盖勇惊喜站起,大步朝温去病走来,先热烈地给了一记拥抱,跟着重新端视起老兄弟的面容,眼中又是喜悦,又是感慨。天籁小 说.』2

“六年不见,你的样子变了很多,可……可你怎么会变成……”

“一言难尽,现在外头一堆人看到山6陵就喊打喊杀,我总不好再用以前的样子去活动吧?再说,你本来就知道,那又不是我的真面目。”

“知道是知道,但后来你都是顶着大个子的模样活动和加班,越来越难得看到你的真样子,时间久了,也想不太起来你是啥样的……还有,怎么你是姓温的?”

“不然,我应该姓冷淡吗?行走江湖,不用真名是常识啊!要不然,那回魔帅的手下咒杀我,怎么会功败垂成的?再说,你难道就真姓尚了?你祖上不是姓秦的吗?”

“那是千年前的往事了,改姓尚也好几代了,我爹也是姓尚,哦,不过我曾祖父是姓上的……所以,你真是姓温?真是那家打酱油的?为何你以前从未说过?”

“说了有什么好处?让你们打免费的酱油吗?别闹了,当初口风不紧,让你们知道我被人退过婚,接着就被你们一路笑过来,还想问我是被哪家退的婚,又说要去替我灭门、又说要去奸光他们全家妇女,还嫁祸给魔族,替我报仇……我敢告诉你们我姓啥吗?”

两方快交谈,一句跟着一句,当一段话说完,六年来累积的空白与隔阂,仿佛全消失不见,无声对望后,又是一下充满力道的拥抱,积压已久的情感,瞬间激昂起来。

“抱歉!兄弟,其实我很想哭。”尚盖勇道:“但我曾对自己立誓,从今之后,我只流血,泪是与我为敌的人去流1

“好!豪气干云1温去病若无其事地抹了抹眼角,赞道:“能振作起来,不把时间浪费在颓废上,这才是大好男儿所为。”

“又怎么比得上你?你故意去当人贩子,专门猎杀碎星者,是为了诛灭叛徒,还有营救老兄弟吧?我之前竟然没看出这点来,抱歉,把你家给炸了,还炸了两回。”

只要明白关键,要想通这些并不困难,哪怕谋略从来就不是尚盖勇的强项,他也把温去病这么做的用意想通了。

“都是身外之物,别介意,赔钱就行了,后头我会列帐单给你,别以为可以赖啊1

温去病道:“你呢?极乐堂是秦氏后裔,你的族人,你逃亡后,与他们合流,联手行动?”

“唔,就是这样,我那日侥幸逃脱,顺着血脉感应,传送到他们总部……大战期间,我们有过往来,原本那个人计画要清除掉的对象,包含他们,我暗中帮助,放了他们几次,算是累积了些故旧之情,我落难时,就蒙他们相助,毕竟大家都是同一血脉……”

尚盖勇缓缓说话,也问起了温去病是如何幸存的,更惊喜得知褒丽妲尚在人间。

“好!太好了!大家都还在1

尚盖勇激动得两眼通红,握拳道:“只等我们把阿笔救出来,碎星四武神就能重新携手,横扫天下,阿山,你也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吧?”

“当然!你们一个个不是笨手笨脚,就是连脑袋都笨,想要不把事情搞砸,我不来怎么成?”

重逢故人,温去病神采飞扬,尚盖勇也情绪激昂,与温去病对击一掌,随即神情一暗,“你我百劫犹生,可惜,那么多的弟兄,他们都……”

“他们不在了,但我们还在,他们没完成的心愿,我们替他们完成,他们的帐,我们来讨。”

温去病道:“活着本身就是一件最难得的事,既然你我不死,什么都还有希望,只要我们联手,什么都不会太迟。”

“……不。”尚盖勇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很多事情,生了就是生了,已经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

这个表情,给予温去病一个很不好的感觉,他佯装无事,淡然道:“我只信事在人为,你又几时变成失败主义者了?对了,当时你的那一仗,我略有耳闻,打到最后,好像……”

“……那是妖、魔、鬼三族最高层,联合派出的使者。”

晓得温去病要问的是什么,尚盖勇果断道:“封神战后,次元封断,天地两分,妖魔无法进入人间,就串连鬼族一起,动早先预伏的后手,制造出一个身兼三族传承的使者来,在人间活动……这些是我得自鬼族的情报。”

承受温去病的目光,尚盖勇厉声道:“不错,我和鬼族联手了,碎星团是靠驱妖除魔起家,我却与鬼族联手,这算是一种堕落或是自我出卖吧?然而,又是谁先出卖谁的呢?”

“……也不用说得那么严重,碎星团是专打妖魔没错,但可没怎么打过鬼族,它们早早就消失了嘛!没打过就没仇没怨,碎星团的宗旨是驱妖除魔,你联手的对象是鬼族,这两者没有冲突啊1

……没有才怪!

温去病心知肚明地睁眼说瞎话,但至少在这一刻,是非对错,没有老兄弟的心情来得重要,尽一切努力,想让这个已经身心受创太过的老兄弟,能想开些,展露欢颜。

“对了,老尚你说你和鬼族联手了,是透过极乐堂吗?那名鬼尊……”

“鬼尊是鬼族派来协助我们的,在天阶这等级的战力,我方确实欠缺,如果没有一名鬼尊压阵,帝都肯定是有来无回。”

“咦?但封神台未崩,次元禁断仍在,鬼族是怎么……”

“这个我们就不用管了,反正鬼族确实派了帮手来,这帮手又很给力,帮得上忙,至于鬼族怎么把鬼尊弄过来的?这是人家的机密,我们又何必犯忌讳去窥探?”

尚盖勇边说边挥着手,看似老实交代,其中却蕴含着一股强势,阻止对方在这上头追问下去。

温去病扬了扬眉,就像感受不到这股阻拦意味,耸肩道:“有得用就好,我现在正缺帮手呢,特别是情报方面,天牢攻击失败后,现在阿笔被关到哪去,根本就没有线索,如果鬼族那边能提供消息,就真是太好了。”

……要是龙云儿在这里,恐怕会非常纠结吧,觉得这样借助鬼族的力量,会不会就是出卖人族的开始?不过,自己倒是没有这些顾忌,横竖都是干逆天的事,只要能用,别说妖魔,连猫的手都想抓一只来用。

“……这个我会想办法,不过有一件重要的大事,得要在那之前完成。”

尚盖勇表情转为严肃,“救兄弟,是重中之重,但惩戒叛徒,同样重要,有一个大叛徒,我想在救出阿笔之前先处理掉,作为给他的贺礼……说不定,阿笔今次失手被擒,就是被这叛徒出卖的1

“……这叛徒投靠了密侦司?”

温去病的神情,一下也凝重起来,自己这些年来,除了救出老伙伴,同样没少诛灭叛徒,这是自己最痛恨的生物,他们为了自身安全,出卖同侪,手上沾了战友的血,这种人见一个都要杀一个。

六年下来,这类叛徒都已经被自己灭得差不多了,要说有什么遗漏,除非是背后很硬,能让自己忌惮打草惊蛇的,通常都是投靠了密侦司,成为其爪牙的人物。

更别说,还能够把韦士笔的情报出卖,这个人肯定不简单,必要尽早诛除。

“……投靠了密侦司吗?有点道理,说起来,应该是投靠了密侦司,这可能性最高。”

尚盖勇的沉吟,反倒让温去病觉得奇怪,“喂,那叛徒谁啊?我认识吗?第几大队的?”

“你当然认识,就是你们队上的。”尚盖勇厉声道:“阿山,你在此时复出,正是天意,你要亲手清理门户。”

“我队上出了叛徒,自然由我亲手诛灭。”温去病皱眉道:“不过说了半天,那叛徒谁啊?”

“你以前的副手,武苍霓1

“武.苍.霓?武苍霓?”

温去病的嘴,几乎张成鸡蛋大,“她是叛徒?还出卖了阿笔?这情报哪来的?有没有搞错啊?”

“不可能有错1

尚盖勇恨恨道:“苍天无眼,竟然让这样的人登临天阶,让我们复仇倍添难度,昨夜雷劫,我……那位鬼尊曾出手截杀武苍霓,但被萧剑笏所组,月光贼尼还布下琉璃经阵净化,等到破阵而出,已经不及阻止她登天了。”

连串震惊,温去病口中的蛋,几乎变成鸵鸟等级,半晌才冒出一句,“老大,她出卖我们的证据是……什么?”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