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五章 出城访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五章 出城访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场声光效果十足的铸炼大戏,温去病租用的豪宅,连同前后大院,彻底烧了干净,更还形成坍落,变为一个焦黑的凹坑。

这样的房子,当然不可能再住,温去病由衷庆幸,这房子只是租用,毁了也就毁了,自己拍拍***走人,半点也不用操心更庆幸的是,自己是向黑***租用这座宅院,所有善后问题,自然有黑***出面摆平,要不然,别的不说,光是牵连左右邻居的善后问题,就够自己头痛半天。

一段删去面容的影像,就够摆平那座宅院的赔偿,浮萍居还说话算话,立刻拨了所属的另一处帝都豪宅,归于温去病名下,所以,两人很快就转移到了这所新宅院,温去病也直接找个空隙,顺手就把这段影像扔上太一空间,安排竞拍。

这些事情都完成后,温去病才凝运五德之气疗伤,并且与龙云儿说话,而能够在这当口,立刻找上门来的人物,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浮萍拘提供的这所宅院,地方不算特别偏僻、隐密,但两人是透过浮萍居隐蔽转移,又明言想清静休息一段时间,虽然顶多撑个半天,就会被人找到这处新落脚点,可半天时间内,普通人肯定没法这么快就现,来砸浮萍居的招牌。

不过,温去病对此不感意外,甚至可以说早就在等这批宾客上门了……虽然上门的方式,有些出乎意料就是了。

五米外的门口,青红色的邪芒流转,从门缝间隙中渗入的雾气,鬼气森森,带着强烈的不祥意味,让人光是看着,就阵阵寒。

“……倒还真是一副冤魂作祟的场景。”

温去病失笑道:“希望门开了,后头不会那么老土,直接两具棺材摆在那里,以前香雪总爱玩这一招,看都看习惯了。”

说着,温去病不做掩藏,举起手直接一拂,隔着五米的距离,就把房门打开,冒着青光的血色浓雾,滚滚涌入,邪祟秽,将整个房间染成一片幽冥世界。

而房门口,邪雾的源头,一个纸扎的女童,穿着红棉袄,梳着小辫子,脸上红通通的两个小圆,更提着一盏红色的纸灯笼,看似喜气洋洋,却透着说不出的邪异。

“国是家、善作魂、勤为本、俭养德、诚立身、孝当先、和为贵……”

纸扎女童提着灯笼,欠身施礼,语音并非来自口中,而是直接从身旁空气响起,似歌非歌,说着让人难解的话语,不时更夹杂几下童音嘻笑,有男有女,倒像有一堆看不见的冤魂,寄托在纸人内,出来作祟。

邪异鬼祟的气氛,能让常人毛骨悚然,却又怎么吓得住温去病?他拱手为礼,回敬纸娃,虽然一语不,却在等着纸娃的回覆。

……这么明显的来势,***都都看得出是与鬼族有关,此刻在帝都……或者在整个人间,与鬼族最大相关的就是……

一道碧油油的鬼火,自灯笼中喷出,射向温去病,似来意不善,龙云儿护郎心切,就想挡下,却被温去病拉住,没能上前。

火光一闪,碧火正中温去病眉心,渗入进去,温去病脸色一下变绿,随即恢复正常,而那个邪异的纸娃,莫名燃火焚身,瞬间烧得干干净净,一切邪异鬼气也跟着消失,就像什么都没生过。

只是,龙云儿很清楚刚刚生的都是现实,不但自己知道,温家哥哥知道,恐怕连帝都大阵都清楚知道。

单纯光是帝都大阵,还做不到钜细靡遗,可由天阶者亲自操作大阵,那就真是在监控范围内,近乎全知了。

但……一来,温家哥哥制作出的屏护伞,已经全数热销出去,现在帝都之内到处都是,令大阵出了不少漏洞二来,连场大战,破去四处阵脚,再加上一波级规模的雷劫,把大阵撕扯得支离破碎,如今这座大阵还剩多少功能,恐怕很成问题,所以……纸娃造访,这事能否瞒过大姊,确实是可以赌赌的。

“……瞒过她的机会,低于三成,不过,火光里藏的讯息,她就算身成万古,也不可能读得出。”

温去病长身而起,道:“我要出去一趟,待在这里,别乱跑出去。”

这个反应,龙云儿并不意外,纸娃是温去病等待已久的“客人”,纸娃既然来,更送来讯息,收到讯息的温去病,肯定立刻会有动作。

“……哥哥,世事难料,此去一切小心。”

蕙质兰心,龙云儿不敢说太多,纯粹以这样的方式,表示自己的担忧,并不多问温去病要怎么瞒天过海,避过大阵的监控。

温去病点了点头,往门口走去,不一会儿,一个巧妙改扮,隐去容貌的男子,静静出了门,过不多时,又一个这样的男子也出了门,前前后后,共有十五人之多。

这些人里头,既有向浮萍居借来的特派人员,也有温去病自己制造、注入气息的机偶,把瞒天过海进行到底,而他自己却不在这十五人当中,一早开启了装备,悄无声息地藏匿出门。

之前制造的屏蔽伞,原理简单,只能屏蔽大阵的监控,却等若宣示此地无银三百两,让每个人都知道伞下有问题,这并非掩人耳目的正道,应该是在大阵当中全然透明,真正隐形,这才是无影无踪。

这样的装备,温去病自然也作了出来,只不过暗藏在手,让别人都以为自己只做得出屏蔽伞那层次的东西,这才能在关键时刻,配合五德之气,暗度陈仓。

如今,温去病离开宅第,有十足信心,在大阵监控中完全隐形,就这么直直朝着约定地点赶去。

上趟与极乐堂的重要人物碰头,自己趁着接触,悄悄传了一个讯息,讯息中只有三句话,前两句,是两件宝物,分别是当初碎星四大武神抽奖时,从六道宝瓶中所抽出,分属于韦士笔、尚盖勇的那两件。

只写这两件,而非四件,是因为韦士笔与尚盖勇交换了宝物,而知道这个事实的,除了已经不知去向的那个人,就只有四大武神自身。

这两句话之后的第三句,就是非常简单的一句“我来修”。

话说得简单,内中蕴含的意义,却只有彼此才知道,山6陵的***,是碎星团中的绝密,特别是“碎星团技术总监”的身分,碎星团内,只有五个人知道,绝对没有第六人。

能真正看懂这三句话的,唯有当初的那个人与四大武神,假如尚盖勇当真藏身在极乐堂,那么,这句暗语他肯定看得懂,所以,温去病一直在等待极乐堂的回应。

潜藏身形,温去病来到约定地点,那是一处帝都中的棺材铺,温去病套着形貌伪装,进了店里,里头除了一名面容蜡黄的伙计,就别无他人。

这名伙计似乎也等了温去病良久,见他到来,什么话也不多说,就朝后头的棺材指了指,温去病二话不说,进入棺材,由这名伙计把棺材封上,跟着,店里就来了四个人,把棺材抬着走了。

温去病躺在棺中,一切感知被屏蔽,听得见外头的声音,却无法把思感延伸出棺外,棺木内侧定然有封禁符咒,或是特殊涂料。

关于这点,温去病也不紧张,更没有试图突破这些禁闭,免得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

不过,哪怕感应不到任何事物,可沿途的转向、轻重震动,还有听见的声音、渗入棺中的气味,温去病仍能精准判断出自己的位置。

这些年来,自己反覆构思过重返帝都,在活动时会遇到的状况,早把帝都地图看得滚瓜烂熟,定期向浮萍居购买最新情报,此刻在脑中,一张帝都地形图清楚呈现,再结合周边感受到的动静,自己到底被带到什么位置,再明白不过。

……这是要出城啊!

……也难怪,城内始终是大阵笼罩范围,不管要作什么,在城外怎么都方便点。

棺木由一支送葬队伍陪同,出了帝都后,折向往西南,又行出数里,来到一处山洞中,停了下来,棺木被放到山洞里,所有人退了出去。

没人来交代一下,棺内的温去病有些尴尬,不晓得该不该自己破棺出去,正自犹豫,外头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还等什么?自己出来吧1

声音不大,但传入耳中,温去病就像被雷打到,脑里轰然一声,顾不得多想,振臂一挥,棺木盖顶登时破碎,温去病长身而起,从棺材中站起身来。

黑暗的山洞内,点着十数根火把,对面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其中一个石凳上坐着人,是一名体型高大,相当壮硕的汉子,虽然没有山6陵那么夸张,但也是一米八的个头,满面胡渣,眉宇中一股郁色,但神态平淡,顾盼自豪。

中年汉子着胸膛,身上披着一大块虎皮为披风,只有在襟口的部分,用一截拇指粗的黄金锁链扣住,底下就是长裤与皮靴,手上带着玉扳指,一身气息横霸,在看见温去病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似乎不太确定。

反倒是温去病,激动得难以自己,一开口,声音不自觉地变得哽咽。

“……老尚!真是你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