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趁妳病,要妳命!(紅包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府的结界中,温去病聚精会神,全力以赴,铸炼着手中的神器,不断有着新的体悟。

论制作神兵、神器等级的物件,自己的实务经验,怕是独步天下,早在碎星团时期就有许多尝试与思索,这才能设计、制造出一次性使用的“仿神兵”,在大荒西朝干掉九头妖龙。

只是,不得不承认,在此之前,自己实际打造出来的神兵、神器,一把也没有,因此有许多关键,都是在此刻才成为意外,一一浮现。

“火来1

温去病操作法阵,地火加催,岩浆喷涌,沛然地气,涌向黑狼皮,而天上劫雷落下,配合地火焚烧,构成又一下的天雷地火交汇,锤炼神器。

雷火交汇,黑***皮发出通玄幽光,古秘深邃,温去病却扛不住冲击,一口鲜血喷出。

“哥哥1

龙云儿心惊肉跳,叫喊出声,却换来温去病一声厉喝。

“别分神!禅心入静,莫慌莫失1

强忍心中痛楚与不安,龙云儿凝运金刚禅定,稳住心神,重新专注在法阵操控上,心下却知温家哥哥这次真是玩大了。

原本的计画,是先破坏洞月湖的阵脚,造成帝都大阵气机不稳,然后趁着得意宴时,由该处阵脚吸纳大量天地元气,铸兵与登天,甚至可能是温去病与武苍霓的双双登天。

武苍霓的意外晋升,打乱整个布局,温去病为了替她张开“天阶禁武区”,强造神器,计画一改,诸般条件不曾齐备,硬干的结果,不但难度往上窜升,风险也是成倍增加。

天雷地火交汇,原本是高难度的铸器法,引的是地火与普通天雷,一次次的雷火交汇,将素材反覆锤炼,更带来大量的天地元气,润养着新生的器物,大匠师透过法阵,调节一次次贯入的雷火份量,把过大的能量或截或泄,稍有差池,就不是造器,而是人器尽毁的铸造事故。

虽然这种铸器法难度极高,却更显匠师的手段,温去病也自信能够驾驭,可现在计画一变,雷火交汇所引来的雷电,却不是普通的纯阳天雷,而是劫雷,凶险度攀升了何止十倍,根本成了赌命行为。

区区地火,何能与劫雷抗衡?

两者间的极端不对等,只能靠温去病的通天手段来调和,他精准计算帝都大阵的屏障,巧妙利用帝都大阵,和此处法阵,试图调节落下的劫雷之威,每一次冲起的地火岩浆,也必须准确把控,与劫雷碰撞后,也承担了一部分的杀伤力,被打散释放。

这样都还卸不掉的余力,就以自身**硬扛,不损及黑狼皮,也不让造器程序被打断,维持着天阶禁武区的完整,护住身前渐成形的神器,也默默守护天上的武苍霓。

情形好比戴着两个长达数米的过大手套,去精准捞起特定的一粒沙,难度严苛到恐怖的铸炼,就由温去病拚尽一切在支撑。

只是,苦苦维持的过程中,温去病也令有所悟。

神兵、神器,虽然都是相同级数,铸造手法类似,只是一线之隔,却还是有着决定性的不同,令神器的制作难度超过前者良多。

兵器,首重威能与杀伤力,越是强大,越能打败敌人,就越是一把好兵器,铸炼时,倾注所有资源往这方向追求即可。

道具,重视的则是功能性,许多神器本身的威力往往不怎么样,甚至有些还打不死人,或是不能杀生,但却有一些无可取代的特异功能,运用得好,比很多单纯杀伤力强大的兵器更有用。

制造这一类的特异器具,才是一名匠师的终生成就,但这一点在制造神器时,难度加倍翻升上去。

神器与宝器的一线之差,除了理所当然的威能,关键一点则是在所有神器都会生出灵识,所有的灵识,既然是生命体,就有对生的渴望、杀生向死的毁灭**,只要往这方面催发,制造兵器并不为难。

但想要脱离最原始的生与灭,演化出***多采多姿的分支,就不是那么容易,哪怕从主材到素材,都高度适合术力传导、增幅,是亿万中选一的术具之材,可新生的这个灵识,却偏爱争勇斗狠,只有硬碰硬撞的意识,与素材本身特性相冲突,铸炼也注定失败。

这些问题,之前温去病没在任何典籍上看过,制作仿神兵时也不曾遭遇,都是此刻一步步进行,看着神器渐渐成形,才得到的感悟。

如今,就是透过雷火交汇,将自己的思感透入,引导着狼皮内那个新生的灵识,逐步成长为自己期望的模样,不过,雷劫之力还在攀升,再这么下去,自己可能撑不了几下,就要***中断了……

“喝1

清亮一喝,半身焦黑的武苍霓,无视剑齿龙虎的法相半碎,也不回气镇伤,扬手唤出驺牙,以无谋之姿,悍然直冲九天,挑衅般的挥刀斩向空中乌云

这一着,把底下的很多人都看得傻眼,适才连番劫雷落下,剑齿龙虎的法相已经半碎,武苍霓受创不轻,半边娇躯焦黑,另外半边鲜血淋漓,再非早先的从容。

雷劫犹未尽,若想平安度过,就该把握落雷间隙回气,组织力量,抵抗下一波劫雷,但她却不管不顾,向天挑衅,这到底是何用意?

确实有某些战意成狂的人物,越是受创,越是战得痛快,只嫌敌人力量不够强,不管本身伤重不重,至死无悔,九死一生见真功夫,但……武苍霓从来就不是这种人啊!

况且,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度劫不假外求,想要借助器物来过关的,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而本来纯凭自身度劫,到一半忽然拿出惯用兵器的,通常都是败亡先兆,难道……

众皆错愕间,只有少数人看出了端倪……

“还真是好交情啊1

亢金龙冷笑道:“一个为她巧计排布,设下禁武区;另一个奋不顾身,为造器的那个分担压力,想把周边雷力引到自己身上……都抢着献身,不死上一个,不就太对不起这份心了。”

不祥的笑声中,掌心的紫色火焰,一点一点地成形,这是在压抑本身力量,避免牵动周遭能量之下,缓慢凝结的一击,只要迅速打出,本身第一时间消失离场,就能袭杀空中的对象,并且不受劫雷牵引伤害……

这一击,已经完成九成了……

温府之内,龙云儿为着武苍霓的勇悍之举,暗自心惊,更晓得她正拼命为底下的己方作掩护,这是为了回应己方替她护道的心意。

……你豁出去来保护我,我就不能让你受伤。

……这就是碎星者的情与义!

这是令己动容的默契,但温家哥哥却像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幕,毫不动容,甚至没往天上多看一眼,全神专注于眼中雷火交错,还有那渐渐成形的神器。

……说什么全是多余,多看一眼,也帮不到什么,唯有趁挑衅引雷,分担劫雷威力的当口,尽快把神器完成,才是给的真正帮助!

……这话,不用向交代,但一定是明白的,对吧?

电芒火光中,狼皮内侧开始浮现一个个符文与图形,这就是神器逐步成形的过程,温去病鼻孔、嘴角全是血沫,额上豆大汗珠,涔涔滴落,引导神器灵识的工序,耗损心神比预期更甚,自己蜡烛多头烧,幸亏有武苍霓在顶上分担压力,否则自己撑不过下一道劫雷。

……但,只要挺得过去,这些辛苦不会白费,以劫雷铸器,匪夷所思,造出来的绝不会是普通神器。

……我的两重构想,无论能完成哪一个,都会是很不得了的东西,而若双双完成,就算对上萧剑笏我也无惧!

狼皮内侧的符文,从本来的整齐排列,渐渐扭曲,成为漩涡状,铸炼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能不能扛得过最后几道劫雷,一是看自己的坚持,另一个就是看天意了……

又一波雷火交汇,温去病一口鲜血喷出,以本身元气护守狼皮,眼前发黑,心知肉身负荷已达极限,若非修练五德之气,得生生造化之妙,光只这一下,双眼就要焦掉。

然而,就在这当口,耳中听见天上轰然雷响,一声简短的痛哼,不屈服地响起,伴随而响的,还有一声金铁碎裂之音。

……不好!

温去病心头骇然,连忙运功,拚着伤势加剧,恢复目力,仰头一看,只见一道劫雷贯空而下,千万道金蛇,几乎占满了整个天空,哪怕碎星团见过无数大场面,也从未见过这么惊人规模的雷。

武苍霓却像看不见这些,挥刀迎上,已经连挡多记劫雷的驺牙刀,发出悲鸣裂响,在与劫雷碰撞的瞬间,应声碎裂,刀身炸碎成满空银星,武苍霓痛哼声中,被碎刃刺个正着,法相尽毁,由九天坠落。

这一幕,让温去病心胆俱裂,正要抛下手边的铸造工作,跃起接应,却见北北西方位,一股力量波动震空而来。

……有人趁机偷袭?

……这么强的波动……天阶者?

……竟然抓在这种时候!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