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天阶禁武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天阶禁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录下的铸炼教程,着实有着几万金币的价值,因为这不是一份普通的神器铸炼教学,其中更包含着强夺天地精华的巧思,化转不可能为可能。

寻常匠师要试炼神器,必须天时地利配合,择选最适当的地方,诸如火山之上、汪洋之中、永恒冻土之内、破天高峰之巅,撷取不同却丰沛的自然能量,再辅以特殊天时,以极阳之气、极阴之气,又或是陨星坠落,天地交汇,来完成神器。

如果情况没那么紧急,温去病也想慢慢来,在比较好的状况下,获取最多的资源,循正途来完成铸练,在这方面的本事上,温去病虽然自负,却也不敢说自己就真能胜过九龙寨中的几名***大匠。

然而,一旦遇到紧急状况,温去病的价值就显露出来,因为碎星团出身的自己,最擅长就是巧妇常为无米炊,有条件能上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硬上,在资源匮乏的绝境中,硬是强凑到满足,把项目完成,这正是温去病的强项。

利用手上的材料,强行炼制,再趁着武苍霓登天的时机,借引劫雷,最后利用劫雷,打通地层,勾连出真正的岩浆地火,凑齐神器铸炼的条件,进入正式程序。

种种手法,强夺天工,表演给龙云儿看,多少有些明珠暗投的意味,若换了***九龙寨的大匠在此,那便是叹为观止,人人赞服的通天手段。

而炼制神兵的这一手,在此时发动,更存着另一层意义,首先感知这点的,就是正在承受劫雷考验的武苍霓。

身为半步中的佼佼者,武苍霓强压着修为,本身实力已足够挑战这一步,只是想更多累积,更多砥砺心性,如今心头愁绪已解,硬扛这阶段的天劫,虽然极为吃力,却还算不上惊险,还有余力注意周遭,提防可能出现的偷袭。

……可惜,不是在准备最周全的情形下晋升,虽然这样上去,基础打得很稳,将来晋升之路也畅通,但之后完全只能靠时间累积,若想要短期内突飞猛进,那就没有希望了。

……过往前辈们,为了追求短时间内的迅速成长,在登天的这一步上,常常搞出一些特别夸张的大场面,或是四劫加身,或是异象连连,所求的也就是巨量天地元气汇入,成长增速。

……自己所追求的,是在短时间内,迅速踏足天阶四重,身成大能,拥有足够的力量支持与保护同伴,在这前提下,按部就班的成长,太缓不济急了。

才刚这么扼腕着,就发现底下传来异样的气息,似乎有人正在铸炼神器,而且,好像已经很接近完成了……

……怎么可能?铸造神器需要的条件,底下一样也没有,他用什么东西来造神器?

……等等,山大哥为什么会造器?他不是只会冲锋吗?是他身边另藏了高人?还是……贾伯斯隐藏起来的那个超级巧匠,打一开始就是他?

相识多年,却唯独在今日,武苍霓有了拨云见日的感觉,层层震惊,心神剧荡,险些就被一道劫雷劈落。

而在底下天雷碰地火,铸炼程序正式发动的同时,满空雷电,刹时一顿,整个空间之内,充塞着令人一种令人不安的寂静。

武苍霓抬首望天,有一股山雨欲来的紧张感,登天雷劫半途止住,这种事情千古罕见,基本……都不是什么好事。

先前登天发生得突然,未及细心感知,现在趁着空档,武苍霓敞开神识,感应周遭,剑齿龙虎的巨大形象,仰天咆哮,一下震吼,传响百余里,随着吼声扫出,武苍霓登时有所发现。

……果然,有不少人在远近埋伏,充满恶意,准备要动手,如果不是因为天劫忽然停顿,恐怕已经动手了……不过,这些人的威胁,还不是太大。

……有天阶者到场了,气息藏得很好,自己辨认不出是谁,不过……一个、两个、三个……起码已经有三人到了现场,其中只要有一个心存歹意,自己就只有中途殒落的下常

……不过,这些天阶者,或许会相互牵制,最终彼此顾忌,谁也出不了手。

将帅级的思考,武苍霓迅速分析情势,但心头蓦地一动,北北西方位有道气息动了,急速升高的恶意,是已经下了决断,要出手袭击。

“杀1

数百名左道好手,有高阶、有地阶,分属九外道与绿林黑帮,原本潜伏左近,准备动手,被来自北北西的无形之力一扫,心志忽尔狂乱,冲出来动手,用各种方法,要袭击半空中的武苍霓。

“杀光他们!保护公主1

带人匆匆赶来的武战豪见状,二话不说,投入战场,武家的精锐队伍,势若猛虎,几乎是奋不顾身地冲出阻截。

论数量、比集体战力,武家的卫队处于下风,但六扇门、封刀盟两支队伍,却于此时赶至,分别由宇文镇魂、司徒小书率领,一出来就迅速把场面镇住,尤其是司徒小书,勇不可当,一人一刀,牵制住邪派四名地阶,不落败象,震动全常

“……大江后浪推前浪啊,不愧是司徒家的子孙,短短时间,又有提升,恐怕距离半步不远了……唔,不对……是她手上的刀不寻常,好像加持了和驺牙相似的咒誓。”

处于天人分际,武苍霓感知尤为敏锐,一眼扫过,就察觉司徒小书身上的玄秘,惊奇之余,大部分注意力仍放在北北西方位,心知刚才那一轮驱动,不过是真正攻击的前奏、掩饰,真正的攻击,却会掩藏在混乱中发动。

只是一击,自己未必接不下,但若与劫雷同时击下,自己便九死一生,仅能寄望于天阶者之间的博弈,让对方有所忌惮,放弃出手。

……然而,把自己的生死存亡,寄希望于其余大人物的博弈,这本身就是不该出现的怯懦念头,尤其是在冲击天阶的当口。

轰隆!

雷霆落下,武苍霓运劲欲接,途中察觉不对,豁出全力,催发金甲禁绝,剑齿龙虎狂啸,硬扛劫雷,爆出巨大震击,释放出的冲击波,把下方房舍扫得大量倒塌。

同是劫雷,这一击的威力,较先前陡增一倍,而且,余势不尽,后头的还在持续增强,刚才若不是将金甲禁绝紧急提到极限,这一下劫雷贯体,别说重伤,大有可能当场殒落。

武苍霓侧眼瞥看下方,一道闪着火光的劫雷,擦过自己,往底下的温府落去,威力之大,也远远不是先前可比。

天劫的规则,一但有第二人、第二源头涉入,就会引动天罚条款,劫雷威力翻倍提升,因此度劫绝不允许有人相帮,但现在的情形却是不同,是另一件神器诞生,也引来了雷劫,双重雷劫发动。

这样的情况,千古罕见,却被温去病藉势制造出来,双重雷劫交感下,引动的劫雷,威力加倍,狂轰下来,不但针对主目标,更把周围环境疯狂影响,大气骤乱,多个龙卷风开始在帝都内出现。

风狂乱,帝都大阵随即运作,要将龙卷风瓦解、***,护住帝都的平安,方圆千余里的自然能量,透过大阵抽取,飞速向帝都汇集,这是人力建构的术力极限,但此刻要对抗的,却是整个世界的法则、天地之力。

钜额的能量,就在这一刻疯狂汇集,感受到这一点的,不只是正承受劫雷的双方,更包括在暗中旁观的黑暗人物。

“……好算计1

武苍霓北北西方位的一座方尖塔楼,亢金龙的身影在塔尖上出现,原本已经凝劲在掌,只待劫雷一落,就要趁隙出击,哪怕不能击杀武苍霓,也要让她受创,不能完好闯过这一关,却在出手之时,遇到意外的阻碍。

就在刚才,暗扣的那一掌将要击发,周围出现千百细小雷丝,法身触之微麻,如果强行出手,恐怕引来的就是劫雷一击。

古往今来,如果帮人挡雷度劫,会引动天罚,这是基本常识,亢金龙自然熟知,却从来没听过,在人度劫时偷袭,也会引来劫雷的!

然而,现在的情况,大阵与天阶余波僵持,多种自然能量狂暴冲击,风、火、雷、电、冰,交互牵引,稍微一个差错,就是毁灭性的浩劫,在这种情形下,任何一个天阶者的出手,都可能打破这恐怖平衡,连带将自己卷入其中。

出手攻击,很可能引发能量爆炸,或是一波劫雷降临,后果难料,偷袭的成本太高,等于把整个帝都,变成一个针对天阶的禁武区。

“……真是妙想天开,居然有这样的阻碍手段。”亢金龙瞥看天上武苍霓的曼妙身影,也远眺温府之中窜起的光霞,冷笑道:“但形同玩火,且看你们能玩多久1

又一波紫光火雷,破天而降,分别落向武苍霓、温府之中,武苍霓金甲禁绝强催到顶,剑齿龙虎咆哮声中,身上金光闪烁,仿佛一层金甲罩体,力量攀升至新的境界,硬扛新一波的劫雷,却开始露出裂痕。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