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临阵炼器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临阵炼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与武苍霓之间的情愫,若有似无,如一点小小火苗,温去病还处在困惑中。

要灭掉这火苗,让彼此关系单纯化,不是不行,只不过这就属违心之举了,如果倾听内心的声音,顺其发展,肯定不是这一条路。

然而,心里确实也有另一个声音:如果我接受了,那樵峰怎么办?我这么做,对得起自家兄弟吗?武苍霓将来又怎么办?会不会害得她被千夫所指?

这些问题,想起来很婆妈,却是细思恐极,不能不考虑后果的,可没想到这些顾虑,在武苍霓的无双豪气之前,一巴掌就全部压住,更没想到……她才一表态,竟然就天打雷劈了!

刹那间,温去病所生出的感觉,可不只是荒谬怪诞,简直就是天塌了。

……老天!至于吗?不就是寡妇想谈个新恋爱,都什么时代了,需要天打雷劈吗?

……我更过分的事都干了不少,也没被雷劈过,现在只不过……这样雷就打下来了?

……对也打,错也打,这个天打雷劈的善恶标准,到底是用什么来算的?

惊愕在脑中闪过,但温去病很快清醒过来,意识到情况不妥,那些雷电是直朝武苍霓顶上落下,而且,从天雷贯空的那刻起,武苍霓的体内,忽然释放出一股好强的力量,一身气势也开始***跳,剑齿龙虎的法相更浮沉显现。

一切的异常变化,都象征着同一个事实,让温去病差点连下巴也吓掉了。

……靠!她要晋***阶了?

……凭什么?就因为她斩却心头揪结,做出决断,不再迷惘?

……就这么简单?天阶也可以这么儿戏的?早知道……那我……

温去病目瞪口呆中,武苍霓离地而起,越拔越高,剑齿龙虎的法相展现,昂首向天啸,声传百余里,哪怕在轰隆雷声之中,也仍然清清楚楚。

天南武凤,仰对天雷,毫无惧色,先是朝下方看了一眼,绽放一个艳若桃花的微笑,目光深深地落在温去病身上,跟着,飞身进入云端,接受连串天雷轰击,唯见云中紫光闪烁,龙吟虎啸,金霞盖天。

“……武帅怎么……咦?她好像没用兵刃?”

龙云儿被这边的动静引来,赶到温去病身边,往天上看了一眼,登时生出疑问,“哥哥你不是说,武帅以仁刀誓约入道,仁刀大成时,就能登天称尊,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怎么不见她拿出仁刀?”

“……因为计画赶不上变化,既然她本身的修为提升,还快过仁刀誓约的完成,那就不用舍近求远,绕个多余的弯来登天了。”

温去病仰望天空,喃喃道:“不愧是资优生,她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差误,都快堪称武者登天的模板了,真想让玉虚真宗的那些傻鸟来见习一下,这才是陆地神仙该有的样子……”

空中雷声隆隆,威力更是强横得出奇,每一道天雷落降,强光闪耀,照黑夜如同白昼,而与武苍霓的每一下碰撞,霹雳大震,冲击波扫到地面,就是大量屋瓦坍塌,窗户破裂。

在这巨大的动静之下,帝都之内,不晓得多少高手为之震动,早已群聚在温府之外的各派使者,更是集体目瞪口呆。

才刚刚生出一道天阶气息,震动整个帝都,没人知道那神秘的天阶是谁,怎么事情还没消停,一转眼,又有人在温府晋***阶?

……在南方港市,两名神秘天阶冲突于温府,弥勒神僧晋***阶,来了帝都,又是神秘天阶现身,还“又”有人在他家晋***阶,温去病这人难道是天阶磁铁不成?

“……太标准了……反而让人担心埃”

顾不上旁人的想法,温去病看着九天之上的大动静,摇了摇头,道:“得助她一臂之力才行。”

“助?”龙云儿闻言一奇,“哥哥你好像说过,登临天阶,不得有外力相助,就算要帮,也只是阻隔外敌……好像没有谁要刺杀武帅啊?”

“现在没有,未必等一下没有,帝都情势复杂,天晓得九外道有多少高手在这,死曜又会怎么样……她晋升事出突然,既不及掩蔽,也来不及邀请高手助拳……嘿,有武家的面子,名门正派是该出手相助,但玉虚真宗那尿性,明来助拳,暗打一掌,这种事我根本不会意外好吗?”

温去病冷笑着说话,龙云儿越听越是心惊,突然晋升的武苍霓,简直是危机环伺,但温去病既然这么开口,估计绝不会袖手旁观。

“……别做梦了,让我怎么保护她?有人来偷袭的时候,我也跳上去挡吗?要不要顺便来个华丽变身,让姐姐以外的所有人都知道,武苍霓背后有不该存在的人?”

语带埋怨,温去病却没有浪费时间,抓了抓头发,懊恼一叹,“最好的时机还没到碍…但也顾不上了,退而求其次吧!云儿,发射火箭烟花,通知浮萍居,启动第三套预备法阵,当我助手,帮我稳定。”

“第三套?哥哥你是说真的……”龙云儿追问确认,因为唯独这个第三套法阵,是温去病布置中动静最大的一个,一旦发动,整套宅子估计连渣也不会剩下了。

“这种时候,还有时间和说笑吗?”温去病叹道:“自然能量还差得很,如果是在港市,自己家里的那套,火力还强一点,不过已经顾不上了。”

叹息声中,龙云儿抖手打出火箭旗花,当烟火在半空中爆开,温府内的所有从业人员,为之一呆,跟着,就好像沈船上的老鼠,疯狂由各处门户,忙不迭地往外逃。

温去病左掌一翻,几个法印连着打在身边,环绕着身体,绕成一圈,十个光纹符印闪烁浮现,串组成阵,一个小小的法阵,开始与整座宅院的法阵勾连、呼应,如臂使指,将整座宅院的守***阵,完全调动起来。

帝都中的所有权贵豪宅,都有各自的保卫系统、防御法阵,防窥探、防冲击,这一座也有,并不奇怪,但温去病入住之后,随手变造,外表虽然看不出来,内里早就换了一个样,此刻开启,多重法阵,内外勾连,全面发动。

龙云儿跟随温去病多时,也学了几手,看温去病发动法阵,自己也从旁辅助操作,控制法阵吸纳外部能量的速度,却见一道红色光环,自地下生起,一下圈住温去玻

“这是……”龙云儿辨析符文,讶然道:“哥哥你以前好像用来做过直播,这是……摄像留声类的法阵?”

……都这时候了,你开直播干啥?铸炼神器要给谁看啊?

“唉,不懂啦,以为这世上最厉害的武器是神兵吗?还是天神兵?都错了,是钱啊1

温去病正色道:“我和浮萍居早就签约了,如果我因为某个理由,必须摧毁这座宅院,只要录一段打造神器、神兵的影像给他们,房子可以不用赔,他们还另外提供一栋新的给我……写我名字的那种1

龙云儿一怔,随即会意。知识就是金钱、就是力量,神兵神器的铸炼技术,在这上头,当前世界仍未成熟,只能靠拚运气、堆资源的方式来进行,一段铸炼神器的流程录像,如果最后铸炼成功,那可是无价之宝。

位于帝都的一座豪宅,固然所费不赀,但与铸炼神器的技术相比,不值一文,这桩生意不管怎么看,都是浮萍居大赚。

“……哼,哪轮到他们大赚?”温去病狞笑道:“老子早在太一那边估过价,只要炼制成功,这段视屏卖个几万金叶都可以,后头把这一段挂上去,脸打上马赛克,声音模糊化处理,还怕没钱收吗?”

龙云儿听完都无语了,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还在考虑钱的问题,这……或许就是人生的体现吧,不过自己还是该提醒一下。

“那个……哥哥,你这段话都录进去,不要紧吗?”

“啊!该死,洗掉这段,重录1

温去病手忙脚乱地分心操作,涌入法阵的能量一时剧烈颠簸,龙云儿第一时间辅助操作,稳住能量流,阻止了出事。

法阵符文的亮度一再提升,源源不绝地抽取周围自然能量,强光之中,钜额能量聚于阵内,影响范围从数百米,开始迅速扩大,范围内的草木大面积枯黄,虫蚁僵毙,生机被夺,都成了法阵内的能量。

几道光点,从温去病的芥子环中飘出,浮在半空,发着不同色彩的强光,有点点星沙、有透香木段,有如血玉石,有晶珠凝露,更有蛛网似的细丝。

在这些奇妙素材围绕下,位于中心的一点,则是一块黑中透光,玄奥难测的狼皮。

神器材料已然齐备!

温去病手捏法诀,打向几件主材与辅料,喝道:“天雷地火一起来,尽焚邪祟正气在,火来1

言出,地火破土而出,化为五兽之形,围绕着几件素材,喷吐烈火,火中夹带沛然地气,地火明夷,在高热之中,几件素材或是渐渐溶解,或是光华益发璀璨,激发出本身灵性,顽强抵抗着地火侵袭,将火焰一点一点逼出……

神器之为物,根本不可能这样炼成!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