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想死的心(紅包満五百加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帝都的虎踞国公府内,武战豪焦急地踱步来去,心烦意乱的模样,任谁都能一眼看得出来。

得意宴的举办已经剩下没几天,各家精英都在摩拳擦掌,也都在利用这最后的几日,把身心沉淀,打磨到最佳状态,以便临阵爆发,甚至突破,取得好的成绩,武战豪却如此心浮气躁,已犯了兵家大忌,非常不利于决战。

但,府内众人,也没有谁上来劝谏,或是表达什么不妥,因为他们都很了解,晓得武战豪是为了什么而心烦,而他们心里的烦忧,一点也不比武战豪要少。

……大武家的公主,情绪似乎很不好。

也不知遭遇了什么,私自外出的武苍霓,情绪怪异地回来,一回来就闭门锁关,气氛压抑,府内的家人都察觉不对,却谁都不敢多问半句。

后来,武战豪等人赶了回来,似乎知道些什么,但也下了封口严令,谁也不能多问,知情者不能提起,有看见什么的立刻忘掉。

武苍霓闭门不出,***人不敢靠近,也没资格靠近,就只有武战豪一个,着刀,负手在大姊门外走来走去,烦个没完。

“……可恶!居然敢轻薄我姊……***淫贼,这帐不能算完,把你满门都杀尽了1

武战豪怒气勃发,恨不得立刻带齐人马,杀上温府,把温去病给碎尸万段,大姊武苍霓在自己心中,有若天人,刚才的那一幕,完全就是一种亵渎,而亵渎者只能以血、以命偿还。

要说有甚么理由,阻止武战豪的脚步,那就是门内老姊的反应。

自家老姊的武功有多高,武战豪心里是有数的,如果她在正常状态,别人哪可能轻薄得到她?就算猝不及防,起码事后也该把对方砍个十七八段,怎么会什么都没发生,像个恼羞成怒小女生一样,就这么跑回家来了?

……莫非,大姊真的也看上了人家?

这个念头,让武战豪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纯以自己的感受,或者说武家人的感受,没有一个不希望武苍霓能早日从丧夫之痛中走出,说得更明确一点,是从司马家里走出来。

似武苍霓这样,上马能战,下马能治的全方位人才,神都武家一直希望能将之迎回,而不是让她长期在西北,为着不知所谓的司马家卖命。

想做到这一步,最关键的就是促成武苍霓改嫁,否则她始终顶着司马家儿媳的头衔,怎么都难以拉出她来,而若不是因为武苍霓的强力抗拒,可能为此拔刀斩人,武家别说相亲名册,就连人选都直接送到西北去了。

只要能让武苍霓愿意走出来,神都武家什么条件都好商量,绝对爽到可以放鞭炮,武战豪也清楚这点,照理说,真有这个迹象时,自己应该非常宽慰,带着几分伤感,笑着接受姊姊的新生。

……不过,这个对象实在是太差劲了,温去病这个人,以一个商人而言,堪称长袖善舞,手眼通天,可要是以婚配对象来评,他浮夸好色,狡狯多诈,又是人人唾弃的奴隶贩子,估计很难找到比他更糟的选择了。

……大姊怎么偏偏会看上他?

为着这一点,武战豪高度忧虑,坐立不安,却很难想像,在门的另一侧,武苍霓的心情一点也不比他好。

室内,武苍霓并没有烦躁地走来走去,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盘膝***,调息导气。

虽然人在***,但心却静不下来,明明知道现在只有突破天阶,才是真正有意义、能争取回主导权的手段,可一坐下来,无数杂念此去彼来,搅得心头难定,想静也静不下来。

自己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十几岁小女孩了,居然还出现这样的丑态,武苍霓着实恼火,也有着暗责自身不成大器的羞愧。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自己心不能静、乱成一团?

自己是见过大场面,有过丰富历练的人,百族大战时经历多少生离死别?碎星团覆亡后,自己又想掩护昔日同志,又要独力撑起西北大局,完成死去夫君的理想,过程中不知吃过多少苦,忍过怎样的屈辱,自己也不为所动,把刚硬冲动的性格,渐渐磨得冰冷理智,善谋而敢断。

当时,别说是与邪道合作,只要能把理想贯彻,就算让自己去舔不老仙的脚趾,自己都可以一笑置之,面不改色。

那段时间不好过,但这么磨练出来的个性,自己确实是满意的,这段修行也是自己后期突飞猛进,比预期中更快能够地阶***,将踏出那最后半步的关键。

但怎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吻,就让自己整颗心都乱了?像个黄毛小女孩般静不下来,这段时间修练出的坚韧心性,哪去了?

对自己的反应异常失望,武苍霓开始反思,思索问题的源头。

……正确来说,和吻无关,与吻的人有关,或者该说,是隐藏在他身后的那一个人。

如果没有山陆陵的巨影笼罩,单单一个温去病,焉能撩拨自己的心弦,让己难安?

打从西北时候开始,他似曾相识的眼神,种种奇妙的举动,都让自己感受到他与山陆陵的牵扯;来到帝都之后,他遮遮掩掩的闪烁态度,更令自己困惑,而山陆陵乍现于帝都的事件始末,把那个几乎藏不住的事实***,在人们眼前若隐若现。

……山陆陵,那伟岸的身躯与形象,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假象?

……假象的背后,那个真面目会是什么?

……温去病,你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连续生出的疑问,背后都指向同一个线索,那个***呼之欲出。

碎星团中,与山陆陵最熟悉的,除了四大武神中的另外三人,就该是身为他副手的自己了。

长期追随相伴,对他每个细微行动的掌握,哪怕当时被蒙蔽,可只要***揭晓,自己肯定能比任何人都更早一步想到并接受,这是……任何旁人都想当然尔的判断,自己原也是这么想的。

但事实偏偏就不是这样!

了解碎星团的作风,自己能接受山陆陵只是个假象,一切可以理解,不能够接受的,反而是那个***。

如……如果……如果……在这假象之下,那个一直顶着山陆陵形象活动的人,其真面目就是温去病,那……那也就是说……他其实比自己还要小了。

山陆陵的出现,没有资料可查,又得贾伯斯遮掩天机,斩断一切命运轨迹,无从了解起,但温去病不同,他是确确实实的人,连出生记录都查得到,生在老字号温家,后来随父外出流浪,因为战乱,有一段时间下落不明,等战争结束,他才重新回到破败的老家,兴业发家,再举家迁徙到力夏达港市。

资料很清楚,之前各大势力手中都有类似资料,没人觉得有什么问题,百族大战时期,各地纷乱,连活命都顾不上,很多人也因此没法确认当时行踪,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反过来说,碎星团……不,山陆陵最活跃的那段时间,温去病也行踪不明,直至山陆陵丧命于万里沙海后不久,温去病也重新回到世上,开始有资料可寻。

把这些讯息总和在一起,拼图渐渐完成,记忆中的往事也一点一点浮上心头,开始了换算。

资料中,温去病现年大概二十二,或许二十三岁了,也就是说,他足足小了自己七岁。

当初在神都,他跳上比武招亲擂台,把自己一拳给打飞,还有后来,他一拳轰爆叛徒首级,救了父亲,也救了伤重的自己时,他到底几岁?有没有满十岁?应该有了吧?

自己……难道是被一个不满十岁的小鬼俘虏了心,并且追随他天南地北,到处乱跑?

再后头,他与自己并肩沙场冲锋,照顾离家参军的自己,包容任性与莽撞,作自己的坚实后盾,一再顶住来自上面的压力,甚至,好多次生死险关,他展开宽阔厚实的背部,化身坚盾,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致命攻击,将自己护在怀内。

那份温暖……那份独一无二的安全感与信任……

……这些难道全来自一个少了自己六七岁的小鬼?

每次这个念头浮上心来,就被武苍霓毫不留情地斩掉,抛诸脑后,拒绝承认这个可能。

……山大哥……山帅,一直庇护着自己,举世无双的铁汉,居然是个远远年轻过自己的小鬼?

这种可能性,自己怎么接受得下去?那代表,自己这些年来,就完全追错了人,用错了方法,怪不得他对自己的示好,全然无动于衷,原来他竟然是个他妈的小鬼!

……不,这还只是个可能性,只是个推论,自己不能太当回事,不能生出“难怪如此”的念头,否则就等于承认了。

强硬地这么对自己说着,武苍霓却忍不住回忆,碎星团时期的许多尴尬事,其中,包括着自己几次对山陆陵的明白示爱,还有最后那一次,自己拼命猛灌烈酒后,大着胆子,在他面前赤身**,拥抱住他,想生米煮成熟饭……

……好吧,现在自己真的是想死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