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一章 真的疯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真的疯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脉觉醒技术,是贾伯斯透过碎星团搞出来的,就温去病的理解,血脉这种东西,就像是出身背景。

拥有优秀的血脉,就好比出身在富贵人家,先天享有比较多的助益,但即使传承到差劲的血脉,也不代表修练无望,因为在血脉技术出现之前,一样有人踏足地阶、登天称尊,绝对不是没有血脉力量,就没前途了。

甚至,过于倚重血脉力量,在踏足天阶时,会出现许多干扰,就算成功踏上去,越往后走,阻力越大,最后甚至会有一些迈不过的坎,让人悔不当初。

不过,话说回来,白手起家,独立成才,固然值得人尊敬,可放着家里有钱老爸,金山银山的不去用,似乎也是没事找事,所以如何在这里头找个平衡,就是个人修练的重中之重了。

温去病相信,只要脑子没坏,九成五以上的修练者,都会倚靠血脉力量来发展,换了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血脉鸟到爆,也会采取同样的作为。

龙仙儿与自己岁数相若,考虑到入宫以后荒废的时间,她正式修练的时间绝不可能比自己长,也不比自己在战场上无数生死厮杀的淬炼,居然会比自己还强,六年前就踏足天阶,现在可能已经冲击天阶四重,身成大能,这种修练速度,别说人身,就是以神魔的角度,也绝不正常,堪称奇迹。

……奇迹哪有这么容易发生?特别是背后有贾伯斯存在,这肯定是有鬼了。

那个人种种出神入化的逆天手段,非自己所能尽知,但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应该和血脉觉醒脱不了关系。

龙家三姊妹的血脉,明显很强大,甚至强到异常了,小妹灵儿是天界战龙血脉,太阳龙强横无双;二妹云儿虽是尸龙一系,却出现了自己从所未见的单一指定效果……这么古怪的事,自己从来没见过。

类比推测下,龙仙儿的血脉肯定不寻常,甚至,贾伯斯肯定在这上头做过手脚。

血脉觉醒技术,基本是贾伯斯传授给碎星团,自己虽研究许久,掌握许多八门九外道都还未知的部分,却仍不敢说是通晓尽知,更肯定贾伯斯手上还私藏着自己所不晓得的关键技术或设备。

别的不说,那三座与血脉相关的门扉设备,自己就没有机会研究,也做不出类似效果,当时的第二道门,老尚用完就损毁,那个人也没解释第三道门的功能,更没再拿出来过,说不定……龙仙儿就是靠第三道门修练出来的。

自己并不怕贾伯斯在背后为她开外挂,反倒怕她自学成才,因为,所有的外挂都要付出代价,前头开得越猛,后头代价越大,更别说那个人经手的外挂,肯定会出问题……

血脉和法相未必相关,但法相一出,基本就藏不住;天阶的道理也相同,法身一出,很多情报无法隐瞒,所以对战地阶之前,先要知道对方的法相,打天阶战前,务必要知道对方的法身详情。

基于这理念,温去病在这几天里,秘密打造道具,目标是碎星团时期,自己专门针对天阶者,配合制作的一种道具,也就是神界异宝.照妖镜。

要能对天阶者起作用,必须是神器等级,不然最差也得是***宝兵,而真正的照妖镜,除了能照出血脉,看透法身,还附带短暂定身功能,一被镜光照到,就整个瘫掉,不能动弹,自己可打造不出这种好东西,只能弄个劣化版应急。

如果说正版的照妖镜是明镜,那自己所打造出的道具,就只能算是毛玻璃,而且还是一堆含气泡杂质的那种,品质非常低下,不过……能用就成了。

正版的照妖镜,神器等级的,太一那边有得卖,问题是不但价钱贵死人,而且自己若从太一那边入手,以龙仙儿的能耐,说不定就会得到风声。

这种事情在百族大战时,并非没有发生过,妖族、魔族不知怎么,得知己方与太一购买的物品清单,并从中猜到碎星团的战术,险些造成一场大溃败,而龙仙儿手段厉害,自己可不敢对这位“老情人”有半点轻视。

最后,冷不防的一击,总算是得手了,照妖镜片映出了龙仙儿的法身形象,自己原本猜测,她的血脉可能是凤凰、朱雀一系,这是涅不死,藉以提升的王道系统,但这猜测显然不对。

那一瞬间,显现出来的影像,虽然模糊幽深,却是龙影,绝非凤凰一系,而且散出的气息,邪祟秽,鬼气森森,直通冥府,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和云儿很像,恐怕也是什么尸龙一类的不死邪物!

当前线索太少,温去病只能得到这样的结论,其实在血脉学来说,这种情况反而正常,同门兄弟姊妹,血脉源流也是相同,出现一个尸龙,***的大概也是什么邪龙、孽龙,像龙云儿这样,自己是尸龙,妹妹却是太阳龙,这才是万中无一的极端案例。

“……下一回,真的得准备破龙属性,还有光明属性的双合装备了。”

看着龙仙儿破空而去的身影,天上云涡仍在转动,温去病无声一叹,心里的感觉在五味杂陈过后,沉淀下来的,是深深痛楚。

……这是自己最不希望出现的感受,但没有办法,事情终究是一步步走到这里了。

刚刚在对峙中,自己的心情,其实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冷静,有很多话,都想用呐喊地吼出去;很多时候,自己都想痛捶着地面,疯狂破坏,甚至透过杀戮来发泄。

这些失控情感的源头,部分是因为龙仙儿,却也有更多的部分是为了那个人,自己要到了***,但这***却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

……没有愧疚,没有遗憾,就只扔下一句“累了,不玩了”,就这么说走就走,我们的一切,于你不过是场游戏,成团人的生与死,你没有感觉……

……老师,你怎能这么玩弄我们?

激越的情感,随时要爆发,只是为了不露破绽在敌人面前,全部都忍住了。

……敌人……这是一个非常讽刺的词……

其实自己很想问她,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或委屈?为什么要帮我治伤?为什么要花偌大功夫,从八方楼到晋王府,唱作俱佳地演了那么一出大戏?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哪怕线索已经渐渐清晰,她不对自己下***、还帮着治伤的理由,是因为自己有着高度利用价值,不光是为了诸天神魔回归后,自己能协助她共抗神魔,更希望在目前,自己也助她一臂之力,弑皇篡国。

知道这些线索,更晓得龙仙儿已再非当年的那个女孩,但自己仍是想问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只是想想而已。

自己很清楚,无论那些背后的理由、苦衷是否存在,又或者到底是什么,已经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弥补。

有些时候,不能只看眼前的事实,重要的是隐藏在事实之后的***;但有些时候,***如何不重要,苦衷或隐情也毫无意义,因为已经发生的伤害,不可能逆转,什么也弥补不了,这些事很无奈,但道理就是这样……

……自己与她都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了……

温去病叹息着,从那个深深的大地坑中起身,一步步走了出来,脑子也基本从伤感与愤怒中,清醒冷静,开始盘算一些别的事。

……刚刚龙仙儿的气息,如同狼烟,震惊百里,别说天阶者立生感应,帝都中稍微有点样的人物,都会察觉到温府出大事了。

还好,这段时间以来,温家人基本成为帝国骚动的根源,在港市都闹到有双天阶降临,来了帝都,出现天阶者气息也不是什么怪事,解释得过去,或者,也轮不到自己来烦,谁来问就让他们去问密侦司,由密侦司自己去烦吧。

走出了坑洞,温去病看到急急忙忙跑过来的龙云儿,她已经清醒,刚才的昏迷,只是龙仙儿施加的精神压制,本来用的就不是重手,她本身又有金刚禅定守护,根本昏不了多久。

“哥哥,你没事吧?”龙云儿惊魂甫定,犹带几分待……大姊真的来过?我不是做梦吧?”

“没,她真来了,说和我只是孽缘一场,从今以后,婚约解除,各走各路,男婚女嫁,互不相干,所以后头就改跟我了。”

温去病一通胡扯,龙仙儿瞪大眼睛,惊道:“不可能吧?大姊她哪可能这么说?”

“的确不可能,是我胡扯的。”温去病正色道:“她不想放弃我,要我与她一起杀皇帝***,然后从此我为帝,她为后,统治帝国,永世为皇1

“哥哥你越说越鬼扯了,大姊又不是疯了,哪可能这么说?”龙云儿既紧张,又有些没好气地道:“大姊她到底说了什么?”

“很遗憾!刚刚那一句,确实是大姊说的。”温去病摊手道:“所以,她真的疯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