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三十一章 他累了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三十一章 他累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六年前,帝都的毁灭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恐怕在帝国之内随便抓个小孩一问,都能答得出来,而稍微有智商的人,都能说:李家兔死狗烹,整肃碎星团;或是,碎星团恶贯满盈,被帝国绳之以法。

对于那一晚发生什么事,根本没什么好说,如果说要问细节,那亲身参与那一战的山陆陵,肯定知道得任何人都多,由他口中问那一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根本就是矫情。

温去病也很清楚这点,但自己还是想问,因为六年下来,自己的疑问早已累积到山一样高,特别是在***越揭晓越多,整个拼图即将完成之前,自己的困惑更是倍数增多。

……如果六年前,就知道我的真实身分,为什么不斩尽杀绝?仁慈留手可不是那个人的作风。

……倘若不想斩尽杀绝,又为什么要做得那么绝?把整团兄弟一夜葬送!

这是自己所想不通的问题,必须要问,而能够回答自己这问题的人,也就只有眼前的龙仙儿了。

“……很遗憾啊,考虑到你的心情,也许我该说点让你舒服的话,什么兄弟情义啊,什么那个人最终不忍、懊悔,无颜见你之类的,不过,你自己清楚,那都是不可能的,人终归要面对现实。”

龙仙儿道:“灭掉碎星团,是那个人早就规划好的蓝图,而他执行起预定计画,更从不会改变,无论遇到什么阻碍、发生什么意外,都会贯彻到底……只不过,这回遭遇的意外,确实大了点,那晚围杀进行到一半,尚盖勇前脚完蛋,你和褒丽妲后脚杀出重围,这边要发动伏兵拦截,那个人就一张臭脸地回来,说封神台出现裂痕,没法修,崩溃是早晚的事……你可以想像,当时的我们有多尴尬。”

温去病脑里“轰”的一声,虽然不是没想到这个可能,却没想到发生得那么巧、那么讽刺。

不难理解,碎星团本就是为了打赢大战、逐退妖魔而打造的一柄尖刀,既然妖魔已退,失去利用价值的刀,自然就是鸟尽弓藏的下场,帝都的那一夜,并不是太意外的收常

尴尬的是,这边才在拆弓毁刃,那边却忽然传来噩耗,封神台将崩,鸟未尽,弓千万不可藏,赶快把毁刃拆弓的行动停止,最好是一切都还没开始,明天该赏的赏,该封赐的封赐,所有人皆大欢喜,让这批人爽个几年,再拱着他们出去卖命,与妖魔同归于荆

……如果真能这样,一切就没问题了,没有任何的悲剧会发生,整件事会有个好的结局。

……但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

最让温去病觉得讽刺的,是那个人发现封神台将倾的时间点。如果早半晚发现,那晚的整肃行动会被叫停,如果晚几天发现,该死的全都死光,等妖魔重回人间,自己会在地狱里,看着残破的人间、哭嚎求饶的人们,捧腹大笑到末日尽头。

……为何就偏偏迟了这半晚?

温去病暗咬着牙,双拳紧握,拼命压抑着那股很想掉泪,很想痛哭出来的感觉。

……其实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机会,只差半晚,那么多好兄弟就可以不用死,悲剧可以不用发生,碎星团不用身败名裂,那么多的仇恨不会出现……就只差那么半晚!

……为何就偏偏迟了这半晚?

“……那个人,好像是烦了……你知道他一向没什么耐心的,带队打完八年仗,设定好收手离去的准备,临了却发现封神台出了品质问题,神魔很快就会重来,打过的仗还要再打一次,还要他再站出来……他烦了!如果你们都还在,也许还好,但你们都被清光了,要抗战还要从头再培养起人,他应该是厌烦了,就甩下一切走了……好不负责任啊1

龙仙儿两手一摊,“或者,你总不会认为他是不敢面对你们,又或是害怕你们报复,所以才逃跑的吧?”

……逃跑?这种事情哪可能发生?

身在碎星团,温去病看过太多的苦主找上门,有些是人族,有些是异界神魔,不少是针对那个人而来的,苦大仇深的刻骨怨毒,常常连自己都有些发毛,那个人的态度却冷到让人发寒,从不愧疚、从不后悔、从没恼羞成怒,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恐惧。

他将那些复仇、讨公道的苦主戏耍一番后骗走,这些都算是比较幸运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轻易辗压过那些复仇者,自己甚至亲眼看过他踩爆其中一个的脑袋。

这样的他,绝不可能“不敢”面对复仇苦主,至于说害怕……以前在团里的时候,自己是从没畏惧过他,但别的人……四大武神中,哪怕是最凶悍的香雪,也对他畏惧得很,他怎么可能会害怕碎星者的复仇?

『怕?我当然怕啊,怕要花时间一个个把你们宰掉,浪费我的时间和力气,我哪可能不怕?时间的浪费,这件事本身很可怕耶。』

这才是那个人会有的口气,他是绝对不懂畏惧为何物的,之所以离开,恐怕就真只是厌了、烦了、懒了,所以抛下一切……走了!

……开什么玩笑!

“其实,你算是幸运了,那个人要我们停手的时候,你刚好杀出帝都,虽然救不了***人,但起码你因此得救了,要不然,以我们当时的后手准备,山陆陵虽然强横,也绝对禁不住层层消耗,这点,你心里有数。”

龙仙儿侧头道:“后头,我这边停止了对你的追杀,但事情已经开始了,想停止就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们得罪的人太多,就算没我们主导,也有太多人自发地出来想咬死你们……我们又不好出来拦住,劝他们说别再杀了,否则那个人与我们的关系泄漏,那个人欠的帐,就要算到我们头上……金刚寺也就算了,燕无双、天菩萨,还有另外几个老怪物,可不好惹啊1

杀出帝都后,衔尾追杀的主要力量,确实改为江湖势力,封刀盟、天斗剑阁、玉虚真宗,九外道,大批中小门派都有出手,沿途连场激战,伤亡不轻,不过确实没有朝廷力量参与……

但自己可不会蠢到以为这就是善意,因为,龙仙儿的说法,仍然可以有另一层解释,当初自己和香雪也讨论过,猜测朝廷在那一夜之后,就退居幕后,不再主导引领的理由。

可能的结论之一,就是帝都那一战,消耗了李家大量的战力与资源,也让碎星团与各大势力正式翻脸,仇恨因为相互死伤结得更深,再之后,朝廷退到后头,任各大势力与碎星残党死拚,既消灭碎星团,也进一步耗损各大门派的战力,削弱这些势力,方便帝国统治。

驱虎吞狼,坐收渔利,朝廷这是无可抗拒的阳谋,但七家八门后来或许也看出了这点,也或许是因为追杀到最后,只剩下硬骨头,没多少好处,所以他们慢慢撤出了追杀行列,只剩下一些不知所谓的奖金猎人、猎头者……

“没有喔!你可能以为他们撤出,是因为无利可图,或是因为你长得帅,但你是谁啊?第一武神山陆陵耶,别说活捉你,就算捡你根死人骨头,搞不好都能锻造上品宝兵,他们有那么容易放过你?怎么会最后只剩下一堆奖金猎人、猎头者跟着?你太小看自己的吸引力1

龙仙儿摇着手指,笑道:“是我们明里暗里扯后腿,才阻住了他们的追杀脚步,让他们相信可以等到最后,再出手捡好处……呵,真有好处,哪轮得到他们,有也是被兽族捡走……”

语带双关的话,听得懂的,世上只有寥寥数人,温去病皱眉道:“的人,不,本人在万里沙海?”

“……重要大事,派手下来太不安全……当时在附近的人可不少呢,爹爹都带二妹来了,如果没特别帮他们遮掩,直接就给人发现,后患无穷,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好说。”

龙仙儿轻笑道:“我可没承认自己有去喔,不过,你的狮族小朋友都接着人了,你也不用旁人端茶倒水送苹果的,就不用我们费心了……唉,玉虚真宗和死曜当时都盯你们盯得紧,要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方便你们走路,可真是不容易呢。”

当时的情景,说得历历在目,即使不是亲身到场,也堪称是完全监控,没有遗漏,温去病相信,龙仙儿亲自在场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若要避免走漏风声,亲力亲为是最好的办法,再不然……

……她就有***可信赖的盟友或是手下?

温去病冷笑道:“……是想说,我们能够活下来,全赖高抬贵手,放了我们一马?”

“没啦,这种事情,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所以就不算谁帮谁,谁放过谁了,如果你心情好,可以帮忙修一下封神台,或是与我们签个合同,后头帮忙共抗神魔,可以吗?”

龙仙儿话说完,没等温去病开口,自顾自地说道:“唉,你也别拒绝得那么快嘛,不过你拒绝也是意料中事,那好吧,我换个提案……和我一起联手,干掉贾伯斯的继承人,彻底粉碎他的计画,怎么样?”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