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造反!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造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极乐堂的刺杀,原本讲究一击必杀,决胜于顷刻,因为被温去病吸引、打乱,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又被武苍霓一搅,整个行动已注定无功而返。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帝都大阵已经开始运作,附近的各大势力也已经被惊动,大批高手朝这地方汇集过来,极乐堂再不撤走,唯一的收场就是被全歼。

极乐堂的人一个比一个剽悍,玉石俱焚从不皱眉头,但也正因为不惜命,它们更在乎死得毫无价值,这种无意义的伤亡,是他们所极力避免的,看情形不对,就纷纷转头要撤。

如果温去病还是之前的必杀目标,整群人肯定不惜牺牲,干掉他再说,哪怕整群人全数丧命在此,也在所不惜,但温去病提出的利益太诱人,又似乎真救了萧武,不管后头当不当得成朋友,至少眼前没必要杀他。

既然杀不了,与其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不如尽快离开,不过,在撤离的那一瞬,跌入他们当中的温去病,与巫老短暂相接。

有了之前那一番交际,巫老对温去病仍具敌意,却已经没有那种必将置其于死地的杀念,而在混乱中,温去病又伸了支试管过去,巫老伸出骨瘦如柴的枯掌接过,发现试管外还包着一层丝绢,绢上有字,心知有异,也不多废话,收起东西,率众扬扬而去。

六扇门的捕快,快步从各方赶来,各家各派的高手,也纷纷赶至,但极乐堂自然有本身的一套脱身法,而在当前这节骨眼上,也没人愿意和极乐堂死磕,付出无谓的伤亡代价,所以,没过两下,极乐堂人马就撤了个干干净净。

惹出整件事的温去病,被赶来的各路人马簇拥着,之前在追月舫上的表现,他获得各方重视,虽是商人之身,却已没有人敢小看,这回被极乐堂袭击,来此的各方权贵都表出慰问态度,集体护着他回到温府,约定了明日拜访,这才一一离去。

跟着护送到温府的各路人马中,唯独没有神都武家,领队的武战豪,因为早先那一幕的莫名打击,长刀落地,浑噩不起,被家人急急扛回去求医,没有能够在场,对于他的心情,龙云儿感同身受,仅致上满心的哀悼。

“……哥哥你今天会不会玩得太夸张啊?”

“玩个屁!我是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在交涉,只要稍微说错一句话,马上就要没命的,那些家伙看来披着人皮,内里部分不知有多少已经算鬼了,沟通失败,他们立刻跳出来同归于尽,那边人这么多,能扛几次爆炸?”

温去病说得满不在乎,龙云儿回想当时情景,在那听起来很可笑的番言交涉中,暗藏杀机,与鬼交涉确实不同于人族,每一句话说错,都是后果严重。(mianhuaang.LA好看棉花糖

“那……今天你与极乐堂的交涉……”

“没有武苍霓打岔的话,现在可能已经被他们请回家里吃消夜了,但现在没搞头啦。”

温去病摊手道:“还好,沟通的方法也不是只有一种,讯息已经送出去了,会有什么反应,就要看他们的了。”

龙云儿好奇道:“哥哥的暗语是什么?”

暗语,必须是特定的人一看就懂,别人看了一头雾水,这样的暗语才有意义,温去病如果要传话给尚盖勇,那个暗语恐怕非常秘密,应该是只有碎星四大武神,甚至只有他们彼此知道的密语。

温去病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只是道:“那个不重要,真正该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知道我为什么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商人吗?”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真把龙云儿问傻,她认真想了想,道:“是因为哥哥善于控制风险?你行动看似冒险,其实都把风险控制得很好。”

“去1温去病摇头道:“是因为我有很***例能够看出来,什么人的生意我能赚到,什么人的生意压根就没打算给我赚。”

“呃,这和我们有什么……”

龙云儿话说到一半,陡然醒悟,“司空石井……不,楚王要赖帐?”

这个***把龙云儿自己震得不轻,刚才离开洞月湖时,自己没有看见司空石井,以他身分,周围有大批高手护卫,就算跌落水里,逃难时也会有人负责相救,不过,他已失势的事实,谁都看得出来,搞不好树倒猢狲散,真没人出来救也不一定。

反正,司空石井不过是帝都权贵们拱出来活动的一个人头,一旦后面的那些大头决定舍弃,他就没有半点价值,而哪怕没有他,后面那些该负责的,还是一个也跑不掉,更何况楚王当众保证,会负责催出那五万金币来,如果最后交不出来,李家颜面扫地不说,站在温去病这边的六郡世家也不会善罢干休,蜂拥而上,起码也把楚王咬掉半身肉来。

这不是可以简单赖掉的帐,就算是天子出面,也不能把这笔帐一笔勾销,当着那么多大贵族、大人物的面立下赌约,想要赖帐,就是把所有公证人一起侮辱,弄得不好,随时落得天下共击之,就是亲王之尊,也要身败名裂。

贵族世界有贵族世界的规矩,不是可以乱开玩笑的!

龙云儿很清楚这点,更相信楚王不可能不晓得,这样他还想赖帐?

温去病笑道:“很简单的思维,把债主干掉,他就不用负责任给钱了。”

“不可能1龙云儿斩钉截铁道:“那么多的人都可以作证,哪怕哥哥你死了,公众力量仍然会逼着李家把五万金币交予温家……事后加害取回钱,倒是有可能,但事前赖帐,肯定做不到。”

“是吗?”温去病哂道:“如果连公证人也没有了呢?虽然上头有人会逼着他实现承诺,但万一连上头的那个人也不在了呢?”

“哥哥你这是强……”

龙云儿本想说这是强辩耍赖,可话到嘴边,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再顺着这方向想下去,温去病所做的提示全都有了意义,更指向一个恐怖的结果。

“他……这不可能啊1龙云儿大力摇着头,仍没法接受自己生出的那个想法,“就为了赖哥哥你的帐,楚王决心***了?他这是哪门子的幼稚想法?”

温去病没好气地敲了龙云儿脑袋一记,“蠢啊!就不能反过来想吗?”

龙云儿侧头一想,随即明白过来,“楚王密谋***,因此才动作频频,哥哥你在这时候到了帝都,楚王亲自出手试探,想知道你的意向与底细?”

温去病道:“差不多,还差一点。”

龙云儿再想了想,惊道:“楚王承诺一个月内,给出哥哥你五万金币,他如果想赖帐的话……一个月内,他就要***?”

“就是这么回事1

温去病简单一句肯定,龙云儿倒抽一口凉气,难以想像,不光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阴谋难以置信,更觉得……就只是一个试探、一个赌约、一笔钜款,居然就让谋反的惊天阴谋暴露,这也太非现实了!

如果做出这个推论的人,不是温去病,龙云儿肯定把这当成无稽之谈,是对方想太多了,不过,既然是温去病说的,龙云儿就不怀疑,立刻把这当成后头行事的重要参考。

这么一想,龙云儿就觉得眼前局面乱成一团,得意宴举办在即,情势本就混乱,帝国却在这当口擒获韦士笔,激化暗潮涌动,九外道邪人纷纷入京,掀风作浪,连鬼族都趁机伸手,重重矛盾之下,整个帝都就像被放在火山口上,危机一触即发,居然还有李家人要挑这节骨眼谋反?

“那……情势对我们有利?”

龙云儿提出疑问,因为眼下虽然自家哥哥战力超群,手段高明,但说到底,无权无势无支持,除了浮萍居那边售出的情报,就两眼一抹黑,难以行事,如果场面不乱,己方没有混水摸鱼的空间,就真是半分机会也没有。

所以,有人意图谋反,想要颠覆帝国,这对己方应是非常有利的……

“也未必,物极必反,世上没有这么顺风顺水的好事,这么多人都来搞风搞雨,李家小皇帝是***吗?”

温去病叹道:“大事进展得太顺、太理想,往往都不是好事,就怕有人布了大网,想要来个一网打尽什么的,那大家一窝蜂冲去作乱,直接被一锅端了。”

曾经有过类似的经验,温去病对此非常谨慎,而当前另一个要面对的棘手问题,就是武苍霓的状况,诚如龙云儿所担忧的,自己也对此满心不安。

“……恐怕瞒不住了,而且照她的状况,如果再瞒下去,对她有害无益。”温去病懊恼道:“又不是第一次吻了,居然那么大反应,真是……”

“不是第一次?”龙云儿瞪大眼睛,捕捉到了关键词,“哥哥你、你以前和武帅吻过的吗?”

“……是有一次啦,那次她***了,然后……等等,怎么好像很多女人喜欢在我面前***衣服?姊上次也是……”

温去病沉吟不语,忽然,外头轻声敲门,有客到访。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