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六章 久等的不速之客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六章 久等的不速之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绪说§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晋王府之战中,惊鸿一现的鬼尊,在那之后,并没有再次动手,虽然曾经借指骨给极乐堂,降临力量在萧武身上,但也仅是如此,没有亲自露脸出来,让谁都想不到,竟然在有天阶者现身,强势护保洞月湖的当口,鬼尊重现,一击打破洞月湖阵脚。

这是确确实实的天阶之战,而在温去并武苍霓这级数的强人眼中,这一战更有别的意义。

萧剑笏并未真身前来,只不过一个投影到此,借助大阵,调引天地之力,能发挥比寻常同级数投影更强的力量,但却不幸遭遇鬼尊。

换了***同级数的天阶者到此,要对付透过大阵,连结本方空间的萧剑笏,都会觉得非常难搞,可鬼族的自爆,实在是一项太过***的逆天优势,独步诸天万族,在爆炸开来的那一瞬,能发挥出比平常高数成到数倍的力量,辗压同级。

自爆,是所有鬼族共同的技能,放弃轮回向生的希望,自我毁灭,彻底归无,用最绝望的代价,拖着仇敌共同沉沦,因此威力奇大,贾伯斯掌真.封神台时,首先就封禁鬼族连通人间,避免这群邪物把人间炸得一片荒芜。

鬼族,在弱肉强食的残酷面上,更较讲究物竞天择的妖族为甚,一群小鬼彼此吞噬,就能诞生大鬼,再继续一路吞噬下去,甚至能诞生鬼王、鬼尊,生产强人的速度,远比***种族为快,尽管以吞噬之道诞生的鬼王、鬼尊,实力比***种族的地阶、天阶者要水得厉害,却有一件***种族无法比拟的优势。

吞噬万鬼于体内,助长修为,待关键时刻,集万鬼于肢体某处,分体自爆,爆炸的威力来自万鬼,己身只损元气,背负深重业力,却可以一炸再炸。

这一点优势,令诸天万界中曾与鬼族冲突过的敌人,全都恨得牙痒痒,哪怕是当初自负豪勇的山陆陵,想到蜂拥如浪而来的千万鬼物,追着自己连环炸到天边去,都有种吃不消的恐惧。

晋王府、洞月湖的这两仗,都印证了这个事实,鬼尊一爆,尊神莫敌,萧剑笏的投影被炸碎,洞月湖底被打穿,大阵一角轰然崩毁,屡受冲击之一的洞月湖阵脚,终于告破。

天阶之战的威力,对***人来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在鬼尊全无保留的爆炸中,***湖水直接蒸发,湖底破开,地面大范围撕裂,半座洞月湖,连同北方一***土地,直接被夷为平地。

前次洞月湖灾变,岸边许多房舍被大水冲毁,死伤不轻,灾民都被安排撤离,周边处于封禁状态,不许旁人靠近,此刻托了这个安排的福,伤亡状况被减到最低,化为白地的凄惨现场,基本没有新的死者,唯一倒楣的,就只有湖中的几艘画舫。

能无视禁令,航行在洞月湖上的画舫,个个都有头有脸有背景,船上没有少设各种防护结界,这才能在上次灾变下幸存,但这一回,爆炸的冲击力与杀伤力都超过上一回,七层高的追月舫,摇晃翻覆,还在倾斜的过程中,笼罩全船的防护结界就破去,冲击波扫过,坚实的船体连一秒钟都撑不住,崩解炸开,寸寸碎裂。

情势危急,船上的人纷纷逃生。

不幸中的大幸是,此刻能上追月舫的,无论宾客还是从业人员,基本没有普通人,不是本身武功高强,血脉不俗,就是身分特殊,各种护身宝不缺,还有高手护卫跟随,一出事,踏水的踏水,飞天的飞天,化光的化光,各展本事,求取生天。

但……大幸中的不幸是,这场灾难,也不是普通的灾难。

强劲的冲击波中,蕴含着鬼尊的怨戾之毒,比什么强酸液都厉害,蚀烂万物,尤其是血肉,生人触及,很快就在极度痛苦中化为浓血,等闲的护命宝根本扛不住,就是那些星榜精英,如果没能踏足地阶,很多也抵御不住,更别说逃跑。

在首波冲击劲道肆虐下,百余条性命成了枉死亡魂,能够逃得掉的,都是真正有本事,能在生存竞赛中胜出的精英,又或者……身上的护命宝强到逆天,真正贵不可言的顶层人物。

这种程度的危机,难不到温去病,就算不逃不躲,这些冲击波与怨毒也伤不到他什么,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还是得要做相应的掩饰工作。

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恶德商人,安全工作自然由护卫负责,龙云儿力贯江山钟,激起金刚法相,气劲护住周身两米,轻轻松松带着温去病,踏水奔行。

司徒小书松了一口气,得以缓出手去,救援一些差点丧命的幸存者,而身为面上唯一能与鬼尊拚上几招的强者,武苍霓态度冷静,远远看着鬼手爆炸的过程,目光闪烁,但最终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救人的打算,纵身一跃,破空而去,为了不让人起疑,她甚至没往温去病这边看上一眼。

一行人各展神通,各自脱险,当满目疮痍的洞月湖,开始有官兵来收拾善后,与宴众人已经各自离开,踏上自己的归府之路。

“……哥哥你今天又一次展示了实力,还有你搞破坏的能耐。”龙云儿叹道:“连续两次,有你参加的宴会,都让整个帝都天翻地覆,我想以后他们应该不敢再找你去了。”

考虑到温去病此刻的情绪,龙云儿兰心慧质,很清楚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然而,自己跟随的这个男人,偏偏又是怪脾气,之前有几回,他也是这么心绪不佳,自己不想打扰到他,静静相陪,结果他就牢骚说什么女人一声不吭,闷到不行,现在自己只好没话也找些话说,权当制造轻松气氛,让他减减压也好。

温去病的手里,仍拿着那一截枯臂,静静地看着,表情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龙云儿等了一会儿,静静停了说话,等候温去病的反应。

对于六年前在帝都的那一夜,龙云儿冒着犯禁的风险,暗地里集过不少资料,知道那一战的惨烈,帝都每条街道上都是死尸,大多数死者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碎星者,也有猎补人,还有许多江湖名人在那时期,莫名暴病身亡,或是从此行踪不明,都被怀疑是死在那一仗,却不对外宣布的结果。

然而,直到今天听了司空石井、楚王的叙述,听见围杀尚盖勇时的凄绝壮烈,自己才真正明白,那一战是打得何等惨绝。

碎星者都是打逆境战出身,最擅长在绝望中激发力量,死中向生,对付他们,只要没能在第一时间致命,后头都要付出惨重代价,尚盖勇面对的几名敌人,单打独斗,恐怕都与他相去不远,甚至还胜过他,可与他一晚恶斗,竟然非伤即亡,碎星者在绝境中激出的战力,真是强悍。

还有那名惊鸿一现的黑衣人,到底是来自何方?又是来干什么的?妖鬼魔三族传承集一身,这来头真是想想都恐怖……

“……诸天万界,壁垒分明,妖魔鬼虽然时有合作,联合抵抗神仙佛,彼此间也时时互通有无,可对于传承流通,看得很紧,因为有灵犀彩凤的先例,三方大能都很忌惮,怕先天刑克被突破,又酿出难以收拾的巨祸。”

温去病沉吟道:“这个禁忌,没有人敢碰触,但事情逼急了,一切也难说,为了打破次元禁断,三族送出联合种子,进入人间,这也不是不可能……可为什么会来救老尚?”

这个问题,龙云儿也同样好奇,却哪有可能答得出来?正在动脑,又听见商镜溃骸霸缂柑炀透美戳耍衷诨姑焕矗蔡恕!?script>CNZZ_SLOT_RENDER("169298");

“呃,哥哥,什么人太慢了?”

龙云儿惊奇提问,温去病还没回答,外头忽然有细微风声响起,马车也立生震荡。

“来了1

不用温去病开口,龙云儿也知他等待的刺客到了,以自家哥哥招惹仇恨的能力,没有大队护送,驾车行走在大街上却没刺客来,简直是有负温千刀的盛名,不过,这回情况有点不同,因为打重入帝都以来,温家哥哥就一直在等待某批刺客前来。

极乐堂!

这回跳出来的刺客,最好真是极乐堂,否则温家哥哥此刻的压抑心情,可能会忍不住亲自动手,把刺客灭光。

龙云儿飞身出了马车,落在外头,确认情况,赫然见到一群人拦在前头,街头街尾另有一批人负责封锁,还有人占据附近置高点,整齐划一的动作,不似寻常江湖武派,却有十足的军事风格。

对面的一群人,个个是剽悍的战士,满眼的敌意,手执兵刃,怒视这边,只待一声令下,就要集体杀来。

“喂!极乐堂就是这么对待自家恩人的吗?”

摺扇轻摇,温去病从马车上潇洒踏出,一派张扬,“叫萧武出来,上次不是我家的手下相助,他能活着回去吗?你们极乐堂就这么对待自家恩人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