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血仇!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血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秋意浓是天斗剑阁出类拔萃的高手,所使用的参差双剑,是传自神界的神兵,上应星斗,在她手中更是威力无穷,屡斩强敌。围杀尚盖勇的众人当中,要比武力,当以她为第一。

大战期间,天斗剑阁与碎星团经常结伴战斗,但不像封刀盟与碎星团一路惺惺相惜、英雄互重,天斗剑阁与碎星团一直有竞争意识,彼此间时有摩擦,到后期甚至有不小的***味。

剑阁诸女看碎星团的感觉,就是一群莽夫、强盗、兵匪,驱逐妖魔这种大事,由碎星团来完成,简直是人族之耻,而人族的未来,自然应该由剑阁中的新时代女性来主导。

碎星团对剑阁的看法,则是:一群泼妇、疯婆子,不知所谓,如果不是因为们掌门与我们团长关系特殊,早把们给先灭了!

双方相互看不过眼,李家歼灭碎星团的一战,天斗剑阁会鼎力相助,秋意浓、秋艳红都出现在战场上,不足为奇,但谁也想不到,疯婆子上了阵,竟然会疯到那种程度。

看到尚盖勇将遁走,秋意浓竟然不惜自绝道途,燃烧法相,迫出潜力,催发神兵,打出最强一击,破空钉杀尚盖勇。

贯胸而过的一剑,撕裂了尚盖勇的心脏,也造成了严重后果,半道杀出的黑衣人,身上爆发出滔天魔意,邪祟秽深,一掌轰出,三色神光环绕,兼具妖、魔、鬼三族传承的一掌,秋意浓全身的护命宝无一能救,惨被这一掌歼杀。

“……秋老师死状极惨,先是皮毛脱落,跟着骨肉分离,最后碎体而亡,死前尝尽了凌迟之痛,她的凄惨叫声,小王至今思之,仍不寒而栗……”

楚王叹道:“但也多亏秋老师挡在前头,将那一掌耗去大半威力,破体而出的只余两成,要不然……小王也没机会向各位说出这段经历了。”

一段回忆诉说,听得在场众人惊心动魄,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掌残杀了天斗剑阁的秋意浓,余劲透出,打中楚王李诗歌,这可能是楚王太衰,单纯站错了位置,好死不死站在秋意浓身后,也可能是对方的故意,因为这种层次的高手,误击误伤的机率,似乎不大……

“那个黑衣人打出一掌后,就离开不见,往后也没再出现过,包括山陆陵、褒丽妲一路逃窜的几场硬仗,他都不曾参与,就只出现了那么一回,那么短短的一两分钟……”

楚王摇头道:“若非亲眼目睹,亲身所受,小王至今仍难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邪魔存在?封神战后,妖魔已被封断在次元彼侧,不能跨越,却有这样一个邪魔存在……很可能是妖、魔、鬼三族为了重启次元禁断,培养与派到人间的使徒,小王怀疑,近日来的诸多大变,神魔重临,很可能就与他有关。”

近日来的诸多时局变化,温去病大多参与在里头,自己就是半只幕后黑手,但考虑到情况混乱,也很难笃定说没有***黑手参与其内,尤其事涉神魔,诸多隐密,楚王的推测并非没有可能。

妖、魔、鬼三族,派出联合使者,虽具人形,其实可能非人,进入人间,寻求破坏次元禁断的机会,令妖魔再临人世,这种事非常合理,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但这个使徒为何要救尚盖勇?这就让温去病想不通了。

如果是冲着碎星团而来,为何在自己与褒丽妲一路逃亡时,这名使徒再没出现过?又或者,对方目标不是碎星者,就是单纯冲着老尚去的,但……为什么?老尚有什么特殊之处,让妖魔鬼三族把目标放在他身上?是前朝血脉遗传?还是什么别的理由?

老尚的独一无二之处……照夜玉狮子血脉,是他一族所有,也不是他一人专有,***的……是他改易后的时空血脉?还有特殊的内天地?

温去病***如涌,一时难定,就听一名李氏亲爵道:“堂兄,那尚逆……死了吗?”

“应该是死了。”楚王点头道:“中毒、断臂、失血、剖腹、断肠,最后还被一剑碎心,这样都还不死,天底下再没有死人了,那日之后,从没有听过尚盖勇的消息,虽然次元穿越成功发动,可传逃出去的,多半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这个回答在众人意料之中,马上有另一名李氏亲爵接口,“还好死了,不然,碎星逆贼中,韦逆、山逆,密侦司本来都说死得透了,却接二连三跑出来作乱,韦逆还在帝都行刺,幸好尚逆确定死亡,否则后头若是和褒丽妲一起跑出来,碎星四贼首一个没死,我李家岂非颜面尽失?”

在场众人纷纷点头,碎星团是帝国公敌,如果一场声势浩大的围杀,最后四大武神一个没死,这不但密侦司要倒大楣,六郡贵族更是集体面上无光,羞愧到不行。

楚王却明显不关心这些,只是看着温去病,道:“先生以为如何?小王的伤有希望吗?”

目光盯着温去病,楚王就希望他能开口说一句有救,但刚听完那些,温去病心情大坏,连装个笑脸出来的心情都欠奉,皮笑肉不笑地道:“王爷明鉴,在下对武道所知有限,不知该如何处理,但既然王爷愿意公开此秘,温某后头必为王爷遍访名医,找出治疗的方法。”

这个回答,楚王并不满意,但却在意料之中,眼前这男人并非武道强人,更不是当代名医,连那些名医、天阶者都束手无策,又怎能指望温去病立刻看出解法来?

“……我们还是先来处理一下正事吧。”温去病抢先道:“愿赌服输,五万金币的帐,可以拖到一个月以后,但是之前说好的手臂呢?谁输了,谁就斩下自己的手来,司空胖子,这个可不能让你赖到一个月后啊!来人,拿刀来1

听见温去病的叫嚷,已经跌坐地上、状如痴呆的司空石井,若梦初醒,触电似的跳起来,往周围环看几眼,确认没人肯为了他出头抢救后,崩溃似地叫起来,“且、且慢,不用剁手,我……我现在就输条手给你。”

连滚带爬,司空石井拿起桌上的半截手臂,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声嚷道:“我只答应过你,如果输了,就要给你一条手臂,可没说是谁的手臂,这、这条手臂是现成的,给你了1

若是平常,为了要把戏做足,温去病少不得要嚷个两句,表现出懊悔与大意,让对方钻了空子的神情,这样才不会启人疑窦,但现在心情大坏,根本顾不上演技,看也不看司空石井一眼,将那条干瘪的手臂取过,跟着就回转过头,向龙云儿使了使眼色。

龙云儿一怔,虽然看懂了这个眼色,却不晓得该怎么执行,总不成要自己当众去……

这边在***,旁边司徒小书已经会意过来,也不废话,一步走上前去,手按刀柄,对着司空石井冷冷道:“给我脱1

……赌约中的最后一条,谁输了,谁就***了从这里跳下去!

……温大哥输了,就要想办法帮他赖帐,堂堂一代武神,怎么能受这种屈辱?但既然他赢了,怎能允许司空胖子这种小人赖帐?

……龙家姊姊腼腆文静,不好当众逼男人***,那就由我来执行!

司徒小书这一下站出来,也吓到在场不少人,堂堂封刀盟的大小姐,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逼着男人***服,这件事日后势将成为大笑话,这丫头年纪轻轻,却还真是敢做敢为!

***六郡群豪看在眼里,也不好闷不吭声,放着人家一个大姑娘自损名誉,便即有人站出来,龙初九、朱望宇等豪少,也不用逼迫,直接撕了司空胖子的衣服,还没等撕完,龙初九就飞起一脚,将司空石井踢飞出去,直坠入湖。

李氏亲爵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在笃信弱肉强食的大贵族之间,雪中送炭是超稀有的美德,更别说是对上一只落水狗,没上去猛踩一下,已经很客气了。

“扑通”一声,司空石井在惨嚎中落水,激起数米高的水柱,这是失败者的结局,看着这一幕的豪少们,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想说几句调笑言语,让气氛好一些,但忽然一下炸响,司空石井落水处,湖水骤掀百丈波涛,水柱直冲天际。

朱望宇脱口道:“哇,司空胖子人迟钝,掉下去的水花也喷得慢,这么久还喷起第二波……”

话出口,他也自知不对,连忙闭嘴,却慢了一步,旁边龙初九斜看他一眼,摇头道:“你才迟钝1

湖面连续爆开,水花中,大量的水草、藤蔓植物,从湖中飞快生长,顷刻间就占据了半个湖面,所释放出来的,更还蕴含着一股强大威煞。

半步天阶的威煞!

千百支异变生长的类藤蔓植物,交织成林,当中有一名身穿百草衣,头披斗笠的白须老人,执杖傲立,眼冒凶光。

莽荒殿长老.五毒老仙!

奇袭洞月湖的强人,终于现身!

:。: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