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说死人的一张嘴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说死人的一张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把比试从武斗改成鉴识,在场很多人听了,都觉得太过便宜温去病,这家伙是走私大王,广识海外奇物,眼界开阔,非寻常人士可比,让他来鉴宝,肯定大占便宜。

但对温去病来说,感觉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武功不行,是自己故意示人以弱的陷阱,现在有人不踩坑,却直奔着自己的最强项来,明是考较,暗地里不知道是什么用意?倘若意在探底,那就不太好了。

山陆陵已经现身过,天下也没有永远的秘密,更别说暗中还有一个什么都知道的龙仙儿,自己暴露只是迟早的事,眼下……难道李家已经对自己起疑?

或者,所谓的比试另有什么陷阱?

想归想,这时候退缩只会启人疑窦,温去病一派轻松,内心紧张地应战,自己并不是对胜负不在乎,相反的,这是一场自己志在必得的比试,五万金币什么的,全是自己瞒天过海的烟雾,打一开始,自己要的就只有赌约里那只手臂!

不得不承认,司空石井这死胖子,虽然是被李家人拱出来当人头,他的事业背后全是李家人与***权贵在撑腰,但他本人也不是没有本事,起码笼络各方、统合资源的能耐一流,说了要比鉴宝,他请示楚王之后,很快就张罗了几件事物,摆在众人面前。

一份药散、一朵黑色鲜花、一根金属长刺的兵器,摆在桌上。药散发着清新的香气,鲜花不知由何处摘来,漆黑如墨,还滴着水露,金属长刺则散发着一股邪气,光是看着,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武苍霓皱起眉头,盯在那根金属长刺上,那个造型没什么特殊,但上头的淡淡邪气,连自己也感到威胁,依稀和自己只曾听闻,却不曾见过的一件邪兵有些相似,但如果真是那件邪门兵器……司空胖子的人脉能量好惊人啊!

***人也对这三宝议论纷纷,毕竟,别说在场的六郡豪少都是各家精英,平常都受家族全力栽培,就连那些李家亲爵,也看多了奇物,见闻比寻常人要广博得多,此刻几十人挤在厅里,包括各方面的人才,悄悄议论下,分别对三件奇物都有了点眉目,却也为此惊叹,短短时间内,司空胖子到底是从哪翻出这冷门东西来的?

“温家主,请1

司空石井摆足礼数,脸上又堆满和气生财的笑容,温去病也不特别靠近,就瞥了一眼,便道:“玉虚真宗支脉天真观的八气聚灵散、海外风铃山脉的黑色郁金香……最后这一件,星月湖的断金震雷刺。”

简单一句话,就道尽在场众人的心声,他们或是暗呼“果然如此”,或是暗赞温去病果然眼力过人,自己和同伴只能认出一件,还不太敢肯定,他却一眼就把三件奇物都认出,这份鉴宝之能、这份博物之识,恐怕已经是天下少有,堪称学者了。

一时间,厅内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随即变得响亮,六郡豪少几乎全体鼓掌,就连李氏亲爵温的博闻多识,眼力好生厉害。

“好眼力1

楚王拍掌微笑,笑完却是摇头,“但只是这样简单几句话,温家主就想直接提着五万金币凯旋离开吗?”

“情报这种东西,贵精不贵多,多了没好处,我是为着大家着想,才想省事些的,既然王爷不怕损失,我自然无需保留。”

温去病笑了笑,走近摆放三件奇物的桌子,仔细端视,脸上笑意渐浓,旁人还不觉得有什么,后头的龙云儿已经全身发毛,低声对身旁的司徒小书道:“不好,等一下恐怕要出人命。”

司徒小书讶异道:“怎么了?这话从何说起?”

龙云儿摇头道:“不懂,他每次那样笑,就是有人要倒楣,更别说还笑得那么阴险,等一下肯定要出人命……搞不好还死一堆……”

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在场高手众多,都听得清楚,有人不以为意,认为这是造势胡说,却也有人开始毛骨悚然,一股寒气从头凉到脚。

“八气聚灵散,是玉虚真宗支脉天真观的独门药散,在治疗气闷郁结上有奇效,于一百七十九种同类药物中,排行第四,但这份八气聚灵散中,还参着微量的摧心腐命粉,不足半成,混在聚灵散中,辛辣气味被盖过去,很难察觉,很有趣的小手段。”

温去病一语道破,龙初九等人登时怒瞪向司空石井,明明说好了是三件东西,对方却在东西里混参他物弄鬼,若温去病没能看出,就可以说他眼力拙劣,输了一局,真是卑鄙。

……不过,这个温去病的眼力、嗅觉,也未免太非人类了,那么一堆白色粉末,看起来毫无分别,他竟然能在里头察觉出不足半成的参杂物,还没用任何装备,这是怎么做到的?

轻易识破暗藏的圈套,众人还没来得及向温去病表示敬佩,他就继续说了下去,“聚灵散是天真观的珍藏奇药,除了每年进贡给主派之外,向来不对外流出,玉虚真宗拿聚灵散致赠达官贵人,收到的人也大有面子,所以此物在贵族圈中虽不常见,却很多人听过名字,未算冷僻,这里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拿出聚灵散当然不出奇,不过……”

温去病微笑道:“三年半前,天真观内一场血案,大大小小二十七名道人被迷醉后残杀,多件战器与一批刚炼成的聚灵散被夺……不幸遇害的受难者中,还包括玉虚真宗的浮云子,当时的星榜第二……咳咳,玉虚真宗的道兄,想必与他们父子很熟。”

闻言,六郡豪少这边阵营中,一名青年道人走出,严词道:“贫道摘星子,浮云子师兄是大战遗孤,自幼出家,父母不详,温家主当是弄错人了,还有,那桩血案是敝派绝密,温家主如何得知?”

温去病未答,厅内许多人的目光却都落在摘星子身上,露出了然神色。

……三年半前,玉虚真宗浮云子“暴病身亡”,江湖哗然,没想到居然是给人下毒手干掉的。

……记录上,浮云子确实自幼出家,父母不详,受到玉虚真宗的大力栽培,连连破格提升,但半个江湖的人都在传言,他是***上仙的私生子。

……玉虚上仙,堂堂天阶者的儿子给人杀了,这绝对是捅了马蜂窝的血案,玉虚真宗为何密而不宣?

温去病看着八气聚灵散,低吸一口气,道:“聚灵散中,除了被参上摧心腐命粉,还有很淡的软筋香气味,软筋香是莽荒殿的上品秘药,向不对外***,正是那场血案的元凶,而摧心腐命粉同样出于莽荒殿……请问提供这份聚灵散的朋友是哪位?你和莽荒殿主怎么称呼?”

口中说话,温去病不怀好意的冷笑眼神,已落在司空石井身上,他脸色大变,踉跄后跌,连连摇手,颤声道:“不……不是我……这黑锅我不背……”

司空石井不愿背锅,他那边的人却都反应过来,刚刚筹措这三件奇物时,谁提供了什么,彼此都看得清楚,这边一出问题,马上就有人望向身边同志。

“马三多,你……”

疾问之声,变成惨呼,一道蓝色淬毒的剑光亮起,将质问者斩杀,跟着毫不迟疑,飞身撞破壁板,落向船外,那个名叫马三,爆发着地阶初段的修为,发狂似的逃走。

事关重大,在场众人群情激愤,争着要出去拿人,却见摘星子脸色铁青,摘下腰间一块玉符,双手共持,口中念念有词,形似祝祷,接着双掌一合,将玉符拍得粉碎。

晴空霹雳,一道紫电贯天而下,与天牢被袭那晚横过帝都天空的紫电相同,蕴含无穷道威,瞬息打穿马三多的身体,将他灰飞烟灭,余威打穿湖面,爆起水柱百丈,高落如雨。

这就是天阶者之怒!

哪怕是地阶,在这恐怖的力量前,也如蝼蚁抗天,没有半分机会。

众人亲眼见到***上仙为子复仇,其威浩荡,心下正自感叹,温去病淡定地摇开摺扇,笑道:“唉,下手得太急了,我也没说凶手一定就是他,或者一定就只有他一个啊1

没人敢接腔,事关天阶者,谁都怕惹祸上身,温去病也没在意,迳自来到桌前,看着那朵黑色郁金香,像盯上猎物,微微冷笑,笑得很让人发毛。

“黑色郁金香,产于风铃山脉,是翼人族皇室的御用品,小小十克,时价五百金币,贵到让人手软,但比起上头的这滴凝露,又不算什么了。”

温去病道:“沥泉真水,一滴值两千金,是多种洗髓易筋药物的关键引子,只能用极少数的几种奇花盛载,黑色郁金香正是其中之一……呵,各位有所不知,这滴凝露,其实关系到百族大战时期的一桩公案,当时的几名天阶……”

话还没说完,一名商贾模样的男子,三步并两步跨上前来,将黑色郁金香与凝露收入怀中,急忙忙向楚王鞠了个躬,跟着,就像野兽中箭一样,仓皇逃出厅去,就只听见温去病的大笑声不住从厅内传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