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九章 肆无忌惮(紅包満五百加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走在路上忽然被刀砍,这种事情司徒小书其实不是太陌生,不管是自家的训练,还是遭遇敌人,偷袭这种事情,早就是该适应的东西,大意轻忽,下场就是活该送命。

不过,对面是与爷爷同辈的长者,半步天阶,当世月榜高人,甚至比父亲都还长着一辈,小时候自己遇见还要叩头的大人物,又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确实想不到,对方会如此不要脸皮,说打就打。

当然,一旦拿掉那层敬意,司徒小书也能看透对方玩的花招,无非是藉口惩戒,教训小辈而已,只不过,藉口说得再光明正大,却是一出手就动刀,还用力量威压,镇平全场,这已经远远超出小小惩戒,是确实想在自己身上留点什么的程度。

……堂堂月榜第七,半步天阶的高人,居然如此卑劣下流!

……爷爷不在之后,很多人真是从此再无忌惮,以为能够恣意横行了!

……亢金龙的换天计画,确实起到作用,破坏了这个时代的存世之基,令得群魔乱舞。

意识到这点,司徒小书悲愤之余,也更体认到肩上的重责,不过,对于直逼面门的这一击,自己倒没有太多的担忧。

大荒西朝归来后,自己虽然突飞猛进,实力大幅提升,但能否战胜寒心上人,还得两说,此刻面对半步天阶的力量,自己根本全无还手之力,还未出手,所有刀路已经被敌人尽封,勉强挣扎,只会更快被敌人由破绽攻入,瞬息败亡。

但自己可不是孤军奋战,温大哥就在后头盯着,以他的逆天手段,必能有妙策解救,哪怕他不出手,自己也不是孤家寡人来的,背后有靠山,旁边有队友,安全得很。

因此,自己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看似不动、不反抗,其实是以身为饵,诱使对方毫无顾忌,一刀朝自己斩落,而也唯有在这一刀屏弃所有变化,不留余地,直线朝自己落来,已经固定死的刀路,才会露出破绽,给予自己伙伴机会。

“当1

巨响声中,是两股强劲的力量互碰,冷月横空,拉出一抹凄清动人的光虹,横过夜色,架停住半空中落下的金龙,龙影霸道强横,锐劲甚至削落了司徒小书的几根发丝,却在冷月横断之下,不能再进一步。

吕明达错愕望向那名二十***岁,美得令人惊心动魄,却不敢轻侮的绝色丽人,她手持一柄弯刀,轻描淡写,挡住了自己一击,还大见余力,不落下风。

两强拼斗,爆发的气劲往外扫出,半步天阶级数的对拚,横扫一众在场的年轻高手,寒心上人踉跄退了半步,龙初九险些双膝跪倒,其余六郡豪少、李家亲爵,滚倒者不计其数,还有人直接被气劲扫飞,撞在墙上。

若不是追月舫的结构坚实,防***阵了得,这一下势将爆开整个第七层,但在一片混乱场景中,有一个人不退反进,直冲向吕明达。

龙云儿可不知道后头还有一个武苍霓,看见司徒小书遇险,碎星团的基本精神,就是要全力抢救,当下什么也没想,更不管对方是比自己强上多少倍的月榜强人,一记大力金刚击,悍勇击出。

吕明达的大半力量,都放在与武苍霓对拚的这一记上,饶是如此,半步天阶的盖世修为,仍能分心旁骛,也不用腾手出刀,直接迫发破体刀气,奔泄如浪,轰袭不知死活的小辈。

……哪怕真是体如金刚石,这一轮刀浪,也能让千疮百孔!

……只差半步,就天阶在望,岂是们这些境界未稳的新进地阶能招惹?

八方龙主的刀气,无疑强横,甚至能强杀司徒小书、龙云儿的联手,再扫平场内所有人,然而,此次他的对面,不光有两名杰出的后辈,更还有一个足以与其分庭抗礼,甚至更胜一筹的心腹大患。

“阵上分心,八方龙主,你太傲慢了1

武苍霓一声长笑,冷月变幻,骤然消失,再现的却是仁刀驺牙,猛力一记,重重劈下,七神绝中的虎禅杀绝,刀如千钧重锤,开山之力,全砸在金刀之上。

也直到对面力量海啸狂涛般袭来,纵横刀界数十年的吕明达,才真正脸色大变,发现这名年轻的绝色丽人,不只是能与自己相较量,是确确实实地在力量上超越了自己。

……如此年轻,她怎样办到的?

沛然大力涌来,开山破海,以吕明达的盖世修为,也卸不劲避不开,唯一的办法是全力硬拚,起码能撑上数十招。

……可强力对拚所造成的后果,这里不知会造成多少死伤,更将波及楚王,届时将无可收拾。

……这疯女人敢豁出去,不要身家性命,自己敢吗?能吗?

“可恶1

吕明达一声怒吼,听得出满心的不甘、不平,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被武苍霓一刀劈飞,整个人如炮弹般打穿壁板,直直坠出百余米外。

堂堂的月榜第七,竟然几个照面,就被一刀劈飞,当厅内所有人慢慢挣扎起身,意识到这个事实后,都看着手握仁刀,睥睨众生的武苍霓,相顾骇然。

……都知道这女人厉害,长街上,一刀几乎击杀星榜之首龙杀一,但没想到厉害成这样,连月榜第七的八方龙主,也被她一刀劈飞!

只有寥寥几名修为高、眼光也犀利的人,才知道吕明达吃了暗亏,因为不敢拚尽,落得一刀败阵的狼狈收常

武苍霓收刀回鞘,目光冷冷地扫了全场一周,吐出来的话声也有若寒冰,“我武家刚刚投了重资在温家主的开发案上,他如果有什么闪失,让我们武家的投资掉水里,谁赔?识趣的,别找他麻烦,否则我就会让人……很麻烦1

含带威胁的言词,让一众李家亲爵大怒,开口就想怒斥她胆大狂妄,目无法纪,但话到嘴边,与她眼神一触,被那能镇住千军万马的大元帅气势一压,没有人能把怨言说出口。

武苍霓一手插腰,另一手按在刀柄上,没有刻意迫发出威势,但却谁都能感觉到,如果妄动、妄言,后头养起伤来,肯定会很麻烦……

就连被劈飞出去的八方龙主,虽然已经稳住身形,踏波湖上,迟疑着不好回去,否则,自己无法放尽全力,那女人却不管旁人死活,难道又被她一刀劈飞出来?那才真是颜面尽失。

还在踌躇,听到船上武苍霓的声音,一字一字,清楚传了出来。

“帝都不是无法之地,贩卖人口也是帝国许可的生意,奴隶商人又怎么了?想拿这点说事,我奉陪!喜欢人多欺负人少,还是喜欢仗势欺人?你们可以全上,我就一个人担了1

高度***性的言语入耳,吕明达愤怒已极,很想出声挑战,要武苍霓出来应战,相信对方不会拒绝。

自己还有几手厉害绝学未曾施展,特别是一式崩天星殒斩,六年前那晚斩下尚盖勇手臂,几乎将之斩杀;三年前战胜同为半步的五毒老怪……若然施展,能与当今月榜任何高手争锋!

只是,想起刚才武苍霓的一刀,吕明达心内纠结,这后辈的岁数不到自己一半,力量却已较自己为强,虎录七神绝也是***绝学,若真当众交手,自己占不到上风,一世英名不免付诸东流,倘使还战败,那便当真不知如何收场了。

越想顾忌越多,手中金刀虽然霸道,心里的底气却越来越少,吕明达最终一声长叹,掉头就走。

而在追月舫上,龙云儿、司徒小书看着武苍霓的背影,看着她压服在场各家精英、贵胄尊爵,这些人平常个个自负,现在却一声都不敢吭,如此威风,如此气概,这才是真正的言出风云动、一怒诸侯惧,真正的大人物。

温去病同样也看着这背影,感触良多。

这其实不像自己认识的武苍霓,特别是在西北筹谋机深,左定兽人族大局,右夺无神铺基业,既坚忍深藏,又能谋擅断的大元帅,与眼前这位判若两人。

可这又极像自己认识的那个武苍霓,特别是十余年前,那个果敢勇悍,骄傲神气的武家公主,就是这么直来直往,会为了一时意气,不计后果地冲在前头。

她其实是非常讲原则,一旦想定、认准,就基本不听劝的个性,这六年来,她死死在西北独撑大局,不向武家索要资源,甚至抗拒武家要她回归的请求,她的坚持可想而知,可这回她一入帝都,就立即回归武家,为的是什么,旁人不知,温去病又哪可能不晓得?

……苍霓,为我做得太多了!

……今天其实不该来,的出现,让我更加不看好冲击天阶。

……看来,还是得我亲自来收拾了。

打龙云儿站出来开始,一直到司徒小书、武苍霓先后现身,温去病一直沉默无言,像是被边缘化,但就在此刻,掌心的微微跳动,让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潜到湖底的机偶,侦测到异常波动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