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五万金币的赌局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五万金币的赌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绪说§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都的恶梦一晚,温去病与褒丽妲会合一处,联手杀出重围,逃出帝都,血路战千里,但对于帝都内的状况,他一无所知,哪怕事后特意调查,所得到的讯息都显得片段,扑朔迷离。天籁小说2

事情搞到这么棘手的理由,还是因为参与的人太多又太杂,就连身在局中的自己,都是莫名毒,然后被几十名高手联合攻击,眼前一片各种颜色的闪光,说不清到底挨了那些攻击,像是公孙守义,还是在八方楼上听他自己说起,自己才认出人来的。

那一战,很多有份出手的主力战将,知道碎星者厉害,顾虑被寻仇、反扑,事后绝口不提此战,相反的,有很多急着成名的喽,自吹自擂,明明只是在混战中被打飞,却对外吹嘘“我与山6陵大战三百回合”、“褒丽妲中了我一刀”,弄到自己调查困难,无法锁定主力仇家。

而在那一夜的各处战场中,自己最想要了解的,就是老尚那边的战斗经过。

山6陵的一路战况,自己最清楚不过;褒丽妲那边的情形,香雪也说得清楚,唯独老尚那边,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敌人?是如何力战?又怎样殒落?这些自己一直牵挂着,尤其是在怀疑他可能未死之后。

弄清楚尚盖勇那一战的情况,就能晓得他是否还在人间,能知道自己的希望是否一厢情愿,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却不知从何着手,万万想不到,这机会居然自己撞上门来。

司空石井取出放桌上的事物,被一层黄绢包裹,打开之后,赫然是一截已经脱水、风干的手臂,干瘪皱缩,在中指、无名指上,有两道连接起来的伤痕,怵目惊心。

“……当日大战,尚逆被我方高手***,他身负重伤,连肚子都给划开,肠子也流了出来,却死战不退,用肠子勒杀了玉虚真宗的病道人,那画面……真是狰狞1

摇了摇头,司空石井朗声道:“但最终邪不胜正,尚逆在我方高手前仆后继下,恶贯满盈,给剁成了肉泥,我抢下了一截手臂来,给我方勇战作个见证。”

说起那夜的死战,司空石井面上犹带三分惧色,而他所说的内容,也让一众豪少为之色变。龙初九、朱望宇都是见过大场面,手上也染过血的人,可想像那一战的情景,肠子都流出体外,还能甩着肠子当绳索,将敌人勒杀,这是何等***的战意与坚忍?又是如何残忍的一场困兽斗?

不用比较什么力量数据,光是这股骇人的勇悍,龙初九等人就自知不如,要是当面遇上,恐怕就算对方重伤濒死,都还能一手宰掉自己,自己生平所经历过的磨练与战斗,和那种真正在战场上活过死过的悍将相比,犹如过家家一样。

……而能够拿出这样的战利品,司空石井哪怕不是亲自出手,也无愧为北方第一猎头王的威名了。

看着那只断手,龙云儿亦感到一阵阵心惊肉跳,无法想像那一夜大战的惨烈,不过,自己以前集的资料中,曾经看过一个描述,迅雷神盗尚盖勇在一次行动中受创,右手中指、无名指险些被斩掉,留下了很深的伤痕,这只干瘪的手臂,至少在特征上,确实是符合的,那会否就代表……

“哈1

温去病一声轻笑,随手从怀中取了把短刃,往手上一划,中指、无名指立刻出血成伤,他将短刃抛开,跟着就把流血的手掌往桌上一拍。

“手啊手,你也算过瘾了,多这两道伤,身价百倍,等会儿我把你砍下,明天也可以逢人便说,这是……是……”

温去病拍案笑道:“山6陵的手臂1

这一番表现,把在场的人都吓到,各家豪少怎么都难以想像,他竟然随手就自残肢体,龙初九也暗自咋舌,这股狠劲虽然和尚盖勇不能比,可骨子里那股疯狂,却不遑多让,怪不得岭南温家在他率领下,能死死咬着碎星团,最终荣耀崛起。

司空石井怒道:“你这是说我造假?”

温去病摆摆手,笑道:“我哪有这么说,不过,尚盖勇手受过伤的事,满大街人都知道,随便找条指头有伤的手臂,就说是尚盖勇,那我这条手也可以算是尚盖勇的手了。”

豪语入耳,看着那流着鲜血的手掌,龙云儿心痛如绞,脸上却要拼命装作没事,这是怎么运转禅心,都***不下的痛楚。

自己只是看着他手上的伤,心里就那么难受,但温家哥哥此刻的心情,自己却连想都不敢去想,尚帅与他情若兄弟,过命的交情,现在却要看着兄弟的手臂放在那里,强自镇定,那股焦虑与痛……真不知他怎样承受住的?

他谈笑斩伤两指,血洒当场,看似轻狂不羁,其实又何尝不是当下心情的泄?如果不是因为有旁人在场,以他的心性,自己毫不怀疑他会把两根指头斩下来。

好不容易,看温去病挥手得了个空档,龙云儿悄没声息地靠上去,用手绢将他的手包扎住,并且求神拜佛祈祷,自己的好意不会被拒绝。

直到包扎妥当,龙云儿才暗自松了口气,这真是自己的一点小确幸……

另一边,温去并司空石井的对峙,也陷入泥沼战中,司空石井目瞪口呆地现,自己全然搞错了对手的资料,搞得自己计画才刚开始,就宣告崩溃。

原本,己方人马在来之前,是已经说好的,这些李家的亲王之子、爵爷,看不惯姓温的高调入京,还得到六郡权贵的支持,甚是恼火,就趁着这机会,联合起来,拉上楚王同来,打算靠着人多势众,当众挤兑,逼得温去病下不来台,最后不得不接受挑战,任由宰割。

哪知温去病不仅嘴利如刀,还不要脸皮,毫无下限,当着一众贵人的面,使泼耍浑,骂得自己这边的一堆高手下不了场,有一名李氏亲爵恼羞成怒,想上前动手,差点被跳上桌的温去病迎风尿一脸……这可比当面打一巴掌要凶猛得多。

现姓温的肆无忌惮到这地步,几名李家亲爵与世子,都感到下不来台,却进退维谷,因为应该作为他们靠山的楚王,笑吟吟的,没有要作的意思,似乎觉得有趣,这就让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了。

……别看这边都是国姓皇亲,但姓温的得到六郡权贵支持,这边如果没有大人物撑腰,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一个弄不好,引火烧身,还会惹来皇室重罚,那就惨了。

司空石井也暗叫不妙,楚王为何转了态度,不得而知,但在场的六郡豪少,都是明眼人,不但懂得见风使舵,更熟知落井下石,已看出己方进退不得的窘况,再这么下去,无能丑态毕露,更无法向这些一路支持自己的李氏皇亲交代……

“你、你说那么多……”司空石井指着温去病骂道:“还不就是不敢接下挑战,故意推拖?”

“哈,还敢拿这说事?我承认,本来看你名气那么大,这里又不是我地头,是还有点顾忌,但你连山寨条假手来自抬身价这种事都干得出,我也不好拦着你丢脸了。”

温去病冷笑道:“怎么比都成,不过,不能白比,在南边的时候,常有些下三滥的***,想藉着挑战人成名,我可不免费给人当成名阶的。”

司空石井大怒道:“你、你当我们是什么?我们还需要借你来成名?”

“不服的话,就提出赌注来啊!又想挑战,又不想出彩金,这跟街头混混有什么差别?”

温去病哂道:“你我都是生意人,想玩点什么,我奉陪,不过话撂在这里,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买卖,我没兴趣作,要老子陪你玩,起码得两万金币。”

“两、两万?”

司空石井才刚瞪眼,旁边龙初九便冷冷开声,“两万怎够?温家主一个地产开案,就圈了几万金币,石老板想要邀他下场玩两手,如果少于五万金币,哪配得上温家主的身分?”

在本心上,龙初九不觉得自己和温去病是一路人,换了在别的场合遇到,搞不好双方还会针锋相对,壁垒分明,但至少现在,他是龙家要争取的对象,而有人明知道这点,还当着自己的面要踩他,这就很不给自己面子。

更重要的是,踩他的人,明显还得不到上面支持,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姓龙的若不懂得补上一脚,就真不用做人了!

“……五万金币?”

司空石井的眼珠都快凸出来,这么大的一笔数字,已经足以压垮他了,帝国一年的总军费,大概是几十万金币,分散到七家六郡,每一个大概十几万到几万不等,五万金币可能还过了司马家一年的军需,这让自己怎么扛?

“好!就这么说定。”

一直笑而不语的楚王李诗歌,忽然开口,在混乱的局面中,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温去病随即也笑道:“就这么说定,谁输谁赔五万!啊,我另外和司空老板对赌,谁输,谁***从这里跳下去……好像不太过瘾,那我再用自己的手,赌你那只手,谁输了,谁就少只手!天地为证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