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六章 战绩的证明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六章 战绩的证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在追月舫上面见楚王的事,还没有广传开来,但他跑到追月舫上赴宴的事,整个帝都的人基本都知道了。(mianhuaang.LA好看棉花糖

洞月湖是敏感地点,温去病是敏感的人,这两个东西凑在一起,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猜说会出事,因此,当这消息传遍帝都,许多人马开始动了,有些是不怀好意,有些是想藉机混水摸鱼,当然也有人是急着想来帮手。

“船家,能再快点吗怎么好像越来越远了。”

“姑娘,这真是近不起来啊追月舫是周边最快的,如果不是,也不会叫追月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挑了这里。”

站在小舟上,司徒小书远看着相隔数里的追月舫,暗自苦笑,虽然自己刚接到消息,就放下手边事务,偷偷溜出,朝这边赶过来,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爹爹伤势不轻,用了特殊手段疗愈,现在仍然虚弱,正需要自己服侍在侧,自己却溜了出来,没有尽到为人儿女的责任,真是不孝女儿。

而且,爹爹之所以受这样的重伤,还是被他给打的,自己没为父报仇,却还为着仇人牵肠挂肚,看他可能遭遇麻烦,就眼巴巴地赶过来想帮忙,想想连自己都觉得该遭天谴了。

不过,来都来了,现在也不可能掉头跑回去,那才真的里外不是人,既然人已经在这里,怎么都得上追月舫看看,确认没有***人居心叵测,想对温大哥下黑手,才能放心离开。

“追月舫氨

相隔数里,司徒小书远远看着灯火辉煌的巨型画舫,轻叹一口气,脚下一点,飞跃而起,就往位于湖中心的画舫掠去。

数里的距离,哪怕是地阶强人,都不可能只凭一口气飞掠而至,但毕竟力量摆在那里,踏水如漂萍,易如反掌,司徒小书飞飙出去,一掠就是几十米,在水面上一点,随即又掠起。

学自剑公主的光翼技巧,如果施展出来,就能直接飞行,不用接触水面,但司徒小书想把这一式保留起来,当成隐藏实力,在关键时刻使用,所以老老实实地踏水漂行。

掠出老长一段距离,眼看追月舫越来越近,司徒小书陡觉一丝怪异,好像自己正被某道视线,从上而下地监看着。mianhuatang.la

有人在上头

紧急抬头一看,司徒小书没有看见任何人,唯见明月在天,长空无云,更谈不上什么人影。

换了是以前,司徒小书可能会想说是错觉,但近日修为再作提升后,她已非常肯定,自己被高手盯上了,而且,不是普通人,起码是月榜强人的级数。

对方目的不明,司徒小捕捉到一丝瞬息即逝的存在,毫不犹豫地挥刀斩去。

刀未出鞘,但破空而发的刀气,却如重锤,斩出百余米外,就像一把巨型重刃,劈砍在洞月湖上,激起涛澜百丈,湖面破碎。

威势惊人的一刀,最后受到莫名的阻力,被拦截挡下,刀气尽处,一道白衣身影浮现出来,长发飘扬,明艳英姿,天下无双的美态,让人看得呆了,但真正把司徒小书吓一大跳的,还是她的身分。

“武、武帅”司徒小书惊道:“怎么会来的”

心念一转,司徒小书大致心里有底,那肯定是因为在船上的温去病,不过,温大哥对身分仍保密到家,武苍霓似乎还不知道,否则,若知道那男人是自家大队长,恐怕武苍霓没法坐得住了。

“还不错,功夫比离开西北的时候,又有长进了。”

武苍霓踏在水上,打量了司徒小书一眼,在其佩刀上短暂停留,露出困惑的神情。

这不是司徒小书在西北时候使用过的佩刀,虽然说以封刀盟的家底,少盟主别说天天换佩刀,就是年年换宝兵也可以,但这柄看来平实无奇的宝兵,却给着自己一丝威胁的感觉,绝非凡品。

不只是刀,人的身上也发生变化。

离开西北时,司徒小书已经功力大进,莫名提升至地阶,但仍没有现在这种沉着、稳定的感觉,像是一柄宝刀,重新经过了打磨,变得更为锋锐,却也内敛深藏,更具爆发威力。

司徒小书的身上,最近肯定发生了什么,可能是***的指导,但更多的肯定是心境上的突破,难道是因为封刀盟剧变,她在巨大压力下,扛起担子,斩断了什么迷惘,获得提升此刻的她,感觉就像是一些老牌地阶,已经不再只是值得关注,而是能威胁到自己了。

冰心那小妮子真是可怜,虽然自己给了她帮助,但短时间内,她不可能成功吸收并获得提升,与这位宿敌的距离,只会被拉开更远,双方再次相遇时,估计又会被气到跳脚。

不过这些都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武苍霓瞥了一眼追月舫,这里弄出那么大动静,追月舫上早有人把目光投过来,“我得到消息,楚王与司空石井,都在醉月舫上。”

“楚王司空石井他们来干什么”

司徒小书甚是错愕,一个是温去病各种意义上的同行对头,一个则是早已失势的富贵王爷,这两人组合在一起,是冲着什么来的

武苍霓没有回答,心头的忧虑更增,自己一直有在集帝都的情报,知道各方势力的新动向,所以晓得楚王这两年来,动作频频,结交民间势力,也在李家之内多结盟好,甚是活跃,司空石井这个猎杀碎星者的大豪商,就是楚王与另几名李家王爷捧出来的。

自己在晋王府内帮手时,除了勘查鬼尊留下的气息,也发现楚王造访晋王,虽然这两人本就是亲兄弟,相互走动也属正常,但以前他们两人的关系就不算和睦,新帝国成立后,也没什么往来,怎么忽然就亲热起来这事还是挺奇怪的。

原本这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听到楚王往见温去病,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扰动心弦,让自己决定来这里看看状况。

希望船上还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追月舫上,楚王的到来,还有对温去病摆出的拢络架势,让在场的各家豪少都感意外,甚至连他自己这边的人马都一脸错愕,那几名李家亲贵都一副“王爷你吃错药了”的表情,司空石井也手足无措,没反应过来。

看这些表情,温去病判断,多半是楚王的表现,与之前说好的不一样,换句话说,人家可不是抱什么善意来的,别看现在笑得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亮刀子了。

正是因为有这个清楚的认知,所以,当司空石井敬酒挑战,想要比个高低时,温去病丝毫不觉得奇怪。

“温老板这么本事,独自撑起岭南温家的偌大基业,我司空胖子有些眼热,只是你我南北相隔,没机会谋面,今天狭路相逢,在场又有那么多人见证,不若你我比上一比,看看谁才是帝国第一”

司空石井打了个四方揖,一脸笑呵呵的亲和样,龙初九等人都望向温去病,这类挑衅在贵族之中并不罕见,甚至可说家常便饭,尤其是当彼此身分相当时,一方挑衅,另一方若不接下,今后就会被人耻笑,不过,温去病素来是标榜要钱不要脸的,会不会接这阵还很难说。

温去病摇了摇摺扇,皱眉道:“打打杀杀的,很讨厌啊,赢了也得不到什么,就算司空老板你赢好了。”

司空石井讶异道:“温老板人称千刀剥皮,出了名的猛人,怎么还会怕人挑战的”

温去病斜睨面前的矮胖子,道:“说实话,如果和司空老板单挑,我还真不怕,但我们两个打得鼻青脸肿,又算是怎么回事赢了也没好处埃”

司空石井哂道:“温老板此言差矣,你我都是一方之主,手下无数,动手还需要自己下场吗哦,差点忘了,温老板好像素来是亲力亲为的,这样很失身分氨

温去病没开口,龙云儿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道:“我家家主素来身先士卒,只要有危险,他都站在最前头,从不让自家弟兄独扛风险,也正是因此,我温家子弟才人人归心,争先为家主效死。”

词意恳切,娓娓道来,龙云儿的一番陈词,平静而有力,让在场众人动容,见识到温去病这男人的另一面,连楚王李诗歌都多朝温去病看了两眼。

司空石井不以为然道:“玩身先士卒学那贼首山陆陵吗这一套早就过时了,现在想要成功,靠的是智谋与手腕,难怪温老板这几年只是杀些碎星团的小杂鱼,没猎杀到什么重要成员。”

话中带着明显的轻视,温去病沉得住气,豪少中却已有人坐不住,朱家的朱望宇拍桌道:“你司空胖子又有什么战绩了”

“不敢当好教各位得知,帝都覆灭之夜,四大贼首之一的尚盖勇,就是由在下率队歼杀的。”

司空石井自从中取出一物,放在桌上,高声道:“这就是尚逆的手臂”

对面,温去病的眼神骤厉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