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五章 见微知著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五章 见微知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没有刻意保密行踪,甚至走哪里都刻意高调,就是清楚以当前自己的惹眼程度,这样行走,等若高举着牌子,告诉全帝都人“我欠打,快来打我”。

混水摸鱼,最重要的就是得乱,乱了才能摸鱼,如果有什么人来向自己生事或行刺,场面就会乱,自己便可以趁机搞破坏,这是混水摸鱼、偷天换日的要诀,若是能引来极乐堂的人马,那就更理想不过,天牢之战后,他们销声匿迹,自己想挖个人出来都找不到,也是头痛之至了。

不过,还真是漏算一着,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等的人没来,居然惹出这么一个对头来。

司空石井,与岭南温去病,南北对望,本身是帝国内首屈一指的大豪商,也是帝北最大的猎头者商家,六年来不但追杀碎星者,也把目标放在***盗匪身上,猎头领赏,甚至组织猎头者成佣兵队,主动灭掉一些山寨、邪道小派,打过几场漂亮胜仗,名震全国。

虽然手上实绩赫赫,但司空石井武艺造诣不明,甚至一般都公认不高,严重发福的胖子身躯,满身肥肉,养尊处优,没有出手记录,底下的猎头联盟运作,都靠他重金招揽的各派高手,强打硬仗,与每次都是家主亲自上阵耍阴谋的岭南温家不同,甚至勉强算得上堂皇大气。

跑江湖,七分靠人面,司空石井能建立起这么一个猎头联盟,出得起重金聘用各派高手,背后据说是得到李家的大力支持,多位亲王直接入股,大笔注资,甚至为其奔走说情,让密侦司予以协助,朝廷拨款多给方便,八门也赞助人力或技术,这才在短短时间内,干出偌大成绩。

温去病与之先前没碰过面,也未有过接触,但对这位同行,从来没表示过友好,连伪装都可以省掉。

在私,自己对猎头者本来就没有一丝好感,特别是猎杀碎星者的凶手;在公,人人皆知他与自己是竞争对手,又没什么合作可能,根本不必装友善。

但……确实没想到,这趟在帝都会忽然碰到,或者,不是忽然,是自己大出风头之后的必然,那头肥***的背后,是李家几名亲王的支持,自己来京后的一番海捞,龙、虎、龟、鹰、猿都有投资,司马家是自己刻意不想收,但李家就真是毫无动作,这回……可能就是动作来了。

温去病与一众豪少上了画舫,进了包厢,过不多时,画舫便扬帆入湖,众人在七楼包厢内,但见明月在天,俯照湖面,波光粼粼,星垂野阔,而岸上远处灯火通明,人马来去,好一派人间繁华景象。

“没有新帝国,就没有今天的太平盛世,朗朗乾坤,就没有我们今日的把酒言欢。”

温去病举杯大笑道:“回想大战时妖魔肆虐,这杯太平酒当真来之不易,各位,我们共饮一杯,老温先干为敬了。”

这边举杯,***人共同相应,但一杯喝下,众家豪少都觉得有些古怪,因为真要说开创今日人族盛世的大功臣,怎么都绕不过碎星团,而触及碎星团,绝对是一个尴尬的话题,更尴尬的是……你这家伙就是灭碎星者的大户!

帝都一夜,碎星团的主力干部基本覆灭,山陆陵、褒丽妲消声匿迹后,余下的碎星者只是外围杂渣,对普通中小势力来说,固然是难啃硬骨头,可在他们这样的家族精英眼中,不值一哂,温去病就算把这些杂渣杀尽,也算不上真本事,那怕有心交好,他们也拉不下脸来为此大赞。

全场一时沉默,外头却传来鼓掌声,一队早在众人意料之中的队伍,不请自来,推门而入。

“好,好,好,说得真好,我朝今日的太平,得来不易,这是在座诸位齐心奋斗的结果,里头也有我和温老板的一份贡献,当与各位浮一大白,同祝盛世辉煌。”

门推开,为首的一人,五短身材,是一个满身肉的矮胖子,却穿戴得像个新郎,满身的大红色与金线滚边,简直就是一颗落入人群的彩球,抢眼之至。

跟在这名矮胖子后头进来的,还有七八个人,年纪有老有少,个个不是衣着华贵,就是气派不凡,里头还有一个龙云儿的熟面孔,就是头发光光的寒心上人,一进来,目光就找到龙云儿,上下游移。

队伍之中,有一名留着短须的中年人,国字脸,甚是威武,穿着打扮颇为休闲,但一走出来,这边马上就有人变了脸色,起身见礼。

“王爷。”

“王爷您怎么来了?”

“王爷有礼了。”

见礼的人中,包括龙初九,虽然事先得到情报,司空石井随着皇亲而来,却不晓得是哪位皇亲,国丈、国舅之类的富贵闲人,都算得上皇亲,可真没想到是眼前这位。

楚王李诗歌,当初支持三皇子,与支持二皇子的晋王,曾一度斗得很厉害,却料不到最后二皇子、三皇子横死,赵王李昀峰成为黑马,脱颖而出,这两位汲汲半生,落得一无所有,在新皇登基后,成了难兄难弟,从此富贵无边,却无缘军国大事,郁郁寡欢,深入简出。

之前诸皇子夺嫡,斗争激烈,六郡权贵少不得选边站,各自投资,都有往来,沧溟龙家作为诸贵族之首,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却在二、三皇子身上分别投资,与晋王、楚王都往来颇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最终盘算落空,一起跌了个满地眼镜碎片找不着。

龙初九当时尚未接触家族大事,但也在饭局中见过来沧溟争取支持的楚王几次,如今久别重逢,看到昔日意气风发的故人,满是憔悴之色,着实唏嘘,上前见礼。

“温家主,请了。”

一进厅中,和***人见礼完,楚王目光落在温去病身上,还没等他开口,主动打起了招呼,“温家主虽然平常都在南方,但鼎鼎大名,小王听闻已久……果然一表人才,堪为国之栋梁,听闻先生的不老泉开发计画,不知募款状况如何?还欠缺资金吗?”

堂堂亲王,甫见面就摆出了亲善结交的姿态,对温去病的高规格礼遇,也让在场众豪少惊奇不已。

温去病表面挂着笑,心里也盘旋着不解,楚王估计已经认不出了,但他以前其实拉拢过自己,拉拢过“钢铁卫士”山陆陵。

大战时,作为人族第一战力的碎星团,在各方眼中可是必争所在,先是拉拢碎星团整体,发现拉拢不到后,就试图个个击破,哪怕能拉到四武神中的任一个都好,只要有一个能站队支持,就能在夺嫡战中涨一分声势。

楚王代表三皇子,多次会见山陆陵,摆出礼贤下士的架式,想要拉拢碎星团战力之首的山陆陵,自己拒绝了他三次招揽后,他高高在上的王子心性,就忍不住变了脸,语带威胁,自己懒得理他,却恼了后头进来的武苍霓,差点就拔刀砍人。

当时的自己,就只想把心思放在阵上冲锋、回营加班搞科研,不但把勾心斗角视为畏途,就连被人奉承、捧高帽,都懒得搭理,把这些麻烦都扔给韦士笔处理,从不站队或表态,这位楚王在自己身上着实花了不少心思,最后却是老鼠拉龟,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然而,楚王也不算无功而返,后来他特别砸下重金,诸多拢络攻势,打动了老尚,让老尚愿意助三皇子一臂之力,还帮着劝说一些干部站队。

老尚的这个判断,自己觉得是昏着,还气到了褒丽妲,她恼火之下,接受了晋王一脉的拉拢,宣示站到二皇子那边去,虽然就自己来看,褒丽妲这么干纯属赌气,没多少真心,但确实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她和老尚因为对峙,加深了歧见,碎星团内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结果,二皇子、三皇子双双殒落,无论答应过什么日后富贵或理想,都成空谈,褒丽妲、尚盖勇就像被双双赏了记巴掌,惘然若失,同病相怜的背影看起来,着实让旁人发笑。

……往事如烟,现在想起来,那时所有的不愉快与纷争,根本都不值一哂。

……但看着楚王又来到自己面前,似曾相识地摆出礼遇架势,自己着实感到有些……古怪!

楚王对自己并不了解,可自己还算是对他有一定认识的,他现在的动作,很反常!

李诗歌的个性,是典型的贵族子弟,和龙初九很像,眼高于顶,这种人偶尔也能装装礼贤下士,但本质上,是不晓得谦卑两字怎么写的,而自从新帝国建立,失去权位后,他再无作为,也没有再拢络人才的必要,据自己所知,这位王爷又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做派,什么人才也不放眼里。

……但为何今天他对自己这个人贩子,如此客气?眼中闪烁的神情,甚至让自己回想到当年,他头几次来拉拢山陆陵时候的客气?

……莫非,时过境迁,这位王爷又准备有所作为,甚至……不甘寂寞,要对新帝国作最后一击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