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三章 飞来横祸密侦司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三章 飞来横祸密侦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当初对于上京一事,存有多种目的,其中并不包括诈财骗钱,不过,横竖自己确实也缺钱,既然有机会顺手发财,自己就肯定不会往外推。

另外一方面,当前的处境,如同对弈,自己坐在这端,龙仙儿藏在对面那一端,自己对她完全看不透,甚至连她已经在棋盘上落了那些子,都看不出来。

这种情况下,和人玩什么以静制动、不变应万变,只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且说实在的,自己不是阿笔,真要静***下来扮智者、比脑筋好,这个自己可不行,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作。

碎星团的惯用战术中,有这么一条:当战局没有紧张到生死一瞬、胜负立判的时候,可以下几步闲棋,落些闲子,胜负赚赔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敌人如何反应,集资料,确认出敌人的思考模式与习惯,从而能在关键战役时,一举克敌制胜!

如今,这就是自己的打算,趁着双方还未图穷匕见,自己快速落子,量大又乱,逼密侦司应子,从而窥见龙仙儿的手段与思维,试着了解她的“棋路”。

但这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温去病自认落的几着都还不错,却不认为会有多大效果,因为这次面,不光是了解自己,还与自己出于同源,基本都是碎星团体系出来的,更由那个人一手,对碎星团的惯用手法,了若指掌,自己拿这一套在她面前耍,她有太多方法可以***了。

所以,当看到密侦司的使者上门,温去病不感意外,暗忖对方终于应子,可是在接过对方的帖子,明白来意后,却皱起眉头,把帖子交给旁边的龙云儿,也将她狠狠炸了一下。

“啊?”龙云儿微一错愕,奇道:“邀我出席得意宴?没弄错吧?”

使者态度恭谨,欠身道:“龙女侠已名列星榜,又身登地阶,最近与龙杀一的交手,表现杰出,如此优秀的身手,若不能为国举才,将是国家的损失,所以请务必参加。”

龙云儿手里握着红色的帖子,感觉复杂,自己和龙杀一根本没真正交上手,顶多就是气机碰撞,而且自己还落在下风,这样也能算表现杰出?果然官字两个口,话都是随人在说的。

不过,得意宴的举办,职权属于吏部,密侦司直接代吏部向自己发帖,这种行为非常不适当,照说是会挨上御史***的,密侦司素来重视规矩,不会轻犯这种错误,留下把柄给人抓,这反常的举动,背后……是大姐吗?

……这张帖子,该视作大姐发来给自己的邀请吗?

……其实自己真想与大姐见上一面,有很多话都想问问她。

龙云儿愁思百结,而在另一边,完全自来熟的温去病,已经和使者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还倒打一耙,埋怨密侦司的人不够朋友,葛长歌明明与自己相熟,只是宴会上发生一点小碰撞,居然就躲着不见面了,实在是没义气兼没朋友,太不够意思。

被温去病这么胡扯了一通,使者表情也很尴尬,但还是表示,就在不久前的稍早,有刺客潜入密侦司,刺杀伤重的大统领龙晋滔,葛统领奋不顾身,舍命相护,中了两掌三剑,性命垂危,目前昏迷不醒,正在接受治疗。

“呃,作人就是不能坏事作太多啊,不然报应……咳。”温去病收起惊愕的表情,正色道:“我的意思是,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老葛这样的好官,居然遭遇不幸,这是百姓的损失,请代我致意,后头我取回不老泉水,定回来治他。”

双方一阵互不信任的礼貌寒暄后,使者告辞,龙云儿眉头深深皱起,道:“葛长歌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

“天晓得,密侦司的人,能当到统领,哪个手上不是累积过千人命,鲜血无数,走哪都会碰到仇家,就算没仇家,莫名其妙遭了报应,也没什么好奇怪。”

温去病阴沉着表情,“再说,密侦司那是什么地方?妖魔鬼怪的巢穴,睁眼看到的每件东西,都藏着阴谋,说是遇了刺客,***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搞不好是老葛自己干了什么事,东窗事发,被自己人干掉,又或者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被处理了……”

龙云儿点点头,密侦司的事情,外人不可能尽知,自己也无从猜想,但既然事关密侦司,就可能与大姐有关,自己总会莫名多担心一份……

至于参加得意宴,之前小书也提议过,自己亦曾想过,所以倒是不太意外,就是不知道这回是怎样举行。

“……得意宴,是李家在百族大战前就搞出来的东西。”温去病摇头道:“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个***皇帝的***作为,为此还搞出轩然***……”

麒麟李家的皇帝,并不是个个都英明神武,天资不凡,庸碌之徒占大多数,其中甚至还有部分堪称***的。

当时,体重超过三百公斤的***头皇帝,以吃为最大嗜好,就连朝廷的武举***,他都一面大吃二喝,一面观赏考生表现武艺,甚至还觉得不够过瘾,接受佞臣的建议,改了当介武举***的方式,准备若干饥饿的魔兽,将考生与魔兽群困于会场内决斗,自己在旁边摆宴,与群臣一同吃喝观赏。

***皇帝,自以为得计,君臣尽欢,但的国家举才考核,却被弄成地下奴隶斗场一样的困兽斗,这件事不单让满朝文武哗然,更激怒了临场才知此事的考生们,他们作梦都没想到,自己苦练多年,出身也不凡,竟然被当成奴隶一样看待。

不少毫无准备的考生,被魔兽撕杀了,造成了大量无意义的流血,但最后,一名特别剽悍的考生,奋力搏杀了几头魔兽,更趁着***皇帝兴奋站起,朝他举杯鼓掌时,掷***刺杀。

皇帝身边有众多高手保护,这一***,当然没杀到人,可是过度肥胖的皇帝,本来心血管负担就重,身体也不好,给迎面飞来的掷***一吓,心脏病发,当场驾崩殡天,后头更因为引起诸皇子争位,内战打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回归正轨。

新皇即位之后,为了纪念这桩不堪回首的错误,特别立下传统,武举比试,分晓胜负之后,由皇帝亲自设宴,款待胜利者,封官进爵,并且由皇帝亲自斟酒祝贺,堪为人生最得意的登龙之刻,是为得意宴。

“……多年以来,武举的***形式,有过很多变化,有两两对比淘汰制,有单纯独自舞刀弄剑的评分制,有过一个大擂台,一群人上去乱战,看谁能撑到最后的这种,也有放大堆魔兽进去的生存游戏制,这回是哪种比法,目前还不晓得。”

温全无论是哪种,比完之后,皇帝摆得意宴祝酒的规矩,倒是一直维持了下来,这回如果卖力点,兴许还能见到李家那人。”

龙云儿奇道:“哥哥你真想***参加?”

温去病摇头道:“帖子都来了,不去,难道等着官兵来包围吗?这可是国家征招呢。”

龙云儿点了点头,道:“但参加得意宴,又不是我们的真实目的,哥哥你不是要相救韦帅吗?”

“说是这么说,但阿笔到底被关哪去,现在又没线索……”温去病懊恼道:“如果我有九重天阶的实力,现在就杀进宫去,抓着一大票人质,逼他们把阿笔交出来……还真别说啊,搞不好,这次就得靠在***中过关斩将,制造机会,最后趁着李家皇帝敬酒,拿把刀抵在他脖子上,逼他们放人。”

“……哪可能作得到这种事。”

龙云儿苦笑,却也晓得当前己方确实遇到了困局,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有大姐在,己方根本毫无藏身暗处的优势,说得实际一点,现在每天睁开眼,就等着别人通知,大军团团包围住自家,地道也被堵死,要强行杀出血路去。

而且这还不是一个能够硬干的对手,温家哥哥分析过,大姐在晋王府中的那番做作,很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神魔修练过程,在若干时间内,遭遇返本归源,力量尽失,归于凡人,直到修练完结,力量与境界更上一层楼。

普通人修练遇到这种状况,通常都是找个深坑躲起来,处在绝对安全的地方,闭关闭到死为止,就怕出事,但大姐她可能心智状态异常,玩得特别疯,明明身上一点力量都不剩,还是敢在晋王府上窜下跳,耍弄一众高手如无物。

不管怎么说,能做得到这一步的大姐,实力肯定天阶无误,更别说这次修练完成,更上一层楼后,不晓得又到什么层次了。

没了敌明我暗的优势,正面实力又比不过人,己方想要逆转这情势,首先就要提升手上实力,换句话说,温家哥哥或自己,起码要有一个人晋***阶,很明显……绝不会是自己。

“不止……”温去病果断道:“除了晋***阶,还得要先打造出一件神器来。”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