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一章 登天的决心(紅包満五百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帝都之内,虎踞国公府中,武战豪原地踱步,焦急不安,大姐武苍霓一声招呼不打就消失,她这趟回来不知在想什么,状态异常,现在又无故消失,不晓得会干出些什么事来,着实让自己担心。

得意宴举行在即,换了以往,自己要嘛是和门当户对的各派菁英,外出玩乐造势,要嘛就是闭关修练,把身心打磨到最佳状态,几曾想到今日会这么狼狈,为了自家老姊,在院子里负手猛绕圈,坐立不安,真是情何以堪?

好不容易,半夜三更,外头的岗哨总算传来消息。

“大小姐回府了1

仿佛得到解脱,武战豪如释重负,立刻打开大门,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几下子就奔出老远,直到街道尽头,看见武苍霓一人独行,身上没有受伤,但失魂落魄,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个异常的表现,武战豪看在眼里,真是给吓得不轻,大姐几乎已经是天阶之下第一人,世上少有敌手,为人又机警善谋,不会轻易中暗算,怎么出去一趟,回来竟然变成这样?难道真出了什么事?

“阿姐,没怎样吧?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不声不响跑出去,又这时候才回来?时间都多晚了也不看看,这么晚了还在外头,要是出了事情该怎么办?家里人也不知道多担心……还有,刚刚传来消息,在外头和寒心上人那淫贼动手了,怎么能和他动手呢?这事传到有心人耳里,流言蜚语不知道会说得多难听?不会真的被他怎样了吧?”

武战豪焦急道:“像这种事情,以后别出手,让我出手就行,我负责砍死他……不,好像也不太妥当,我出手,别人会以为我们武家哪个女眷受害,还是会想到身上,甚至想到更多的人……对,我可以匿名买凶杀他,易水坟,我们可以找九外道,浮萍居有匿名跑腿服务,由他们去接触易水坟……”

越说越急,也越说越乱,武战豪在姊姊面前来回踱步,连珠炮似的说着,却全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出口,因为关心,整颗心完全都乱了。

原本失神的武苍霓,慢慢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心慌到胡言乱语的亲弟弟,虽然已经是个昂藏大汉,可这慌乱的模样,就与当初自己离家追随碎星团时,小小年纪的他追在后头,两眼通红的模样无异。

想到那时的情景,武苍霓莞尔微笑,缓缓开口,用因为疲惫而沙哑的声音,道:“阿豪,祖传的视破凝绝,你有练吧?”

“有啊,不是早知道了吗?”

“练得怎么样?几成火候了?”

“还没到精通的地步,但也足可……唉呀1

一声惨呼,彪形大汉一下跪倒地上,着红肿的双眼猛流泪,痛叫半天后,才大叫:“武苍霓!、又用这招?问完识破凝绝就眼1

“又不是只你一个,武家之内,被我这么问完就插眼的多着了!这样也中招,只证明你不成熟。”

斥喝声中,含着笑意,武苍霓精神抖擞,眼中一下恢复了神采,“给我站起了!我武家男儿,哪有你这种废柴!一点小伤痛,就倒在那里哀半天,成何体统?”

积威之下,武战豪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立刻站直身体,睁着犹自猛流泪的双眼,立正动作标准笔直。

“站得不错1

武苍霓横臂一扫,打在武战豪胸口,出一声破锣似的闷响,武战豪被推得平移两米,脸色一白,庆幸自己及时运起金甲禁绝,也多亏自己的禁绝练得不错,才没给阿姐一击而破。

“好小子。”武苍霓打量了弟弟一眼,微笑道:“能扛得住这两下,真的像个男人,不能再当你是小孩子看了。”

武战豪皱眉道:“阿姐,怎么怪怪的?没什么事吧?”

武苍霓不答,只是抬起头,仰望天空,看着天上点点繁星,闪烁不定,良久,才呓语似的泄出一句,武战豪听得不是太清楚,但依稀是一句……

“他很好碍…这样就好……很好。”

莫名其妙的话,武战豪一头雾水,刚想提问,完全回过神来的武苍霓,已经恢复了主帅的威势,眼神一厉,道:“传我的命令,从库房提取八千金币,天一亮就送到温府,认购不老泉渡假村的股份,这个投资案有大利,我武家可不能落于人后。”

此时,温去病在鸳鸯楼大出风头的情报,早就传遍帝都各大势力,甚至传往全帝国,武战豪也早就看过报告,更晓得自家大姐在西北时候,与温去病联手抗兽族,算得上患难战友,出手帮个一把,亦是情理之中,可一出手就是八千金币之钜,这也未免……

“阿姐,八千金币,都可以在西北盖座城了,一出手就这数,会不会……”

“看你这熊样!我神都武家,堂堂豪族,什么没有,难道还拿不出八千金币?告诉你,少于这数目,拿出去我还觉得没面子咧1

武苍霓理直气壮,堂而皇之地贯彻自己假公济私的行为,既然温去病与碎星者有关,又与山6陵有关,这笔钱交到他手里,定然对碎星团有助,这是自己早就想做的事。

“那……这笔钱?”

“当然是武家出了,还是你小子已经富到流油,想替家族贡献,主动把这笔钱给出了?”

武苍霓话声不善,武战豪哪敢接腔,暗里腹谤败家女果然吃里扒外,以前还在家里的时候,花钱就是大手大脚,跟着碎星团跑的时候,也没少往家里掏钱去补军需窟窿;嫁到司马家后是没再向娘家拿钱过,哪知道这次一回来,立刻就败掉八千金币,真是家门不幸……

“另外,送钱过去参股的时候,顺道传句话给温家主,不老泉地产开,兹事体大,下午我会亲自到访,与他商量细节……”

不着痕迹,武苍霓淡淡说出了参股投资背后的真实意图,但话出口,随之一顿,“还是算了……钱照送,股照参,面就先不见了。”

武战豪隐约觉得,姐姐的口气有异,问道:“阿姐,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只是,忽然意识到,当前的局面,我们最需要的并不是钱。”

……儿女私情,不是现在该纠结的东西,沉溺在这里面走不出来,只会让自己变弱,扯同伴的后腿,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吗?如果是,这些年的沙场历练就白过了。

仰望天,武苍霓幽幽叹了口气,再低下头时,虽然没说话,却无声地握起了拳头。

……十日内,冲击天阶!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所以呢,以那个傻妞的直线条思考,吃了这碗大大的闭门羹回去,现在肯定卯起来,准备要冲击天阶了。”

随手放下刚完成的最后一把宝伞,温去病看着眼前堆得老高的五百把宝伞,点了点头,能维持这样的效率与度,自己果然宝刀未老,不愧是碎星团的第一苦命加班工。

同样一夜没睡的龙云儿,睁着大眼睛,听着温去病的说话,暗自庆幸练武果然还是不错的,要是没有这一身武艺,自己熬个夜就会睡眼惺忪,哪还能这么精神奕奕?

当然,比起眼前这个熬夜狂人,甚至是熬到必须嗑辣椒油的专业大户,这个自己是万万比不过的……

“哥哥你对武帅真是了解。”龙云儿苦笑道:“看你对她的掌握,如臂使掌,如掌控指,好像完全把她控在手中一样。”

“她本来就是直线条的思维,像个冲锋箭头,要挡住很困难,要预测却容易,要是没有我,第一大队和她早就不知道完蛋多次了。”

温去病的话,龙云儿依稀能想像当时场景,碎星团第一大队是出了名的冲锋队,悍不畏死,破城歼敌,大队长山6陵给人的印象,又是勇猛粗豪,不善思考的样子,天晓得这个貌似愚鲁的男人,心思灵活,鬼点子比谁都多,最恨的就是打硬仗,敌人一开始就搞错,等到现上当,往往已经来不及了。

“那几年里,我们朝夕相处,我整天盯着她看,从三围资料到心理状态分析,哪个我不是看在眼里?”

温去病摊手道:“之前是分别六年,有点不熟,但在西北把最新资料补上后,要预测她的想法,根本没难度。”

龙云儿奇道:“武帅也是个七窍玲珑心的聪明人,怎么她就没能了解哥哥你呢?”

“……因为她打一开始,就是追着一个幻影在奔跑,很多时候,人就只能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自己不想看的讯息,明明在眼前,也会被自己刻意忽略掉。”

温去病摇头道:“这也是我不敢贸然和她相认的理由之一,不然以她的心性,如果知道山6陵从来不存在,甚至年纪还比她协…这个精神冲击在前,她若心思恍惚,登天阶的结果就是一场悲剧了。”

停了停,温去病补充道:“如果给她时间,知道山6陵***的冲击,她总会想开……但就是不能在冲击天阶的关键时候,影响到她………

龙云儿一怔,这才明白温去病为何将武苍霓拒之门外,不过……

“那……哥哥你能帮武帅一把吗?”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