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黑作坊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黑作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运劲护门的时候,龙云儿承认自己是有些心不在焉,轻忽大意了,但瞬间涌来的大力,破去门上的防御结界,轻易瓦解自己的气劲,更把自己震飞出去,这一手神功奥妙,着实把她吓得不轻。

……如果是真正动手,武苍霓岂不是一刀就能斩杀自己?这可比什么龙杀一、寒心上人厉害得太多了。

……这就是能竞争月榜第一人的实力!

不过,站在门边的温去病,却一脸淡定,全然没给这一击吓到,而是好整以暇地摇着头,叹道:“都这岁数了,还是这么爆脾气……一点长进都没有啊1

跟着,温去病随手拍开已经碎断成数截的门栓,双手将门拉开。

武苍霓站在门外,一掌没有能将大门成功拍开,怒气未减,却转为内敛,面上没有表情,静静再推出威力更强数倍的第二掌,要一举开门,门却忽然开了,温去病从里头走出来。

掌势未停,温去病看也没看迎面而来的这一掌,淡淡吐出三个字。

“他很好。”

只这短短三个字,传入武苍霓耳中,刹那间,如遭雷击,让她呆若木鸡,愣在当场,什么怒气也在这瞬间化为乌有,这些年来的无数辛酸、多少压抑,都在这一刹那涌来,怔怔地,差点就掉下泪来。

然而,对面温去病一句话扔完,马上就把头缩回门去,动手立刻要关门。

虽然分神,武苍霓反应仍快,一伸手就把要关的门挡住,眼神中一股执着的怒意隐现。

……把话说清楚!你不可能这样就打发我!

温去病一语未发,面上笑意未减,斜眼看看天空,示意看不见的帝都大阵。

……大阵就在顶上,说什么都有人听见看见,女人想干啥?

……其实我的身分早就暴露,的也一样,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龙仙儿那女人都心里有数,有没有帝都大阵都没差。

……问题是,这档子事,我知道,她知道,就唯独不知道,我才不信毫无顾忌。

果然,当意识到顶上的帝都大阵,武苍霓心中一动,挡门的手一松,温去病急急关门,差点就把***的手指夹到。

又一次被关挡在门外,武苍霓扬起手,又想拍门,但这一次,举起来的手没能拍下去,武苍霓回头看了天空一眼,最终把手放下,静静地转头离去。

门内,感应着武苍霓的离开,温去病向龙云儿比出了胜利手势,没发出声音,单纯以唇形说话,『看,行为模式太明显,就很好掌握,太好被人掌握的结果,就是很容易被人当傻瓜耍。』

看到这表情,龙云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无言了半晌,这才指指天空,道:“我觉得,大姊她对你一定也有同感1

这算得上是当面一记狠呛了,温去病却笑了笑,道:“没到最后,谁傻谁聪明还很难说,走,先去跟我把东西做出来,不把相应的道具搞定,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人家眼下,感觉太差劲了。”

语气平和,微笑中却有一丝冷意,龙云儿看在眼里,心中一凛。

……温家哥哥,已经下定决心了吗?虽然这两天每次说到大姊,他都笑得云淡风轻,对于被大姊耍得晕头转向一事,似全不在意,但心里其实不平静吧?

……被小小捉弄,被小小戏耍,都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大姊在他心里的分量很重,但这份量,绝不可能重过碎星团的血债,他有太多的好兄弟,甚至整个人生,都在那一晚被葬送了。

……而一手主导那一夜所有经过的,似乎就是大姊,甚至包括其后的沿途追杀,也是由她排布,这根本就是罪魁祸首的级别,温家哥哥与她没有和解可能。

……希望这其中有什么隐情,比如说大姊也是***无奈,不得不为,这样或许还可以有点转圜……不过,真的可以吗?温家哥哥不光是自己一个人,背后还有碎星团的幸存者,他们能接受***无奈这种事吗?别人不说,光是一个香雪就不可能答应啊!

……唉,怎么他们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的?大姊到底在想什么?

想到温去病先前叙述,废祠中的那一幕,现在基本已经肯定,烧死在那里的焦尸,确是大姊无疑。

无论她有什么神通,自灭后重生于他处,被烧死时候的无比痛苦,都是实在承受的,真不知她是怎么承受下来?又为什么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来表现?这几年里,她到底怎么了?

龙云儿心里叹息,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沉重地跟着温去病进入地下密室,自己早先已经将那里打扫过,整理出地方来,布置成一个简易的小工坊,现在正好开工。

温去病一早就准备好了设计图,那是一把七节构造的宝伞,工序繁复了些,每一节都有不同的法阵内旋,而且每一节的法阵数都是三重起跳,总计二十一重的法阵层叠,要顺利运转,又互不干扰,着实不是容易事,但材料上,似乎没有什么太珍稀的素材。

默默看温去病开工半晌,龙云儿忍不住问道:“哥哥,这么一把伞就能屏蔽帝都大阵?我听说帝都大阵玄奥无比……”

温去病头也不抬,迳自答道:“那当然!也不看帝都大阵是谁设计的?”

龙云儿一怔,觉得这***好怪,普通匠师自信爆棚,应该是说“也不看看这把伞是谁设计的”,而不是……

但回心一想,他还真是没说错,帝都大阵就是他自己设计的,现在要回来钻自己当年的空子,搞不好还是预先留下的空子,当然好搞定。

“别做那种让人不高兴的想像!我才没那么下流!设计出不完美的作品,有伤我的美学。”

温去病忙着手中工作,打着法咒组阵,“我交出去的法阵设计,在那时是无懈可击的,但这几年开发出新技术,就有空子可以钻了。”

“你还有美学?”龙云儿奇道:“哥哥你不是说,那时候天天赶工,又欠缺资源,每次都是在垃圾堆里拼东西出来,有什么就用什么,能用就行,根本顾不上完善,这样你还顾得上美学?”

“不准吐槽的老板1

温去病随手就扔了一截铁棍过去,“帝都大阵的侦防能力,已经到达***的程度,即使连续被破几个阵眼,削弱许多,仍然不可轻视,这把伞张开后,能屏蔽大阵的侦测,伞下之处,就大阵操控者看来,就是一块被挖空的虚处。”

“啊?”

龙云儿吃了一惊,不是因为宝伞的神效,而是因为这种做法,以前温去病曾经告诫过自己,是最蠢最笨的***行为。

“哥哥你以前不是告诉我,对付大范围的侦防结界,应该做的是融入,而不是只想着消失,必须要化为结界的一部份,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才是正确手段。”

龙云儿愕然道:“如果只顾着让自己消失,在结界上看起来凭空不见一块,反而更惹眼,是***的作为吗?”

“道理是这样,但帝都大阵是我亲自设计的,特别防着这一手呢,没空子可以钻。”

温去病手一拍,将最后组件拍入,前后不过十分钟,一把宝伞已经制作完成,“反正只是要确保说话没人听见看见,显眼就显眼吧,只要听不见、看不见就行了,再说……”

斜眼瞥向旁边的木桌,上头的素材堆了一大叠,足足可以组装几百把宝伞出来,温去病冷笑道:“单独挖空一处,看起来当然显眼,可如果帝都之内,同时挖空几百处,我倒,什么地方才更显眼一点。”

听到这么个***,龙云儿有翻白眼的冲动,自家哥哥果然是治安的乱源,看这架势,还真不是只顾着自己隐形,而是要搞得帝都大乱啊!

“少天真了,我们进城那么大排场,又住这么大的宅子,撒金币雨,那么多的仆从,以为不用花钱吗?浮萍居做善事的?”

温去病哂道:“我答应了,替他们搞五百件能遮蔽帝都大阵的装备,他们才这么大方的,今晚不睡觉也要交出来,否则明天一早不用密侦司上门,光浮萍居就要把我们追斩九条街。”

“喔,那……要熬夜的话,***泡茶。”

龙云儿快步往外走,想去泡茶,经过摆放材料的木桌旁,看见那边除了小山高的材料外,底下还用一大块帆布,又盖了一堆东西,非常可疑。

算算材料,桌上那一大堆,应该已经够做五百把,底下这些应该不是,而考虑到早先诈走葛长歌后,温家哥哥还在地下室里忙活了好半天才去赴宴,这堆东西该不会……

心中一动,龙云儿猛地伸手,把那一大块帆布掀开,然后,彻底愣在那里。

帆布底下,密密麻麻一片,起码几百个门形的金属铸物,上头的花纹咒印,非常眼熟,赫然就是早先得自太一的时空之门。

早先的那一个,已经交给心魔阁,拿去套金叶了,但在这里的几百个……

“……造模子花了不少时间,往里头偷偷加料难度很高,比预期中麻烦几倍,但是完成以后,剩下不过就是铸模浇灌,容易得很,这些只是第一批。”

温去病停下手边工作,抬起头来,目光冷淡,“明早浮萍居把这些发散出去以后,我倒,天子脚下还怎么维持秩序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