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九章 拍门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拍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星榜第一,这个头衔未必代表什么,但能够占据这头衔良久,又差点袭杀月榜中人得手,龙杀一的名字与实力,绝对有代表性,禁得起考验,龙云儿在双方气机碰撞的瞬间,就知道自己不是Wwん.la

这位堂兄虽然年轻,武道上却已卓然成家,将龙家武学融会贯通,远超过许多成名已久的叔伯,还脱出龙系武学范畴,别开蹊径,提纯龙血如兽,走上杀道不归,龙家里很多人提起,都是既羡慕,又畏惧,且惋惜。

对上这样的敌人,打不过没什么好奇怪,但不能心存惧意,若在他的兽意杀念笼罩下,生出惊恐、退却的想法,气机牵引之下,就算本来实力相差不多,都会败得如石破卵,是夺人意志,而后摧敌的极上乘境界。

龙云儿的应对,凝神屏气,禅心如镜,合掌映镜空,照见大千,不求反击,而是在身心空明的状态下,将金刚身的护体之能提到最高,先承受攻击,再行***,不贪求,无杂念。

瞬间的反应,就连后头的温去病阃罚庋就返淖手驶故呛懿淮恚涣俗约夯故巧铰搅甑氖焙颍茏龅姆从σ膊换岜日夂玫侥娜ィ还裢碛Ω檬怯貌坏剿鍪至恕?p> 杀念动,兽影疾,天上冷月骤映清辉,没有温度的冰寒刀虹,划破黑夜,斩入血肉,带出一条赤色红线,当冷月凝为一把弯刀,握在飒爽美人的雪白柔荑中,天南武凤已经现身当常

挡在龙云儿身前,武苍霓就那么随随便便站着,身上衣袍微微飘扬,却有一将当关的壮烈气势,仿佛身后之地,即是所守之土,万马千军不能过。

在她对面十余米外,身穿黑色皮草的如兽男子,低蹲在地,任肩头血流如注,眼中有惊愕、有痛楚,更有几分狂喜。

另一侧,寒心上人犹自惨嚎不绝,满头光润长发,都已经给烧得精光,可是焚烧的头部皮肉,隐约出现蛇类一样的鳞印,抵抗火焰的焚烧,更将毒物侵蚀拒之于外。

这是血脉苏醒的效果,传闻寒心上人得到天府王家血脉中,万中无一的玄武之血,因而备受期待,只是最后心性难承血脉变化,最终身心俱变,走入邪道,古秘奥妙的玄武血脉,在他身上变得如此邪祟。

“我的眼睛、我的眼……”

了好长一阵,寒心上人才放下手,脸部生出一块又一块的红斑,却没什么实质伤害,一双眼睛也变成赤色金瞳,闪烁如蛇,瞪着龙云儿,散着深深怨毒,像是随时都会扑上来,咬上要命的一口。

但无论有什么想法,他们都无法再进一步了,本来打算袭击温去病,泄愤之余也测测他的底,却不料惹出了武苍霓,这是个意想不到,也招惹不起的敌人。

哪怕星榜前列,威名赫赫,甚至能够威胁到月榜中人,能够硬杀大多数的地阶高手,但在密侦司尚未公布的最新排行中,武苍霓名列月榜第二,只输给离奇杀出的山陆陵,几乎就是天阶以下第一人……

刚才横空斩出的冷月一刀,来时无影,没时无踪,无懈可击,龙杀一、寒心上人都是高手,又怎会看不出敌人的厉害,更别说这女人身分尊贵,牵系神都武家、平阳司马两郡的神经,龙晋滔就曾耳提面命,没得到同意之前,绝不能对她动手。

“……星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等实力,也能在帝都横行,真是不知所谓。”

手握弯刀,武苍霓睥睨霸气,当对面的两大高手是街头混混一样,说着只有她够资格讲的豪语,语毕,一声断喝。

“不堪一击,全都给我滚1

一声沉喝,蕴含紫度雷绝的无上玄功,如一阵闷雷从地上震发,数百米内的房屋,别说是门窗震动,就连土墙都有破裂受损的,如此大的动静,是摆明要将事情捅破天了。

龙杀一、寒心上人不能再留,披着黑色皮草的男子,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而成为红面光头痴汉的寒心上人,恨恨地瞪了温去病一眼,又贪恋难舍地看了看龙云儿,也跟着离开。

武苍霓没有进一步动作,这两人可不是外道邪魔,背后有***力量,帝都大阵也掌握在他们自己人手上,刚刚自己出刀时,周遭的大阵已经悄然旋动,若逼得太过,自己未必能讨得到好去,更何况,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

“武帅,很久不见了,西北一别后,康健如昔,温某不胜欢喜。”

敌人一退,温去病拱起手,非常客气地见礼,武苍霓微微皱眉,道:“很久了吗?怎么觉得好像不久之前才刚见过?”

“呵呵,在下今日才入的帝都,之前都在路上狂赶,应该没有和武帅偶遇的机会,武帅这话,就让在下不太了解了。”

温去病笑着,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武苍霓欲言,但考虑到顶上的帝都大阵,又把话压了回去,看了看左右,道:“帝都近日不太平,各路左道邪魔横出,还有鬼尊乱世,你们的马车碎了,我陪你们走一程吧。”

“这怎么好意思?不过,西北别后,确实很思念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那就叨扰武帅一程了。”

温去病话中藏机,武苍霓心中又是一动,也不多言,此时车夫早就不知逃到哪去,武苍霓护着两人,朝着温府而行。

一路上,武苍霓没有与温去病交谈,而是与龙云儿并肩行走,态度恳切,像是见着一名非常欣赏的同性友人,也不多问别的,只是指点她武学与应敌策略。

武苍霓并未修练寰宇咒武,但在碎星团中耳濡目染,通晓其中诀窍,又是待在第一大队,跟着山陆陵,对金刚身理解尤多,刚刚龙云儿虽未真正出手,只是运气摆了个姿势,落在她这位武道大家的眼里,已经看出很多东西,对龙云儿的提点,一词一句,都说在关窍上。

“……看的架势,是已经把金刚禅定,修练到登堂入室了,这点很好,当年队长他都没能修练这门功夫,已经比他更占优势……”

“金刚印练到一定程度后,能够内结金刚定,如果能练到这程度,内结凝气,在硬扛敌人打击时,效果会更好,刚才龙杀一的攻击,若是已能内结金刚定,未必就扛他不祝”

“有沧溟龙氏的传承,抛弃了未免可惜,金刚五蕴之中没有爪功,却也不是不能自行融会,弄一门大力金钢爪出来,武学没有上下乘之分,唯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好的,看那龙杀一,不遵常规,却比正统更强,我那一刀本来冲着取他性命而去,他竟能避过要害,那就是……”

一句句提点,有些是龙云儿平时稍微想过,却不敢深想的,有些则是根本连想都没想过的,骤然受名师指点,眼前如开新世界,心头又是振奋,又是欢喜,不住点头。

不过,龙云儿也心下清楚,对方可不是到处做善事的好人,自己也没那么大面子,能得到天南武凤的认真指点,全是因为走在后头的那位。

一路上,武苍霓与自己并肩而行,从没向后头看一眼,温家哥哥也没开口说半句话,但自己禅心映照,却看得出,自始至终,武苍霓大部分的精神都放在身后,注意着身后那人的每个反应、每一下呼吸,而温家哥哥也明显知道这些。

……这两个人,虽然没做任何交流,却有默契。

……和他们走在一起,虽然他们彼此没对话、没有眼神交会,却能让自己强烈感觉像个外人,这份默契,真是不简单。

……要是有一天,自己和温家哥哥也能这样就好了……

这一路,走得不慢,很快就到了温府,门口的家丁连忙开门,要恭迎主人和贵客到来,温去病却一个箭步窜上前,拉着龙云儿的手,抢先跑到门后,对着站在外头的武苍霓道:“天色已晚,有劳武帅一路相送,现已到府,为免闲言碎语,就此别过,再见。”

语毕,不由分说,甚至也不管一脸惊愕的武苍霓,举步想上来说话,温去病伸手重重一推,就把两扇大门用力关上,武苍霓一步窜上,重重砸来的门板,几乎就碰在雪白的鼻尖。

……这还真是最典型的过桥抽板,一路护送,末了被挡在门外!

武苍霓看着紧闭的两扇门,面色沉了下去,胸中郁闷渐生。

……自己可以顾虑对方的立场,就这么顺从建议,掉头离去,又或者……

大门内,温去病才关上门,就急急让龙云儿摆开马步,凝运大力金刚劲,全力撑护住门,整个动作还一点声音都不能发,这诡异的布置,让龙云儿心生不安,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至于吗?哥哥,武帅她……”

“嘘!嘘1

温去病才作声,一股大力自门外涌来,双手撑着门的龙云儿,一下没能站稳,虽然守住了门,人却给震得飞了出去,整扇门连同围墙一同震动,门外一声怒喝,如同虎啸。

“姓温的!给我出来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