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画里走出的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画里走出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的个人实力如何,确实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众所周知,在公开资料上,这位温家家主体弱多病,武功只练了个稀松平常,更从未展露过血脉力量,似乎是那种无法唤醒血脉力量的废人,连低阶的阶字都踩不上。

但这么弱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堂堂一族之主?更别说,他还一手拽着破败的温家,在短短时间内富裕家,追杀碎星者到令人头皮麻的狠辣程度,这绝不是单单仅具智略,没有***能力的人可做到。

温家与***势力的几次冲突,展现了在阵法方面的非凡之能,惹人疑窦,开始有声音出现,觉得温去病可能是阵道大家,但这猜测没有获得证实,也没人见过温去病的出手。

这一回,各家想要探温去病的底,基本目标是弄清楚他到帝都目的为何,还有一些***方面的意向,倒没想过要测测他的手底功夫,不料龙杀一、寒心上人横插一手,竟然促成这样的机会。

听到温去病主动说要负责找回面子,在场的各家菁英,眼睛都一下亮了起来,就连龙初九都是一怔,口中虽然说不好意思,不能劳烦了贵宾,却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让温去病自由行动,带着那名美丽秘书离常

……不过,单纯要寻衅生事,也还罢了,为啥要特地换身衣服?这未免太令人费解?

龙初九看向在席上的朱望宇,以目光相询,后者尴尬摇头道:“***港市的时候,也见过此人几次,只知他好标新立异,每多狂妄、荒诞之举,人所难测,至于他有什么真本事、又打什么盘算,小弟也一无所知。”

席间各路菁英,纷纷摇头,都用好奇的目光,望向门外,而温去病则与龙云儿则是已经来到停于楼外的马车,龙云儿在外看守,温去病上车***,更传出说话。

“这帮家伙搞错了……我听到那人向龙初九的报告,在那喝花酒的,还有夏侯章、李月白,还有莽荒殿的人……没义气!拚了命救他们出来,喝花酒居然不叫我,早知道当初就让他们全埋在天牢里。”

温去病用极低的声音埋怨着,龙云儿当然不会理他的胡言,而是听懂了话中的真实意义,惊道:“密侦司与心魔阁、莽荒殿的人会面?”

“何止?”温去病哂道:“他们不是还叫了姑娘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妓……星月湖?”龙云儿奇道:“密侦司是想让这几家外道坐下来谈判?为了这几日的事商量?这不是疯了吧?心魔阁才刚和密侦司激烈冲突过。”

温去病笑道:“不然咧?展现强势,把这几家外道一股脑扫荡了?如果做得到这种事,九外道还能传到今天?别傻啦,打归打,治安归治安,再让这些邪人成日乱闹,密侦司也坐不住,起码先把能控制的地方控制住,否则,真要让九外道在帝都火拼,闹给全帝国看吗?”

龙云儿颇感郁闷,自己虽不是笃信正邪不两立,但看帝国处理这些邪魔外道,不是清剿,而是约出来谈判,身为帝国的一份子,感觉真是不舒服。

“密侦司应该不至于想砸龙家的场,意外碰上的可能居高。不过,两个年轻新星,还不够份量主持这种谈判,但也不可能让大统领出来,自堕帝国的体面,所以我猜又是老葛被抓出来扛事……”

温去病朝西侧看了一眼,道:“信不信,如果这时候我们闯进去,见到的熟朋友肯定比龙初九那边更多,直接打几声哈哈,就可以凑几桌麻将了。”

龙云儿低声道:“那还不都是哥哥你的朋友,不过,龙杀一凶名极盛,哥哥你可得……”

“凶名?他难道比龙晋滔还嚣张?”温去病神情冷漠,“龙晋滔成名几十年,尚且被我打到仆街,他一个小的,也想在我面前兴风作浪?”

龙云儿想想也真是,那位大堂兄,虽然在年轻一辈龙家人之中,堪称杀神,却和早成恐怖传说的龙晋滔不能比,如今连恐怖传说都栽在温家哥哥手下,他哪会把什么星榜第一放眼里?

“不过,哥哥你到底打算……”

才刚想问,温去病已经推门下车,当看到温去病的模样,龙云儿一下呆了。

龙初九等人在厅中等待,时间分秒过去,等不到温去病回来,也不见那边有什么动静,为之心焦。

一名王家菁英脱口道:“姓温的该不会溜了吧?”

话方出口,远方一阵骚动之声,迅往这边靠近,众人一阵惊疑不定,就只听那阵哗然之声,越来越近,最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

“各位久候,我回来了1

“你、你谁啊1

虽然声音听起来像温去病,龙初九仍是忍不住这么脱口而出,因为眼前这位奇人的扮相,不但诡异,甚至有些***。

黑色的高帽,长约半米,简直像戴了一截烟囱在脑袋上;大红色的背心,挂满一堆金属锁片,闪亮到刺眼,;黑色的皮裤、黑色的皮靴,再配上一件满是长长白羽的大衣,乍然看去,像是一只好大的红腹白羽雁飞了进来。

白色的手套,拿着古铜色的金属手杖,走路有风,洋洋洒洒,只有单镜片的眼镜,目光显得锐利,嘴上甚至还多了两撇很性格的小胡子,温去病仿佛是从某幅图画里走出,完全不属于这个国度的人物,就这么顶着众人的目光,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奇异的扮相,不光是让这里的人看到傻,打从进门口的一路上,就疯狂吸引着人们目光,大批人跟在后头指指点点,错愕惊叹,不晓得多少人直接在路上看了一眼,然后傻掉,还有许多人直接追着过来,想看看这个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想要干什么?全都挤在门外,往里头看来。

“在下平常都在南方作买卖,此次入京,承蒙各位公子爷看得起,先敬各位一杯,先干为敬,请1

温去病摘下大礼帽,一口饮干了酒,笑道:“老温别的不会,见识什么的,更不敢与各位大少比肩,不过有些海外的轶闻,倒是可以和各位分享一二。”

六郡贵族子弟,浮夸无能的草包自然不少,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整日干的浑帐事,简直让人怀疑智能水平,不过,今天的这个宴席,既然能各自承担家族的委派,来这里的各家、各派俊彦,自然也不是酒囊饭袋,一个个都是做过功课,看熟温去病相关情报的。

所谓的情报,就是这六年来,温去病刻意表现出来的东西,是他想要让人了解的部分,读完那些报告之后,这些青年俊彦对温去病的印象,基本就是杀千刀的人贩子、贪利敢冒险的亡命徒。

这些刻板印象,基本没错,但直到温去病开口,他们才现自己看漏了一点,所有和温去病相关的档案中,都会提到这一点,却也都被人忽略,因为相较之下,他死命猎杀碎星者的狠劲、身为奴隶商人的名,更引人注目。

……但他同时也是帝国之内,排行前几名,甚至屈一指的走私商人!

走私,在帝国属于违法买卖,虽然有利可图的违法生意,照样有人干,但与海外诸国的贸易,似乎也不是只要敢豁出命去,就能干的,除了帝国人对***的未知触,海外诸国似乎也对帝国存有某种顾忌,不愿过多接触。

那些所谓的走私商人,大多只是从海外运一些农产、矿物、药草之类的物品回来,只有岭南温家,仿佛出海不是为了通商,而是探索世界尽头,船队走得比谁都远,带回来的……也都是***走私商所拿不到的稀奇古怪玩意儿。

身为六郡八门的菁英,无一不是见多识广,饱读各类书籍之辈,龙初九就相当自负文武双全,可温去病一开口,登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在极西之地,有岛国珍佛明,物产丰硕,人民喜爱诗歌与酒,该处政教合一,大神庙享有崇高地位,当年公主患有心疾,皇室悬赏,只要能取回救命药草,就能娶公主,继承王室,不知多少人前仆后继……”

“……大海上,有罪恶之岛,岛群形如弯月,由各族流民所共居,擅长铸造,虽然只是群岛,却商业极盛,岛上每年输出的军武,不逊大国……”

“……北方的大冰原之中,有巨人脚印,往北深入雪峰,可以见到巨人之坟,身高百丈,巍峨如山,封冻于冰柱中,永恒沉眠……”

“南海有沙漠之国沙赫兰,国内有富庶绿洲,遍布毒蛇与鲜花,大名鼎鼎的盗贼公会,就在沙漠深处,加入公会需要经过考验,盗贼的最高荣誉即为神盗,能获得公会认可的神盗,留名史册,堪比剑圣……”

许许多多的海外奇闻,温去病口若悬河,一一娓娓道来,种种乎想像,奇幻瑰丽之处,听得在场众人如痴如醉,接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众人所在的厅堂内,那些上菜的仆役、斟酒的婢女,全都听得傻了,就只看这个奇装异服的男人,摘下手中的储物戒,微笑说道:“现在,给大家看一点稀奇事物。”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