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浮生若梦,各有交易(紅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去病的突然造访京城,对京城中造成的震动,着实让各家各派的首脑手忙脚乱。

鬼尊降临,外道邪魔肆虐,山陆陵现身……一**的大事,犹如狂涛猛浪,早把这些首脑人物冲击得晕头转向,正在慌忙商议该如何应变,才能掌握最新情势演变,抢占先机。

和这些大事相比,区区一介南方的土财主抵达帝都,既无官身,也没有家世血统,根本引不起关注,但考虑到他背后的金刚寺与天阶,这些大势力仍必须给予关注,纷纷提出邀约。

不过,这里是帝都,接待客人的讲究,可不是南方海港可比,温家不过一群打酱油的人贩子,哪怕现在背靠天阶,干的也是下作买卖,还敢高调入京,简直是不知羞耻,如果还把这种人当贵宾,盛大欢迎到府上,那就是连自家也跟着蒙羞,将来被人耻笑,成为家门点。

有鉴于此,各家各派对温去病的邀约,基本都是设宴在别馆,或者是某处酒楼,而不是迎到自家府上的正式宴会,发帖的对象,也格外选择过。

以温家背靠两名天阶者的份量,身为家主的温去病,足以与六郡任何一位家主齐平,接待也必须是这个分量,但考虑到他名声的劣迹斑斑,甚至不能请在自家府上,若由家主这层级的出来,显然不妥。

考虑到温去病的年纪,由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来出面,似乎更为合适,气氛也比较轻松,方便说话,因此,发帖邀请温去病赴宴的,基本都是各家各派年轻一辈的菁英人物,也几乎都是星榜之列。

年轻人放得开,只要不是顶着“未来家主”头衔的稳***人,就算玩得出格些也无所谓,这些人基于温去病的过往情报,邀约地点几乎都是帝都的娼馆、歌楼,要给温去病一展风流的机会。

经过考虑,温去病选择首先回应的,是龙初九的邀宴,这一位可不是陌生人,当初来自己家拜访过两回,自己回拜一下,也是应有之理,于是没等天黑,就带着龙云儿赴约去了。

“……以往逛窑子,都是放在外头,这回要带进去,没问题吧?”

在马车上,温去病斜眼望向秘书装扮的龙云儿,后者没有开口,却拍了拍胸,比出一个万无一失的手势。

……敌暗我明,状况不清,情势已经非常险要,哪还是纠结这些小问题的时候?不能再给温家哥哥惹麻烦了。

……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除非看到大姊出来***了,否则不管看到什么场面,自己都不会再动摇!

龙云儿自信满满,跟着温去病一起下了马车,见到已经等在鸳鸯楼下的龙初九,相互见礼,自有一番客套。

“温家主,一阵子不见了。”

“初九兄,温某仰慕帝都风光,来吃你龙家的白食,不要紧吧?”

“哈!别人来我龙家白吃白喝,多一口都休想,但似温兄这等贵客,我们还真怕你不来,请!今晚一定要吃够、喝够1

龙家子弟鄙夷看人的“白龙眼”,驰名大地,龙初九绝对是擅使这技巧的佼佼者,不过,一旦遇上能得认可的对象,他也非常懂得礼节,与温去病握手大笑,炒热气氛,将温去病带入。

在场的也不光是龙初九,世家之间素来颇有默契,忌讳吃独食,温去病允了龙初九的邀宴,自然得约一些陪客,朱家、袁家、武家都有年轻菁英到来,甚至连玉虚真宗都有俗家***与宴,所有目光所集,都在温去病一人身上,想要探他的底。

“久闻鸳鸯楼是帝都八大风月胜地之一,今天既然初九兄请我,可得好好大开眼界。”温去病笑道:“不知道指南手册上的介绍,鸳鸯楼的花魁,舞姿妙影弄清霜,列名帝国十美的薇薇大家,初九兄有没有先帮我预下了?”

还没入宴,张口就问女人,龙初九眉毛轻轻一颤,露出不耐,但随即脸色转和,与身旁众人一起大笑,“温兄果然是性情中人,真情率性,令我等佩服,如果没有这样的直率,反倒不像你了。”

温去病又如何听不出这表面称赞之下,真实存在的鄙夷,当下也不说对方虚伪,只是笑道:“那初九兄是帮我约……”

“这点只能让温兄失望了。”

龙初九尴尬道:“若是平时,我龙家在帝都虽然不是地主,但这些妓馆歌楼,哪一个敢不看我龙家脸色作人?要点谁,谁就得出来,但这回温兄来得不巧,我龙家的面子再大,也没法为温兄点一个死人过来。”

“死了?”温去病佯作诧异,道:“好好的美人儿,怎么会死了的?”

一名王家的青年俊彦道:“温兄可能路上没有收到消息,有所不知,帝都最近不太平,薇薇大家在晋王府遇袭的那晚,遇害身亡,死得很惨,连皮也被剥走,六扇门那帮酒囊饭袋,迟迟不能破案。”

“怎会如此?”

温去病一脸错愕,其实心里比什么都清楚,鬼尊打破沉默平衡后,帝都无数暗潮涌动,有些是趁着***去采花,有些是趁着旁人采花去作案,后者就包含了心魔阁一帮人。

太一开给心魔阁的神兵任务,那边可是很认真在执行,而且还压根不考虑人手问题,来了个多管齐下,同时开花。

他们让自己去晋王府剥美人皮,也派***高手去别处,有些直接给人家反杀,有些却惊喜得手,混在一堆同时期发生的采花案中,别人顶多以为是采花贼心理***,哪想到其中会有这等纠葛?

而在那一轮打劫、***的案子里,不但帝都名宿的妻女、富豪贵族的妻妾受害,甚至连***女子也不能幸免,像鸳鸯楼的花魁薇薇,本是帝国十美之一,更是星月湖力捧的大美人,貌似弱不禁风,其实有着星榜前五十的修为,却还是给人在那晚干掉,连皮也剥走。

心魔阁此举,可以说是非常不顾及九外道的义气,当然九外道之间,本来也没什么义气可言,心魔阁那群痴汉平常疯起来,连自己人都照杀,鬼才管你什么九外道的义气。

总之,此事也激怒了星月湖,一面扬言将有天阶级战力入京,奉劝各路同道切莫妄动;一面也调派护卫,加强所属各***、妓馆的戒备,省得被人白吃白嫖了不算,还连姑娘也干掉,砸了谋财工具。

这些属于暗世界的情报,明面上不是人人皆知,但帝都的八大***,本来就是文人雅士、贵族富商爱去的地方,来此听曲、狎妓、谈生意,不可一日或无。这几天血案频传,人心惶惶,一些自负勇力的贵族青年,就纷纷站出来,要保护自己心仪的花魁或是红牌。

所谓的保护,就是纠众来捧场,在***里待上一夜,听曲、喝酒,坐镇此地,让宵小远离,护自己喜欢的红牌姑娘周全。

美人有色,英雄有刀,这勉强也能算是一桩英雄美人的韵事,更何况这些公子哥,个个有家世、有背景,有些还文武双全,能填词作诗,那就不只是韵事,而是雅事了。

虽然,就温去病看来,这群人简直脑子进了水,堂堂贵胄公子哥,跑到妓院来当看场的,没薪水不说,不能白吃白喝,还得自己掏钱付帐,天底下有比这还蠢的傻事吗?

不过,天下事,有人愿打,有人愿挨,那些公子哥基本不在乎钱,在意的无非名声,更正确一点的说法,是想要出名,而搞出这些英雄美人的韵事,无疑能够大大出风头,如果幸运一些,因此掳获美人芳心,更是可以一跃成为京师的名人,对于即将到来的得意宴,大大有利。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浮生若梦,都是交易……英雄美人,逢场作戏,看似痴愚,背后又何尝不是各有各的利益?

温去病对这些把戏心知肚明,但就算挑破这些,也不代表自己聪明,横竖都是一场游戏,自己也能玩转规则,在里头捞到自己的好处……

“……走了走了1

温去病一脸兴味索然,掉头就想走,龙初九讶异拦住,“温兄,这又是为何?”

“来这里就是为了喝汤,现在汤都洒了,不走难道留在这里吃屁吗?”

温去病表情超难看,这么溢于言表的不悦,龙初九心中鄙夷,暗骂这根本不是个干大事的人,满脑子就只想着女人,小利障目,不成体统,但既然要负责接待,这些反感只能收起。

“温兄这是哪的话?帝都别的没有,美丽女人有得是,薇薇姑娘虽然给人干掉,不过鸳鸯楼已经另外补了花魁,新的这位高绮兰姑娘,年方十八,能歌善舞,艳色更胜薇……”

龙初九微笑说话,忽然肚里暗骂起来,觉得自己堂堂龙家继承人,居然对着人说这种话,沦落得像皮条客一样。

然而,还没等他自我埋怨完,楼内就有一名青年冲出来,脸色慌张,忙道:“龙哥,不好了,绮兰大家被别人抢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