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九章 粉墨登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九章 粉墨登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岭南温家在帝都并没有分部,也没有驻派人员,这一点曾经让香雪与温去病激烈争辩。

香雪认为,帝都是绕不开的必争之地,不但有着碎星团覆灭的耻辱,将来对付李家,就算不起兵攻打,也少不了在帝都内大搞破坏,该早一点进行准备,不惜代价。

『……不然,到时候打帝都,你一无情报,二没人手,去帝都搞破坏,你打算全部亲力亲为吗?』

香雪的质疑,算不上真知灼见,只是任何一个有着起码理智的人,必然会遇见,也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反倒是温去病的消极,表现得相当反常。

『时代在变,很多战术也在变,并不一定就要亲力亲为,我们也可以借力,使用外部的资源,来达到目的……』

说起战术的千变万化,能和碎星团大队长舌辩的人真是没几个,但对上多年老战友,这些话只招来白眼。

『阿山,你这个致命伤,太要命了,你听过打仗可以完全不死人的吗?一个人都不牺牲,就想胜利,你什么时候那么天真了?』

『说得好像我从来不牺牲人一样,这么一路战下来,被我叫着去死的人还少了吗?』

『是啊,那个人在的时候,他说要牺牲什么人,没人敢反抗,也就你还能顶个几句,但最终没屁用,而现在,没有那个人压着,你还能牺牲谁?』

香雪的质疑,让自己无言以对,长期潜伏帝都,和密侦司斗智斗力,既集情报,也累积资源,这不是普通人能干的,即使以当初碎星团的人才济济,也只有最优秀的人员才能干,而且哪怕出动菁英,也几乎是注定一去不回的死任务。

好不容易才抢救或栽培出来的人,自己实在不愿让他们再牺牲掉,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熟知自己思维模式的香雪,一眼就看破了自己心里的真正想法。

此番重回帝都,所遭遇的窘境,完全可以说是自找的,因为不愿牺牲掉手下兄弟,几乎都倚仗浮萍居,最终弄至在帝都没资源可用,想起来只能苦笑。

不过,只要资金充足,又不怕被敲竹杠,浮萍居这个标榜“什么都有,什么都卖,什么都不奇怪”的江湖杂货店,还是非常方便的。

当自己砸下了钱,又把企画书扔过去,负责接待的浮萍居掌柜们,一瞬间的眼神,就像是几只炸了毛的猫,跟着再看过来时,那目光……

“哥哥,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你不就是要个烟火吗?”龙云儿低声道:“为什么他们看我们的样子,好像看到两个土蛋兼傻瓜?还有旁边那一个……冲着我们笑的样子,好像已经替我们挖了大坑,就等着看我们跳下去……”

温去病耸耸肩,笑而不答,在这股沉默中,龙云儿竟莫名感到一股杀气,于情于理,这杀气不该是针对浮萍居,那会是冲着谁去的?不会是自己吧?

但既然是已经决心一路相伴,哪怕这男人要走的是一条死路,自己也只有跟了。

……只是……

……真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后悔了……

当绚烂烟火,从帝都城南十余里,一路鸣放,而温家主人的象车队,绵延数里,长长一列拉开,鱼贯入京,帝都百姓被这偌大声势所吸引,夹道两旁,争相观视,高坐象背的温去病,承受着人们好奇又热切的目光,怡然自得,龙云儿反倒淡定不下来,越坐越紧张。

“哥……哥哥,你这……会不会太浮夸了?”

“哈!这才到哪?不过就是白昼烟火加上白象,急就章赶出来的排场,要说浮夸,还差得远呢。”

温去病坐在象背上的宝龛,身上不但绫罗绸缎,金线滚边,还珠光宝气,十只手指都戴满宝石,额上那颗绿宝钻,足足巴掌大,奇光流转,任谁看了都不得不暗叫声土豪。

白象队伍长长数里,前头是仪队奏约,少女洒花轻舞,后头则是宝马香车,营造形势,豪奢气派,尤胜王侯,龙云儿不难想像,为何早先浮萍居的掌柜,看了温去病提交的企划案后,会吓到目瞪口呆。

提交计划书与付款后,前后不足半个时辰,浮萍居就将这些要求满足,所有排场全部作到,足见这间江湖杂货店的雄厚地下实力,龙云儿惊愕之余,也非常纳闷,这么夸张的排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别担心,其实没花多少钱……”温去病调整一下坐姿,熏过香的华服,发着浓浓的芬芳气味,“这些全部是租的,租个一天,进城之后就要归还,花不了多少钱。”

“……话是这么说,但这里可是京城埃”龙云儿皱眉问道:“浮萍居弄来豪车和骏马也就算了,那么多的大白象,他们从哪找来的?”

“天晓得,搞不好是找太一借的,关我鸟事?”温去病摇头道:“我只负责花钱租东西,他们收了钱,至于东西怎么弄出来,这个我不关心。”

“那……哥哥你摆阔也就算了,可后头那些……”

龙云儿转头回看,在这一长列的象队中,有一群穿着夸张,粉墨登场的演员,有穿皮衣的香艳少女,有青年文士,还有舞刀弄剑的战士,其中为首的一个,是个一米九几的,古铜色皮肤的壮汉,不时紧握双拳,仰天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这么一幕画面,怎么看怎么眼熟,龙云儿阵阵心惊肉跳,不晓得稍趺锤易龅媚敲闯龈瘢樾峭旁诘苯裉煜氯允墙桑趺淳透摇诔鏊樾峭诺钠熘模胰死窗缢拇笪渖裼肫淝孜溃饷粗贝车鄱迹翘萌胧遥?p> “哥哥,你就不怕……”

“怕啥?”温去病微笑道:“没看到底下那些人的表情吗?他们一个个都乐得很呢。”

被这么一点醒,龙云儿确实注意到了,底下的人们,被这热闹画面整个带入庆典气氛,哪怕在最初看见久违的碎星团旗号时,露出惊愕之情,但在一阵交头接耳后,很快就大笑起来。

自己仿佛可以听见他们安心的理由……

“那、那是什么人啊?碎星团是大大犯禁的事……”

“前头的牌子你没瞧见吗?岭南温家,家主温去玻”

“哦,温剥皮啊!难怪了……”

这样的耳语之后,人们的目光就变了,同样的一幕画面,因为立场的不同,就生出不同的意义。

在这位鼎鼎大名,专靠猎杀碎星者起家的大人贩子队伍里,那些扮演着碎星团的演员,无疑是他用来彰显自身功绩的道具:碎星团威风赫赫又如何?最后还不都被老子赶尽杀绝了……

虽然这样的行为,不管怎么解释,都属于犯禁,但这六年来,岭南温家家主对外的形象,就是年轻气盛,喜欢标新立异,处处抢尽人们目光的***人物,此番前来帝都,如果会老老实实,不***弄怪,这反而不像他了。

因此,帝都的贵族、百姓,怀着许多不同的心情,看着这支超级豪华的队伍,缓缓穿过帝都的大门,天上还放着烟火,用闪亮亮的大字,宣告温家主人造访帝都。

“哥哥你真是……”

明白了这些,龙云儿表情变得很无奈,当然自己也明白,如果早几个月,这个男人绝对不敢这样玩,帝都里到处是王公贵族,区区一介南方富商,再有钱也轮不到他来嚣张,摆这么犯禁的阵仗入京,还没进去,就会被整团人抓起来,入狱拷打,甚至抄家灭族。

但岭南温家的情势,今非昔比,背后有两大天阶支持,金刚寺、封刀盟明面上力挺,让这个新兴的商贾豪门,有与当世一流大势力叫板的分量,当前正是帝都多事之秋,朝廷动荡,难道就因为他太出风头,就要抓拿入狱?这是谁都不愿意干的事。

“……反正已经没什么好瞒的,就高调一回吧。”

坐在软椅上,温去病远远望向皇宫,目光变得深邃而复杂,“我倒,对我们这阵仗,密侦司会是什么反应?姐姐又会是什么反应?她瞒着的事,要压到什么时候?”

龙云儿轻轻叹了口气,事情演变成这样,是自己先前没想过的事,哪会想到帝都之行,居然峰回路转,弄到要和自己的姊姊处于诡异立场?

温家哥哥看似什么都不在意,但在这浮夸行为之后,恐怕也存着别样心思,看似滑稽,让自己成为一个笑话,其实耻笑的对象,却是帝都的所有人。

……当初千夫所指,所有人都以为碎星团一去再没机会回来,今天我就回来给你们看,不但山陆陵公开在帝都内现身,连挫强敌,甚至拉支队伍,就这么热闹登场,你们也没察觉不妥,在那里像傻瓜一样看戏,殊不知自身才是剧中人。

……这应该是温家哥哥心里的真正想法,他心中……存着一股压抑许久,控制不住的狂气!被大姊一激,如今再难遏抑。

……他的心情可以想像,就不知道,帝都之中的各大势力,尤其是密侦司与皇室,会有什么反应了?

龙云儿无言一叹,仰首望天,又一次感叹世事多变。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