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七章 莫问故人归不归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七章 莫问故人归不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仙儿的原话,当时听了没太多想法,不过就是单纯的荒淫言语,现在回神后,却发现句句都带着别样意思,她如果都晓得自己是谁,又对自己的行踪了若指掌,那所谓“外面的妹妹”又会是谁?

肯定不是外面的龙灵儿,而是云儿!

龙仙儿目前的精神状态,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形,自己完全拿不准,说她布局机深,谋略高超,自己不会怀疑,但要说她精神***,脑子有洞,自己也同样深信,像这样的一个人,她对姊妹手足还有多少情分,完全没法判断。

……如果她对云儿有什么歹意,那趁着自己不在,调虎离山……

意识到这一点,温去病更不停留,飞速赶回落脚的客栈,二话不说,直冲回自己房间,门一推开,就抢了进去。

“云儿1

一看见房里的情况,温去病心下一沉,房内竟空无一人,龙云儿素来温婉,自己嘱咐她在这里等,她就不会随便离开,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种种可能,越想越是忧心,温去病体会到了许久不曾有过的焦躁、急切,这是面对兽尊、妖龙时都不能相比的感受,不但心急,而且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当下的唯一反映,就是破屋而起,飞到半空中去感应找人。

……哗啦。

内间传来水声,似乎有人,温去病想也不想,直接就穿破木门,从外厅进入内房。

只见,一个大木桶摆在房中,热气氤氲,一具修长而丰盈的美丽胴体,半从木桶里伸展出来,湿淋淋的水珠,沾在泛红的娇嫩肌肤上,倍显美态。

一件绣着水仙花儿图案的肚兜,半挂在胸前,是刚紧急要穿上去,仍未穿妥的,而在那之下,两团圆滚滚的雪腻,像是一双成熟的果子,挂在身上,任君采摘。

而在这些之上,头发也湿漉漉的碧眸丽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震惊得失了神,瞪大眼睛,直直看着对面也是一脸错愕的温去病,不知所措。

“呃…………在洗澡?”

“是……是碍…”

“怎、怎么不锁门的?”

“我……有锁,但是……”

龙云儿答得吞吞吐吐,温去病依稀回想到自己碎门而入时,感受到的些微阻力,似乎是锁了门的,但自己闯得太急,把门闩连同门扇一起粉碎了。

“抱歉,我先出去。”

温去病转过身,龙云儿才像一下恢复了神智,“扑通”一声,把身体沉回水里,脸上变得通红,脑里不断盘旋着:怎么办?温家哥哥看见了,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糟糕?他的女人那么多,一个个身材可能都比我好,我这么普通,胸也没那些女***,好像也没她们白,哥哥会不会觉得我一无是处?

那边在紧张得胡思乱想,这边温去病也是满脑子错乱,两具轮廓有些形似的胴体,让自己回想到废祠里的那一幕,她大胆地从背后搂抱过来。

……如果换了是姊姊在这里,会害羞的肯定不是女方,那妖精一定大方展现自身魅力,一口一个夫君,要把男人诱进木桶里,然后才考虑是共浴还是直接淹死!

……不过,自己也未免太无聊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会想到这些有的没的,真是完全状况外啊!

想到这点,温去病一时恼怒,起手就往脸上怒掴一记,一下重响,吓到了正在后头的龙云儿,由于不明究理,龙云儿的目光登时充满敬意。

温去病感受到那目光中的误解,但现在解释,只有把自己越描越黑,尴尬之下,咳了一声,道:“不是说了准备随时转移吗?怎么洗起澡来,也太悠闲了吧?”

“对不起……就是想说转移后,可能要潜伏起来,说不定一段时间没法梳洗,就想先……先……”

龙云儿答得异常心虚,觉得自己这么作,简直是不成熟到蠢透,好像在猛扯后腿一样,早知道就不干这种事了……

“没事,不用紧张,姑娘家这样想很正常,别看武苍霓一副女汉子的样,当初和我们一起行军打仗,知道没法保障天天洗澡,她嘴上很硬,脸色一样发青了……也没比她差到哪去。”

温去病劝解着,心里暗暗好笑,因为岁月果然磨人,后头当打仗到天昏地暗,伤疲交煎,连睡眠时间都不能确保时,武苍霓也再不管什么沐浴问题,就像***同袍一样,举脚把尸骸踢开,倒地就睡,最终成为现在的一代女杰。

龙云儿闻言,心里好过不少,点头道:“这样啊,那香雪呢?她也是这样吗?”

“……我不想讨论拿鲜血当涌泉沐浴之类的***行为,换个***案例来讨论吧。”

想到老战友的恶劣习性,温去病揉了揉额头,顿感不堪回首,香雪如果在这里,应该很适合与心魔阁混一块儿的,毕竟之前她也和莽荒殿混得超好。

其实,回头想想,碎星团居然自始至终站在人类一方,没倒戈到妖魔那边去,这也挺诡异的,无论是自己或香雪,都与所谓的正道不是那么合,反倒是九外道的环境,屡屡让自己有如鱼得水的感觉,真是怪哉!

“算了,别管这些,放心洗吧,后头也别太担心,生活条件不会差的。”温去病道:“一会儿我们出去,直接用本来身分……”

“啊?”

“抱歉,说错,继续当秘书,是我用本来身分。”温去病点头道:“马甲都已经玩爆了,后头也不用再躲躲藏藏,直接用温家家主的身分入京吧。”

横竖最大的敌人已经知道,温去病这个身分再没什么掩饰意义,直接用本来身分入京登场,不用躲躲藏藏了,而自己也相信,即使自己用回温去病的身分,公开露面,那些不知情的人,也一样会继续不知。

“……那个,出了什么事吗?”

龙云儿本能感到不对,原本说好回来就要转移的,现在却变成要恢复本来身分,如此变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个……”

温去病欲言又止,颇为踌躇,说出来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转念一想,龙仙儿目前心态未知,万一真是疯起来,对亲生妹妹也下毒手,云儿这么傻呼呼的样,什么防范也没有,真是太危险,还是得让她有点防范才行。

“……具体情况,现在不太好说,不过……”温去病故作平淡道:“我见过姊姊了,她的状况很诡异,说不定会对不利,……”

尽可能把话说得波澜不惊,但结果却是全然失控,正从浴桶慢慢起身的龙云儿,听见这话,,直接脚一软,就跌回桶里,水花四溅,洒泼到温去病背上。

“唉,靠外力强灌的东西,始终是差那么一点……”温去病不回头,迳自叹道:“我能理解的心情,不过的金刚禅定,真是练得有够烂了,最近这段时间我只顾着盯炼体,显然把铸心给忘了……镇定点,把衣服穿好后出来吧。”

没过多久,碧发未干,穿戴整齐的龙云儿,站在温去病面前,举止看来似乎已经镇定,但眼中的不安,仍泄漏了心情,这让责任难逃的温去病也跟着头痛。

“我说啊,也别那么一副好像当小三给人家老婆拿住的样子,这又不是的错,那么紧张干什么?”

“哥哥,见到姐姐了?”龙云儿紧张地交握着双手,道:“姊姊她嫁到哪个贵人家里?是亲王还是公爵?不会是晋王府吧?”

温去病点头道:“不错,举一反三,脑子没有乱掉,我最近跑最多的就是晋王府了,她人确实在那,但……也可以说不在。”

原本,温去病不想说太多,怕让事情复杂化,可看到龙云儿那么罪恶感深重的样子,不把事情大致交代,恐怕她自乱阵脚,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要成大患。

无奈之下,只得把闯晋王府,遇到故人、遇到龙灵儿,种种难以解释的举措,最后撞着武苍霓,落荒而逃的情况,都简单交代,就连废祠中的情形,都带着尴尬交代了。

龙云儿最初还表现得像是惊弓之鸟,对姐姐的事手足无措,但越听越奇,到听完整个始末,表情已完全不同,变得非常凝重,完成了心理位置的切换。

“所以……姊姊这些年里,接受那个人的栽培,成为覆灭碎星团的主力,这几年里更藏身幕后,透过密侦司,翻云覆雨?这回除了针对哥哥,还把小妹也牵扯进去?”

确认完状况,龙云儿倒抽一口凉气,却迅速从震骇中平复,也不再纠结于尴尬与罪恶感,冷静地侧头想了想,道:“晋王府里的碧曲夫人,小妹说脸熟,哥哥能画出样子来吗?有简单轮廓就可以……”

温去病暗自点头,金刚禅定到底是没白练,只要不触及她心里最大的障碍,让她正常发挥,她这份处变不惊的沉着,仍然是可圈可点的。

身为浪子,简单绘画对温去病不算难事,随手几笔,已经在纸上勾勒出形貌来,龙云儿看了一眼,点头道:“果然如此,这个人我认得,唉……她怎么会是这个收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