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六章 你有几个好妹妹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六章 你有几个好妹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赤焰金龟血带来的炸裂,非常凶猛,将整间小筑带入熊熊火海,焚毁内里的家具,烧得又凶又快,但终究只是凡火,对屋里的两名生者,没有任何威胁性。

大火一起,龙碧曲就直接成灰,由于吞服的金龟血过量,还直接爆炸,沾着什么烧什么,可无论武苍霓,还是龙灵儿,都不可能被这些火焰伤到,护身气劲一动,什么火焰都被排空,两人反倒因此对拚了一招。

场面虽然混乱,龙灵儿仍分得清楚缓急,眼下碧曲夫人死了,自己姊姊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人说得清楚,但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不能让嫌疑人离开现常

所以,一看到温去病飞身想离开,龙灵儿马上动作,抢先一爪打出,想把人给截下。

……这奸贼,刚刚撒的那一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自己近乎百毒不侵的,却给那药粉弄得半身发软,真是奸险至极,肯定要把人截下,逼问出那是什么东西!

龙灵儿无视火焰与爆炸,凌空打出一爪,本拟把人挡下,但横斩过来的一刀,却先挡在爪势之前。

刀光隐晦,其威敛而不发,但看过之前爆发的刀威,龙灵儿心中一凛,不敢硬接,收手回步,向出手的武苍霓怒瞪。

火焰爆炸,热浪涌来,将两女吞噬其中,但气随心转,各自的气劲扫出,火焰全被扫开,小筑一分为二,向两边塌倒,当王府中的***高手护卫赶来,只看见焦黑烟尘中,两名各自不同美态的女子,傲然站立。

“干什么?疯了吗?”

龙灵儿怒道:“我刚刚差点就截住人了,为什么要阻我?”

怒叫声中,剑阁的人马也到了,但看见对面站着的是武苍霓,她们也糊涂了,两边都是自己人,怎么帮腔似乎都不对。

“就算那一爪打出去,也不可能截住人的。”武苍霓望向温去病消失的方位,道:“我说过,只要他能接我三刀,今天我就放他离开,难道想让我说话不算话吗?”

龙灵儿还真想不到会是这说法,但细心一想,又觉得不对,“哪、哪来的三刀啊?从头到尾,不就一刀砍得他屁滚尿流,三刀怎么算的?”

“这……砍他出屋,是第一刀;刀意斩神是第二刀……”

曾冒名大欲天女四处作案的一代女杰,脸不红,气不喘地道:“最后砍他的那一下,是第三刀,他扛住了没死,我说话就得算话。”

旁人未曾亲眼目睹,听了这番话,遥想三刀之约的龙争虎斗,都为之神往,只有龙灵儿瞠目结舌,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那奸贼混水摸鱼,鬼扯了一刀,这也罢了,先透刀意,再出鞘斩击,明明就是同一刀,硬把这当两刀算,不但强词夺理,更摆明就是想放人走,亏还能说得这么义正词严,一本正经!

……肯定与那奸贼是一伙的!

龙灵儿冒出了这想法,但自己也有点不信,迟疑道:“不管怎么说,人是在手上走的,……”

“放心吧!他是我的猎物。”

再次凝望人不见的方向,武苍霓幽幽叹道:“被我盯上的猎物,是怎么也跑不掉的……虽然,时间有点久就是了。”

高速离开,温去病转眼就出了晋王府,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外头,再一闪,已潜入地下,短暂避开帝都大阵的追踪,没过几秒,已经回到地面上,化身成为一个胖胖的中年商贾,慢条斯理地行走。

事情发展到此,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自己落入了一个专门针对的局中,最诡异的是,哪怕自己大致看透了整个局,却仍看不出这一局目的为何?

乱七八糟闹了几场,自己差点成了个晕头转向的***,但到最后,自己其实没受什么伤害,布局者的目标,似乎不是自己的性命或是人身安全?否则,光是在废祠中伤重昏迷,彻底晕眩过去的那段时间,自己就非常危险。

当这个想法闪过脑海,温去病陡然一阵微晕,跟着就是几幕断片画面掠过,这些画面之前也闪过几回,只是因为心神不定,捕捉不到,但这一回,神思已定的自己,略一定神,把这些画面清楚读出了。

……一片漆黑的废祠中,伤重的自己躺在地上,意识昏沉,半晕半醒。

……黑暗中,唯一的光源不是灯,而是一个肌肤嫩白到仿佛生辉莹玉的女子,她为了方便手部活动,半脱了上衣,露出一双赛雪玉肩,还有粉藕似的裸臂。

……碧绿的长发后,侧露的半边脸庞,绝美动人,同为碧绿的眼眸,闪烁着难言的复杂情感,似笑非笑,含愁带怨,让人无从把握。

……在良久的凝视后,碧绿眼眸中,神光陡然一振,雪白的手臂动了起来,优美、姣好的线条,在漆黑中,挥动如舞,一来一回,充满着玄妙的韵味,而在指缝间,偶有星芒闪烁,像在黑夜中织着星河。

很美!

但她指缝中捏拿的是……针!

璀璨若银星,穿针走脉如织锦,一针一缝,将断裂的筋脉、肌肉,迅速接续起来,有些严重出血的地方,药线一串,出血立刻止住,开始生肌长肉,断裂的筋脉也迅速接合,重启生机。

……怪不得,伤势不如预期严重,原来是被人先处理过了,有双妙手,更用了大量高贵药物,织药为线,以巧夺天工的手法,将**的严重伤害压到最低。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穿针缝补的动作,从头至尾都没有运气,就像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但手腕的高速运动,也绝对到了一个普通人的**极限,快到让人目不暇给,全然捕捉不到针势去向,只能看见缝补过后的残迹。

……也唯有这样的针法,才能截停韦士笔的大衍遁法,瞬息封死他多处主要经脉,让他失手被擒。

温去病全身一震,着半边脑袋,清醒过来。这一下,真的是基本清楚了,到底是谁在幕后,自己又遭遇了些什么,真的清楚了。

……阿笔拼命传出来的讯息,贾伯斯留下来的“收拾者”,自己总算是对上了。

……不过,怎么会是她?纯属巧合的机会似乎不高,难道打一开始,就是直冲着自己来的?贾伯斯为了收拾自己,选了她来当后手?这事是何时发生的?

……既然她的责任是处理掉碎星团,又为何要为我治伤?又为何天牢之战,一直不现身出手?其目的何在?

各种可能的理由之中,“旧情难了”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与她的几次接触,自己已充分明白她是如何的唱作俱佳,说笑就笑,想要眼泪就立刻来,这种人别说旧情,恐怕就连真情都找不到,若在这点上心存侥幸,肯定会死很惨。

晋王府的迷局,就可以约略看出她的手段,能把自己,甚至连龙灵儿一起,都搞得晕头转向,里头必然是真假交错,这才引得人防不胜防。

从头想来,事情的脉络应该是这样:确实有个龙家女子,被皇帝赐与晋王为妃,也确实在晋王府处境尴尬,屡受排挤,但这女人不是她,只是她安排下来的一个倒楣替身,从六年前就开始布局,为的……鬼才知道是为了什么?

龙灵儿应邀入府后,与她基本不碰面,就如同自己一样,所见到的几次面,都是她引导设计,而在这以外的时间,晋王府内的碧曲夫人,就是刚刚化为灰烬的那个倒楣替身,至于那个同样倒楣的贴身小婢……堂堂天阶者,随手一个摄魂术就能搞定,成了证明衫具,更让自己不疑有他。

而要做到这样的效果,另一个大前提,就是对自己的行动情报了如指掌,这才能在八方楼底下初逢,又抓准时间在晋王府内再遇,甚至……自己进入帝都之前,岭南温家的种种,也没能瞒过她,否则那张主导西北之战的银票,为何会落在自己手里送去?

从那张银票暗藏的秘密揭晓后,自己就有这种感觉,或许自己的伪装,一直都在某人的眼皮子底下,没能够瞒过,但若是如此,这六年来为何她始终不动,没对自己出手,还放任自己活动,而且,她底下的人似乎对此全然不知。

密侦司的人,甚至大统领龙晋滔,对此似乎全在状况外,否则见到自己的反应,绝不会那么简单,可她为什么要连自己人也一起瞒住?到底谁才是知情人?谁又是她的同党?这些问题都犹如一团乱麻,找不到拆解的地方。

可以肯定的是,她那一手欺天瞒地的本事,着实不小,不但当初让碎星团阴沟里翻船,这回多次接触,自己竟然检测不出她身有武功,连她假死都没看出端倪来,真是瞎了眼。

想到这里,一个画面忽然闪过脑中,那是在小筑里,她风情万种地妩媚开口,妾身个性很传统的,晓得大丈夫三妻四妾,绝不吃味,什么时候约上外头的妹妹,大家过来一起开心啊?

……外面的妹妹?

……不好!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