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四章 离奇的委托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四章 离奇的委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武苍霓才刚进入帝都未久,从西北出发,要到帝都,仍是迢迢长途,自己出发得早,到得却晚。

当然,这也与一路上连破极乐堂分舵,打得太过瘾有关,如果不是因为听闻帝都生变,鬼尊现身,自己可能还要再过些时候才会抵达。

才刚到帝都,军部的使者就上门来,给予一条密令:调查鬼尊留在晋王府内的气息,为了后头即将与鬼族的战斗作准备。

换了是***的委任,自己未必会接,就算接了,也很大可能阳奉阴违,但鬼族之事,牵涉天下,就算朝廷不下这个任命,自己也会亲自调查,这任命可以说是顺水推舟,方便自己许多。

不过,帝都内那么多的高手,密侦司内甚至有天阶暗藏,像这等大事,有什么理由要等到自己来了才办?难道自己不入帝都,他们就不办了?

对此,使者尴尬地给出了解释:帝都大阵受损严重,城内又有多方邪魔蠢动,现有人力吃紧,只得尽快将外来人手纳入编制,以便调度。

相较于这个解释,自己更在意使者的用词与态度,今次奉诏回到帝都,原本是待罪之身,有被问罪的预备,但使者的态度极为谦卑,更一口一个“武帅”,官场中人最懂得看形势,称呼更不能乱喊,使者若代表军部的意志,这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

但也不必为此欣喜,六年前碎星团覆灭前,朝廷也是极尽宽慰嘉勉之能事,藉此松懈戒心,一击致命,说不定,这回也是故技重施,让自己放着心,穿着礼服,高高兴兴地上了法抄…

“……晋王是皇室宗亲,直接让人去调查,颇失体面,武帅此去,明面上的理由,是保护晋王侧妃,她日前被星月湖的淫贼留书,安全堪虑。”

这个明面上的掩护理由,自己可以理解,以前在神都的时候,自己就曾拗不过人情,近身担任一些亲族女眷的护卫,跟进跟出,比寻常的男性高手更方便,再加点化妆,不晓得伏杀掉多少当时的知名淫贼!

“……另外,武帅有所不知,晋王府内,现在停驻了一批剑阁人马,剑阁的作风……唉,能理解吧?”

提到天斗剑阁,武苍霓就明白过来,剑阁中人的脾气一个傲过一个,行事作风又强硬,她们停驻在晋王府内,和***的护卫人马根本没可能处得来,哪怕月榜高人,也只会挨她们的白眼,要说可以安***去的人,也就真只有既为女性,又与剑阁高层交情颇厚的自己了。

但这名晋王侧妃,竟然能请动剑阁派人来当护卫,这着实让自己讶异,就自己记忆所及,晋王虽然擅长交际,可就是当年势力最盛时,也未能打进天斗剑阁,单靠他的情面,是怎么都请不动剑阁的。

“……晋王的那位侧妃,是当初陛下所赐,出身沧溟龙氏,据说……好像有个亲人拜入剑阁,此回……”

使者最后这段话吞吞吐吐,不知在顾忌什么,但既然已经接受任命,自己也就不耽搁,秘密进入了晋王府。

不得不说,这几日的帝都极不平静,自从鬼尊攻破帝都大阵后,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头来,趁机活动,胆大的窥探禁宫重地,意欲有所作为;胆小的就杀人放火,烧杀抢劫,看准六扇门疲于奔命,狂作业绩。

六扇门既要设法修补帝都大阵,又要分派人手把守各处要地,还要维持***、宵禁,人力确实已经到了极限,出现许多顾此失彼的地方,虽然频频搜捕,大批治安犯塞爆了监牢,可寻常捕快又哪桌高手?

鬼尊攻破帝都大阵时,城内潜藏的邪人趁乱作案,打劫、寻仇、烧杀、奸淫案数激增,帝都内排得上号的富商,府院几乎都被人闯入,哪怕是六郡诸侯府第,也未能幸免,而一夜过后,不光是有名有姓的高手殒落,甚至连脍炙人口的帝国十美,都有三人香消玉殒,榜上除名,在刑部另增三桩新案。

……还说什么朗朗乾坤,太平盛世,只是帝都大阵一晚动荡,居然闹成这样,诸外道邪人的黑暗力量,实在太大了……不过,也可能并非单纯人力,而是背后神魔力量的结果……

……自从九外道大会,一夕换天,打破司徒无视的镇世局面后,这些邪魔益发肆无忌惮,疯狂蠢动了。

……情况乱成这样,难怪连晋王府的侧妃都为之自危,到处找高手来保护,不过,自己之所以来,是为了探查鬼尊的残余气息,不可能真给人当保镳,最多两三天就会离开,后头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与那位碧曲夫人见面后,她给自己留下了颇深的印象,碧绿发色,确实是千中选一的美人,不过,长相虽美,心智却疑似有些问题,说起话来怯生生的,讲好听是温婉惹怜,说得实际些就是畏畏缩缩,像受过什么精神伤害,连大点声音都会吓到。

听说,不久之前,有淫贼闯入,还将碧曲夫人的贴身婢女残忍杀害,碧曲夫人受了很大的惊吓,心神不稳,这才变成如此……

这个解释,自己能理解,也晓得对某些男人来说,这种娇怯怯,仿佛碰一下都会碎的细致美人,确实是掌中宝,但以自己来说,真心敬谢不敏,连当朋友都交往不来,反倒是外头剑阁的队伍中,那个年纪最轻的小姑娘,甚合自己脾胃。

隐约探听到的结果,她似乎与碧曲夫人是亲戚,不过彼此间的感情恐怕不怎么样,因为她一直都躲在外头,避免与碧曲夫人见面,而旁人也明显怕触怒她,尽量避免提起她与碧曲夫人的关系,若不是自己相询,剑阁怕是连一点口风都不会露。

……明明彼此都是至亲,不然也不会明明反感,还不远千里赶来守护,却又为何放不下那份倔强,过来见面和好呢?如果有什么闪失,后头都会是毕生之憾,这种遗憾,自己是深有体验了。

入王府后,自己名为护卫,实则在晋王府后园的时间最多,仔细分析、判断那场战斗所留下的痕迹,看出不少东西。

因为不想过早涉入帝都冲突,所以当天晚上,天牢那边发生***,自己没有采取行动,安坐王府,只让剑阁那支小队能缓出手来,赶去探看。

这本来应该是比较理智的作为,因为自己若公开现身,势必搅动帝都风云,还不如集情报,当一只捕蝉的螳螂,然而,这个判断失误,让自己懊悔不已,在房里拼命打脸。

……山陆陵现身天牢,大败封刀盟主、密侦司大统领、天下总捕,威震三方数百好手,震惊当代!

当这个消息传来,一生不知经历过多少打击,巨山崩前不变色的自己,整个呆住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自己竟然错失了最重要的机会!

……山大哥他果然未死,神威似乎犹胜昔日,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

……不能继续浪费时间,必须要立刻与山大哥会合,不惜代价!

立刻就下定决心,自己付诸行动,向碧曲夫人辞行,话才说到一半,外头忽然闹了起来,有人闯府。

帝都的治安真是没救了,堂堂晋王府,这些左道邪人竟视若无物,要来就来,想闯便闯,全然无视这里的防御力量。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就是对方放着***地方不去,直扑碧曲夫人的小筑而来,若非亲自遭遇,怎都没法相信,现在干淫贼都这么不避人的,真是岂有此理!

淫贼似乎很有本事,飙行的高速,没人追得上,这份速度背后潜藏的力量,不容小觑,而且法相未现,即使在地阶,也是数一数二,有这份力量,怪不得敢强行闯府。

而且,这人形貌古怪,头上戴着的面具……死曜中人?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个死曜……来得太好了!

微微摇手,示意碧曲夫人往后站,自己挡在前头,而后,当来敌一掌击出,轰破砖墙,要闯进来,自己准备许久的一刀,无声发出。

驺牙刀拉出虹光,一刀飞斩,半是试探,半是认真,却在及身的一瞬,被对方闪电避开,狼狈却有效地躲过。

“好贼子!居然这么肆无忌惮,白日闯府,真以为这里能任你们横行了?”

烟尘中,跨步出去,看见那个戴着凤凰面具的男子,单膝跪地,目光愕然,活像见了鬼。

“接我三刀,今天就放你活命1

武苍霓一喝,又一刀劈砍而出,另一边整个看到傻眼的温去病,全然反应不过来,比看到一百个鬼尊在眼前列队更恐慌。

……武苍霓,要死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从西北入京,这件事是可以预料,但怎么会在这时候?而且……在这里?

……时间点巧到不正常,肯定是落入了旁人算计!

温去病一下明白了状况,对方将自己的反应算得精准,知道自己回神后,必强闯晋王府找人,手上资源又充足,直接请了一座让自己脚软的大神在这里,等着自己撞上来。

……简直像在把我当***耍,但能对我掌握到这种程度,好像……那个人!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