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三章 出来见我!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三章 出来见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牢之战,最意外的一个发展,是在极乐堂身上看到的照夜玉狮子血脉,这种有王朝传承的禁忌血脉,单独存在的可能性很低,通常就像蟑螂一样,看到一个,就等于看到一群!

极乐堂的起源是佣兵组织,此事江湖皆知,但更深一步的渊源,自己就不太清楚了,也无心知晓,以前碎星团活跃时,同行相忌,真没觉得那帮兵痞子是回事。

不过,极乐堂毕竟也是传承许久的古老势力,现在深思起来,里头有挺多的门道。雄狮秦氏灭国之后,如果想要东山再起,势必要掌握的就是有兵,而比起一般的江湖帮派,***兵无疑更符合他们的需要,成立一个或几个佣兵组织,是非常理想的投资,方便日后复起,攻城掠地,破关拔寨。

所谓的极乐堂,会否就是雄狮秦氏为了重夺江山,秘密成立的组织?打着佣兵团的形象活动,除了接业务,与***江湖势力都不来往,仿佛仍摆着王者的架子,这些想来都挺合。

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老尚未死,也逃过了当初的那场围杀,但如果他当真没死,就很有可能托庇于族人,接受极乐堂的保护,与他们一起活动。

这么一来,极乐堂针对岭南温家穷追猛打的事,也就有解释了,自己一直不明白是哪里得罪了这帮狂人,可如果老尚就在极乐堂,对于手上沾满了碎星者鲜血的岭南温家,肯定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目前这反应一点也不为过。

将这些关键想通,温去病不自觉地握起拳头,心里满是热切与激动。

老兄弟仍在,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老尚是讲道义的人,所以帝都风云骤变,极乐堂就立刻跳下来淌这浑水,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弟兄!

……如果能见着老尚就好了!他如果知道我还在,不晓得会有多高兴?后头我们两兄弟合力,把帝都闹个天翻地覆,七家八门,我们会怕了谁来?

……不过,极乐堂与鬼族串联,这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名不应存在的鬼尊,是打哪冒出来的?

一念及此,温去病不敢深想,隐隐觉得在这疑问的尽头,是一个自己不愿碰触的***,感觉……非常糟糕。

“哥哥,你脸色不好,真的没事吗?”

龙云儿担忧问道:“天牢那边,战局很辛苦吧?我听说,密侦司、六扇门高手尽出,两边的巨头还都动了神器,甚至连小书她爹都到场,然后……都被你打趴下了。”

说到这一点,龙云儿心里是喜忧参半,忧的是,小书的爹爹是正道大侠,甚至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侠,战阵冲突实属无奈,把他打成重伤,甚至可能落下残疾,这事……良心可过不去,更别说后头还要面对小书,把她爹爹打成那样,怎么交代才好啊?

喜的是……温家哥哥果然天下无双,三名月榜的顶尖人物夹击,何其了得,未及天阶,谁敢说能扛住?就只有温家哥哥,不但扛住,还堂堂正正大败三方,天阶之下,还有谁能相比?

虽不在场,但依稀就能想像,山陆陵纵横无敌的神威,货真价值的天阶以下第一人,完全爆发时,连天阶也扛不住他的暴威,此番重回帝都,举步震乾坤,雄霸之威,谁敢挡关?

自家郎君如此威风,龙云儿比自己得了荣耀更欢喜,真想出去对人炫耀,这就是我家哥哥!

不过,内敛的个性,龙云儿把这些狂喜都压下,让自己回归理性,还注意到那些不太正常的地方。

“云儿本以为,哥哥不得已变身了,肯定是***到绝境,而每次变身爆发,负担又大,战斗也都很激烈,受的伤从来都不会少,这回恐怕又要伤重,得离开帝都了。”

龙云儿安慰道:“还好,哥哥没受什么伤,是云儿多虑了。”

“没多虑。”温去病沉吟道:“这次受的伤太轻,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照说不该那么轻的,或许是乙太尸蛊有什么问题,还要后头再研究。”

自己当前的身体,确实是血肉之躯,但又还保留了乙太尸蛊的特性,堪称是旷古绝今的奇物,为了要彻底掌握每一分潜能,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哥哥没事就好了。”龙云儿微微笑道:“你回来的时候,云儿真被吓到了,你脸色好差,而且还没易容,万一被人认出来,后头就不知道怎么收拾啦。”

一句话,如同穿透迷雾而来的光线,直贯温去病的意识,让他想起从昨晚开始,那股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了?

……伪装,什么时候解除的?

……进攻天牢的时候,自己一直是盖舟曲,但后头变成山陆陵,自然不可能再维持化形,山陆陵血肉崩溃,金身解除后,就回归本来面目了。

……自己神识受损,昏昏沉沉,没有意识到这些,就这么一路跌撞乱走,所以,到大明湖畔的时候,是用自己真正的那张脸。

……可……那个看到自己,一口一个夫君,缠绵悱恻,凄婉哀怜的女子,又是怎么回事?正常反应,难道不是应该错愕问说你是谁,然后对满身是血的陌生男人尖叫吗?

……她……没有任何异常反应,目光自始至终深情缱绻,就好像她最心爱的夫君,本来就该是长这样的。

……打从开始到最后,她眼里看着的男人,是谁?她口口声声叫夫君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心头剧震,温去病脸色苍白,滴滴冷汗浮现额上,扶在桌案上的手掌,青筋毕露,根根突起,把旁边的龙云儿吓坏了,以为他是暗伤发作,正要开口相问,忽然发现他芥子环中,点点青蓝色光星,往外飘散。

“哥哥,这……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温去病强自镇定,稳住心神,检视芥子环,发现蓝色光点的源头,是一张近乎成形,却正在迅速崩解的人皮。

这块人皮,是之前晋王府采花所留下,透过培养,逐渐衍生成形,因为诸事忙乱,温去病完全忘了身上还有这东西,可现在却迅速分解,化为一点一点的青蓝色光星,往外飘散不见。

看见这难以解释的一幕,温去病心头一震,觉得这情况很像是因为主体消亡,分散的**组织也跟着崩解。

问题是,这种状况,只发生在***的神魔身上,普通人哪会有?哪怕是自己,人死了就死了,绝不会说有什么山陆陵死了,三天前剪下扔垃圾桶的指甲也化光消失,这种***的现象发生。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死掉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抬头仰望,只见点点青蓝星光消逝处,沿着方向直延伸过去,位置似乎是晋王府,该不会……

“在这里见机行事,我出去一趟,不会太久。”温去病一闪身,就出了房门,但随即又回来,再留下一句,“一切小心。”

交代完毕,温去病一闪身就出了客栈,高速朝着晋王府而去,没几下就到了晋王府,这一回,在走向晋王府的路上,混乱的思绪渐渐沉淀,情绪则是转为深沉,一种……随时都会爆发的压抑深沉。

当人重新站在晋王府门口,脑里唯一充塞的意念,就是神挡杀神,恢复到山陆陵的冲锋状态,要不顾一切,铲平所有阻挡在面前的东西,直达目的地!

所幸,脑里还有一点理智,想到前面万一是个陷阱,挡在前头的人都是无辜,自己这么杀神灭佛地闯进去,打了也是白打,所以来到晋王府外,手一翻,一个凤凰面具直接戴上,遮去面目,飞身窜入。

一跃起,就是近天阶等级的超高速,立刻惊动了晋王府内外的所有高手,近日帝都内大事频频,连山陆陵都突然跑了出来,所有人都成了惊弓之鸟,一感知到有人闯府,马上就全跳出来,但面对这种速度,谁也拦截不住!

目标直冲碧曲夫人所在的小筑,当距离进入百米内,阻碍终于出现,天斗剑阵,星光点点,挡住去路,但早已有备的温去病,高速直冲过去。

“何方奸贼!停下1

预期中的娇叱声,伴随着太阳真火一同焚下,龙灵儿一如预期地出现阻拦。

“少烦1

温去病扬手撒出一团彩色粉雾,近乎百毒不侵的龙灵儿全然无惧,却在闯入彩雾后,身体莫名一软,跌落下去。

摆平了最后阻碍,温去病直闯小筑,感应到里面的气息,扬手就是一掌,轰向屋子。

“出来见我1

轰然一声,砖墙炸裂,一道璀璨的刀光,从内侧迸射而出,绽放出来的亮光,让本来情绪激动的温去病,刹时通体发凉,像被一桶冰水当头淋下,侧身就是一滚,连滚带爬,险险躲过这非同小可的无瑕一刀。

“好贼子!居然这么肆无忌惮,白日闯府,真以为这里能任你们横行了?”

烟尘中,一个英姿飒爽,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美人,漫步跨出,眼神中满是自信,“放马过来,能接我大欲……咳,我武苍霓三刀,今天就放你活命。”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