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二章 战场成双各精彩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二章 战场成双各精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湖畔小祠所发生的事,回忆起来,一片朦胧,像是一场怪梦,特别是那些模糊的记忆断片,间歇画面在脑里掠过,好像看见了什么,却又不清楚,温去病回忆起来,竟有些不知如何启齿。

难道要和云儿说,姊想跟我在一起,但不是复合,是她认错人了,我没答应,她崩溃了,骨灰我都没抓着……

这话……能说吗?

不好说的东西,只能先押后处理,不管心情怎么低沉,眼前该处理的问题,还是要面对,温去病决定先弄清楚状况,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纷扰先压在心里,处理当务之急……另一方面,也可以藉此维持理性,不然真会被负面情绪压垮。

山陆陵在帝都露了脸,这不是自己原先的计画,而带来的严重后果,拔条毛都想得到,此刻在客栈外,恐怕各大势力已全被震动,不知多少高手、强人活动起来了,这地方已经不能再待,但在转移之前,必须先弄清楚另一个状况。

进攻天牢之前,自己预估到一些可能,用秘密手段通知龙云儿,潜伏左近,但不要做任何事,只是监控着周围十里,假若密侦司有转移犯人的动作,就小心观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这个安排,缺少针对性,因为就算韦士笔真在天牢,密侦司也真的转移人犯,所使用的方法千变万化,绝不会公然吆喝着走在大街上,一个未成气候的龙云儿,能成功捕捉到形迹的可能,不会超过四成。

聊胜于无的安排,与其说是真希望能有什么效果,不如说,是怕天牢之战打出什么状况,把龙云儿卷入,自己真会顾不过来,所以才把她派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去。

从结果看来,这个判断尚算正确,只是自己仍低估了场面的险恶,非但自己在天牢遇险,龙云儿那边也不平静……

“我照着哥哥的吩咐,注意着天牢地上地下的交通,果然有所发现,有支队伍在地下走得很急,可也有***人发现了……”

这是意料中事,猜得到密侦司会转移犯人的,又不止自己一个,但能在节骨眼也同步跟上的,除了一直死盯住天牢内外动静的人马,就只有……提前确知心魔阁将在那晚攻打天牢的人。

“极乐堂的人出手,攻击地底那支队伍,把人逼上了地面,然后开始混战,我偷偷靠近,在几辆囚车中,发现一个人的体型很像韦帅,但看不清楚相貌,不过,他四肢关节都有长针贯穿……”

闻言,温去病微微点头,在韦士笔所传来的画面中,他最后失手的那一击,大衍遁法被破,正是伤在针击之下,那股千针星闪的锐劲,连自己思之都感到寒意……倒是与龙云儿的描述有些相仿。

“后来,密侦司的高手增援,但极乐堂也有地阶现身,不惜代价劫囚,两边打起来,我想靠得近些,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

龙云儿说着,被温去病的白眼一瞪,登时吐了吐小舌头,转过脸去,这个可爱的小动作,温去病看在眼里,暗暗叹气,平常那么乖巧的女人,结果上了场也爱冒险,那自己怎么保她平安?

“算了,后头呢?亢金龙又怎么冒出来了?”

“……不知道,就是两边打得激烈的时候,还有几支队伍出现,有的要抢,有的要救,这些队伍彼此间又乱打起来,场面都成一锅粥了。”

龙云儿道:“我本来想动的,但我旁边那几个小贩,还有一个抱婴儿喂奶的肥大婶,忽然都跳出来动手,我……我都傻在那里了,那个肥大婶的奶有剧毒,喷人脸会烂,那个婴儿有地阶力量,法相是……”

“洪荒异种,吞天***1温去病哂道:“易水坟上代十二紫袍***,毒母痴儿……算是老怪物级的人物了,和我们有点过节……阿笔真是够吸引力啊1

龙云儿尴尬点点头,那种场面,自己只在书里读过,可亲身经历一回,看着身边的普通人,全成了***、狙击者,真是彻底傻掉,觉得自己像是进了马戏团,看一场大表演……幸好自己不是目标,只是个打酱油的过场路人,否则,就算没瞬间血肉横飞,身上多十七八个洞估计少不了。

“后来……亢金龙就突然现身了,飘在半空,俯视地上的人们……”

“突然现身?不是被什么人打出来?也没有出手打什么人?”

“没啊,哥哥为什么这么问?”

龙云儿不解,却看温去病皱起眉头,道:“亢金龙这人,有点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功利性,他又不是当偶像想狂吸粉,不会没事出来摆姿势***,要就是被人逼出,再不然就是出手露相,取得相应收获。”

若有所悟,龙云儿点头道:“以他的天阶修为,潜藏出手,一击就成功救人或杀人的可能性确实高,但他没第一时间采取行动,那是为什么?”

“两个可能,一是他还不肯定,不愿火中取粟,怕被别人坐收渔利,另一个可能是……他想被人看见,让人知道……他来了?”

这结论连温去病自己也皱眉,龙云儿更是不解,“哥哥你不是说,他不是想吸粉的偶像,不会无谓耍帅,那他现身出来干什么?”

“……我要是知道,就直接说了,用得着被问?一个当秘书的,总是问老板答不出的问题,找死啊?”

“啊,对不起,老板。”

“算了,接下来呢?”

“接下来……”龙云儿道:“天牢那边发生大骚动,哥哥你把一大票人打得好高,我们这边都看得到,大家知道天牢那边出大事,这边就乱了,亢金龙好像想要出手,可天上打雷了。”

“哼!***杂毛,到底是忍不祝”温去病盘算当时的状况,估计亢金龙的出手,也未必是真心,可能是藉此试探,要知道有那些天阶者在暗中窥探,判断出手的成本。

***上仙先在天牢出手,挡住山陆陵,反正已经露相,就肆无忌惮,直接插手劫囚那边的战局,所存目的……恐怕也是藉机试探,集这个新进天阶者的资料,而亢金龙的出手资料,对自己也同样重要。

特别是,这里是帝都,在大阵笼罩范围内,什么出手都会被记录下来,亢金龙只要有动手,明天帝都大阵的记录就会成为各派抢手物,浮萍居也拼命设法弄到来卖……可恶,一定很贵!

龙云儿回忆道:“紫电打下来,亢金龙本来像是要挡的,可他身边忽然出现一个人,帮他挡了,然后……他们两个好像是认识的,亢金龙就走了。”

“什么?”

温去病略为动容,这可不是普通场合,来个人喊:“亢金龙,你妈喊你回家吃面”,就可以把人叫走,更别说那个人还替亢金龙挡了一击,换句话说,那人具有干预天阶者战局的力量。

“那人什么样貌?是男是女?还有……紫电,那人怎么接的?”

能接天阶者一击,未必是天阶者,也可能是倚仗神器、神兵,或是豁命越限发挥,所以接得从不从容,就是判断的关键。

龙云儿道:“嗯,看不太出来,那人就忽然出现在亢金龙身旁,手一挥,紫电就不见了。”

……举重若轻,毫无烟火气,超过一半可能是天阶者!

“……应该是男的,体型高瘦,穿着都是男款,不太像是女人。”龙云儿道:“面目没看见,不过他戴了一个麒麟面具。”

听到这一句,温去病惊愕不校

……麒麟?戴面具的……又一名死曜?

……本代死曜也终于拥有天阶者了?

多个念头,温去病飞快分析、权衡,如果再算上亢金龙,死曜就有两名天阶者了,这实力虽然远没到横扫一切的程度,却也足够和面上的任何大派叫板,更足够震慑九外道,死曜的实力极度膨胀。

不过,这群老对手,虽然是一个组织,但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就算拥有两名天阶者,也不代表彼此能够精诚合作,如今一山藏二虎,这两只猛虎相互间是什么想法,还是未知之数!

那个麒麟,为什么忽然现身?他现身帮亢金龙挡下***上仙的攻击,却把自己暴露出来,从此之后,天下人都知道还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存在,会加以提防针对,甚至还在帝都大阵里留了记录,这个人情可不小,他与亢金龙很要好?

而且,他现身之后,就与亢金龙双双消失,从劫囚的攻防战中撤出,这代表了死曜的态度?他们对韦士笔毫无兴趣,或是看穿了什么?

越思考,越觉得这里头太多事情值得琢磨,还以为天牢那边主战场战得天翻地覆,没想到另外开辟的这个第二战场,也有这样的“精彩”!

龙云窍е螅殖〉哪敲炊嗳耍寂卤涑捎裥樯舷煽兜哪勘辏头追咨⒘恕牛8笕寺硪灿欣矗也畹愫托∶么蛄苏彰妫鲁鍪拢图泵Τ妨恕!?p> “辛苦了,做得很好。”温去病沉吟道:“现在就是要盘算一下后续。”

……尤其是该设法连系极乐堂,和他们搭上线!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