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二十一章 戏如人生须尽欢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一章 戏如人生须尽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背后扑抱过来的娇躯,火热的体温,隔着自己的衣衫,都能感触到那肌肤的雪嫩滑腻,温去病不回身去看,也知道此刻身后是怎样香‘艳’的一幕画面。

下意识的感知,龙家三姝,‘艳’‘色’确实以长为最,凝脂般的娇嫩肌肤,又细又滑,像是整团的嫩豆腐,特别是‘胸’前的一双‘玉’兔,圆硕丰满,沉甸甸,比两个妹妹都要有份量得多,就这么压靠在背上,给予人无尽的想像。

而比这份香‘艳’更动人的,则是那真心的祈求……

“别走!我……我是真爱你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你走了,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带着啜泣的叫唤,很快就变成了哭音,温去病听在耳里,心里的感觉‘乱’七八糟,‘混’‘乱’到无以复加。

……真的那么爱他?那‘淫’贼到底有什么好?长得虚有其表,功夫又差,是爱上他哪一点啊?

……唉,早知道会那么难过,我就不杀他了,现在人都烂干净了,让我从哪里再变个人给?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惹你讨厌了,你告诉我,我以后会改的,我会认真改的!呜呜……”

眼泪伴随着痛哭落下,打背后衣衫,丽人崩溃似的哭泣,温去病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你……让我跟着你走,窑子也好,也行,我会很多东西的!只要、只要能偶尔看看你就可以了。”

贴靠在身后的半‘裸’娇躯,一下挣动起来,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始付诸行动,温去病听到兮兮嗦嗦的解衣声,吓了一跳,连忙回身,制止她的蠢动。

“干什么1

“呜呜……让、让我伺候你,我只会这个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的活……很好的,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温去病听见都傻了,堂堂名‘门’千金,待过宫内,又是王府侧妃,尊贵无比,怎么竟能说得出这种话来?谁给她灌输了这种观念?

“够了1

温去病大喝一声,震动整座破祠,沙土晃落,怀中半‘裸’‘玉’人登时瘫软,又惊又畏地仰头看来,温去病强压住心内的真实感受,脸上尽是冷酷,道:“还不懂吗?一个男人心不在身上的时候,做什么都没用的!给自己留点自尊,别‘弄’到连我都看不起1

为了追求效果,本来想再一巴掌掴下去,但看着那已经开始肿的红脸蛋,还有眼眸中的那股凄然,这一掌,怎么都打不下去了……

暗叹口气,温去病松手放开了人,转头就走。

“……别了1

这一次,不再停留,虽然身后的哭声溃堤般响起,温去病硬起心肠,不管不顾,就往外头冲去。

“……你走!你一定会后悔的1

对身后哭音充耳不闻,温去病到‘门’口时双掌一推,心情‘激’‘荡’之下,劲道拿捏不住,两扇早已腐朽的木‘门’,被拍得大力飞出,远坠十数米外,碎裂块块。

地方偏僻,四周无人,这一下也没伤到人,温去病快步冲出,感觉自己就像在逃命,只想尽快离得越远越好,就这么闷着头,冲出百多步。

一抬头,日正当中,赫然已是正午时分,朗朗日光照‘射’在身上,有着重回人世的感觉,刚刚生在破落小祠里的一切,就像场不真实的梦。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断绝与她的所有牵连,确认她平安回到王府,然后,暗中给她些帮助。

……安全起见,往后不能再见她了,暗中见也不行,否则迟早会有人察觉到什么。

心念疾动,顷刻间七八条主意连接冒出,这六年来,自己别的事没干,隐匿暗中保护人、帮助人的工作,保证是专家,既定流程,信手拈来,全然没问题。

……咦?身上怎么有点异味?什么气味?

忽然察觉,衣衫上有些怪味,来自刚刚被打湿的后背,泪水沾湿的部分,异常滑腻,还有些怪味。

……她哭得太伤心,连鼻涕也沾上去了?

……不,这气息………是油!

……怎么会有油的?她抱我的时候,还泼了油在身上?她想干什么?

想到她扑抱住自己时,身上预先淋了油,这动作所代表的意义,还有自己之前竟没能察觉,温去病就感到遍体生寒。

……差点忘了,她不但有‘精’神问题,而且好像还是个心机‘女’,杀人嫁祸,根本没在皱眉头的。

“轰隆1

还在觉得心里阵阵寒意,后头就传来一声炸响,回头一看,阵阵浓烟与火光,从祠堂内冒出。

温去病一辈子不知道经历多少大小仗,经历过多少生死险关,却不记得有多久不曾生出这种头皮麻,整个人被打了一记冷闷棍的感觉,看着那迅蔓延开来,吞噬大半间祠堂的烈焰,整个充满非现实感。

连续的情感冲击,神难守舍,温去病身影一动,高飙向着火的小祠,高的疾奔,拉出一长串残影,但才刚接近,里面就轰然一声巨爆,滚滚炎流,将整个小祠吞没掉。

换了是普通人,给这么轰一下,不死也要重伤,但温去病又怎会把这点火流放眼里?

双掌一错,双极轮开阖分聚,一股雄浑巨力,分晓‘阴’阳,一下将整座燃烧中的废祠拆成两半,分左右倒下,烈火瞬间被‘抽’空,焦黑的砖木砸在地上,登时碎裂。

阳光洒下,青烟袅袅,有一个熟悉的人形,仍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温去病双瞳骤张,双拳握得死紧,不愿相信地直直瞪着,圆睁的眼睛像要涌出血来。

……人,还在那里,但气息早无,也焦黑了个透,燃烧物用的极为猛烈,内外皆有,火一起,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成了焦尸,根本没有得救,根本……没留机会给人救。

……假的?

事情生得太离奇,温去病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想确认这一切并非梦境,用力摇摇头,还打了自己一耳光,因为神识的麻木,甚至感觉不到痛楚。

但一眼扫过,多个疑点瞬间破灭。

……是假的吗?不,断面清楚,确认是真人遗骸!

……别人的?不,气息核对,确是本人无误。

……还……还有生命迹象吗?不,从内到外高度碳化,哪还有命?

……人……就这么死了?我什么都还没有做,还没有替做……不,你做了,你推开了拼命想靠过来的她,她了!

温去病怔怔地站着,眼光来来***扫视那具焦炭人体,‘胸’口一片空‘荡’‘荡’的,几经扫视后,在焦尸的嘴角部分,现了痕迹。

……喝了赤焰金龟之血!

……难怪,内外‘交’攻,烧得那么厉害……

……嘴角咬着一块‘玉’片,齿痕都深印在‘玉’上,咬得那么用力,所以,焚身那么惨烈的痛,竟然一声都没喊出来!

……如此坚定的死志!如此强烈的贯彻意志!她仍然是小时候的那个她……

温去病怔怔站着,失魂落魄,一反于先前的无数念头‘交’错,此刻脑里有的,只是一片死寂,什么心思都生不出来。

也不知失神多久,湖畔一阵微风吹来,焦尸碎裂,过程中不住崩解,化灰散去,一个绝‘色’佳人,转眼归于黄土,消逝世上。

看着这幕,想着不久之前,她还抱着自己,想挽留自己不走,甚至,抱着自己一起点火上路,现在却变成这样了?为什么她没点火?为什么……

太多的为什么,找不到解答,现在也毫无意义了,哪怕想抓一把骨灰下来,为她保留点什么,却都已经太迟,她真的……什么也不剩了……

温去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有好一阵子,就这么游魂似的走在路上,忘了身边的一切,直到回了先前的落脚处,‘门’一开,看到龙云儿迎了上来,紧绷的神智一松,登时晕睡过去。

“哥哥,温家哥哥……”

轻声叫唤,如同穿透薄雾,碰触到逐渐苏醒的神识,温去病的眼睛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一个碧的秀丽可人儿,瞬息间的影像,他骤然一惊,从上翻身坐起。

“……”

“哥哥,怎么了?你脸‘色’好差,是受了伤吗?”

龙云儿担忧的话入耳,温去病昏‘乱’的神识略定,张口本想回答“我伤得这么重,还用得着问吗”,可话到嘴边,现自己真气运行相当顺畅,原本沉重的内外伤,竟已疗愈大半,难怪她有此一问。

意识仍有些‘乱’,记忆似乎出现断片,但伤好得这么快,不太寻常,温去病皱眉道:“我睡了很久吗?”

龙云儿摇头道:“没很久,大概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

数字不符预期,短短两个时辰,还不足以痊愈变身与使用回天霹雳的伤害,难道是乙太尸蛊有什么异变?或是自己对这具,仍有什么潜能未掌握?

“……外头现在沸沸扬扬的,军部和六扇‘门’都动起来,街道***,到处在抓人,还好哥哥你回来了。”

龙云儿轻拍‘胸’口,低声道:“真没想到哥哥你会大神威,把事情闹那么大,我听到山6陵出现,整个都不敢相信呢。”

“……先别管那些了,等一下转移落脚点,还有,怎么撞上亢金龙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