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十章 人在戏中谁不痴(紅包満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着眼前仙姿倾城,‘艳’丽无双,却又笑得一如稚童般天真与大胆的碧发‘女’子,温去病差点脱口说:要尽情欢好,何必要‘私’奔?都等不及了,直接就在这儿吧!

话到嘴边,总算脑里还有几分清醒,温去病一摇头,道:“少胡闹了,爷在外头不晓得还有多少‘女’人要玩,鬼才和‘私’奔?本来和***讲好了要卖过去,可那边最近太多人卖,用光了份额,只好等过些时候,再卖过去……啊!我好像不小心说漏嘴了什么……”

“夫君,你……”

碧发丽人脸‘色’骤变,手上的小包袱落了地,脸‘色’瞬白,颤声道:“你说你要和我天长地久,要带我‘私’奔,原来……都是骗我的?其实是要卖我入***?”

“哈,人生如戏,全凭演技!我堂堂‘淫’贼,岂会对‘女’人认真?”温去病大笑三声,表情格外狰狞,“我相熟的***很多,不喜欢帝都的,还可以卖去神都或是钱都,就算大西北我也有‘门’路1

“那……你说你年纪不小,想要安定下来,想和妾身结婚,想要妾身生你的孩子,这些也、也都……”

“是实话,只不过我逢人便说。戏如人生,又何必太认真呢?”温去病笑得张狂,肚里暗骂,这渣男真是什么渣话都说得出口,而居然还真信啊?

“你、你这大骗子1碧发丽人猛咬银牙,几步快冲上来,扬拳就往男人身上打去,表情却骤然转为妖媚欢喜,“妾身就是喜欢夫君这样的真男人,郎心如铁……唉唷1

娇声变成痛呼,碧发丽人的皓腕被温去病拿住,男人面上的表情,寒冷如冰,没有半点‘欲’望。

……又不是第一次和‘交’手了,的非正常反应,早在预料之中。要打击‘精’神病患,果然“好言相劝”是无用的。

“你……你抓痛我了1

碧发丽人眼中满是惊怯,澄澈的泪珠滚落,娇嫩的手腕,立刻就红了一圈,刻意而为的温去病,不但手上使劲,更将真气透入,探测她的具体状况。

……只有浅浅的真气,没有血脉觉醒的迹象,练的也是宫内杂役必修款式,而且荒废很久了,可以当成不会武功看待,与当初的龙云儿相同。

“啪1

一巴掌直接掴在脸上,清脆的声音,回响在废祠内,丽人明亮的双眼一下睁大,像是遇到什么极不可思议的事,眼中的惊怯与浅浅笑意,瞬时无影无踪。

“啪1

“啪1

难以置信的事情持续发生,温去病一只手左右开弓,趁着抓住对方的手,连掴几大巴,劲道使得十足,鲜红的掌印,直接印在雪白的脸蛋上。

看着那明显的掌印,还有她满是委屈的眼神,温去病没见到预期中的怒意,知道自己要的效果仍未出现,抓紧她双臂,目光深深地看入她眼中,喝道:“不要再做梦了!我是个‘淫’贼,欺骗‘女’人、榨干‘女’人血‘肉’,这才是我的工作,我不是的情郎,更不是救世主,就算带离开王府,那又怎样?外面的世界,就能有安乐吗?痴心妄想1

“不……不是这样……”

碧发丽人眼中闪过慌‘乱’,颤抖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被温去病使劲一推,直接重跌在地,痛哼一声,头上金簪落地,一头翠绿如‘玉’的长发,披头盖脸地洒落下来。

‘乱’发倾肩,长裙委地,丽人脸‘色’苍白,娇容惨淡,想抓捞些什么的双手,因为无物可抓,最终只有回来环抱住自己,像觉得很冷一样,抱得紧紧,嘴‘唇’也死死的咬住,极力克制,不愿发出声音。

“……该醒了!我不知道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因为终究会明白,到了最后,一个人能依靠、能相信的,始终就只有她自己,没有别人!再怎么装疯卖傻,想躲在梦里求安慰,但生命里有很多避不开的事,就是会‘逼’出来面对,逃不了的1

越说越感同身受,温去病感慨益重,想说些什么,最后却莫名冒出一句:“这些话,以前的,不用人说也懂,以前不是这样的……”

话出口,惊觉不妥,温去病马上又补了一句,“咳,以前,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一直这么觉得……”

……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平常谈了多少以前的事,姑且就这么‘混’过去,她现在神思恍惚,好像没有察觉不妥。

……该说的已经说了,放着不管,她自己也能回去,还是趁着出问题之前,赶快离开好了。

……不过,心里某处,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关键,是什么地方有问题呢?

“……我以前……有过婚约……”

“咦?”

“我有过一个未婚夫……算是我的第一个夫君,一个小鬼……”

碧发丽人两眼无神,自顾自地说着,没有焦点的眼睛,压根没管在面前的是什么人、是不是人,温去病知道自己这时最该做的,就是掉头离去,可听到她提起了过去,脚就不自禁地停下。

……一别十多年,这是第一次,从当事人口中听见对当初的回忆。

“虽然没有媒妁之言,但父母之命就可以把一切订下,我也很认真的……那时,我相信命运是在自己手里,只要努力不放弃,就一定能有好结果……可是啊!那不过是好傻好天真而已……”

丽人低语道:“婚事被家里人知道了,家族把这是为奇耻大辱,他被泼粪赶了出去,不知死活,我也立刻被送到宫里,说是入宫为嫔妃候选,其实就是宫‘女’,一路干下去……”

“什么?”

失声脱口,温去病这一惊非同小可,但失神的丽人却对此浑无所觉,自顾自地说道:“原来强大的是命运,什么人的努力,和命运相比,脆弱如蝼蚁……”

低低的声音,说出来的话,温去病已是听而不见,耳边所充塞的,尽是滔天巨‘浪’!

……龙家视婚事为奇耻大辱,所以赶我出‘门’,送她入宫为奴?

……这他妈的怎么跟我知道的不一样?

……明明是你们龙家将这婚事视为奇耻大辱,然后赶我出‘门’的!

……咦?怎么好像又一样了?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心血翻涌,好不容易止住的剧烈头痛,又隐隐发作,许多早已被遗忘的记忆断片,飞快闪过脑海,其中,就有这么一幕……

去病!

相貌俊朗,衣着高贵,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这时却满身是血,惊惶而恐惧地握着自己双肩,对自己崩溃似的吼叫。

咱们父子上当了!那……龙家嫌贫爱富,看不上我们,要送小***入宫选妃,还要杀我们父子灭口,快、快跑!慢一点就没命了!

记忆回闪,温去病脚下踉跄,跌撞到墙边,大力碰撞,顶上尘土簌簌落下,心头‘混’‘乱’之余,却好像明白了什么。

……老头子的理解出了偏差,或者,他话只说了半截,我也跟着只理解了半截。

……龙家嫌贫爱富,哪会看得上我们这种无权无势,家道中落的酱油商户?许婚只能是‘私’下戏言,一旦传扬出去,龙家主脉如何能承受这耻辱?只杀两个人是怕把事搞大,不好遮掩,换了今日,杀光温家满‘门’都算少的。

……送‘女’选妃,争权卡位,这虽然是世家大族的常用手段,但不是随便哪个都能送进去的,否则旁系一朝得势,反压主脉,岂不糟糕?真要送‘女’进宫为妃,要送也是龙家主脉的嫡系之‘女’,哪轮到当时被扔到外头打仗当炮灰的龙承运?

……她被送进宫里,不是进去享富贵争宠的,龙家是不好明面杀人灭口,这才送入宫中,让人自生自灭,自动消失,所以堂堂龙家旁系,在宫里饱受欺凌,连普通的宫‘女’也当不上,沦落到成了刷马桶的贱奴!

……在整桩事里,她的角‘色’,很清楚就是一名受害者!小小年纪,莫名其妙被订亲,莫名其妙被送入宫中为奴,本来好好的名‘门’大小姐,一夕家庭破碎,未来尽毁,这一切……到底关她什么事了?

……与她订亲的人是我,她今天这样的处境,责任……也在我?

一个接着一个的轰雷,在脑内连环炸起,太过剧烈的情感冲击,温去病脑袋很晕,反胃想呕,眼前的人虽然还是那一个,但‘胸’中情感却整个天翻地覆,再不相同。

……这些年来,我不好过,生死颠沛,但怎么都比她好多了,她变得这样失意放纵,未尝不能说是受我之累,而我竟对此全然不知,以为她飞上枝头,记恨了这许多年……

看她独自一个披头散发,凄清孤冷地跌坐在那里,娇躯微微颤抖,温去病下意识地就想走过去,将她扶起来,安慰劝解,再带她离开这里,终止那噩梦般的一切……但一步迈出,又硬生生止祝

……不能!

……一别十数载,再见已非人!现在的山陆陵,背上不知扛了多少凶杀怨仇,横在面前的强敌难以计数,我可能要和整个世界为敌,又有什么资格去牵她的手,给她平安庇护?

……她现在的情况,不好,但其实……也不差,或许把她留在这里,对她才是最好,至少,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一时无忧……

想伸出的手,硬生生止住,温去病已很久不曾有过这么痛楚的割舍感,仿佛强挥一刀,把自己手臂斩下来的痛……

为了不让这份决断崩溃,温去病霍然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珍重1

脚步才往前踏,后头就有了声音,瘫坐在那里的美人儿,一下涌出了力气,大步追上来,抢先一步从后将人抱祝

“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1

凄然叫喊,温去病的身体一下化成了石像,僵直在那里,难以置信。

背后传来的体温与轮廓感应……她把衣服脱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