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八章 曲终赴约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八章 曲终赴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帝都不是普通的所在,得意宴又举办在即,各方强人汇聚,说没有天阶者在京,这话温去病绝不相信,只不过这些天阶者,不是懒得可以,就是老谋深算,除了个别脑子欠抽的,否则都很难主动跳出来。

不过,天牢之战,打得这么乒乓响,连山陆陵都现身出来,足够惹动天阶者的干预了,温去病心里有数,所以一直留着部份力量,预防变局。

当天上紫雷动,温去病立生感应,飞身急退,避过了那当头落下的雷光柱,地面炸裂,烟尘纷飞,温去病二话不说,舍下宇文镇魂,转头就跑。

第一武神给人的形象,是勇猛刚强,而非悲壮,就是因为知进退,不为了面子打硬仗。

今晚的非预期战斗已经够多了,先败司徒诲人,再重创龙晋滔,如果还想要乘胜强战天阶者,那就是***!

只是,似乎也不是想走,就可以走得那么容易的……

紫电一击后,空中犹未平静,殃云涌来,紫光窜闪,连续的雷击,追击着地上的温去病,每一发雷电落下之前,云中都是隐约浮现六爻卦象,八门浑成,而后才是一道急电轰落。

多了一个蓄势的过程,落下来的雷电,充塞着水、火、山、泽、风、雷、天、地之气,虽然八气尚未均等,却已隐具生克轮替,自成世界之威,远非寻常雷电可比,这不但是天阶者的手段,也是正宗道门手法。

“***杂毛!大家山水有相逢1

温去病的一句怒骂,只含在嘴边,连大声喊都嫌浪费力气,大家都是老对手,早已不是第一次遇上,对于这个相貌一流,***方面给零分都嫌客气的旧敌,自己根本就懒得说嘴什么了。

玉虚真宗.***上仙!

这原也是估计中,最有可能在帝都碰上的日榜高人,自己甚至提前想了应对之法,但此刻状态奇差,那些方法都不适用,先避为宜。

只是,对方看到山陆陵现身,似乎就像看到最优质的战利品,死追着不放,不但打下来的雷电,一道快似一道,天顶的空间更传来波动,竟然要无视帝都大阵的阻碍,强行撕开空间,穿梭过来拿人。

情势危急,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掉了,温去病一下冷笑,一步跨出,来到了一个庞然巨物身旁。

幽影鬼牙虎,早先被司徒诲人砍得乱七八糟,又因为本身尸骸遭到拙劣修补的素材反噬,此刻已经深度化,奄奄一息,剩没多少时间,连骨骸都灵性尽失,没有捡骨的价值。

然而,只有擅长此道的高手才晓得,这头凶兽亡骸虽已无救,却不是没有方法,将其最后的剩余价值榨取出,用来做毁灭一击。

只要以巫蛊之术催发,这具亡骸就能短暂重振雄风,爆发出更强的凶威,吞噬敌人,之前放出鬼牙虎时,自己特别留意绝体法王,他手中暗扣着蛊虫,自己就知道他有此打算。

不过,神识潜入地下在回归后,绝体法王手中的蛊虫不见,地上倒有蛊尸,而鬼牙虎已经被司徒诲人斩得五痨七伤,显然是手段被看破,发送蛊虫时被司徒诲人阻止。

同志们未能成功的事业,就由自己担起,而自己手上更有着绝佳的素材!

无神铺地下,收取江山社稷图时意外入手的尸甲虫皇!

这可比莽荒殿养出的什么凶煞毒蛊都猛得多了……

温去病一抖手,一点金芒从芥子环中飞出,落在已经生出黑色火焰,开始焚烧的鬼牙虎尸骸上,刹时,一声惊天雄吼,燃烧中的数十米巨躯,飞窜起来,重显神异,小山般的巨硕尸躯,速度却如流萤。

幽影鬼牙虎飞起,却不是迎着紫电飞天,而是一下转身,扑袭向靠得最近的宇文镇魂。

温去病短暂一怔,随即会意,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只见宇文镇魂面对鬼牙虎重振起来的同天阶之力,惊得手忙脚乱,先发动金批令箭,跟着,法相浮沉,独门的“三绝神音”,滚滚透发而出。

漂浮在头顶的法相,赫然是一株九天茯苓,枝叶摇曳,仙霞氤氲,是极为难得一见的仙药血脉。

在这株难得的音律类仙药加持下,三绝神音威能翻倍增添上去,浩浩荡荡,音律交织,慑人魂魄,连附近的空气都开始扭曲,成为瑰丽幻境。

先前不管怎样出击,宇文镇魂都暗留几分力,未将法相尽展,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清楚,这通常是本身血脉太过凶恶,为免遭天所妒、遭世所忌,只得遮遮掩掩,但在此处,却是不同的状况。

仙药类的血脉,极其稀有,拥有这类血脉的,素为左道邪人所觊觎,别说不得善终,甚至很难长大到成年,一旦被人发现,不是被直接吸干血肉,就是被抹去神智,炼成药人,简直是活生生的诅咒之血。

之前在八方楼,阅历、功力俱有长进的温去病,一听三妙神音,就发现了这个过去没发现的事实,只要把这消息抖出去,又或是在公众面前,逼捕快老儿法相现形,哪怕他贵为天下总捕,半步天阶,从今往后也有无穷烦恼。

早先宇文镇魂法相半隐,普通人看不出来,但幽影鬼牙虎与之酣战半晌,兽类敏感,早已感知这点,现在一下复苏,立刻反扑,要吞噬仙药血肉,修补自身损坏。

宇文镇魂手持神兵,原本不弱于鬼牙虎多少,但自己恶斗半晚,连使神兵,已成强弩之末,鬼牙虎却遭蛊虫鼓催,实力暴升至顶点,彼增此减,就算法相尽展,仍感不支,情急之下,唯有仰天大喊。

“请真人相救!助我一臂之力1

天上紫雷连声响起,却是落往三里之外,似乎那边有什么紧急事,让玉虚真宗的这位天阶高人,不得不先腾出手来处理,而后当注意力重新放回这边,又面临了两难局面。

……该攻击山陆陵?还是该救宇文镇魂?论价值,山陆陵岂是天下总捕能比?可众目睽睽,如果玉虚真宗放任宇文镇魂遇险却不救,以致身亡,这个责任太重,玉虚真宗肯定要作出交代,若为此上惩处,很不划算……

短暂的停顿后,紫电再次劈下,却是一道一道,全劈向幽影鬼牙虎,阻断它的攻击,就只见,黑火焚天,紫电贯地,将附近范围疯狂破坏,而温去病藉机远遁,一拳轰破大地,沉入地下。

帝都大阵笼罩整个城市,捕捉并记录这里一切的讯息,想在这里无声消失,绝不是那么容易,但仗着自己是这座大阵的半个设计者,温去病果断潜入地下,轰隆隆地破地直行,就只看大地不住震动,像有什么钻地龙一样的巨物,在地底频频爆炸。

片刻之后,大地震动停歇,过不多时,距离天牢战场数里外,一个人影悄然翻开水沟盖,从里钻了出来。

在地底下解除了变身,大量增生血肉爆碎在底下,重回地上的温去病,满身血,跌跌撞撞,状态奇差。

伤及神魂的头痛,有增无减,弄到意识已经开始不清楚,无数幻象,千百念头,在脑中此来彼去,一下想要放声大笑,一下又想跪在地上狂哭。

受损的也不只是神魂,变身成山陆陵带来的负担,倒是还承受得住,可是运使新创完成的回天霹雳,对的反噬超乎预期,使完之后又没能立刻放松休息,强战龙晋滔、宇文镇魂,累积了伤害,而最要命的,还是司徒诲人的斩首一刀,内中斩破万法的刀意,一时难以驱出,还在持续破坏……

当这些痛楚累积,温去病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重创了司徒诲人。

……你斩我一刀,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毁天x回天二连击,你伤势比我重三倍都算是轻了!

……这一仗,稍稍出了六年前的些许恶气,但山陆陵露脸帝都,势必震动各方,今夜之后,行动将困难许多了。

……云儿那边的战场不知道怎样了?叮嘱过她,如果看到天牢内囚犯转移,只要紧盯去向,千万不要勉强出手,别卷入其内,但怎么还是打起来了?

……还有,那边战场上……为何有亢金龙的气息出现?他也盯上了阿笔,想从天牢之战取利?他的气息很怪,朦胧不清,似是而非,是晋***阶后的变化?

许多念头在脑内来去,温去病扶着墙壁,跌跌撞撞,像个醉鬼一样颠倒乱走,只是依着本能在踏步,根本不知走向何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冰冷的夜风吹来,脑内痛楚稍微减轻,朦胧睁眼,赫然发现自己出了主城区,来到湖畔,不远处的前方,一座荒废的破落祠堂,无声矗立夜中。

……大明湖畔雨荷祠……靠,我怎么会错荡到这来?

温去病吃了一惊,抬头仰望,天际微亮,已是拂晓时分,距离丑时都不知几个时辰过去了。

……我好像从来都不是个守时的男人,虽然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来的……

伤痛上涌,神识不清,温去病一下跪倒,晕厥之前,看见那座破祠的两扇木门忽然推开,一个穿着小棉袄的嫩绿色身影,满面惊惶,踩着绣花小鞋,急急忙忙地抢奔出来……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