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二章 兄弟,请回(紅包満五百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二章兄弟,请回

虽然没把话听完,但温去病已经知道对方要说的是什么了。

碎星四武神,情若兄弟,对彼此的个性知之甚详,褒丽妲心中有数的东西,韦士笔同样能一眼看透,哪怕六年未见,韦士笔仍能一语道破他的顾虑与担心。

……你为人太善良,又太清楚什么是黑白对错……

……你从来就不是那种为了个人私欲、私怨,可以罔顾大是大非的人。

……碎星团的复仇战,不问对错,毫无是非,把你牵扯进这种战争,太危险了,所以……

……阿山,你不要来!

……兄弟一场,你不要来,回去吧!

影像破灭,但温去病就仿佛能清楚听见兄弟的话语,在耳边回荡。

自己卡在天阶前的那一步,在大战末期,他们就看出来了,直到现在,他们仍在替自己着想,问题是,自己能退吗?或者……想退吗?

而撇开这些问题不谈,温去病所注意到的,就是韦士笔的影像忽然消失,这个意识所构成之处也为之崩灭。

……有外力破坏!

……谁?

闭目感受,出手的那股力量,近于天阶,而且……似是刀气!

不及细想,温去病发现一道道刀气,如涛袭来,将天牢地宫的层层禁法,疯狂破坏,连同江山社稷图都遭牵连,自己的神识入侵,很快就要崩毁。

念头一转,跟着便是阵阵颅内剧痛,随着江山社稷图被破坏,自己依附其上的神魂,也被切割受创,就像一个烧红的大铁锤,直接砸在脑子上。

“盖、盖子,你怎么了?”

心魔阁师兄弟的惊惶叫唤,让温去病惊醒过来,所反应到的第一个现实,就是剧烈头痛,还有口鼻间呛喷出去的大量鲜血。

……不到天阶,就拿神魂来用,果然是赌命行为。无视风险的结果,这回终于踢到铁板了,这伤……恐怕不是短时间内能愈……

……可是,自己应该是设置妥当,四角之内,彼此牵制,遇有过强的力量,就以天雷、殒星、劫火,三重压制,除非四角均势的牵制被打破,否则,照说这种大破坏的情况,不该发生,到底怎么了?

温去病压着口鼻,强忍脑内的剧痛与晕眩,同时试图止住汹涌的出血量,抬眼望向四周,只见一个个心魔阁的凶人,都伤得极重,身上都有见骨的伤,若不是兴奋药剂撑住,估计马上就要倒下,李月白一头脸的血,耳朵少了半截,两位法王的状况更极为不妙。

……怎么了?

目光一转,温去病立刻发现了问题的源头。

……接收韦士笔遗留的讯息,耽搁了比预期中更久的时间,天牢大阵濒临瓦解了。

……大阵将倾,破绽丛生,外头有强人硬闯进来,打乱了战局,令得四角均衡生变。

就算大阵出现破绽,可要能把握住这缝隙,从外头强闯进来,这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来者是当代一等一的强人!

战场之上,只见一队人马横冲直撞,当者披靡,威猛霸道的程度,犹在密侦司、六扇门之上,龙晋滔、宇文镇魂甚至得以退至一边,休息回气,局面整个倾倒过来。

幽影鬼牙虎,少了一只后脚,左半身伤损极重,动作也不复先前敏捷,正与鬼尊附体的萧武联合,这才堪堪挡住强敌。

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貌不惊人,长相平实的中年人,三络长须,面容方正,还带点土气,身穿一件洗白的灰袍,手中所持也不是什么神器、宝兵,而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刀。

偏偏就是这把普通的长刀,逼住了幽影鬼牙虎,压住战神萧武,每一刀斩过,栖身于不同位元的鬼牙虎也不敢硬扛,萧武周身燃烧的鬼焰,更陡然一灭,哪怕用着更低一层次的力量,却隐约有点一刀破万法的意味。

封刀盟之主,月榜第一,司徒诲人!

为了得意宴而受邀入京,秘密抵达,更在今晚被骚动所惊,率众来援,果断参战,更成为压偏天平的那颗砝码。

一直以来,这位封刀盟主谦冲退让,克己复礼,出手总是与人打和,不见杀意,人们对他的实力难以评估,认为他这月榜第一的排名,有些名不符实,可能是承袭父荫,被人高抬上去的。

但今晚,司徒诲人亲自出手,一刀接着一刀,俨然掌控全场,杀得极乐堂、心魔阁大败亏输,两派的压箱手段都被压制,真正显示当世月榜第一的实力。

司徒小书也随父出征,正率领封刀盟高手,围战心魔阁众人,变形的绝命法王赫然也挡不住她,大量触手被她斩落、摧毁,完全落在下风。

“九外道的妖邪!你们作恶多端,今日撞上我封刀盟,就一个也别想跑1

司徒小书一声娇叱,宝兵斩出,神光耀闪,三尊封神斩无坚不摧,刀气纵横,绝命法王变异的魔眼破碎,浓浆喷涌,连身体都砍掉四分之一,若非变体,早已毙命。

封刀盟的地阶高手,法相展动,气势磅礴,战意直比天高,将总部被毁、家眷遭屠戮的刻骨仇恨,尽数倾泄在眼前的毁家仇敌上。

密侦司、六扇门的高手也回过气来,配合着封刀盟,组成包围网,从外夹攻,摆出十面埋伏,一个也不放过的架势。

温去病一生不知打过多少大小战役,光看这阵仗,就知大势已去,再不速撤,全部人马都要葬送在此。

假若自己状态完好,江山社稷图无缺,不是没有可能隐瞒着身分,巧妙掩护心魔阁众人离开,但神识受创,社稷图也伤损严重,现在连自己都大难临头,很多东西都再顾不上了。

“开棺1

忍着头痛,温去病怒喝一声,又喷了一口血,旁边的心魔阁众人被这喝吓了一跳,几秒才反应过来。

心魔阁携来的两具棺椁,已开了一个,还有一个未开,眼下覆灭危机就在顷刻,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可、可是……”李月白惨笑道:“开启禁法的口诀,只有两位法王知道,我们……”

话没说完,僵尸状态已破,气息虚弱的绝体法王,一掌猛拍向那具棺椁的锁链,开启咒法,同时一口鲜血喷在锁链上,喝了一声“开”。

锁链应声断去,棺盖被一股大力掀飞,无比凶残的怨戾之气,由棺中倾泄而出,席卷全场,惊人的凶气,直冲九霄,连天上乌云也被割破,四方高手无论是谁,被这股凶气沾着,都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

棺盖高速飞出,落向密侦司,上头带有黄泉秽气,犹如剧毒,还未飞至,就已经让景物扭曲,龙晋滔见情况不妙,一马当先,龙头大刀挥斩,将棺盖粉碎,但传回手上的震撼力道,也令他心头一紧。

……心魔阁当真出动天阶者遗蜕了?是什么强人的尸骸?神妃又为何还不露面?

龙晋滔的疑问,温去病能回答部分,虽然头还是痛到飙血,但自己确实认了出来,这股凶煞气息,就是那日在钱都义庄之中,被龙云儿勾动的那一股,心魔阁终于把这具神尸派出来了,棺中人是……

各方战斗瞬息停了下来,都在等待棺中神尸站出,三名月榜高人更是警戒高悬,但棺中藏着的身影,却陡然发出血光,破空而去,穿越穹顶,顷刻之间,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棺中另外透发的一股邪异黑芒。

事发突然,绝大多数人都反应不过来,只有寥寥几个,一看见那道黑芒,立刻脸色大变。

“啊?”

“黑核晶1

温去病低呼一声,就想冲出去,但太过强烈的晕眩,天旋地转,跨出的一步险些扑倒,还是占得最近的绝体法王抢了先,一掌拍出,手捏法诀,***着那股黑芒的冒出。

诡异情势,把心魔阁众人弄得糊涂了,李月白脱口问道:“黑核晶是啥?”

温去病擦了鼻血,道:“产在魔界黑暗***底部的能量结晶体,用处多多,一片指甲大小,就贵得可以吓死人,但移到人间来,与空气反应,就是最猛的爆裂物。”

“爆裂物?”

听了温去病的解释,心魔阁众高手一下都明白过来,棺椁中藏的神尸,没出棺就直接飞走,还启动了藏在棺中的超猛爆裂物,这显然是宗门对此行的安排,一判断大势已去,就索性召回神尸,保留实力,同时引爆预藏的黑核晶,给予敌人最大创伤,至于还在这里的己方人马……已经被宣告放弃了。

这个结果,犹如一桶冷水浇在头上,心魔阁众凶人苦涩无言,连温去病都有种如梦初醒的感受。

……自己和心魔阁这群人处得不错,他们对自己也够仗义,所以一时间有些迷失了。

……事实上,九外道里头就没有好人,他们自私残忍的本质,一旦偶然忽略了,结果就是掉进陷阱去。

……看绝体法王的反应,似乎对这安排事先也全不知情,同样是被上头“出卖”的,这情形……以前碎星团也曾遇上过……

脑内剧痛,旧日景象上涌,温去病环顾周遭的绝望表情,胸中一股壮怀豪气陡生,咬牙道:“放心!大家今天一起来的,我会负责把大家全带走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