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一章 一人、一物、一事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一章 一人、一物、一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打从进入这间满白光的斗室,温去病就暗叫不妙,特别是看到独自在内中踱步的故人,一颗心就整个凉。

这不是本人,但也确实是本人,是预先留下来的一股意念传讯,因为自己的入侵而触,把这股意念传到脑中。

接触到这股意念,而不是本人,就代表本人已经不在此地,这可能是因为天牢遇袭,密侦司紧急把人移动,又或是什么别的理由,自己不是没料到这可能,还预先留下了后手,但真正面对,感觉……还是很糟糕。

站在对面,近在咫尺,故人音容恍若未变,温去病下意识吞了口唾沫,抑制激动心情,往前一步,却见到熟悉的面容,有了些许变化,鬓角斑白,体态消瘦,面上有掩不住的风霜之色。

碎星四武神,相貌最为俊美风流的,自然就是韦士笔,当初碎星团草创,他不过二十五上下,加上后来这些年,算来也不过四十出头,方当盛壮,又兼之修为高绝,当年就已略具天阶特征,加上这六年的累积,就算没踏足天阶,也断然不至于出现衰老之相。

四目相接,温去病看见了对方目光深处,那抹浓得化不开的愁苦,比昔日更甚,这些年来……他也没有好过碍…

“我是韦士笔,朋友,无论你是谁,请听好下面的话……”

两鬓斑白的中年文士,急切道:“当初,我中毒假死,拖命逃生,用上了潜藏的自救手段,花了极大代价才得以幸存,这段时间,我想通一切,那个人是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将我们当弃子使用,利用我们为他打天下,事成后再将我们消灭……那个人,肯定还存在,躲藏在李家的幕后,继续操控天下。”

温去病没有说话,这些讯息对不相干的外人,可能是惊天之秘,可就自己听来,只不过是将自己这些年的猜测做印证,没什么情报价值。

……碎星四武神的想法,果然差不多。

……但阿笔,你平常那么小心翼翼的人,煞费其事留下讯息来,要说的话,不可能只有这些。

“那个人为了处理我们及***诸天神魔,事先留下了一人、一物、一事,事关乎一股力量,由司徒刀尊守护,留待时机成熟,有缘人出现物是真封神台,具***置只有李家知道还有他留下的那个女人……”

这些讯息,温去病闻言一惊,韦士笔不愧是那个人的秘书,所接触到的秘密是四武神中最多,自己对这一人、一物、一事就几乎不晓得。

真封神台,是自己的一个猜想,存在无穷高处,是次元衔接的枢纽,与英灵殿中的那座封神台相呼应,这些仅是自己的理论推断,不成想还真被造了出来,更落在李家的手上。

一事……关乎力量,这又是什么他妈的见鬼东西?自己身为碎星团的冲锋大队长兼技术总监,团里的各种抗敌力量,自己就算没练过,起码也看过,再不然至少也听过,怎么就没知道有什么特殊力量?

况且,以那个人脑子进水的程度,连地泉剑都给了老姘头,真有什么抗敌力量,也是顺手给剑阁,怎么会送到老瞎子手上了?

这是什么制衡手段?还是利益交换?当初碎星团覆灭,司徒无视由始至终沉默,就与这有关?那他现在神秘失踪,连老家总部都给人灭了,又会不会与这有些牵扯?

亢金龙灭封刀盟总部一事,生得甚奇,自己一直也没琢磨出门道来,但现在听韦士笔送了这情报,反过来一想,难道亢金龙也知道此事,并且利用这做了什么?

既然是一股力量,肯定能够操控并利用,如果落入歹人之手,后果着实堪忧,不过,至少在眼前,最大威胁似乎还是贾伯斯留下的……那个女人?

韦士笔的口气,让温去病生出警惕,很显然,这是贾伯斯为了收拾碎星团,刻意栽培出来的一个善后者,或者也可以视为……传人!

可以想像,在一面扶植出碎星团的同时,他也留了一把刀在黑暗中,杀气腾腾地看着碎星团的成长,注视着每个人的破绽,集起来,等待着亮刀封喉的那一日。

这个人,能克制整个碎星团,韦士笔倘若是失手后才知这个人的存在,很有可能也是折在此人手下,而同理推论,这人也可能克制着自己,必须谨防,只不过……女人?

贾伯斯怎么会挑选一个女人当传人的?记忆中,他虽然算不上性别歧视,也没有特别的大男人倾向,但对于女性的能力,他评价不高,也没有耐心去磨练,与燕无双的合作是特例,很难想像,他会花那么多时间栽培一个女人?那女人是何方神圣?剑阁中人?

温去病感到困惑,忽然一串画面传输到脑海,漆黑暗夜中,有许多人朝自己攻杀过来,层层包围,自己夺路外闯,却见一道龙影,破月而来,邻近面门,凝成一道刀虹。

这道刀虹,似曾相识,就是龙晋滔早先的刀路,只不过所持非是神兵,而是一柄宝兵,厚背宽刃刀,刀势霸道雄奇,度又快,刀后藏爪,杀机暗伏,一环扣一环。

温去病明白过来,这是韦士笔的特别能力,当初四武神之中,韦士笔展成情报大总管,不是没理由的,他的血脉异能白狼青眼,不但拥有高度动态视力,还能够捕捉目标物的能量流动。

大战时,韦士笔的实战力不行,可无论战争打到哪里,同僚都很喜欢把他硬揪上最前线,甚至把他先推上最前线,就是因为他的这份血脉异能,把他当个观察器来用,分析他观察到的东西,制定破敌策略。

碎星团能以弱击强,韦士笔的这份异能,不晓得在幕后立下多少大功,而今,韦士笔再次挥自身的这件优势,温去病透过他的视线,清楚看见龙晋滔的刀路与真气运行,短短一瞬,就看出七处破绽。

这些破绽,韦士笔也看见了,但他的异能特性只在于“看”,却没有计算的能耐,即使看见了,也未必知道那是破绽,以前在碎星团时,他就常常只能记下所见,带回来给大家分析……

当然,温去病也不排除,老朋友虽然看出了破绽,却因伤势所累,没法***,就只见他硬挨了一刀后,血洒长空,跌跌撞撞地摔落地面,正想要再次起身,天上忽然出现一道星芒。

……好亮!

只是虚像,但刹那之间,温去病有种睁不开眼的感觉,脑里刹时间出现的困惑,就是这么一点点星芒,又不是太阳,怎么能这么亮?

跟着,来自双眼的刺痛感,则让他明白过来,自己的睁不开眼,不是因为光太强,而是因为太过锐利,那道星芒中所蕴含的锐气,近似于剑,却更胜一筹。

……是针!

碎星团所会战的各方高手中,以针为武器的强人不多,但妖魔却不少,山6陵应付的经验颇丰,温去病一下闪过许多回忆。

不过,就算是天阶等级的兽尊,好像也没有哪一个,攻击近似这模式却有这强度的……阿笔恐怕遇上克星了……

理性判断,温去病估计韦士笔接不下这一击,有九成的可能,周身数十处窍穴被这一针贯穿,就此落败遭擒。

果然,整个影像到此告一段落,画面重新亮起,但却没有回到先前的光斗室,整个天地分割成一块块,错乱拼组,似乎在核对些什么。

温去病站立不动,敞开意识,晓得这是碎星团所开,自己当初有份经手的技术,透过多重手段核对灵波,确认身分,准确率高达九成五五,是碎星团高阶人物确认身分的手段。

分割破碎的世界,瞬息重组,回归那个满是白光的房间,略显无神的韦士笔,也像一下恢复了神采,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阿、阿山?真是你?你果然……还活着1

韦士笔惊喜的声音,并没有让温去病激动起来,因为记忆所及,这个留下讯息的技术,没有神到能够针对讯息做出反应的程度,韦士笔的神魂强度异常,能让他认出自己后,说点特殊的话,但也仅此而已了。

这个判断确实正确,韦士笔虽然有了惊喜反应,但他的目光却像个盲人,对不准焦距,明明自己就站在他面前,可他欢喜的声音,是向着左侧墙壁而,看不见自己就在他面前。

“……阿山,如果是你的话,立刻离开,不要卷进帝都的事。”

对着墙壁,韦士笔正色道:“老尚或是小妲,他们哪个都行,唯有你,我希望你立刻回去……兄弟一场,我希望你听得进我的劝告。”

“……为什么?”

对着幻影,温去病一股莫名怒意上涌,“凭什么我就不行?那个人留下的收拾者,是专门对付我的吗?”

“……因为你是我们当中最善良,最择正固执的一个。”韦士笔道:“你太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如果……”

话未完,一道刀气斩破虚象,整个世界瞬间崩灭。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