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翻天覆地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翻天覆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边阵营的四角天阶战中,龙晋滔恐怕是综合力量最强,状态最好,隐患最少的一个,不但比宇文镇魂要强,所对付的极乐堂萧武,也是四角中最弱一环。

鬼尊附魂借体,吞噬生命甚巨,萧武修为不及两王,豁命强顶,早就是四方之中最弱的一环,偏偏还对上最强的龙晋滔,压力沉重,显是四角中会最早崩溃的一角。

但龙晋滔也不敢过度进逼,极乐堂的战斗风格就是不要命,自己如果逼得太急,靠得太近,萧武随时鼓尽余力,冲上来就是一抱、一锁,跟着自爆,他身上还插着鬼尊指骨,自己就算挺得过去,也绝对伤势不轻,很不划算。

投鼠忌器,龙晋滔不愿操之太急,想用最省力的打法,拖到萧武自行崩溃,但看宇文镇魂那边稳不住场面,心魔阁众凶人围杀六扇门众好手,他暗自皱眉。

六扇门、密侦司两队人马,身上都带了符令,身受天牢大阵的加持,攻防之力倍增,还有净化、清醒之类的保护,若非如此,恐怕在心魔阁不择手段的卑鄙攻势下,六扇门早已伤亡惨重,这么一来,后头密侦司很难对上交代,亡齿寒之下,龙晋滔不得不分神旁顾,采取行动。

龙泉大刀擎举,龙晋滔不敢将力量去得太尽,预备以一半的力量出击,只要先重创绝体、绝命两法王中的一个,就能让那边的战局翻盘。

神兵灿强光,一刀就要斩出,苍天风云变,一颗大火球,来自天顶,就往龙晋滔砸落,同一时间,所有战斗中的密侦司、六扇门高手,身躯一震,加持在身上的攻防效果,瞬间消失,实力一生变,战局立乱,血肉横飞。

龙晋滔法相展动,反手一斩,龙头刀切出长虹,横空而过,将天落的殒星砍爆,虽然威力万钧,但这位大统领的心里却一片冰凉。

很显然,这是阵式变化,是阵中开阵的那位动手了,明明是双方开的阵式相互纠缠、角力,哪边也占不到上风,可这一位却能缓出手来,操控天变落殒星,这表示,此人已经在双方的阵法比拚中占到上风,不但能以阵式攻击,还反过来解除了天牢大阵对己方人员的加持。

还好,情势也未至一面倒,在那一记天流陨星后,跟着就巨浪滔天,遮断苍穹,六扇门、密侦司人马身上的加持,也重新恢复,只是状态非常不稳,加持一下有,一下又消失不见,弄到两方人马战得格外混乱。

天上景象也变幻不定,乍晴乍雨,显示两个交叠在一起的领域,相互争夺主导权,而哪一边占了优势,就连***也看得出来。

龙晋滔暗骂一群饭桶,只见天象变幻,又是两道天落殒星,化为流火,对准自己轰砸下来,敌人分明是认准了自己,而自己手下那班***,显是已被此人压在下风,才能腾出手来,对着自己猛打。

……但区区阵法,就想给我添堵,简直作梦!

……让你看看真正强者的能耐!

劲贯神兵,龙头大刀缓缓生光,水龙环绕刀身,凝聚威势,密侦司大统领一击斩出,刀劲化龙咆哮,怒问苍穹。

云龙九现穿天变!

气劲高度集中的一刀,将先后砸落的三道烈火流星,贯穿打爆,跟着更打穿苍穹,直上九霄,将深不可测的天幕撕裂出一道黑缝来。

近乎天阶的一击,越了阵势所能扛住的范围,一座座石山、木峰,应声炸碎,垮塌下来,密侦司的高手见了大统领神威,纷纷欢呼出声,但才刚叫个一声,整个世界就天动地摇,最遥远的边缘部分,隐隐透出外界的叠影。

……好贼子!这等狡猾!

龙晋滔暗暗怒骂一声,现敌人不但善于阵道,还心思细密,卑鄙***,明着争夺领域的主控权,却也藉着两边互斗纠缠的机会,将两座不同的阵,捆缠在一起。

透过神兵打出的一击,一力破万法,可以将那神秘人操控的阵式打崩,但此刻两个领域重叠,那边一受影响,天牢大阵也一起遭殃,眼下的天牢大阵,本就是强行排除障碍,只能短暂运作的极限状态,再被这么狠轰几下,敌人的阵还没崩溃,天牢大阵就先要垮了。

天牢大阵崩毁,对密侦司而言,并不是无法承受的损失,只要能再撑十分钟,帝都内各门各派的高手都会赶来,其中也有别的半步天阶,亲近朝廷,会出手相助,根本不用担心天牢会被打破。

然而,若崩毁得过早、过重,无法迅修复,那个麻烦就很大了,代表着麒麟李氏的风水阵也破,龙气外流,六处阵角连破其三,情势非常危险,这是龙晋滔不愿看到的局面。

考虑到这点,龙晋滔只能暗骂晦气,收敛着实力,对着天上连连落下的陨星,只是单纯挥刀将殒星打爆,没法***,纵有着近乎天阶的力量,手持神兵,依然被压制。

这情形基本出现在整个战场上,心魔阁、极乐堂的好手,战得辛苦,在六扇门、密侦司的人数优势下,厉害的尸兽一只只被消灭,人也伤得越来越重,但每次朝廷一方要做出致命重击时,不是天上掉陨石,就是地上一阵晃动,人们被强行挪移转位,传送出几百米外,杀阵出现缺口。

频传的意外,将四方阵营的人马牵制住,打成一团乱战,任哪边都说不上取得优势,有种陷入泥沼之中,挣脱不得的感觉。

陷在这样的泥沼中,龙晋滔面色阴沉,心里只有一个疑问,这边动静闹得那么大,帝都之内,各派高手早该被惊动,但理应一早便抵达现场的神妃,为何未有出手?不曾现身?她在想什么?

四方困战,一时难分,龙晋滔也无暇注意到,心魔阁阵营中的某个人,虽然站在那里,却早已被换成了虚影,站在那里摆样子。

拿出江山社稷图来,温去病的用意,一直就是控场,这里那么多的半步天阶,自己想要瞒过他们耳目行动,谈何容易?但江山社稷图动,领域张开,自己与阵合一,犹如化身这方天地之主,混战中,谁也没法轻易把握住自己动向。

而自己的目标,一直都只在天牢。

领域困锁,即使是自己,也没法穿透出去,回到外面空间,开锁入天牢地宫,但肉身碰触不到的东西,不等于神识也穿不过去。

打攻入天牢至今,自己便持续以神思探索,解析法阵内容,已经有六七成把握,现在趁着情势混乱,就开始付诸行动。

这种以神思探阵的技巧,原本是天阶以上,元神极度强化后的专属技,稍差一点都不行,自己的神魂凝练度,还不到要求,是依附在江山社稷图开启的领域上,借此侵入。

只要自己对江山社稷图的驾驭稍差,或是对天牢层层禁法的架构吃不透,这一下就是鸡蛋碰石头,有死无生的级危险,但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算危险也得硬着头皮试一次。

这世上,本就没有毫无风险的试探……

温去病敞开意识,化为一道无形流光,渗入法阵结构之内,往深处探索。

天牢门禁森森,神识在禁法的间隙中穿行,所看到的千头万绪,繁复错综尤胜蚁穴,未够强大的神识,稍微与禁法一沾触,立刻就灰飞烟灭,之所以这是天阶者限定的技巧,并非无的放矢。

温去病的神识强度未足,全凭对阵法的了解,还有脑内算阵的高运算,抢先趋吉避凶,把凶险处一一避开,转眼就连入地下十余层。

周围所传来的气息,封禁重重,在每一重禁法的后头,都关押着一个存在,但从那隐约透出的气息,温去病可以肯定,这里头除了穷凶极恶的罪犯,还有许多非人者。

妖气、魔气,这些气息都混杂在天牢禁法中,百族大战结束时,有些战俘被囚,后来销声匿迹,看来都是移交密侦司监禁,囚于天牢中,只是从这气息,难以判断从于其中的妖魔是死是活。

以妖魔尸骨为基,作为法阵的素材,这是鲲鹏学宫的常用手法,很难判断天牢里除了人族重犯,还囚了多少妖魔鬼怪,或者只是纯以们的尸骨筑基为阵。

温去病穿过重重禁法,深入天牢地下,所经过的封禁门户内,可能有碎星旧部存活,这个念头对温去病是极大的***,但眼前顾不上这些,唯一执着的目标,就是先前捕捉到的熟悉气息。

位置是天牢底部,温去病已无暇顾及这会否是陷阱,抓紧时间往最深处闯,上头的战斗随时生变,留给自己的时间捉襟见肘。

心念一动,眼前骤然大亮,神识一下昏乱,再重新安定下来时,现已经脱离了阵势结构,来到某间一片光白的斗室内,狭小的房间,一片雪白亮光。

斗室之内,一名中年文士来回踱步,看到来客忽现,镇定开口,“我是韦士笔,朋友,无论你是谁,请听好下面的话……”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