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七章 我掌规则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七章 我掌规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晋滔手握神兵,胸中所溢满的,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六年前的一战,自己负责围杀尚盖勇,因此错过了第一武神山陆陵,这件事一直颇让自己抱憾。

山陆陵在帝国内的声望之垄地位之高,不是尚盖勇能比的,如果能亲手擒杀山陆陵,就能稳稳坐上月榜第一的宝座,成为公认的天阶之下第一人。

六年前失之交臂的机会,如今就在眼前,战胜他,就能登上月榜第一;况且,司徒诲人已经伤重倒下,若不取下他,今夜谁也无法生离此地……

想着种种理由,龙晋滔自我激励,把自己的战意推升至极限,面对山陆陵这类擅长心魔***的强敌,战意若不能燃至顶峰,组不出必杀的意念,很容易为他所趁。

法相浮沉,是一头紫色的双首巨龙,紫气尊贵,双首龙更是强悍,占据了半边天空,喷火吐电的威猛雄姿,睥睨天地,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挡,配合着竭尽全力鼓发的神兵一击,这一式,威能无限接近天阶!

温去病在底下,斜眼睨视,双龙法相威能惊人,又是以神器催发,别说是六年前,哪怕是现在,自己都能感受到那份逼命而来的危险,想要扛住这一刀,必须得付出代价……以伤换伤,玉石俱焚的代价……

不过,那是纯拚个人实力的情况下,如今……有弟兄相挺就是好,在自己眼中,双龙遮天的巨影下,那抹破空斩下的刀光,开始与韦士笔传来的那一幕,迅速重叠。

武学之道,千变万化,看破几招几式的漏洞,并不能保证对敌时,一定就会碰到这些招式,即使试探出行功路线,战斗中也可能有变化,唯有作出全力一击,力量催运到巅峰时,才会真气汇流归一,无可变改。

韦士笔所遗下的画面,龙晋滔的那七处破绽,清晰浮现出来,温去病骤然出手,一指点七,迅猛兼备,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七指已离奇地穿越防线,抢先一步击中龙晋滔由左腕到右半身的七处破绽。

龙晋滔骇然瞪目,根本反应不过来,也不能相信世上有这种事,明明彼此修为相若,自己手中还有神兵,居然也一招败阵!

没有缠斗,没有豁命死拚,自己的超限一刀,别说没法逼山陆陵同归于尽,甚至连让他全力以赴都不能,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招,就让自己阴沟里翻船,败得莫名其妙,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输的?

……世界怎么会那么荒唐?

……这他妈的一定有鬼!

龙晋滔口喷鲜血,远远飞了出去,直坠向百余米外,温去病的七指,看似不如毁天霹雳刚猛,但打准了破绽,在行功的间隙透入体内,他有三处脏器直接爆开,体内一片糜烂,如果不是半步天阶的绝顶修为,直接就殒落了。

“……自鸣得意的小丑1

温去病淬了一口,缓缓平移目光,转落在死撑住面前的宇文镇魂,“天下总捕,到你了1

短短几下,几乎只是两照面间,先败封刀盟之主,复又重创密侦司大统领,全都是一招之间,就已伤重败下,第一武神的凶威尤胜当年,看在生存者的眼中,巨汉的身影有若神只,踏地顶天,称无敌!

“邪魔外道1

银发的老捕快,没有做出转身逃跑的愚蠢行为,只是手一抖,将伤重昏迷的司徒诲人,远远送出去,落向数十米外的两名封刀盟高手处,跟着,手执金批令箭,面对眼前的巨汉,缓缓开口。

“六年前,老夫遗憾未能亲手抓你,今日能够补满这遗憾,正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1

“……一名捕快,不想着干活,开口就是天理、报应,你这老儿也挺搞笑的。”

温去病冷冷回应,忍着脑内有增无减的剧痛,飞快内视一周,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妙,强用回天霹雳的负担,缩短了变身的时限,宇文老儿虽然比龙晋滔稍弱,但没有了韦士笔的协助,想要强杀他可不是两三招之内的事。

“做捕快的,邪不胜正的天理,就是毕生信念,这没有什么可笑的。”

宇文镇魂正色道:“山陆陵,你战功彪炳,又律己甚严,没有任何的贪,与你那些同袍不一样,是碎星团内的一股清流……你若束手就缚,我可以承诺你争取从轻发落。”

整段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让温去病像听见最好笑的笑话,两军招降,也要看敌我实力,这老家伙还真敢开口,完全是空手套白狼的架势,而且……

“老头,要开条件,也该是保我无罪,从轻发落是怎么回事?而且还只是争取,你当我三岁小儿吗?”

“我们是捕快,缉拿人犯归案,审判并非职权,能为你争取立功表现,从轻判刑,却不能判定你的罪行轻重,你有罪,也有冤,我不能拿这欺你,所以坦然相告。”

宇文镇魂神情肃然,道:“碎星团主导了一个时代,战功固然辉煌,但戕害百姓,颠覆朝纲,所犯下的种种恶行,也需要有个交代,你是碎星团的二号人物,由你来认罪伏法,把碎星团的公案向世人有个交代,就能为后代立下典范,这点比什么都重要1

如果说,之前的劝服认罪,让温去病像在听笑话,那这一通劝告,就像是直接淋了捅油,再扔个火源过来,狂涌向心坎的热血,差点就让他直接炸了。

……你他母亲的什么老鬼,在这里扯五四三的,你知道什么?

……我们在和妖魔打生打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后头“维***纪”!

……碎星团是有过错,法理难容,但法理为尊的第一前提,难道不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吗?

……我们要守法,不能乱来,那些妖魔要不要守?你现在拿法纪要求我们,当初怎么不去劝导诸天妖魔尊法重纪?李氏王朝整肃碎星团,以法为名,你就敢说这里头没有一丝***算计?你就敢去把那些统治阶层的违法者都抓了?

……如果你所谓的大义、正义,只有普通人要守,统治者可以不守,你又哪有资格在我面前扯皮?双重标准的本身,就是对法律的最大亵渎!

诸多念头,在脑里此来彼去,温去病越来越觉得,这个正气凛然的老人,全身线条变得圆滑,像是一个可笑的魁儡玩偶,张着嘴巴,说着好像很伟大,实则却是“呱呱呱呱”的声音……

听着这些,胸中本来快要炸开的怒气,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这一切都是那么地荒谬,没什么好发怒的……面对一个玩偶、一群玩偶,有什么可怒的?难道自己也是小丑吗?

“老头,我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么宝贵的一个机会。”

温去病的话,比他的出守,更让宇文镇魂吓傻,虽然自己说的话,每一句都出自真心,没有半句虚言,却从没想过,真的能够说服第一武神,

像山陆陵这样的一代战神,意志如同钢铁,以匪徒来说,就是最悍的悍匪,怎么可能几句话一说,他就认错忏悔?如若这么容易就悔悟,这几年他不早自首了?可……为何他语气中的那份感谢,如此真诚?

“我之前一直很困惑,我想捏死你,可你是个好人,做的事情很对,与你敌对,好像我才是不对的,杀掉你,我的良心过不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温去病淡然道:“但就在刚才,我明白了,你没有你以为的那么伟大,你的大义、正义,都是跟着规则走的,规则告诉你什么是对错,而你不敢去挑战那份规则……”

白发的老捕头目瞪口呆,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让对方领悟到这一大串东西来。

“……所以,事情很简单,只要我超越过你,成为那个写规则的人,一切就简单了,因为大多数的正义之士,就和你一样,并不会质疑规则,或者说,为了和平稳定,你们能够忽略与忍受,因为质疑的代价太大。”

温去病道:“多谢你,让我给自己找到***,可以迈出最后那半步……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找到了真理,所谓的求道,就是一个不断认识新知、自我质疑并且成长的过程,如果后头我发现自己今日的认知有误,杀错了你……我会到你坟头,很诚恳地说声对不起的。”

语气真诚,宇文镇魂却听得七窍生烟,但在恼火之余,又有种遍体生寒的恐惧,山陆陵的语气不对,但那股如释重负的轻松,却是显而易见,自己意外帮他解除桎梏了?

未及细思,伟岸巨影忽动,快如飙风,转眼就到面前,宇文镇魂强提战意,脑中却浮现司徒诲人、龙晋滔被一招重创的画面,心惊胆颤,斗志根本提不起来,这时才醒悟:我已被他的心魔劫影响!

猛拳袭来,威势犹胜攻城战槌,宇文镇魂心知无幸,不意天上一道霹雳炸响,一道紫电贯空而下,落在山陆陵的头上。

……是帝都大阵?

……不!

宇文镇魂目光紧缩,陡然醒悟。

……是终于惹出天阶者参战了!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