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不可能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十四章 不可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血脉之为物,与一个人的法相有重大关系,但这关系却非必然。就好像,一个人出身富豪家庭,当然也可以不用家里一文钱,纯凭自己的力量白手起家,另开一片天,可绝大多数、正常的情况下,不用是傻瓜,肯定是有得用尽量用,早用早发家。

即使血脉出于同源,法相也不会完全一致,以沧溟龙家为例,龙初九、龙六朝、龙晋滔、龙灵儿……等人的血脉都是龙,法相却是不同的龙,因为龙是大系,哪怕都流着龙血,溯源追上去,觉醒的可能都是不同笼类。

不过,有某些特殊血脉,数量太过稀少,蕴含的力量太过强横,一旦觉醒,强烈影响个人的修行之路,显现出来的法相,也几乎不可能脱离该血脉而独立,好比龙灵儿的太阳龙血脉,就有这样强大的特殊力。

李氏一族,开创了麒麟王朝,号称流传的麒麟血脉无比尊贵,尤胜于龙,但事实上,他们的麒麟血杂驳不纯,经常纯度不够,堕化为一种名为四不像的仙兽,甚至无法保障每一代都有一名纯血麒麟儿的出现,认真算起来,不如前朝秦氏多矣。

千年前,秦氏一族开创狮子皇朝,独特的王族血脉,蕴含强大力量,展现在法相上,就是极其罕有的“照夜玉狮子”,体如青玉,眼若照夜明珠,威猛霸气,具王者之风。

这是秦氏王族继承人,血脉觉醒,力量大成时,所独有的法相,享盛名于世,有过千年荣光,最后因为麒麟李氏反叛举兵,狮子皇朝覆灭,秦氏王族被屠戮殆尽,消失在历史舞台上。

然而,血脉灭绝这种事,从不可能真的做得干净,千年以来,老百姓始终相信,秦氏血脉并未断绝,照夜玉狮子的后人必然潜藏某地,等待有朝一日,时机降临,就会卷土重来,再造狮朝辉煌。

就连麒麟李氏也对此深信不疑,所以千年来,清剿行为从未停止过,只是对外密而不宣,温去病也一度这么猜想着,直到亲身经历,从单纯猜测印证了事实,遇上了照夜玉狮子的后人,前朝遗孤,也就是四武神之一的尚盖勇。

碎星团崛起的过程中,不是没有机会掌握权力,只要尚盖勇有那个意思,稍稍表态,哪怕只是暗示,四武神都可以奉他为主帅,扯起***,为秦氏王朝复辟再起。

但早已厌倦权力斗争的尚盖勇,从未表露过类似想法,他只是想做事,只是想驱逐妖魔,并不是想藉机成王称皇……事后,温去病时常感叹,早知是这结局,还不如一早拥立老尚,玩个黄袍加身的老把戏,起码好过兔死狗烹,全团覆没吃黄泥。

尚盖勇逝去于帝都后,温去病午夜反思,常常觉得,自己与香雪都能不死,或许***的同伴也能侥幸生存,那么,或许老尚也仍在世间,假若四大武神将来有重会之日,那……该多好啊!

这个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慰藉,让自己每次半夜惊醒时,还能够有点暖心房的东西……

曾经自己以为,再没希望看到老兄弟了,结果就在今天,先是看到了韦士笔,跟着,又看见那久违的照夜玉狮子……

……秦氏一族,老尚的族人!

单纯发现这个,只是震惊,但在震惊的同时,有些念头迅速掠过脑海。

……老尚,有没有可能真的幸存?

……那名鬼尊,突如其来,会不会……

……极乐堂这么死死追着岭南温家不放,难道是因为……

几个念头一闪即逝,温去病陡然飞冲了出去,在天边那抹凄霞消失之前,一掌拍出,最后的转移机会,一掌拍落在萧武身上。

萧武因为频繁引入鬼尊之力,生命透支,原本铁塔般的魁梧壮汉,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被温去病拍中,身上泛起红光,满面错愕之色,还未及开口,整个人就消失不见。

……先保住这条线索,留个余地,如果这条线索连到最后,与老尚无关,那我就是千古傻瓜!

将自己的转移机会,用在萧武身上,当这名极乐堂的战神消失,还剩在原地的,就只有温去病,而且,立刻就迎来***烦。

“邪魔,看刀1

迎头一刀斩来,刀很普通,却因持刀之人而精彩,司徒诲人的一刀,临风斩来,似无招无式,却让人避无可避。

开口一声提示,表示这并非偷袭,但横颈斩来的一刀,恍惚间,温去病的感觉,就是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与这刀,再无他物,仿佛自己不管怎么腾挪闪避,都注定在这一刀下魂断首飞。

……几年不见,这家伙的武功怎么练到这境界了?

……当年老瞎子还是半步时,也没有这么厉害!

温去病头痛欲裂,状态奇差,顾不得保留,一掌推出,就是双极轮。

天下卸!

不管是阴阳化,还是更厉害的无极返,都必须以自身为基,先承受来力,可眼见这一刀的境界,已经斩天斩地斩空间,颇有些一刀破万法的终极味道,哪还能拿自己身体去承受?温去病果断卸劲。

“……双极轮?”

司徒诲人面露讶色,却没有停留,一刀之后,陡然身如飞星,高速飙出,射向异常吃力的龙晋滔、宇文镇魂,一抹刀虹荡出。

温去病出尽全力,才把司徒诲人临去前的一刀,牵引偏移,却卸之不尽,在颈项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红痕,血流如注,若不是双极轮修为绝佳,于已尽处仍能卸劲,这一下早就人头落地了。

……你老母的,若是老子金刚身修为仍在,这一下就轮到你仆街!

而一看司徒诲人的动作,温去病便知不妙,三名半步合力,已经足够“处理”黑核晶,自己再不脱身,跟着要面对的,就是起码三名半步,两件神器的夹击绝杀。

温去病闪身欲走,但密侦司、六扇门,甚至封刀盟的人马,却如海潮涌来,死死缠住,此时极乐堂的人马,已经丧尽,心魔阁的人一早***,全场就剩下他一个敌人,成了唯一目标,所有敌人都在争取这个最后建功机会。

如果状态十足,温去病要从这围杀阵仗中“溜出”,把握不小,但眼下头痛欲裂,元神受创,脖子上这一刀,血还“咕嘟咕嘟”往外冒,抢着找地方疗伤都来不及,哪有办法无声开溜?

身陷重围之中,温去病把心一横,预备发动功德玄黄战衣,不管是绯剑朱雀,还是夔雷青牛,都能稳住场面,趁隙突围,虽然过早曝光这张底牌,容易被人锁定身分,行动上殊为不利,不过现在也没***选择了。

心念一动,温去病发动术式武装,却惊觉神魂受创之下,对力量的驾驭水准下跌,而司徒诲人的那一刀,持续作用,似乎还在破坏自己的气脉,玄黄战衣竟然无法启动!

……老瞎子的儿子,不声不响,武功练上这个高度?他未有登临天阶,恐怕只是追求累积,强行压抑的结果。

略具天阶特征,始终不是真正的天阶,对敌时能以境界压人,占尽便宜,但出了问题时,也是绑手绑脚,拨乱反正的难度极高……

……真是搞笑,我……怎么会落到这么糗的窘状里?

……就好像一连串选择题,题题都选错,最后就沦落到这个可笑的下场!

……眼前敌人汹涌如潮,前仆后继而来的画面,似曾相识,六年前……

头痛难当,一口气提不上来,温去病动作一滞,已经给一名高手的重拳当胸打中,旁边也有一刀挥来,斩在大腿上,热辣辣的疼痛,而无数攻击,来自四面八方,敌人如潮水疯涌扑上,一下就将温去病吞没殆荆

另一边,趁着龙晋滔、宇文镇魂力压,司徒诲人飙近过去,刷刷两刀,斩在空处,黑核晶的亮度陡然一暗,就趁着这一缓,密侦司大统领、六扇门总捕发动神兵,和司徒诲人再发的一刀联合,将黑核晶轰上九霄。

黑核晶只有巴掌大小,被层层削弱后,打上九天,穿透苍穹,直入青冥,瞬间炸开,整个黑夜亮如白昼,冲击波扫向地面,顿成天灾。

不晓得多少房舍楼台,在这一爆之下,应声而摧,虽然因为帝都大阵的屏护,伤害被减到最低,但已成黄台之瓜的天牢,阵位登时被破。

为了将黑核晶尽可能打高,三名半步都是出尽全力,宇文、龙两人先前发动两三次神器,消耗得更是厉害,这时气空力尽,浑身发虚,但看一场危机过去,都是松了口气,连忙向司徒诲人作揖道谢。

司徒诲人目光望向远方,似乎在感知些什么,正要开口,地面却陡然震动起来。

震动的源头,来自正被惨烈围杀的战场一角,密侦司、六扇门、封刀盟的众多高手,群攻向同一目标,汹涌人潮,已经将其彻底吞没,不见人影,照理说,应该已经被砍成肉酱,却莫名生变,一道道皎洁光芒,从人球内部盛放出来。

……月光?

变故来得突然,一片月光莫名绽放后,轰然巨响,包围组成杀阵的百多号人,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一下轰翻,全都掀飞上天,四下飞散。

在满天乱坠的人影中,一个魁梧高大的巨影,踏脚震大地,缓缓现身出来。

看见这雄霸天地的巨影,宇文镇魂、龙晋滔的瞳孔,刹那圆睁。

……不……不可能!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