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七章 认真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认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这次的袭击行动,温去病的定位相当清晰,若有机会,自己不吝帮助心魔阁一把,但要过多投入,绝无可能,以明哲保身为第一要务,因为这次行动绝没有成功可能。

别的不说,光是天牢内暗藏的天阶战力,就足够让心魔阁的图谋破灭,更别说这里是帝都,战斗的时间一长,各方高手都会来援,帝都大阵也会降下***,心魔阁将没有半点机会。

哪怕鬼尊再次出现,这回密侦司、六扇门已经有备,再难收到昨晚那样出奇不意的效果。

不得不承认的是,前次鬼尊的出手,是攻破天牢的最上上策,直接出动天阶战力,强势进攻,只作一击,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就把目标攻破。

而连这样的攻击,都只能攻破两处阵眼,无法更进一步,足见帝都的守御力量之强。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除非有更多的天阶者参战,或是高位天阶者插手,否则,心魔阁的这趟攻袭毫无悬念。

以自己如今的半步实力,只要不被人特别针对,潜伏妥当,无论战局恶劣到什么程度,都能说走就走,想离就离,因此,战斗的基本,就是保全实力,伺机而动,利用心魔阁的攻击,逼出天牢、密侦司,甚至李家手上的真正实力,为下一次袭击作准备。

战斗过程中,自己操控江山社稷图,暗留实力,主力都放在探索,尽可能把思感伸展,人在此,思感延伸出百米外,既要抢先一步瘫痪掉前面的机关与禁法,也摸索清楚天牢内的状况。

……主要的目标,是确认天牢里有什么人或物。

……敌人还藏着什么样的底牌?神兵?天阶者?半步?

……若是能够查出这些,还让敌人以为自己对这些都不知情,那下次进攻,就有望设个大坑,把这些都埋进去!

……至于韦士笔的下落,自己并不敢奢求,换了自己是密侦司主事者,把韦士笔关押于天牢的机会,低过三成,目标太明显,非常不安全,以帝都之大,随便找个地方***,都比放在天牢内等人劫要好。

却不料,就在入侵的过程中,竟然碰触到了熟悉的故人气息。

……阿笔,你真的在这?

温去病一怔,有种中了大奖的感觉,真不敢相信有这样的好事,但第一反应,就是以种种手法验证这气息的真伪。

大战时期,对战妖魔,敌人善于伪造各种气息行骗,碎星团没少吃苦头,本身开发出一套检验的技术,专门识破这样的***。

经过检测,同伴的气息没错,确实是韦士笔本人,而且,这气息持续发散,人就正在半里内,位置是……西北方四百六十七米,深一百五十米处。

……居然被关在地牢深处!

温去病心头剧震,一直以来,自己都还抱持着几分保留,对同伴遭擒的消息,未敢尽信,毕竟,敌人诡计多端,哪怕真有皇族遇刺,哪怕真有一场打得天翻地覆的刺杀战斗,这也不能代表什么,碎星团行瞒天过海计时,更大的排场都摆过。

有六成的可能,韦士笔失手被擒一事,根本就是引蛇出洞的陷阱,用来钓出潜伏的碎星者,斩尽杀绝的,自己虽然为此前来帝都,但不见兔子不撒鹰,绝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身分。

照估计,自己利用并制造种种形势,推波助澜,引起大浪,冲得大局乱七八糟后,就能大浪淘沙,让事情***浮出水面,却不料事情进展如此顺利,才大浪第一波过去,就在天牢里接触到老朋友了!

如此一来,攻袭天牢之基本目的,发生改变了,阿笔就在那里,自己还能抱持事外人之心,说走就走吗?

“……盖子,你没事吧?鼻血怎么流得那么多?你……你伤得不轻啊1

李月白声带惊惶,确认自家师兄弟是受了暗伤,还伤势颇重,温去病闻声清醒过来,但胸中悸动更甚,因为六年前,自己也曾这么和弟兄们出生入死,碎星四武神都是这么彼此关怀,类似的询问声,每日都有,这声关怀……昔日景象如在眼前……

“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估计是精神力耗损得凶了点,又因为分心,有点伤及脑组织,不过没事。”

温去病略一定神,道:“刚刚说漏了一点,敌人手上扣着致命后着,留而不发,应该是在等待我们底牌尽出的一刻,这个所谓的我们……包含了盟友……”

“他们在等待我们与极乐堂合兵?”匆匆赶来探视的绝命法王,听完立刻就明白过来。

温去病点头道:“差不多,他们也不是没负担的,要把法阵作极限运转,强行排除所有障碍,付出的代价就是崩毁,最多只能支撑十到十五分钟,一旦超过这时间,整个天牢的大阵尽毁,地利丧失,我们的目标就达到,可以趁法阵坏灭的那一瞬逃走,或者……”

绝命法王问道:“或者什么?”听得出来,话中有话,这声或者之后,必然是重点。

“大阵崩解,连带与整体帝都风水阵的连结也会出现破绽,之前鬼尊袭击的损伤不可能好那么快,所以,有半成机会,天子龙气泄漏。”

温去病说出自己计算出的结果,更知道自己提供的这数据代表什么。

换了是名门正派的***,注重风险,就算成功率有五成,多半还要踌躇难决,但左道中人重视利益,只要利润给得够,半成机会他们都敢拿命去拚。

……何况,正常情况下,单凭面上的实力,心魔阁今晚攻破天牢的机会,连半成有没有。

“当真?”

绝命法王眼中放光,不单是为了攻破天牢,更为了汲取到龙气。若照本来计画,要连破六处阵脚,才能窃取龙气,但依盖舟曲的情报,只要撑到那时,就能直接吸取到龙气,哪怕只是些微,却已是非常大的***了。

温去病道:“那时候,如果有天阶层级的力量冲击,天子龙气泄漏的机会,有三成。”

“三成?”

绝命法王目光燃亮,光这一句话,就起到打***的作用,这也符合温去病的预计,天牢之战如此紧要,你们事先又不知我能瘫痪法阵,若手上没藏着天阶等级的战力,难道真是来***的?

“好,不过……”

绝命法王目光中的意味,带着明显的嘲弄,盖舟曲说了那么多原本他不可能知道的东西,若还不起疑,就不配当***邪派的长老了,“这也是童姥告诉你的吗?”

“不知法王你是否相信……其实这是我死去老爸刚刚托梦报给我的。”

温去病皮笑肉不笑地答了一句,然后抢在对方开口前,道:“我以自身心头血,立心魔大咒,刚才所言,句句属实,没有一字虚言。”

“明白1绝命法王面上闪过一丝戾气,“但很多时候,真话一样能杀人,比谎言更致命,因为阳谋无可躲。”

隐约带着杀气的质问,温去病没有回避,坦然道:“人生躲不开的东西多着了,什么风险都不想冒,不如回家玩神尸去,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身先士卒这句话。”

“不必1绝命法王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心魔阁懂得待客之道,更从不薄待贵宾。”

两人一番交谈,高来高去,只有彼此心中有数,连李月白都似懂非懂,***人战得两眼发红,更无暇顾及两人的对谈。

几乎只是两人的话一完,一阵天摇地动的大爆炸,震撼整座天牢,早已有备的两人,没有什么好意外,绝命法王大喝一声,稳住心魔阁队伍的脚步。

“极乐堂的援兵来了!给我往前冲!杀过去会合1

这声鼓励,让处于酣战中的心魔阁众凶人振奋起来,士气昂扬,激起了新一波的斗志,也不想多的,奋起全力往前攻去,要和从反方向杀入的极乐堂队伍合兵,届时,两支气势到达顶点的队伍,将一举贵。

就只有温去并绝命法王等寥寥数人才知道,双方会合的那一瞬,也将是敌人强势反扑的开始,那时候,敌方再无保留,这边不知有多少人命要牺牲,然而,只要在那压力下撑住十到十五分钟,天牢也就破了。

为了龙气、为了救出战友,怀着不同目的的两批人,都做好了面对的准备,而前方所遭遇的阻碍,也一下子变弱许多,乍看之下,好像驻守天牢的密侦司人马已伤亡殆尽,无力再战,可绝命法王等人都清楚,这正是敌人开始收拳蓄劲,准备全力一击,聚而歼之的证据。

没阻没碍,前进速度极快,一转眼之间,众人踏尸而行,冲破已经没有法阵阻碍的层层建物,来到天牢的中央位置,恰好与迎面而来的那支队伍碰个正着。

所谓的援兵,个个精悍,一看就知道是久经训练,身心都磨练得如同钢铁的战士,看到心魔阁人马靠近,当先的一名铁汉正要说话,温去病抢先一步跨前,道:“没问题,说话算话,今日事了,我们负责斩下温去病的人头给你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