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有收必还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有收必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法阵、结界,可以被无声***与压制,但安装在天牢内各处的机关,实实在在,里头有地面翻板刀坑,也有毒水、烈火与劲,就算有阵道高人一路***禁法,可那些机关又为何不动?要怎样的故障,才能让两者同时瘫痪掉?

金三能提出这质疑,尚星婉愣了片刻后,脸上骤然闪过一丝惊恐之色,想到一种可能,还没说出话来,一下剧烈震动,摇撼整座天牢,主控室内,***的绿色故障灯号频频闪动,敌人又破坏了更多的法阵。

尚星婉道:“……有一种可能,我们阵道争锋,正统派的阵师都是每打下一块,立刻布下自己的阵,稳住地盘,再稳扎稳打往前攻,这个作法的极致表现,就是领域。”

“领域?”金三能错愕道:“天阶者?是说,来的人是……”

最为错愕的那个点是,当前已知的各派天阶者中,并没有擅长阵道之人,如果真有这样的人物出现,那肯定就是出自你们鲲鹏学宫!

“天阶者的厉害之一,就是自辟领域,在自身领域内随心所欲,等若神明,用阵法的力量,调集天地能量,也有望达到类似的效果,但这个阵……通常是静止的。”

身为此道好手,尚星婉很清楚能虚拟天地法则,近乎自成领域的阵,难度有多高?

任何体系的运作,都需要能量,天阶者自辟领域,能量来自本身,而要以阵法来作到,阵势本身的庞大与繁复,将会是惊人的规模,而且要供给这样的大阵运作,普通的能量管道根本不行,只能勾连地脉,汲取地气,再引天之电,天地合龙。

……不管怎么想,这起码都是一座都市规模的大阵,而这种东西,不可能无声无息就布起来,运作起来连藏都藏不住,更不可能移动,别说带着跑了。

……那为何,这应该藏不住的东西,我却看不到?还是明明看见了,却瞠目不能识?

以消去法把不合理的可能性一一排除,唯一摆在眼前的那个,却让尚星婉心惊肉跳,越说越没有底气,偏偏除了这个,再想不到***的合理解释……

“……能做到这种事的,天阶的阵师,或者……”

尚星婉不愿说这个结论,因为天阶阵师,帝国之内除了鲲鹏学宫,再没有***势力能生出,哪怕是龙寨那些狂得没边的痴人也不行,如果结论是来了天阶阵师,那岂非表示师门反水了?

“……某种神器,天阶等级的阵盘……”

话说到后头,近乎无声,因为这完全违反了鲲鹏学宫教下的专业认知,阵道不同于造器,强调的是计算,不是一味讲究力量或威能,也不见得用高等素材打造的法阵,就一定胜过普通的,这是所有阵师都知道的基本,因此,阵道之中,根本没有什么神器。

一件好用的阵道工具,往往不是神器,胜似神器,上古、太古都曾有些天阶等级的阵图,但那是阵本身的威能,与器物无关,如果本身不具专业知识,就算拿在手里也用不出,与自有意识的神器是两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

哪怕真有这样的东西,也不可能是成于近代,必然是上古、太古所遗,万年以上,甚至百万年前的古物,而且,能运用它的,也不会是普通人!

“……有……”尚星婉吞了口口水,哑着声音道:“有个怪物,藏在……这里,用他的领域……侵入我们的世界……”

金三能听完只能傻眼,明明知道有强敌在行动,可非但弄不清楚这人在哪,甚至连他在不在天牢内,都无法确认,敌我之间的落差也未免太大……

天牢防御的威名赫赫,很大层面是来自大阵禁法与地利上的优势,但这一回,这些优势竟然被人在家门口弄没了,这种荒谬事,彻底打了鲲鹏学宫、密侦司一巴掌,若非亲身经历,根本无可想像。

如今,只能纯粹靠着高手,与敌人打肉搏战了,如果出动绝顶高手,正面与对方的领域硬撼,以力破巧,就能有效阻住领域入侵。

“轰隆1

一声炸响,控制室内剧烈晃动,还以为是敌人在领域扩张上又进一层,但来自后方防线的惨叫声,却让两名统领错愕于事情的最新变化。

“有、有另一股敌人入侵?两面夹击?”

密侦司的惊愕,则一早在温去病的意料之中,打进入天牢之后,自己就在等着此时此刻。

帝都天牢,是鲲鹏学宫对新帝国的礼物,不但一手主导设计工作,还派了一支队伍长驻,穷尽变化之能事,配合密侦司的杀人机关,号称用最少的人力,就能困杀千军万马。

自己六年来,不断透过各种管道,集天牢的防御情报,所做出的结论,就是无懈可击,想要寻隙潜入,偷偷破坏,基本没有可能,里头的种种设计,足以把任何想偷偷潜入的人,如蚊虫般沾黏在蛛上,辗压至死,这六年来的基本战绩,证明了这一点。

想要攻破天牢的禁法大阵,唯有放开手脚,正面攻击,用强而集中的力量,不但打得重,还要打得准,一击之下,铁锤破龟壳!

想要构成这份力量,单凭自己一个,再十辈子也不成,当初的预想,是去龙寨借人,论阵法方面的能力,龙寨是逊于鲲鹏学宫一筹,成了万年老二,但阵道的根本在于算学,由自己领头,他们从旁辅助,当可以压过鲲鹏学宫一头,不过得小心避开萧剑笏那怪物,否则十死不生。

当初自己藉千秋大祭,将算阵之术传回龙寨,就是蕴意深远的一着,只有把他们拉拔起来,自己将来才有助手可用。除了这样一支队伍,还要有天阶者压阵,只有如此,才有足够把握攻破天牢。

六年里,自己为了凑出这样的战力,不知费了多少苦心,原本将希望放在海外,但几个意外因素的生,让自己省了很多的力气。

狼王庙中,江山社稷图,入手!

大荒西朝,世界奇观技术,学得!

换了别人得到江山社稷图,神通绝对挥不到这种程度,唯有能开算阵辅助的自己,才能把江山社稷图的力量,挥到水平,而当再得到世界奇观加持,江山社稷图的威能推到极致,真正触碰到了天地法则的层次。

世界奇观抽取各界人族的气运,对于增强威力,并无实用,却能衍生出许多神通,其中之一,就是把江山社稷图的运作潜形化,以压制威力为代价,完全遮蔽运作现象。

打踏入此地开始,自己就开启江山社稷图,运作威能大约是正常的三成,但领域张开,隐而不现,没有平时打开时候的那些木山石林。

三成的江山社稷图,比正常的威能差很多,但自己并没有要和敌人硬拚,也没有要帮着心魔阁众人压制来敌,仅是单纯以江山社稷图为媒介,与密侦司的阵师拚数算、入侵的能力,将他们的法阵瘫痪掉。

以一人之力,和对面整群人抗衡,还要在别人家门口把布好的杀局掀翻,这种事的难度不是一般高,付出的代价着实不小,不会比和天阶者单挑轻松,纵使自己再自负,也只能撑一时,靠着以快打快,吓到敌人,然后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收手。

为了这场表面看不出的战斗,自己必须全神贯注,身边的自卫能力基本降到最低,奇险无比,本来该让龙云儿守护在侧,挡住敌人的,但眼下不可能,好在心魔阁这群凶人将自己护在中央,勉强也算歪打正着了……

“盖子,你怎么样?脸色白得像死人,你刚刚破门时候的损耗,一直没恢复吗?”

战斗中,李月白抽空问了一句,温去病咳嗽一声,道:“可能用力过猛,真气有点……走入岔道了。”

……老子这一生做事,有来有往,绝不白占人便宜,你们护卫我的安全,我就保你们的平安,就算大家不是一路人,但念着这份同行的缘,就不会让你们吃亏。

……只是,情分有亲疏远近,助你们一把可以,但要我为你们豁出性命,或是付出什么重大代价,那也是不可能的。

“师兄,你让大家提高警觉,我曾听说,鲲鹏学宫为天牢设计的法阵,有一个终极杀着,能付出某些代价,拚着法阵崩毁,短时间内强行排除所有障碍,重回法阵巅峰威力。”

温去病轻咳道:“我们冲得太顺,你提醒一下大伙儿,别乐极忘形了。”

李月白皱眉道:“这种是你从哪里听来的?我江湖历不比你少,怎么就没听过这种事?”

温去病道:“是听童姥前辈说的,她老人家好像闯过天牢,吃了大亏,也累积了些经验。”

“原来如此。”李月白点头道:“我立刻通知两位法王,你……盖子!你怎么流鼻血了?”

声音骤转惊惶,掩不住的担忧,听在温去病耳里,感觉益复杂,正要解释,透过江山社稷图散往四面八方的念波,忽然捕捉到一丝熟悉气息。

……韦士笔!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