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势如破竹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势如破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跟着上头的命令去冲锋,这种事情温去病实在不陌生,以前天天干,早上干一次,晚上干一次,有时候中午还要干几次,只要认命点,别把自己当是人,基本也没什么太大难度。

和那时相比,这回比较不同的是,自己不用冲在最前头,也不用分心照顾队员,还可以接受***战友的掩护,简直是超级贵宾的待遇,爽到都想偷笑了。

能有这样的优越待遇,这还是自己实力挣回来的,自己助他们打通了门口的那道难关,只是这个贡献,就值得他们对自己另眼相看,冲锋时候甚至把自己当重要人才一样护住,这就是技术人员的应有待遇。

还记得碎星团战斗时,常常为了重要的技术员,将他们护在中央,所有人抛颅洒血,掩护他们进行任务,虽然这样做无可厚非,但自己常常心里犯着嘀咕,明明全团最重要的技术人才就是自己,结果这些打下手的要被保护,真正掌握核心秘密的自己,反倒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真是有够搞笑!

不过,比起自己手下第一大队的冲锋陷阵,心魔阁这群人的打法,则让自己时时回想到香雪。

碎星团四大队之中,香雪的那一支,绝对是数目最多,人数又最少的一支,她把乙太尸蛊玩到出神入化,以尸蛊驱使各种骸骨为兵,打到哪里,总拉着大量的僵尸兵、骷髅兵,让人想起传说中的绝式“亡灵天灾”。

帝都大阵仍在运作,心魔阁在这环境下,受到相当大的***,至少僵尸兵团什么的,是搞不出来了,只能采取精兵策略,上场的都是优秀战力,驱使在前闯阵开道的尸兽,都是百族大战时赫赫有名的凶物。

千足蜈蚣、飞天吮脑妖、蚀骨百眼兽、赤发旱魃铜尸……每一个也阴毒无比,各具凶性,极不好斗,其中更还有地阶级数的尸兽,冲在前头,将天牢的防壁、禁法层层破蚀而去。

尸兽的数量,比人形神尸要多得多,因为人不可能独自一个活在世上,每一具高手尸体的背后,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心魔阁能偷偷盗墓窃出,可若公开使用,被人认出来历,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刻骨大仇惹上门,哪怕心魔阁内狂人居多,对此也是非常忌惮的。

因此,参与此战的人形神尸,若非是从西北、南荒盗来的兽王之尸,就是直接戴上了套头面具,把身分保密得严严实实,死也不能让人知道。

这些人形神尸,大多没有直接派出去冲锋,而是放在队伍的两翼,像盾牌一样护住内侧的人员。心魔阁的地阶,基本都已经各有本事,不用仰仗神尸,但有这些“盾牌”的配合,他们的攻守更加如鱼得水,明明是杀入敌境,却像自己带了座堡垒过来,抢占了“地利”。

如此战术,虽不是战阵,可团队联手,又隐约具有战阵之妙,温去病心中暗赞,这些左道邪派能够生存下来,与占据大部分资源的名门正派分庭抗礼,确实都有自己的一手,未可轻视。

而且,虽然短暂,但温去病确实看见,右侧的那具铜面神尸,用双极轮手法化去一道机关发动的闪电,手法圆熟,铜面具底下的尸骸,如果不是出自玉虚真宗,自己可以将脑袋砍下来!

靠着这支队伍的精悍实力,再配合天牢正门被破时的大乱,一路直杀到深处去,攻破一道道禁法,让天牢守御官兵、高手的尸体,堆起一层又一层,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威猛的程度,相信已经打破了新帝国成立以来,团队闯天牢的最深纪录。

“法王!朝廷和密侦司养的这些狗爪子,全是摆好看的没用。”一名心魔阁凶人手执宝器,驱动莽荒殿赞助的毒烟,往内攻去,“早知他们这样废,我们一早就杀进来啦1

“做得好!一鼓作气,杀1

形象温文的绝命法王,率领队伍,表现得杀气腾腾,毫无畏惧,但在心里,他益发觉得怪异,与李月白对视一眼,无言中,都在对方眼里看到相同的疑问。

……太容易了!

……天牢是帝国有名的凶地,囚禁碎星者时,不知多少居心叵测之人,或试图潜入,或强行硬闯,最后全数毙命在这森严监牢中,名震天下,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好闯?

……当年打造天牢,由当代最擅阵学的鲲鹏学宫设计,后头交由密侦司管理,陆续又加了无数厉害机关,传闻中的一步三险,十步一阵,百步绝路呢?为何通通没有遇到?

……难道,真是刚才门口的那一炸,连带影响,把天牢里的***机关、禁法、结界都破坏掉?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当真是连天也庇佑心魔阁!

……只是,厮杀过程中,不住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有形,若无形,海潮般涌过身体,不知道是什么?

荒唐的情形,在天牢内上演,应该是此间最大杀器的各类禁法、结界,全数瘫痪,守御方只能纯用人力来挡,但散乱无章的死守硬防,又如何能撼动心魔阁的移动堡垒?

抱着重大牺牲决心的一众凶人,意外体会到如有神助的***,但在另一方,负责守御天牢的密侦司人员,则目瞪口呆,看着这有如天灾横行的场面,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荒、荒谬1

密侦司两名统领,正在天牢的主控室内,眼睁睁看着战情彻底失控。

“剔骨剥皮”金三能,擅长刑讯审问;“八门铁锁”尚星婉,出自鲲鹏学宫,精通阵法布局,两人因为专才,长驻帝都,鲜少外派公干,大多数时间更负责看管天牢,这座关乎密侦司门面与根本的牢狱,就是他们两人殚智竭虑,打造出来的坚城。

在今天以前的辉煌战绩,证明两人的才干与努力,不知多少黑白两道的高手,把命送在天牢内的层层杀阵中,其中不乏半步天阶的高人,甚至就连天阶者都曾在杀阵中吃过小亏,这是密侦司隐而不宣,却引以为傲的最大战绩。

可今日,这份荣耀却变成了活生生的噩梦。

不久之前,来自大统领龙晋滔的急令,他们已经知道心魔阁将来攻击,不但紧急调集了人手,还将法阵快速调整为对心魔阁的专属压制,克制尸气、毒素,要让心魔阁众人有来无回。

所以,这一晚的形势,理应是瓮中捉鳖,十拿九稳,绝不存在什么被打个措手不及之类的,除非心魔阁出动天阶级数的战力,否则,战斗应该在十五分钟内完结。

但荒唐的事情就是离奇发生,先是正门口被莫名突破,然后整个门口部分大爆炸,防御法阵生出缺口,给了这群邪魔可趁之机,杀了进来。

换了***的防御法阵,这一下可能就成灭顶之灾,但鲲鹏学宫排设的阵局,巧妙精密,既能环环相扣,但受到冲击,也能迅速各自独立,避免因为一角破损,扩及全阵。

尚星婉身为鲲鹏学宫的菁英,将一切都掌握住,晓得正门口的那阵爆炸虽然强,也确实造成了对全阵的冲击与干扰,可整个影响短短时间内便被隔绝、平复,大阵只停下了短短的几秒,没造成实质影响。

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随着心魔阁凶***举杀入,本来已经恢复正常的禁法、结界阵,全都一一故障,不听使唤,致使心魔阁众人长驱直入,如闯无人之境。

面对这异常状况,密侦司唯有放弃地利,纯用人力上去硬挡,而在己方高手以血肉筑防壁,惨烈厮杀的同时,主控室内的尚星婉也手忙脚乱,为着不住熄灭又亮起的大量“故障”灯号,疲于奔命。

身为鲲鹏学宫外派密侦司的精英,尚星婉在阵法方面的能力,绝对排得进帝国前十,甚为自负,但这一回,她整个被打懵,一开始甚至没法确认,一切是单纯的意外,抑或是有人在背后操控。

直到终于确认,对面肯定有一个极厉害的高手在主持,尚星婉已经失了先机,什么应变都慢了对方一步,就只看见,代表着整座天牢大阵各环节小阵的亮光,不住熄灭,转成象征故障的青色,好不容易才修复,夺回一处控制权,对方则趁机攻破了三处。

最诡异的是,对方手法巧妙到极点,虽然是伴随着心魔阁的进攻脚步在行动,可一轮交锋下来,自己别说看不出他是心魔阁队伍中的哪个人,甚至连他到底是随队同行?还是在天牢外遥控?都无法肯定。

时间越长,尚星婉额上冷汗滴滴落下,这根本不是同层次的对手……

金三能尖着嗓子喊道:“到底是谁?连这都看不出来吗?”

“……人不在这里。”

尚星婉做出背离事实的不幸判断,果俣瓤斐烧庋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