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我的准备(紅包満五百加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岭南六年,温去病并不是只,不做***的准备。既然早知道会重回帝都,甚至最糟可能出现一人敌天下的惨况,不针对此做准备,就是***!

传闻中,有一位高手,被天下高手围杀,幸存后躲至荒山,穷数十年之功,将所有敌人的武功都想出破法,因而武功大进,踏足顶峰……自己不敢妄想能与这样的前辈比肩,也不认为自己还有几十年的充裕时间,但该有的预备,还是要尽可能去做。

至少,有哪些月榜高手,甚至日榜的天阶者,会站在朝廷这边?自己若遇到了,该怎么对付?这些全部都要想过,还有当今世上存在于各大派的神兵、神器,单独存在已经不好对付,若是落到半步天阶者的手中,那威力可不是说笑。

六年时间准备下来,温去病不得不沮丧承认,效果仅是聊胜于无,想要凭一己之力,破尽所有神器、神兵、天阶者,这根本是痴人说梦,其中更还存在太多变量,哪怕自己证道天阶,也不敢说就能做到。

不过,什么事情有准备好过没有,这六年来一遍又一遍的模拟假想与准备,绝不是做白工,这一趟上京,看似任性起来说走就走,其实,这六年来所做的每一分准备,都已经牢记在脑中、携带在芥子环里。

所做的这些努力,到底有没有效果,就将在今天晚上见个分晓!

这晚的天牢,温去病人还在外头,就已经感受到内里的情况,与早先窥探时有所不同。

杀机内敛,不再只是单纯的封禁、锁闭之意,确确实实有多重杀阵在运作,与其说,这是因为昨晚的那场攻击,加强了戒备,倒不如说……

……靠!他们知道今晚有人会来!

……或者,更糟的状况,他们知道今晚……我们会来!

觑出情况不妙,温去病有些迟疑,如果只是单纯自己行动,现在多半不会硬闯,但看看周围这些战友……***打过头的他们,不像是会听话撤退的样子,甚至,也不像还听得进人话的样子。

……看这样子,还是只有自己来扛了……

“……天牢的正门,看似普通,其实层层禁法重叠,连同进去后的那条直廊,就是传闻中的魔鬼廊,禁法重重,一步三险……”

绝命法王低声道:“这是攻击天牢几个难关中的守关,没得取巧,上次极乐堂的死士就全被堵在长廊中消灭,我们必须一鼓作气,用强势战力一举突破,至于伤亡……大家要有觉悟1

“那个……”温去病插嘴道:“各位师兄弟,可否等待小弟一会儿?有个一直以来的梦想,希望趁这机会实现一把。”

心魔阁众人莫名其妙,不知道盖舟曲想干什么,但人家都说了要实现梦想,这两个字在心魔阁中,也是份量非凡,只是等待一会儿,不至于误事,就不好拦了。

温去病也不废话,直接从藏身处走出,一个人朝着天牢大门口走去,态度坦荡自然,面带微笑,像是走过去散步的,只有最熟悉他的人,才能从眼神中读出那强自压抑的激昂情感。

一步一尺近,时光仿佛倒流,回到六年前的那天晚上,四面厮杀声起,八方所闻尽是惨嚎,一个接一个的战友倒下。

那一夜之后,很多没有当场死亡的碎星者,都被送入这座天牢,日夜拷打,最终沦为牢内的无名烂尸、枯骨。

当时,自己虽然逃离帝都,一路亡命向西北,但每有喘息之机,思及此事,都是心头大痛,悔恨交加。

……那时,我没有力量帮到你们,没法与你们共同承受,只能像条落水狗一样,狼狈远逃,对你们的惨叫充耳不闻。

……现在,我***地回来了。

……虽然迟了六年,但我知道,你们都还在这里……

……后头的一切,我们共同承担!

压抑着心头的想法,温去病走得云淡风轻,太过光明正大的神态,连看守门口的兵丁都不疑有他,只以为是哪位刑部大官的使者,持有书令要入天牢,当温去病走至近处,才喝了一声。

“喂!干什么的?”

“喝喜酒的1

“啊?什么玩意儿?”

门口的狱卒大惊失色,温去病已经一溜烟地闯了过去,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双掌举起,就往那表面平实古旧,内中布满多重禁法的两扇大门拍去。

刹那间,这名个头中等,也没有多少肌肉的男人,身上爆发出的气势,极其惊人,几名看守兵丁都生出幻觉,仿佛看到一个两米多高,如攻城车般的伟岸巨汉,抡起那开天斧似的重拳,轰向大门。

气势所慑,他们不自觉地后退几步,就连远近明暗哨中的人员,也被惊慑,一时忘了动作,这里头甚至包括了本应配合动手的心魔阁众人。

……他哪来这么强的气势?

……这一下,怎么好像将什么太古凶兽释放出来了?

四面皆惊,就只见这一击拍上了大门,但预期中合金大门被刚拳击碎的画面,没有出现,这徒具气势、力量低微的两掌,未能拍开门,还将内中的层层禁法全数引发,五颜六色的光芒,把周围数十米全数笼罩。

“盖子这家伙,乱来什么?出什么锋头?”绝命法王怒道:“心魔阁门下,给我冲!支持那小子1

心魔阁众人从各自潜伏处冲出,队伍中不只是有人,更还有兽有尸,甚至还拖着两具半开的棺木,浩浩荡荡,直冲出去,要救援同伴。

没拍开门的温去病,双掌仍贴在门上,对背后正挥刀斩来的官兵不管不顾,手掌一翻,两个比手掌略大的精炼阵盘,从芥子环中被放出,落在掌底,按压在门上。

这是自己制作了几年的工具,专门用在此时此刻,在太一那边能卖多少不好说,但绝不会少于三万金叶,而凭着这精密工具,加上自己脑中运转的算阵,就能在最短时间内,把门内的多重禁法吃透,甚至还穿过去,进入那座长廊。

短短时间内,长廊四方六面内所布的法阵,飞快在眼前闪过,历历在心,尽数掌握,温去病双掌一错,离开门扇,又重拍回去。

“幻灭撕心掌1

沉声一喝,温去病将力量毫无保留地透输而去,却不是山陆陵那样的无匹刚劲,虽倾力而发,使的全是巧力。

近百个大大小小的法阵,形如近百道环环相扣的锁,就在相同一瞬间,全部被开启,跟着,或是直接废去,或是反向运转,刹时,五颜六色的强光大盛。

那些正挥刀砍向温去病背后的官兵,先是听到后方人潮声响,转头过去,看见一大票如狼似虎的凶人、凶兽、凶尸,海啸狂涛般冲来,其势惊人,都给吓住,而周边街道、房舍内,也有更多的人喊杀冲出,都是埋伏着戒备的官兵、密侦司队伍,杀出来与那些人交战。

混乱的场面,让事先未得任何通知的守门官兵们吓傻,又听见一声“开”,回头只见,两扇重得要几个人合力才能推开的厚实合金门,像成了两张薄纸,飞快向左右分开,而在开门同时,一股滚滚炎流,伴随着爆炸的高热、强光、风暴,一同倾泻轰出。

伴随着这股狂暴的能量倾泻,天牢的两扇大门缓缓融化、分解,后头那条着名的魔鬼长廊,应声崩溃垮塌下去。

心魔阁参与行动的人马,全是精锐,看到这股能量风暴袭来,或是张开防壁,或是凝气硬挡,又或是飞身闪躲,各展手段,从这要命的情况中逃生。

相对之下,那些埋伏在附近的官兵、密侦司队伍,实力就参差不齐,徒具数目,虽然具有人数优势,可被这场能量风暴一轰,卷入火焰、冲击波中,短短十数秒,就连渣也不剩了。

风暴过后,就如同进行了一场大扫除,方圆百米之内,一片干净,百米外,十里之内,整个街区破损狼藉,别说普通民房瘫倒,就连附近的客店都被爆开,一片废墟模样,处处是火头,哭喊声、哀号声,场面乱得无以复加。

但对于重新站起来的心魔阁众人,这一片大清场后的空寂,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用付出任何伤亡,原本的难啃骨头,就这么自己没了,普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这时,边咳着边站起来的盖舟曲,在众人眼中看来,简直就像是发礼物的神,众人连忙簇拥上去,争相问着是如何做到。

“咳,不过是幻灭撕心掌的简单运用罢了,我本想拍开门,谁知道里面忽然爆炸,都是意外……可能是***工程,粗制滥造,又搞了***,黑心建材用太多,一有点什么就炸了。”

温去病推托道:“炸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还好我是地表上最强的男人,否则就要冤枉死在这黑心工程底下了,唉,***结,没有好人碍…”

绝命法王眼神复杂地看了温去病一下,后者坦然微笑,今次事情做得如此出格,事完后不开溜也不成,还怕你当下怀疑我身分吗?

没看出什么问题,绝命法王喝道:“别耽搁!冲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