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第三章 不请自来的客人

碎星物语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不请自来的客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六扇门、密侦司,形式上分属警、军两大系统,在情报力上头,帝国内再无***势力能及,生在帝国各地的大小事,都会透过体制,以最快度层层上报,将情报汇整到帝都。

虽然两者齐名,但在任何国度,都是军方系统强过警捕,相同的情报,密侦司得讯肯定会早一步,不过作为情治单位,密侦司深知低调的必要,从不在这方面张扬什么。

今天,一条来自南方的最新急报,送到密侦司总部,让大统领龙晋滔阅毕之后,眉头皱起。

情报的生地,是南方鹰扬郡的力夏达港,这个近年来连连生大事的港市,似乎很难平静,两名天阶的战斗才刚生没多久,那边又有事情生。

“……舍利塔兴建中,温家遭遇极乐堂高手强袭,复有易水坟***共同行动,最终为弥勒所退。”

龙晋滔看着桌上这条短短的报告,面上全无表情。

九外道大会之后,极乐堂死咬岭南温家之事,早为天下所知,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攻击岭南温家,但真没想到他们会执着到这种程度。

“……温家有弥勒坐镇保护,极乐堂明知道不会有胜算,还是死命硬攻,真是一群疯子。”

密侦司的幕僚官员们,向面无表情的大统领分析情报。

“岭南温家得到金刚寺、封刀盟的全力支持,还有弥勒***坐镇,各大势力不是上门交好,就是转为观望,极乐堂竟然在风头火势上去啃硬骨头,这群疯子不知在想什么?”

“那群狂信者本来就是一堆疯子,做出非理***很正常,只是不知道岭南温家到底哪里与他们结怨,这么被死咬着不放?”

“温家是本司的眼中钉,现在势大难制,有一个极乐堂去撕咬,正合乎本司利益,不过,易水坟的***也出现,袭杀温家人,这个比较值得注意,极乐堂那群疯子虽然疯,可干什么都是直来直往,从不假手于人,几时雇用过***?”

“难道是***温家的仇家,雇用了易水坟,那帮***逮着机会,一起下手?不然……”

七八名幕僚,你一言、我一语,藉由彼此的问诘讨论,试着从不同角度去深挖一条情报所藏的各种讯息,而唯一的聆听者龙晋滔,自始至终不一语,像在等候着什么。

这份沉默所带来的压力,最终让幕僚们忐忑不安地停了讨论,望向无言的大统领,等着他开口。

“……只有一个问题。”

龙晋滔道:“极乐堂出动了地阶、易水坟则是只动了高阶,突然炸了温家主屋后,不足十秒,就被弥勒给反手挪移出去,远掷十数里外,温家没有死伤……这是天阶者的神通,但温去病呢?”

闻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报告里仅仅提及,爆炸生时,温去病正在主屋,爆炸生时,他仓皇外逃,但人还没跑出屋,爆炸就被弥勒***压制,问题也解决,他甚至没露面出来。

“温去病机警巧变,过往那么多次刺杀,他的反应如果那么慢,一早已死过千百回了。”

龙晋滔沉声道:“还有,他的那名随身姬妾呢?星榜前列的人物,不是该与他随身不离的?哪里去了?”

幕僚们如梦初醒,纷纷去调资料,查龙秘书最后的出现记录,整个温府都被严密监控,关于温、龙两人的行踪,别说出府,就算是在府内,都有不完整的捕捉记载,但还没等他们翻出记载,大统领就面色一沉。

“不用费事了!一群饭桶,人早就走了,立刻把葛长歌和方山调回来,这两个家伙有战力,却有眼无珠,又给人耍了1

若不是自制力了得,龙晋滔的一掌,险些就要拍落在座椅扶手上。应该要紧盯的人,居然瞒过密侦司的耳目消失了,他们去了哪里?走了多久?

亢金龙此次入帝都,曾经提示,温去病绝不简单,更不似他表面看来那样没战力。这个情报所显示的意义,温去病在整整六年的时间里,成功制造了假象,不只骗过密侦司,更将整个天下戏弄于掌上,这绝对是个不安分的人物,他秘密离开,所为何事?

他去向何处?海外?或是已秘密来到帝国某处?甚至就在帝都?

他蛰伏暗中,准备做些什么?或是已经做了什么?最近生的那么多大事,有多少与他相关?会否……

龙晋滔稳稳掌握密侦司,本身也是雄才伟略,善谋能断之人,这时细心一想,近日来生在帝国之内的大事,一件件都透着些端倪,若串联成一线……

正细心思索,身旁的灯笼忽然跳火,闪闪光,在场的幕僚们登时噤声。

密侦司所集到的情报,虽然都汇整于此处,但有几条最隐密的特线,掌握在神妃手中,直接向她会报,也只有她才能接触,而她确认后,觉得有必要,就会透过这盏灯笼,把讯息传入。

由神妃传来的情报或指令,自然轮不到旁人来接触,众幕僚不待吩咐,迅退出去,龙晋滔开了灯笼,火苗迅闪成娟秀字体,里头的内容,赫然是得意宴的宾客名单。

得意宴是为国举才,也是考较天下英杰,予他们出头机会的大典,更能够展现帝国国力,帝国素将此看得极重,每次举办前,都会邀集前辈名宿来当评审,通常都是七家八门的大人物,然后由封刀盟、玉虚真宗的高层来镇常

今年,原本早早请定了封刀盟之主,司徒诲人来当主审,但封刀盟遭逢大变,司徒诲人有否心力前来,还得两说,朝廷正急急与玉虚真宗商请,能否派出高层人物来镇场,免得场面难看。

然而,神妃传来的这份讯息,却让龙晋滔目光紧缩,心头一震。

较诸自己先前所拟定并且确认过的那份,这一份实质抵达的名单,上头多了两个不该来的人。

鲲鹏学宫萧剑笏、十字庵月光神尼。

这不是普通两个鲲鹏学宫、十字庵中的门人,或是高层,而是两大派的掌门亲至。

自新帝国建立……说得更明确些,是自从碎星团溃灭,这两位就基本闭门不出,待在自己门派内研究与清修,并约束门下,不涉俗务,任外界世事流转,雷打不动。

这两位的身分特殊,不仅仅是身为八门中的一派掌门,也不仅是因为她们双双名列日榜,天阶者的实力摆在那里,真正让密侦司侧目,甚至忌惮的理由,是她们在大战时,都与碎星团过从甚密,说得更清楚一点,这两位当年都是贾伯斯的知心密友。

天斗剑阁燕无双、鲲鹏学宫萧剑笏、月光神尼董机抒,还有现今的欢喜院之比翼菩萨,这四位是大战时,与贾伯斯往来最密切的女性,碎星团覆灭时,她们或是袖手事外,或是帮着下死手,后来也基本各自蛰伏,不染俗事,为何这一回,鲲鹏学宫和十字庵的两大领袖,不请自来,秘密前来帝都了?

“……这阵仗,山雨欲来啊1

情势莫名,龙晋滔感受到那股莫名的压力,今年的得意宴,注定不会平静。

“嗖1

火光闪动,这回却是来自另一侧,不同的灯笼,没有旁人知道,这是大统领的私人线路,用来连结他的那名秘密盟友。

亢金龙主动送来的情报,质量都相当的高,只不过,里头往往也都包藏着恶意,如果没有足够的智能,看穿背后的真实意图,就会被他白白利用。

而这回,情报的内容非常简单……

“心魔阁夜袭天牢1

龙晋滔看完这行字,慢慢地站了起来,不急不徐,身上满是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多年经营,不知有多少成名的英雄豪杰,丧亡在天牢里,就算出动天阶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破的,心魔阁这班跳梁小丑,不知死活,正好就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然而,不能不考虑到,心魔阁为人所利用,成了出头鸟的这个可能……

前次天牢震荡,极乐堂的人莫名其妙来插上一手,而此回岭南温家遇袭,竟然连易水坟也卷入其中,这都显示,九外道中人的行动,益趋复杂化,与之敌对,要随时有意外人马杀出来的准备……

龙晋滔思索着九外道中各势力的连动可能,命令则是一个接一个的下去。

“天牢有变,将重犯转移,尤其是庚字房中的韦士笔1

另一边,对此全然不知的心魔阁众人,则是面对另一个尴尬的状况。

“援兵呢?不是说有援兵共同行动的吗?”

李月白神情古怪,看着在这边的众位师兄弟,还有那迟迟未能出现的援兵,而绝命法王仰视半空,片刻之后,道:“也许,是要我们先行动,援兵才会从后援助吧?”

温去病闻言,心里立刻就是一声干,跟在后头捡尸体的那种脚色,叫做秃鹰,没有哪个死尸会把秃鹰当成援军的,对方根本就是来捡便宜的!援个鬼?

“时候到了1绝命法王道:“动手1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